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83章 齐省实际掌舵人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83章 齐省实际掌舵人

    作品:《官神

        夏想不是一个轻信他人的人,但这一次,他相信何江海没有说谎,因为何江海没有必要说谎。

        但何江海提供的可以找到周鸿基的思路,在夏想看来并不可取,因为何江海还是从认定周鸿基和杨银花有染的出发点,说出了杨银花在市区有一栋隐蔽的住房……“或许周书记有些事情需要和她商议,就匆匆去了。现在赶紧过去的话,应该可以正好来得及。”

        何江海的话说得委婉,其实还是不怀好意,明是提供思路,其实还是挖坑,是让省委派人过去,直接捉奸成双。

        夏想虽然厌恶何江海的落井下石,却并不说破,而且他相信周鸿基也没有何江海说得那么不堪。周鸿基和杨银花之间到底有没有问题,暂且不论,就算有,周鸿基也不会连常委会都不开而去和杨银花幽会。

        杨银花不是潘金莲,还没有那么大的魅力。再说就算潘金莲再世,也不可能迷惑得一名副省级高官晕头转向到如此地步。

        何况就夏想所了解的周鸿基的为人,还不至于好色到不顾廉耻的程度。

        夏想不接何江海的话,正好他还另有要事要和何江海说个明白:“江海兄……”

        何江海听到夏想的语气一转,不提职务而以私人的口吻,就大概知道了夏想要说什么,不由心中一紧,忙说:“夏书记,我一向敬佩你的为人,公正,公信,齐省就是因为你,才一直维持了安定的局面,作为齐省人,我十分感激。你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我一定照办。”

        何江海直接为夏想戴了一顶高帽,高大全,而且金光闪闪,可惜,夏想不为所动。

        “如果我没记错,江海兄是半岛人,半岛的气候比鲁市好,退下后,回老家安养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我一直向往有一天,有一处农家小院,院子里种几棵树,再开辟一片菜园,养养花,练练书法,就是人生最大的安稳。”

        何江海心中大跳,夏想的暗示直接有力,是明白无误地告诉他,不但该收手,也该收心了,否则,就有可能连退也退不安稳了。

        “夏书记的想法,和我想的一样,我早就盼望中央批准我的辞职了。”何江海打了个哈哈,又觉得有必要再向夏想表露一下心迹,强调说道,“最近秦省长是和我走动比较频繁,不过我和他的想法不太一样,他来了,我好茶招待。他走了,就人走茶凉。”

        夏想见何江海还在打太极,就很是不快地说道:“何书记,我就只再说一次,从我个人来说,再从维护邱书记的声望,最后落在整个齐省的安定团结上面,我希望你尽快安排好退休后的晚年生活。齐省的本土势力确实很庞大,但也不是铁板一块,更不是没有办法整顿。上次的债权纠纷的解决,我想你也能想到一些什么。”

        不等何江海再说什么,夏想最后强调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何书记,我维护的是齐省的利益,不是某一个人或某一个势力集团的利益,请你记住一点,为了齐省大局,任何个人或集团的利益,都可以牺牲!”

        何江海呆愣当场!

        确实,夏想的话,对他造成相当的震憾和威慑,因为时至今日,何江海已经明白了一个颠扑不破的道理,齐省,因为邱仁礼一心扑在入局大事之上,因为孙习民的弱势,实际上的掌舵之人,已经是夏想了!

        而且再联想到夏想在齐省各方势力的围绕之中,已经是最重要的支点,并且他随时可以撬动任何一方的利益的影响力,就让他成为齐省名符其实的第一人。

        恐怕夏想现在在齐省省委的权威,以及他对李童和周于渊的影响力,并成功利用周于渊和夏力为桥梁,和齐省本土势力也建立了一定的合作基础,甚至是……不知藏匿于何处的宫小菁也成了夏想最大的杀手锏,夏想想在齐省翻云覆雨也并非难事。

        何江海在逼迫周鸿基步步后退,初尝胜利果实之时,被夏想一盆冷水浇下,顿时感觉从头凉到脚,竟然半晌都生不起抵抗之意。

        他真的已经落魄到了被夏想一句话就吓破胆的地步了?

        也是,也不是。

        平心而论,如果在一开始夏想如果偏向周鸿基的立场,现在的他不是死人,也是半个死人了,哪里会有从容布局并且逼得周鸿基焦头烂额的机会?因此,他必须感谢夏想的居中的立场。

        但话又说回来,如果夏想一开始就和他联手,现在别说周鸿基早已一败涂地,就连孙习民估计也差不多要告别齐省了,夏想怎么就这么固执,非要固守一个什么大义和公平的原则?

        齐省乱就乱好了,反正齐省又不是他的齐省,就算死上一堆人,也没有一个是他的亲朋好友和父老乡亲,他何必为了齐省百姓着想?

        想不通夏想的选择不要紧,但夏想的话,何江海必须慎重对待,因为他相信夏想凭借手中的宫小菁之剑和周于渊、夏力以及李童为桥梁,完全可以逐步打入齐省本土势力的内部,进行分化、拉拢和打压,虽说未必能将齐省本土势力真正瓦解,但要达到削弱到边缘化的地步,也不是没有可能。

        而他真要惹恼了夏想,想要安度晚年的话,估计也不可能了……怎么办?何江海沉思良久,终于下定了决心,向秦侃打出了一个电话:“秦省长,上次我们谈好的事情,恐怕有点变动了……”

        ……京城,中组部。

        吴才洋在办公室接完几个电话后,低头想了一会儿事情,又将电话打给了古秋实。在和古秋实通了几分钟电话之后,他又拿起电话,不经秘书经手,直接打给了谢信才。

        和谢信才通话就简短多了,只有不到半分钟。

        通话完毕,眼见快到中午下班时分,吴才洋眼光透过窗户,望向了窗外一颗枝繁叶茂的梧桐树,见阳光跳跃在梧桐树宽大的树叶之上,形成了一个又一个斑驳的光斑,也不知想到了什么,欣慰地笑了。

        在他眼中,夏想就如入目之处的梧桐树一样,树大根深,生机勃勃。

        最让他欣慰的不是夏想已经成长成为一棵可以抵抗一定风雨的大树,这棵大树,虽然还不足以拥有盘根错节的势力网,却已经可以傲立于无数大树之中,出类拔萃,有着与众不同的挺拔和自立。

        在齐省错综复杂的局势之中,夏想不再和以前一样大刀阔斧地前进,而是居中策应,左右出手,谁过界就敲打谁,谁听话就拉拢谁,完全具备了一名后备力量应该具备的潜质。也证明了一点,老爷子确实目光长远,没有看错人,早在夏想迈入副厅之前,就已经认准了夏想的品质,为吴家物色了一大助力。

        有夏想在,吴家三代之后,可保无虞。

        正想得入神的时候,电话响了,是一个很少见的号码。但既然秘书没有请示就接了进来,肯定是重要电话,吴才洋就接听了。

        电话里,传了一个久违的声音,第一句话,就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惊喜。

        “爸,我是若菡……”

        几乎很少主动打来电话的连若菡,出国之后更是一个电话也没有,今天却破天荒地打来电话,让已经修练得很少喜形于色的吴才洋,被一股巨大的幸福感击中,喜笑颜开…………吴才洋是喜笑颜开了,隆家城却是怒容满面。

        因为齐省接二连三的失利让他十分恼火,恼火之余,又因为衙内悄然回京,让派系之内加紧对何江海攻势的声音增加了不少,都一致认为,强行通过对何江海问题的立案,就可以化解齐省的僵局。

        孙习民被逼到了墙角,周鸿基被弄得灰头土脸,眼见就面临到全盘皆输的地步了,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下狠手,要么弃子认输。

        问题在于,认输的话,不仅仅丢了大人,而且还不能保证何江海和秦侃会同时收手,就是说,认输了,还有可能被人痛打落水狗。

        政治之上,可没有同情一说。当然,如果对手是夏想,隆家城肯定相信夏想会及时收手,可惜,在他认识的官场中人的官场经之中,没有几人有夏想一样可以坚持最基本的立场和原则。

        一想到夏想,隆家城心中五味杂陈,甚至还心中一阵遗憾,如果没有当年秦唐的一场大雨,或许夏想在齐省的立场,会稍微偏向孙习民和周鸿基多一些,有夏想的一臂之力,孙习民和周鸿基也不至于如此狼狈。

        眼下只能强行立案了,隆家城决定下午召开中纪委常委会议,正式将何江海问题摆到明面,所表达的政治意义就是,不用暗枪了,直接上明刀。

        会议马上就要召开了,隆家城看看时间,准备迈出办公室前往会议室,秘书却进来告知了他两个惊人消息,其一,中组部已经正式决定批准何江海的辞职。其二,在常委会上,崔百姓要提交关于孙习民和周鸿基若干问题的举报材料。

        隆家城本来已经走到了门口,却又收回了脚步,脸色无比凝重吩咐下去:“中止常委会,让崔书记立刻来办公室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