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67章 未知的方向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67章 未知的方向

    作品:《官神

        崔百姓话一说完,就一脸意味深长的表情看着夏想,就等夏想开口。

        夏想的回答,事关重大,因为在还没有弄清对方的真正意图之前,不能提前透露自己的底线。虽然现在说出和明天公布,只差了十几个小时,却是关系到谁掌握主动权的大事。

        最主要的还是,夏想并不知道崔百姓是真想撤退,还是想借机打探虚实。

        因为崔百姓并不知道他要明天公布结论,而且话又说回来,就算知道明天公布,提前十几个小时知道,一夜之间,也可以发生许多事情。

        夏天的夜晚最是漫长,夜长梦多。

        还好李丁山也不是没有政治头脑,在一旁低头不语,并不透露夏想刚才所说的实情。

        夏想没让崔百姓等太久,而是说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最早明天,最晚后天,调查结果就会正式公布。请崔书记再等一两天。”

        崔百姓也不再多问夏想的结论是什么,而是又提到了付老爷子:“后天是付老的生日,我想来得及的话,正好回去为付老庆祝。”

        言外之意就是真想离开鲁市返回京城了?夏想不为所动,笑道:“看我有没有时间,有的话,也该去一趟京城。”

        崔百姓见夏想还真是滴水不漏,也不知是出于什么目的,说出了一句令夏想吃惊不小的话:“不瞒夏书记,中纪委调查组来到齐省,其实也在暗中摸底何江海的问题。但经过调查,我个人的意见是,何江海同志问题不大。但鸿基同志和部分中纪委的同志,和我有不同意见,我现在也不好做。”

        老滑头!

        至此,崔百姓才终于露出了他的真正意图的冰山一角,就让夏想立刻对他下了一个老谋深算的结论。

        由此证明,崔百姓本来信心满满前来齐省,想要破获一件大案从而得到上级赏识,不想来到齐省之后才发现,水真深,真有很深。

        深到了让他无法想象的程度,如果说朱振波死的时候,水位在腰间,那么汤世诚和解少海的翻供,就让他感觉大水已经漫到了脖子之间,再向上一点,他就要呼吸不畅了。

        淹死倒不至于,但被呛得难受肯定少不了。

        所以,与其坐等被水呛着,不如现在转身就跑。

        齐省的烂摊子,本来是由周鸿基引发,就由周鸿基收拾好了。他再干几年就退下了,何必陪年轻人一起玩命?不划算,太不划算了。

        齐省的关键支点,是夏想,所以,崔百姓在由刘一琳出面没有请动夏想的情况之下,现在和夏想不期而遇,如此大好时机要是错过的话,他就白在官场混了一辈子了。

        “齐省需要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夏想回应了一句套话,他和崔百姓没有深谈的基础,只能浅尝辄止,“我赞成崔书记的看法。”

        虽然没有从夏想嘴中得到想要的信息,但崔百姓还是对今天的会谈大感满意,因为他对夏想的老成和持重十分赞赏,相比之下,周鸿基就过于固执并且不识时务了。

        在官场之上,识时务是可以保证屹立不倒的法宝。想要提拔,想要上级重视,都没错,错的是不先衡量付出的成本与之相比,是否值得。

        在许多人的官场经中,不是官做得越大越好,也不是非要当京官才行。

        崔百姓就有一个同事,担任了几届十几年市长,又在厅级的位置上晃荡了十几年,临了在厅级退下,就是没有前进一步。不是他没有前进的机会,而是他只想在大权在握又有充分自主权的市委书记的位置上一直干下去,因为经过他的成本核算,担任市委书记,权力不小,收获不少,主要还有一点,风险最小。

        经过对比,崔百姓坚定了看法,夏想确实比周鸿基高出一个层次。

        崔百姓告辞之后,夏想又和李丁山谈论了一些关于两大政绩工程的问题,李丁山对秦侃过于锋芒毕露微有不满,但对秦侃拿两大政绩工程开刀的做法,大加赞同。

        夏想心思一动,委婉地一提,希望李丁山在两大政绩工程之上,适当投去关注的目光。

        ……第二天,夏想特意打电话给刘一琳,提到了昨天和崔百姓的偶遇,在谈话中,他含蓄地透露了将会在下午正式公布朱振波死亡事件的调查结论。

        此举,一是卖刘一琳一个人情,二是再次试探崔百姓的反应。

        从孙习民现身他的办公室,说了一顿语焉不详的话后,转身离开,再到崔百姓和他偶遇之时的谈话,夏想就敏锐地抓住了一个点——在何江海的问题上,反对一系的内部,出现了分岐。

        主战派以周鸿基为主,是要坚持到底,绝不放弃。言和派是以孙习民和崔百姓为主,是想见好就收,不要逼人过急,得放手时且放手。

        但从孙习民话不明说,崔百姓稍有为难之中可以得出结论,反对一派的高层,还是不想收手。

        也是,衙内毕竟差点丢了小命。

        刘一琳对夏想含蓄地透露消息,也含蓄地表示了感谢,提出会再找时间请夏想吃饭,还说她昨晚和王蔷薇的会面,十分愉快,也非常顺利。

        中午,夏想召开了一个小范围的会议,就朱振波的死亡事件的调查结论,统一了口风,并要求所有人等不许事先泄露,否则,党纪处理。

        下午一上班,温子璇正在汇报工作,周鸿基不请自来。

        周鸿基的出现,多少有点意外,但仔细一想,也在意料之中。

        等温子璇一走,周鸿基就开门见山地问道:“夏书记,朱振波的死因调查,是不是该有结论出来了?”

        见周鸿基一脸急切,和崔百姓的不动声色截然相反,不但表明了周鸿基和老谋深算的崔百姓相比,在火候上还是有所欠缺,也显露出他和崔百姓完全不同的期望值。

        崔百姓是想等结论出来,好脱身。

        周鸿基是着急等结论出来,好继续。

        夏想还以为周鸿基会多有耐心,不想也是没有等到答案自动揭晓的一刻,他就含糊其词地说道:“快了,就一两天之内了。”

        周鸿基微一点头,说到了另一件看似无关的事情:“衙内的30亿资金已经到位了,今天下午就能到帐,达才集团的项目可以全速运转了。”

        达才集团的项目因为资金不足,并没有开足马力,周鸿基能清楚其中的内情,当然是衙内透露的真相。夏想对周鸿基知道达才集团的资金链有点薄弱并不惊讶,惊讶的是,周鸿基为了朱振波自杀事件的结论早日出炉,又下了本钱。

        或者说,是衙内下了本钱。

        真当他是拿捏一把,想借机诈取一些好处?

        夏想心中一阵好笑,但既然对方主动送来好处,他当然要欣慰地笑纳了。

        “估计明天一早就能公布最后结论。”夏想就投桃报李,适当放了点水。

        周鸿基估计也是担心夜长梦多,就又加了砝码:“衙内想借助达才集团丰富的施工经验,希望达才集团的施工队能为千江集团的工程施工。”

        现在施工队过多,项目少,所以衙内将工程承包给达才集团施工,等于是又送上了一份厚礼。

        和一般房地产开发商没有施工队伍不同的是,达才集团自备一只技术精良的施工队伍,自己工程自己施工,既保证了质量,又保证了投资利用率最大化。

        一份小礼一份大礼,要的就是他早日公布结论?夏想本来就已经决定下午公布,周鸿基连半天都等不及,就迫不及待地前来送礼,也真是难为他了。

        既然人家十分热情,夏想不收下礼物,就显得太不给面子了,就说:“好,我会转告成总一声。”然后也十分巧妙地跳跃了话题,“差点忘了,明天还有一个会议要开,有些事情得提前到今天下午了。”

        周鸿基会意,立刻会心一笑,以为他的收买达到了预期目的。

        夏想也会意一笑,是让周鸿基感觉到他取得了他意想中的胜利。

        下午,从达才集团传来消息,衙内的资金顺利到帐。同时,衙内和成达才达成了共识,就达才集团施工队赴京施工一事,敲定了部分细节。

        一个小时后,夏想领导的朱振波案件调查小组,在省委中层干部以上的全体大会上宣布了调查结果,证实朱振波死于自杀,同时,中纪委在办案过程中,并没有逼供的行为。

        结论虽然没有直接说明朱振波死了白死,但大概意思就是这个意思。

        崔百姓和周鸿基都在大会上分别发言,对朱振波之死表示遗憾和惋惜,却只字不提对家属的道歉和赔偿问题。

        当晚,朱振波家属再次到市委哭诉,要求市委还朱振波清白,因为朱振波死得不明不白。

        当晚,崔百姓和孙习民、周鸿基密谈,最后不欢而散,周鸿基一夜未睡,接连和京城通了近一个小时电话。

        当晚,崔百姓在会谈之后,也向京城汇报工作,经过一番详细的解释,最终他的提议得到了同意。

        当晚,孙习民在会谈之后,几乎一夜未睡,左思右想,愁容满面,最后决定明天一早就亲自进京。

        事态,正朝着未知的方向进一步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