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70章 角色转变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70章 角色转变

    作品:《官神

        究竟是在幕后操纵了一切?

        又想要达到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不止崔百姓要查个水落石出,邱仁礼和夏想,也想弄个清清楚楚。因为事情的性质很严重,尽管可以归咎于巧合一类,相信上头也不好就此事直接批评省委什么,但毕竟省委也有连带责任。

        况且邱仁礼和中纪委的关系,一向还不错,没有交恶。

        周鸿基则是又惊又喜,惊的是,没想到有人出了昏招,导致崔百姓没有走成,喜的是,崔百姓留下,并且勃然大怒,正合他意。再如果中纪委因为此事迁怒于齐省省委,将事情扩大化,不排除崔百姓改变主意,继续在齐省坐镇深挖何江海问题的可能!

        现在好了,鲁市的医院热闹了,前有衙内,后有何江海,现在又有崔百姓,看看最后怎样收场!

        和所有人的心思大不相同的是,孙习民在得知崔百姓出事的地点和事情经过之后,先是震怒,然后只觉浑身发抖,知道他被人算计了。

        而且还是精心的算计。

        是谁在背后既抹黑他,冲击他和齐省本土势力之间最后的缓冲地带,又让崔百姓在他最担心的问题上出事,就不仅仅是上眼药给他,还为他挖了一个天大的坑。

        想要的不仅仅是让他和齐省本土势力决裂,还想借此引发新能源项目之上的重重问题,让他败走,让他名声扫地。

        孙习民怦然心惊,越想越是后怕,他虽然不敢肯定幕后的主使一定是秦侃,但从近来秦侃不断地在两大政绩项目上面制造事端,他直接出面扑火,秦侃也不给面子的一系列事件上面可以得知,秦侃对他不怀好意!

        如果说此次事件的背后还是秦侃一手促成,那么孙习民就完全可以肯定,秦侃在齐省隐忍多年,终于借此机会,露出了獠牙,不但想在背后咬他一口,还想一口将他咬死。

        真够心狠手辣。

        再深入一想,两大政绩项目,何尝又不是何江海为他挖的一个坑?何江海挖坑,秦侃填土,他身为省长,先被狼害,又被虎咬,完全是悲惨世界。

        事情要怎样收场?

        孙习民谋定而后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终于做出了决定,不能再在齐省低调温和下去了,现在都被人欺负到头上了,俗话说不拿村长当干部,没见过不拿省长当干部的无知和狂妄。

        不能再坐等了,否则,就有可能被人活埋了。孙习民准备奋起反抗!

        ……因为崔百姓意外受袭事件,齐省省委、鲁市市委,风声大紧,都迅速召开了会议,要求严惩肇事者。

        邱仁礼也第一时间向中央、中纪委通报了情况。

        中央、中纪委要求齐省省委妥善处理崔百姓受害事件,务必严惩凶手,并查明事情真相。

        走完应有的程序之后,邱仁礼又暗中和京城方面通了几个电话,通话之后,一个人坐在办公室之中,凝望了半天窗台上养的一盆君子兰,忽然又会意地笑了。

        邱仁礼随后又迈着轻松的步伐,来到了夏想的办公室。

        夏想刚刚放下鲁市方面的电话,在听取了情况汇报之后,刚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邱仁礼就到了。

        虽然和邱仁礼已然很熟了,但必要的礼节还必须有,夏想起身相迎:“邱书记。”

        邱仁礼一点头,自顾自来到夏想的办公桌前,也不坐下,直接说道:“事情越来越复杂了。你说说看,是不是有人不想让崔书记离开齐省?”

        “应该是。有人是唯恐天下不乱,认为齐省越乱,对他越有利。真要大乱了,对谁也没利!”夏想和邱仁礼你来我往,没说谁是谁,但都知道具体是指哪一个人。

        “病中人是什么意思?”邱仁礼的目光看向了北面,何江海入住的医院在省委以北。

        “他肯定是希望崔书记早日回京,今天的事情,他估计也很不高兴。上次我去看望他,他就对那个人流露出了不以为然的情绪。”

        “那个人的真正用心应该和楼下的心思一样,但同时,和楼下的目的又大不相同。”邱仁礼的脸上,始终是似笑非笑的表情,似乎对齐省有可能更大的乱子,丝毫不以为意。

        周鸿基的办公室正好在夏想的楼下。

        “那个人的心思可要复杂多了,楼下说来还算单纯,只想打垮病中人,目的单一而纯正,而那个人是想挑起矛盾,既想打垮病中人,又想让二号倒霉,说来齐省闹腾了半天,他才是最大的渔翁。”虽然是夸那个人,但夏想的脸上却没有一丝赞赏的神色。

        邱仁礼点点头,似是疑问,又似是肯定:“静观其变?”

        夏想点头:“付老爷子生日到了,邱书记是不是应该去看望一下?”

        邱仁礼哈哈一笑:“还真和我想到一块儿了,我下午就走。”

        谁也想不到的是,值此齐省一片纷乱,连堂堂的中纪委副书记都被打得头破血流之际,身为齐省的一号人物的省委书记邱仁礼,竟然要回京为付老爷子的生日庆祝,而不是留在省委处理善后,个中意味,确实让人费解。

        ……随后,邱仁礼、孙习民一行到医院看望了崔百姓。从崔百姓病房出来,孙习民回省委,而邱仁礼却直接去了机场,飞往了京城。

        再后,夏想、秦侃和李丁山、刘一琳一行,也到医院看望了崔百姓。

        夏想一行的组合比较有趣,似乎是含蓄地表达了一个什么政治信号。崔百姓应该是看了出来,心情大好。

        其实崔百姓伤得不重,就是头上破了一个口子,然后血流到了脸上,就显得很严重了。到了医院,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缝了几针就安然无事了,实际上,现在就可以出院直飞京城。

        崔百姓却还不走了,他也知道被人当了支点,有人想利用他的身份和所调查的问题大做文章,也让他再次深刻体会到了齐省半陆地半海洋的气候,确实不好适应。

        齐省水深,让一辈子在官场打磨的他也是大为感叹,怪不得他前来齐省之前,就有以前的老朋友委婉劝他,最好做好和稀泥的打算,否则,有可能陷到齐省跳不出来了。他当时还不以为然,不想还真是如此。

        他现在反倒来了兴趣,就想借住院的机会,远离纷乱的省委,倒要看看,齐省的局势朝哪个方向发展。相信由他坐镇,会让不少人产生误判。

        想利用他当成支点?没问题,但前提是,要随时做好被他掀翻的心理准备。

        所以等秦侃和李丁山到外面的工夫,崔百姓特意让夏想和刘一琳留在房间,他有话要说。

        “夏书记,一琳,现在没有外人了,我说几句心里话。”崔百姓很清楚夏想为什么会叫上刘一琳,是夏想向他暗示,一些事情可以摆到明面上说了,刘一琳作为桥梁,在出事之后,沟通就不存在障碍了。

        刘一琳看了夏想一人,眼神之中的内容十分丰富。

        夏想不理会刘一琳的疑问,点头说道:“崔书记眼光敏锐,齐省的问题尽收眼底,我相信崔书记现在对齐省的问题,已经有了全新的更全面的看法。”

        崔百姓半靠在床上,伸手拍了拍床,很亲切地说道:“来,夏书记,一琳,你们坐得离我近一些,我心里踏实。”

        夏想毫不犹豫坐了上去,他知道崔百姓要的不是心里踏实,而是故意做出亲切的姿态,就让他暗道崔百姓不但极有见风使舵的手腕,而且为人确实有过人之处,发生了被人打破了头的事情,不但看不到一丝怒气,反而迅速地做出了决断,有一套,很有一套。

        不过夏想并不相信崔百姓,毕竟崔百姓是敌对阵营的中坚力量。崔百姓或许为了一定的政治目的而选择稍微偏向他的立场的中立态度,但绝对不会是他的同盟。

        刘一琳也坐在了夏想身后,不知为何,她悄然拉了拉夏想的衣角。

        “齐省的问题,比我想象中要复杂得多。本来我想回京之后,向隆书记汇报一下情况,尽快了结齐省的案子,没想到又出了一点差错,呵呵,干了一辈子纪委了,还是第一次被人打破了头。”崔百姓开了头,见夏想和刘一琳都很认真在听,很是满意,又说,“从今天的情况来看,案子一时还不能结案,还得继续深入挖一挖。夏书记,一琳,你们说说看法。”

        崔百姓借机留下的意图,早在夏想的预料之中,因为以崔百姓的智慧,见有人想借他生事,他岂能一走了之?留下,才能让幕后人物露出马脚,并且他还有可能成为齐省各方最大的支点和助力,从而可以让他有机会获取更大的政治利益。

        夏想就说:“我赞成崔书记的想法。”

        刘一琳也说:“我也是。”

        崔百姓又意味深长地笑了:“夏书记,我想问你一句话,正好一琳也在,你也不用多想,就当是和我随便闲聊了。”

        夏想点头。

        崔百姓说道:“如果在接下来的局势中,我适当给你一定程度的支持,你是不是能答应我,会在以后的工作中,多向一琳倾斜一些?”

        “……”夏想倒没想到,一次礼节性的探望,崔百姓竟然提出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他一时还真不知道如何回答。

        因为,他不知道崔百姓到底想在齐省接下来的事态之中,扮演什么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