•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85章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85章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作品:《官神

        孙习民官场沉浮大半辈子了,听多了假话大话套话……甚至是屁话,夏想的话轻描淡写,似乎就是随口一说,就和平常不少应付上级的下级的空话说得没有两样,但在他听来,却是无比坚定地相信夏想言必行,行必果。

        孙习民早就过了盲目相信别人的年龄,但今天,他宁愿盲目一次。

        因为在齐省,他已经无人可以相信了,也知道别人别说不肯出面替他解决麻烦,就算肯,也未必有用。现今只有夏想一人可堪大用——仅此一人而已。

        而周鸿基现在自身难保,甚至到现在还下落不明,孙习民除了痛心之外,也是无计可施。几乎还想大骂周鸿基,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晕头转向地犯傻?

        孙习民并不同情周鸿基,也不担心周鸿基的死活,他相信周鸿基一个大活人,一个副省级高官,没事不会乱跑,也不会去寻短见,更不会再办什么蠢事。

        先前在何江海的问题上,周鸿基所办的蠢事已经不少了!

        放下电话,孙习民心中多少踏实了几分,不过随后又一想,半个小时后就会解决?夏想会不会大话说得太过头了,凭什么死者家属会听他的话?

        随后又想到了中组部批准了何江海的辞职,显然,打了中纪委一个措手不及,因为他也清楚中纪委正准备召开立案的常委会,就是说明了一点,总书记在何江海和衙内之间的矛盾纠纷上,已经失去了耐心,而一直袖手旁观的家族势力也终于悍然出手,强行将僵持的事态向前推进了关键的一步。

        也表明自己一方在对何江海穷追猛打的过程之中,终于成为众矢之的,让其他三方都感到了不满,才导致了现在的局面,让中组部抢先出手,和中纪委不再协商,成了各说各话了。

        如果在批准何江海辞职之后,中纪委再强行推动立案,不但会得罪平民一系,连家族势力也会得罪,甚至还会让总书记也大为不满,难道真的为了替衙内出一口恶气,而甘愿冒天下之大不韪?

        果真如此的话,真要引发了三方联手,自己一方再有实力,早晚也会被打压得没有还手之力,甚至会被边缘化。

        政治之上,意气之争要不得。

        孙习民很是无奈,他进京之后,再三规劝,事情已经到了不好收拾的地步,应该收手了,闹大了,过了线对谁也没有好处,可惜,上,高层没有接受他的建议,下,周鸿基也不和他一致,让他在齐省势单力薄,难以为继。

        结果就造成了现在自上而下全面被动的局面。

        孙习民不认为中纪委敢和中组部叫板,因为吴才洋不是好相与之人,得罪了吴才洋,以后自己一方想要提拔副省以上高官时,别想让吴才洋高抬贵手。

        不出意外的话,吴才洋明年就有问鼎常委的可能。

        作为庞大的家族势力的代表人物,吴才洋有足够的底气和实力敢和任何人叫板。

        孙习民忧心忡忡,话又说回来,就算随着何江海的辞职生效,然后退出历史舞台,或许齐省本土势力会适当收手,但秦侃还不依不饶地借机生事的话,又该如何?

        眼见已经接近了傍晚,夏想所说的半个小时的时间已经到了,怎么既不见有人前来解围,又不见死者家属退让,难道夏想也摆了他一道?

        孙习民几乎悲中从来,想起曾经在燕省的经历,忽然之间感觉其实现在的省长也当得没滋没味,索性不如无官一身轻,回京养花种草做学问,也比现在被人处处暗算来得舒坦。

        正心灰意冷之际,忽然见外面的学生家属纷纷起身向外面走去,好象外面有多重要的人物出现一样,转眼间,几乎所有的死者家属都跑到了办公大楼的外面。

        出了什么事?

        孙习民也不坐等别人汇报了,起身来到窗前向外一看,顿时一愣,外面院子的正中站着两人,所有死者家属都围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在诉说着什么,正中两人一边安慰死者家属,一边一一和每个人握手,很明显,许多死者家属认识两人。

        如果说两人之中的周于渊出现还不让孙习民惊讶的话,另一人赫然是何江海,就让他无比震惊了!

        ……京城,中纪委。

        听完崔百姓的汇报,隆家城没有说话,而是起身打开了窗户,然后站在窗前,背朝崔百姓。

        隆家城不说话,崔百姓也不开口,气氛就一时凝重。外面的轻风吹进,将桌子上的几张纸吹起,摇摇晃晃,却就是飞不起来。

        终于,过了许久,隆家城才又开了口:“百姓,关于习民和鸿基的举报材料,我的意见是,暂不受理。齐省现在不能再乱了,既然中组部已经批准了何江海的辞职,事情就算告一个段落了,纪委常委会也就没有召开的必要了。”

        崔百姓默然点头,没有说话,心里却是知道,隆书记收手了。

        不收手不行,中组部事先没打招呼,直接批准了何江海的辞职,相当于是一次三方联合的警告,不用想就知道,是平民一系暗中大力推动,家族势力配合,并且经总书记默认的一次联合行动,意在告诫自己一方,行了,可以了,别再折腾了。

        如此严重的中组部和中纪委不同步的事件,足以让隆家城警醒并且收回脚步了,因为,事态已经严重到了危险的地步。

        崔百姓心中也算长出了一口气,他提交了孙习民和周鸿基的举报材料,并未是真想调查两人,不过是给隆家城一个台阶好下,让隆家城觉得收回对何江海的立案,同时,也压下孙习民和周鸿基的问题,等于是没有吃亏。

        相信他的做法,不比夏想在齐省居中协调的手法差上分毫,甚至不夸张地说,还要高明几分……不知不觉间,崔百姓却暗中拿自己和夏想对比,也是大有意思。

        隆家城回身看了崔百姓一眼,虽未开口,但眼神之中明显有疑问和不解。崔百姓明白隆家城的意思,是质疑他不暗中汇报孙习民和周鸿基的举报材料,却非要直接提交到常委会上,是何用意?

        崔百姓虽然也算是隆家城一系的人马,但他并不认为就一定事事紧跟隆家城的脚步,他是中纪委副书记,有自己分内自主决定的大权,同时,他也有自己一个官员应当具备的良知和公正。

        就如夏想一样,始终坚持原则问题不动摇,才是本色。

        崔百姓不主动解释,隆家城也不好开口问个明白,下级也不是事事必须征求上级的意见,尤其是到了一定层次之后。

        崔百姓见话已经谈完,就要起身离开,隆家城却又接到了一个电话,只听了一句,就伸手示意他再等一下。

        接完了电话,隆家城又说:“习民在齐省的难题,暂时解除了,听说好象又是夏想帮了忙。鸿基还没有找到,还真是让人揪心……”

        崔百姓知道隆家城想说什么,就接话回答:“是的,夏书记在齐省一直立场坚定,我很敬佩他的为人。周鸿基同志估计也是一时想不开才要清静一下,应该不会有大问题。”

        隆家城点点头,没再说什么,他以为崔百姓会清楚周鸿基的去向,不想崔百姓也是一无所知,不免微微失望。

        崔百姓一走,隆家城又想了一会儿事情,接连打出了几个电话。

        本想最后打给夏想,想了一想,终究还是没有打出。

        ……夜幕降临之下的鲁市,市民感受不到省委之中一系列变故的背后,到底隐含着什么样的政治信号。

        几件事情的发生和结束,意味着齐省的局势,似乎正朝着良性的方向发展,如果不再出现什么意外的话,围绕着何江海的一系列的纠纷和争斗,也将缓缓落下帷幕。

        在谢信才宣布了重大决定之后,十几分钟后,何江海办理好了出院手续,又十几分钟后,何江海和周于渊同时现身在新能源客车集团,出面替孙习民解了围。

        在何江海的协调下,在周于渊努力做了半个小时工作之后,终于就赔偿和追究责任的问题,达成了初步一致。

        孙习民再次度过一次政治危机。

        同时到了晚上,网络上关于新能源客车的议论的声音渐少,许多帖子也莫名消失,网络的舆论再一次受到了压制。

        虽然报刊上刊登的文章不可能删除,但毕竟相对网络来说,影响力就小了许多。再加上孙习民当众承诺,将重新考虑新能源客车的前景问题,又有何江海和周于渊替他圆场和说好话,就让他的形象在家属眼中,高大了不少。

        当晚,悄然回了京城又悄然返回鲁市的衙内,也办理了出院手续,准备再次随风潜入夜,返回京城。种种迹象表明,除了周鸿基暂时还下落不明之外,反对一系已经准备全面收手了。也预示着风起云涌的齐省局势,在进入秋天之前,总算风和日丽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齐省从今晚开始,或许就会迎来一个全新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