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74章 不但离奇,而且演义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74章 不但离奇,而且演义

    作品:《官神

        尽管从官场惯例出发,秦侃的做法为大部分人所不容,因为下级挑战上级的权威,就算上级确实有严重问题,就算最终将上级掀翻,通常情况下,上面也不会提拔重用惹事者,因为都担心他以后还会在新的岗位上,继续惹事生非。

        秦侃是老官场了,自然清楚其中的潜规则,但他依然跳到了台前,就确实出乎不少人的意外了。

        如果从只求为国为民,不问自身前程为出发点,秦侃的做法是一往无前的勇猛,是不顾后果的决绝。但秦侃又并非是不计成本的热血性格,那他敢于直面挑战孙习民的做法,难道是因为他心中笃定,崔百姓一定能秉公处理,并且孙习民一定会被中央问责?

        夏想此时并不知道秦侃和崔百姓交谈的具体内容,所以也不会多想其中的原因,他现在是有美在侧,就不如浮生半日,忙里偷闲。

        付先先一到房间就扔下东西,双手环住夏想的脖子,不满地说道:“我都来看你了,你还电话打个没完,太没诚意了。而且还听着怎么还是女人的电话?”

        付先先一般不是喜欢吃醋的性格——当然,女人没有不吃醋的,以前不吃是因为没机会,现在吃,是因为觉得有资格——今天有点反常,而且她的小情调小温情也比以前多了不少。

        “工作上的事情,必须处理。”夏想随口解释了一句,见付先先的行李中还拎着笔记本电脑,不由笑道,“你业务还挺繁忙,出门还带电脑,也不嫌沉。”

        一说电脑,付先先就立刻来了兴趣,兴致勃勃地向夏想介绍起了她新买的联想U300S超级本,日光橙的抢眼颜色确实养眼,而且重量不过1.2千克,配合付先先小巧而洁白的玉手,就连对电脑兴趣不大的夏想看了,也感觉是一种享受。

        不料付先先变戏法一样,又从行李之中抽出一台同款的笔记本电脑,不过是灰色的款式,送给了夏想:“这台电话,又轻便,电池又耐用,和我的款式又相同,从现在起,你只能用我送你的电脑,听见没有?”

        每个女人都有小小的心思,付先先也不例外,最难消受美人恩,夏想只好接过电脑,笑道:“看上去价值不菲,你送我,会不会太贵重了?”

        “不贵,才一万多,可比不了连若菡一送就是一辆汽车的大手笔。”付先先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又将电脑从夏想手中抢了过去,“不要拉倒,谁稀罕送你。”

        夏想只好又抢了回来:“白得一台电脑,不要就是傻瓜了。”

        付先先立即眉开眼笑了:“你先别得意,电脑送你不假,但你必须付出劳动才能完全拥有。”

        “啊?”夏想不解,“还有前提条件?”

        “当然了。”付先先一副阴谋得逞的坏笑,“今晚陪我一晚,电脑才能归你。”

        “……”传说中男人的极致境界就是骗财骗色,夏想本是好人,怎么也要财色兼收了,难道真是好人品挡不住?

        不过天亮的时候,夏想才知道后悔,被付先先甜甜地枕着他的胳膊睡了一夜,而他一动不动,唯恐惊醒付先先的美梦,腰酸背疼就不用说了,还忍受了一晚上的折磨。

        比起别人,付先先有特别的诱惑,当她只穿了薄如轻纱的睡衣蜷缩在夏想的怀中,却又不允许夏想胡作非为的时候,是个男人都能体会到夏想的难受和折磨。再加上付先先身上天然的异香,就如在眼前摆了一份色香味俱佳的大餐,但偏偏不能下口。

        好在夏想到底是好男人,尊重付先先的意愿,因为付先先似乎柏拉图的精神多一些,只想让夏想抱着她睡,不想让夏想上身。

        夏想就真老老实实地抱了她一晚上。

        早上离开的时候,夏想忘了拿上电脑,付先先还特意送了出来,非要让他拿走。拿就拿好了,夏想上车之后,发现笔记本电脑实在小巧又轻便,就装在了档案袋里。

        今天是关键的一天,不出意外,邱仁礼和孙习民都会返回鲁市,新一轮的较量,又将紧锣密鼓地上场了。

        回想起昨晚的种种——可不是回想和付先先的同床共枕,而是温子璇的电话——夏想觉得有必要和周鸿基谈一谈,希望通过周鸿基向衙内传递一个准确的信息,就是该收手了。

        否则后果难料。

        不想还没有来得及找周鸿基谈话,周鸿基就出事了——堂堂的省纪委书记在上班的路上,被人打了。

        不是别人,正是杨女士的丈夫华一大……

        按理说,一般人可没有胆量打副省级干部,哪怕老婆被潜规则了,到底只是传闻,也毕竟当事人是堂堂的省纪委书记,但杨女士的丈夫是一个二愣子,天不怕地不怕,上次传说牛处长英雄救美之后,他就差点暴打牛处长的遗体一顿。

        现在又被传闻说是老婆成了纪委书记的情妇,华一大就急眼了,好嘛,一次燕市之行,闹腾出这么多绯闻,也太窝囊了。绿帽子戴了一顶又一顶,没完了?不就是在清河翻了车,难道就是因为清河是当年出过潘金莲的地方?难道就因为他的老婆叫杨银花?

        周鸿基现在还不知情,却实际上关于他和杨银花之间通奸的传闻,昨晚已经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桃花开,早就传得路人皆知了,百姓对高官神秘而好奇,对高官的私生活的兴趣,更是比对新闻联播的热度强烈多了。

        泉城无处不飞花,继当年的炸死情妇案件之后,周鸿基又成为比炸死情妇的高官更让人津津乐道的话题,因为,杨银花事件不但离奇,而且演义。

        所以,当周鸿基的专车走到离省委大门不足300米的时候,先是汽车被华一大洒了一把的三角钉扎破了轮胎,司机下车查看的时候,华一大突然从天而降,将周鸿基从车内拖了出来,二话不说,朝他的脸上就连打三拳。

        当年鲁提辖拳打镇关西,今日华一大拳打周鸿基,历史,总是惊人的巧合。

        周鸿基是文明人,信奉君子动口不动手,哪里吃过这亏?吃了疼,顿时暴怒,也不顾身份,当即一脚踢去,正中华一大肚子。

        此时周鸿基的警卫才反应过来,一涌而上,将华一大拿下。

        等周鸿基迈进省委大楼的时候,所有见到他的人都先是一惊,然后神色紧张地打了个招呼,急忙走人,等周鸿基走远之后,又窃窃私语一番。

        都在议论周鸿基的熊猫眼是怎么一回事。

        周鸿基本想也演一出苦肉计,所以才不怕丢人,乌黑着眼睛也来上班,他还以为是何江海暗下黑手,故意让人打他一顿,只为报复。

        却不知道,躲在背后议论他的人,除了嘲笑他的乌眼青之外,还在编排他和杨银花的风流韵事,以及为了掩人耳目而将杨银花和牛处长编排在一起的拙劣伎俩。

        周鸿基来到办公室之中坐下,盛怒未消,正要让人好好审审华一大——此时他还不知道华一大是何许人也,如果知道,说什么他也不会将人带来省委——秘书周睿进来了,一脸难色,小心翼翼地说道:“周书记,事情有点麻烦,最好现在就放了华一大。”

        “不查清事实真相,绝不能放人。”周鸿基平常时候也知道周睿办事很可靠,轻易不会乱说话,今天却没有注意到周睿为难的表情。

        “周书记……”周睿欲言又止,身为秘书,有些事情必须提醒领导,但不好的事情从他嘴中说出,弄不好会让领导迁怒于他,但如果不说,事后领导还会怪罪他没有及时说明,所以,现在他左右为难,“有件事情,现在外面传得很不好听,我个人认为,还是放了华一大,要不,容易让事情更向不好的方向发展……”

        周鸿基怒了,一拍桌子:“周睿,有话直说,别吞吞吐吐的,你也知道我的脾气。”

        周睿吓了一跳,咽了咽唾沫,只好说道:“外面传闻,说是周书记和杨银花有男女关系,所以华一大才会闹事。”

        周鸿基正在喝水,一听之下,一口水全喷了出来,直接就喷了周睿一身。

        “什么?”周鸿基怒而起身,“谁在胡说八道!”

        ……不出一个小时,整个省委大院就传开了周鸿基和杨银花之间的轶事,各种版本都有,有人说是周鸿基路过杨银花的办公室时,杨银花的帘子掉了,正好落在周鸿基的脚下——这个说法显然是效仿西门庆和潘金莲的相遇,纯属杜撰,不可信。

        还有人说杨银花虽然只是副处级干部,但在省纪委办公室比较紧缺的情况之下,只能正处才能配备单独的办公室的规定之下,她特许可以拥有自己的办公室,而且她的办公室还是套间。在周鸿基上任之后,有一次心血来潮到杨银花的办公室走动,无意中撞见了杨银花正在里间更换内衣,于是就…………各种版本,各种流言,都惟妙惟肖,目的只有一个,败坏周鸿基的名声,极尽糟蹋周鸿基之能事,要的就是让周鸿基身败名裂!

        一次前往燕市抓捕宫小菁的行动,不想引发了一系列没完没了的严重后果,也让周鸿基第一次面临灭顶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