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72章 继续风起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72章 继续风起

    作品:《官神

        第一件令人惊讶的事情是,何江海出面到医院看望了崔百姓!

        崔百姓前来齐省,名义上是调查潘保华的案件,但谁不知道潘保华的案子已经尘埃落定了,恐怕中纪委早就掌握了翔实的证据,否则也不会在京城将潘保华拿下了。其实就连崔百姓自己也知道,他来齐省的真正用心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调查何江海,何江海还主动现身前来探望,引得许多人纷纷惊奇,都朝崔百姓入住的医院投去了疑问的目光,都想知道何江海和崔百姓谈了些什么。

        当然,外界不会知道私人之间的会谈都谈了些什么。

        第二件令人震惊并且不解的事情是,继何江海之后,省纪委内部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

        如果只从表面上看,似乎并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是省纪委副书记穆正一请了病假,虽然请了一个月,虽然其实他身体健康得很,却要到京城疗养,但总体来说要是平常时期,也不会有人注意。

        但现在不是平常时期,是非常时期,因为现在正是周鸿基用人之际,正是汤世诚和解少海翻供之后,周鸿基焦头烂额之时。

        再联想到穆正一是周鸿基在省纪委的最大助力,穆正一此时请了病假,躲避的意味就再明显不过了。而且,朱振波之死的余波还在,周鸿基正需要一名得力的助手来处理朱振波死后的遗留问题。

        还有,穆正一是省纪委之中和周鸿基关系最近的齐省人。

        仅仅是穆正一请了病假也还好了,随后,省纪委又相继有一名副书记去京城进修,还有一人家中有事,回老家去了,没有一周时间估计也回不来。

        以上三人,是周鸿基在省纪委之中的根基,是他关系最近的三名副书记,在汤世诚、解少海和提审朱振波几件事情上,分别负有直接的领导责任。

        三人的离去,是受到齐省本土势力的威胁,还是故意选择眼下的时段暂避风头,就不得而知了。但由此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周鸿基在省纪委之中,将无人可用。

        以上还不算对周鸿基最大的打击的话,常务副书记兼监察厅厅长令传志,在前一段时间被周鸿基打压得无法抬头,采取了低调加隐忍的态度,现在又重新恢复了士气,走路的姿势和以前都大不相同了,明显是扬眉吐气的姿态。

        周鸿基在省纪委的地位,不能说是一落千丈,至少也是光芒大减。

        而就在此时,孙习民再次腹背受敌,新能源客车项目被一名资深记者写了一篇深度报道的专业经济文章,刊登在了国家级经济大刊之上,而且还借新能源客车项目的问题借题发挥,深入剖析了当下各级地方政府在政绩工程、面子工程的问题上存在的严重问题,为了面上有光,有了升迁的政绩,为了虚假的GDP,使出浑身解数,只要面子不要里子,劳民伤财,造成了多少浪费。

        文章的观点并不新奇,但文章的深度很是惊人,从正反两个方面分析了政绩工程产生的土壤和对国民经济造成的巨大伤害,后果就是让政府形象在百姓的心目中,一再降低并且失分。

        可惜了孙习民,被当成了反面形象大肆宣传,被记者当成了典型。

        现在传媒比以前发达多了,新闻和网络经常可见对一些省委书记和省长的置疑,但这篇记者的文章,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却直接点名了齐省的新能源客车项目,并且将之形容成头脑一热不懂经济的产物,就是十分严重的打脸了。况且,文章发表在国内的知名经济期刊之上。

        就证明了一点,幕后有政治推手,而且级别还很高!

        作为省委书记或省长,谁都不想当成反面教材经常在新闻上露面。尤其是值此换届前夕,只要上一次负面新闻,就会引发许多人的联想,当然,都是不好的联想。

        不管是齐省本土势力所为,还是秦侃的手笔,总之,孙习民很受伤。

        和所有人想象中大不相同的是,孙习民二话没说,当即飞往了京城。

        齐省现在的局面,就十分古怪了。省委书记不在——邱仁礼回京为付老爷子庆贺生日去了,未归。省长也不在,而在医院里,还住着一个衙内,一个省政法委书记和一个中纪委副书记。

        ……一二把手都不在,身为省委副书记的夏想就成了名符其实的齐省最高人,不过,他浑然没有最高人的觉悟,反而轻松自得地处理完公务之后,对齐省的怪现象视而不见,悠闲地下班了。

        因为付先先又来鲁市了。

        付老爷子生日刚过,邱仁礼还没有从京城返回,付先先却第一时间跑了来,也不知道她天马行空的大脑里,又打了什么主意。

        夏想要和付先先见面,就谢绝了刘一琳的又一次邀请——说来也是无奈,刘一琳几次邀请,都赶上他有事走不开,好象他每次拒绝都是故意一样,其实他确实是真有事。

        也不知道刘一琳是不是认为他有意逃避她?

        也不管了,反正总有一天,刘一琳会明白他的用心。

        在接付先先的路上,夏想又接到了周鸿基的电话。算了算,应该是周鸿基最近两天内,打来的第三个电话了。

        “夏书记,今晚还是没空?”周鸿基的声音很低落,大受打击之下,他现在已经四面楚歌了,前进或后退,都很难以选择。

        夏想完全可以理解周鸿基此时进退维谷的心情,但周鸿基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焉的状况是他自己造成的,非要找他来解忧,就不对了。

        夏想如果胡闹的话,会送周鸿基一句话——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但他还好,没有胡闹,也没有冷嘲热讽,只是对周鸿基的再三邀请,置之不理罢了。

        “确实是没空,今天有一个故人从京城过来,走不开。”夏想倒没说假话,当然,究竟谁前来,就没必要让周鸿基知道了。

        “我就是有一句话想问一下夏书记……”周鸿基的声音更加低落了几分,“当年在湘省,在夏书记推行不下去反腐风暴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收手?”

        周鸿基问计于他,夏想还真不好回答周鸿基的问题,从齐省大局上讲,当然是周鸿基越早收手越好,但从他所知的衙内的反应以及京城高层对崔百姓受伤事件暂无回应来看,反对一系并没有认输的打算。

        崔百姓破了头,中纪委丢了脸,而且说不定还有人会认为背后有他的影子。再说了,衙内的事情还没有完结,却又相继出现了朱振波自杀、汤世诚和解少海翻供,以及崔百姓被打等一系列事件,显然,反击的手段一波紧接一波,很犀利,很强悍,相当于将中纪委的攻势全部化解。

        而且,中纪委明显还吃了哑巴亏,朱振波再是自杀,也落了一个致死人命的过失,总归不是什么好事。其实现在从齐省到京城,都一致认为,中纪委已经落败了。

        现在从齐省到京城,关于中纪委办案期间逼人致死的传闻,已经传开了,虽然只是在圈子内小范围传播,但已经让隆家城面上无光了。

        至于隆家城是否怀疑真有夏想参预其中,就不得而知了,相信隆家城也好,反对一系也好,现在都很不高兴,因为他们都很清楚,躲在背后偷笑并且得意洋洋的人,是他们奈何不了的何江海!

        但也有理由相信,反对一系还没有在下一步如何走的问题上,达成一致。崔百姓在齐省的滞留,周鸿基现在的茫然,以及孙习民在京城的停留,都表明了反对一系内部出现了不小的分岐。

        夏想更愿意相信的一点是,崔百姓在齐省滞留,更大程度是出于个人的原因,并非受命于反对一系的指示。

        现阶段,夏想宁愿和崔百姓多一些合作,也不会再和周鸿基握手,因为他担心,周鸿基已经得罪死了齐省本土势力,谁都不会放过他。

        “鸿基,在湘省反腐的过程中,因为符合中央的指示精神,因为有郑书记的大力支持,一直推行得十分顺利,没有遇到难以为继的情况。我在反腐之中一直坚持的一个原则就是,对事不对人。”

        周鸿基默然挂断了电话,相信他听明白了夏想的忠告。只是他是否会吸取经验教训就不得而知了,也不是夏想所要操心的问题了。

        夏想又想,也不知齐省本土势力会不会及时收手,或许何江海也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但问题是,现在的本土势力还能一心听从何江海的指挥吗?

        从新能源客车项目的债权纠纷之中散播出来的消息,显然是有人想打击何江海的威望,要趁他病要他命,要取而代之。本土势力和孙习民、周鸿基之闹的矛盾越尖锐,越加剧,对秦侃越有利,特别是在孙习民现在已经身陷旋涡的情形之下。

        ……夏想猜中了,已经被激发了怒火的本土势力,确实失控了,不过他们针对的主要对象还是周鸿基,并非孙习民——几名省纪委副书记的请假,显然是事先接到了什么暗示,因为随后发生的针对周鸿基的第二波冲击,力度之大,令人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