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65章 这……就足够了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65章 这……就足够了

    作品:《官神

        夏想是什么意思?

        夏想的意思多了!

        夏想可以在周鸿基持续不断地打压何江海的问题之上置身事外,并且在表面上两不相帮的同时,其实还是偏向了何江海的立场。

        也可以在何江海还手的时候,在齐省即将风雨连城之时,还是袖手旁观,就等坐收渔翁之利,因为他不是不想出面,而是就算出面也有可能无济于事,不如不管。

        还有一点,对方的矛盾已经上升到了不大打出手就不能解决的地步,夏想才不会去劝架,以免误伤。

        但他的一个底线是,对方再打再闹,人头打出狗脑子也好,不能误伤在一旁中立的他和邱仁礼。

        齐省如果大乱,邱仁礼也必会受到连累,是他所不能允许出现的情况。所以,凡事必须未雨绸缪,提前知会何江海一声,避免出现不可控制的局势。

        何江海以为夏想改变了初衷,要和周鸿基联手打压他,所以才脸色大变。随即又意识到了夏想担心的是什么,又恢复了正常的脸色,说道:“请夏书记放心,风再大雨再急,只能让别人受到风吹雨打,你和邱书记,风雨无阻。”

        夏想见何江海明白过来了,也就点点头:“朱振波虽然该死,但我还是希望齐省多一些安定,少一些折腾,更不要再死人了。”

        何江海也点点头:“我也希望如此,齐省是我生长的地方,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夏想不理会何江海深情地表演,呵呵一笑:“来得匆忙了一些,忘了带一些水果过来了,何书记不要见怪。”

        何江海伸手递过一个苹果:“我这里水果多得吃不完,还正上愁呢。来,既然夏书记来了,心意就到了,我请你吃水果。”

        夏想也不客气,接过了苹果:“何书记,周于渊的提名,已经上报到了中组部。”

        “我听说了。”何江海只接了一句,就跳过了周于渊的话题,问道,“秦侃……夏书记和他关系怎么样?”

        夏想说道:“还好,不远不近。”

        何江海心里有底了:“秦省长最近很活跃,也许是想把握住机会。”

        夏想不置可否:“谁都想把握住机会。”

        “不过,有时候,机会不是为局外人准备的。”何江海眯着眼睛一笑,狡黠之色尽露。

        夏想暗暗叹息,眼见有了胜利的曙光,就已经忘记了丧子之痛的悲伤?政治之上魔力还真是让一些人着了魔。

        他和何江海握了握手:“何书记,我先走了,希望你安心养病,早日出院。”

        何江海送夏想到门外:“夏书记也看到了,齐省现在的局势,可不是我的原因,我一直在医院呆着,和外界的联系也很少。”

        夏想没接何江海的话,挥挥手,走了。他知道何江海的意思,是万一事态失控了,让他明白,罪魁祸首是周鸿基。

        夏想也相信一点,在整个事情激化的过程中,何江海虽然不至于和他一样悠闲地袖手旁观,但相信何江海也没有做出太多出格的事情。毕竟死了儿子,悲伤未消,还有,他不能再有任何把柄被人抓住了。否则,死了儿子还不算完,肯定还要将他绳之以法。况且他已经主动做出了姿态,提交了辞职,聪明的话,肯定会老老实实地装病。

        在整个事态的进展之中,何江海虽未主动出手,但有没有在齐省本土势力的要求之下,暗中推波助澜,并且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主导作用?

        答案显然是肯定的。

        也不能怪何江海暗中的推手,谁也不会坐以待毙!

        也不能说秦侃在背后出手就不道义,野百合也有春天,常务副省长,怎么就不能有出人头地的时候?

        夏想就能充分理解何江海和秦侃躲在幕后的偷笑和阴险,也表示可以接受二人的政治诉求。但接受归接受,他却不会和他们合作,更不会携手。

        但夏想也清楚,他不可能一直袖手旁观下去,因为,人在齐省,等齐省风雨大作之时,还想一点儿也淋不上雨也不可能。

        ……曹殊黧飞往了国外,看望连若菡去了,夏想又成了享受单身待遇的已婚男士。下班后,安排好各项工作,他准备受邀去赴王蔷薇和刘一琳的宴会,因为刘一琳和王蔷薇有旧交,所以迅速走近了,二人联合邀请夏想共进晚餐。

        说实话,有两美作陪的晚餐,夏想倒也乐得休闲一刻,毕竟现在他虽然忙,但狼狈不堪的到底是别人。

        朱振波之死,最紧张的当然是周鸿基,其次崔百姓。

        上次崔百姓托刘一琳提出会面的要求,被他委婉拒绝之后,就没有再提。而周鸿基却没有动静,既没有主动露面,也没有暗中传话,似乎是对他选择性遗忘了。

        夏想不以为意,因为现在不是他有求于周鸿基。

        而且他也有理由相信,周鸿基现阶段正处于迷茫期,因为朱振波之死带来了第一波冲击波,似乎后劲不足。

        除了家属到市委请愿,被市委及时妥善处理之后,朱振波之死带来的最直观的事件似乎就此一件,而且家属只哭闹了一次,再也没有了下文。

        而汤世诚和解少海的翻供,才是最让周鸿基和崔百姓焦头烂额的问题。

        现在周鸿基和崔百姓几乎每天都碰头,商议汤世诚和解少海的问题如何处理,因为如果二人死不改口的话,周鸿基向中纪委提交的证据,以及崔百姓此次前来暗中调查何江海问题的源由,就全成了笑话。

        一人死亡,两人翻供,怎么向领导交差?

        但以上还不是最让周鸿基头疼的地方,最让他头疼的问题,掌握在夏想的手中。

        关于朱振波死因的调查,在夏想的领导之下,两天过去了,没有一点儿进展。就是说,夏想再拖上几天的话,一天不出结论,中纪委的调查就无法继续进行,就只能尴尬而无奈地在省委干等。

        万一夏想三十六计,拖为上策,拖上十天半个月,中纪委何去何从?

        也是当初崔百姓第一时间就通过刘一琳想和夏想私下会谈的最根本原因,因为崔百姓相信,朱振波是死于自杀,只要真正用心调查的话,不出一天就能得出结论。

        崔百姓审时度势,知道关键的钥匙现在掌握在夏想手中,是在门外等候,还是得其门而入,继续下一步工作,夏想说了算。

        周鸿基也自然清楚其中的关键环节,但他始终没有主动露面和夏想交流,究竟是出于什么心思,夏想也不得而知,是羞于启齿,还是自认能凭借自己的一己之力,能从容破局?

        不管是怎样的心理,周鸿基到目前为止的表现,还是让夏想微微失望,因为从周鸿基的所作所为来看,他已经猜到真正的幕后力量是齐省的本土势力,但从他的反应来看,他还是没有充分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真以为朱振波死亡事件,就到此为止?

        难道周鸿基没有将秦侃最近的反常表现,和朱振波之死以及齐省本土势力的异动联系在一起?

        难道周鸿基还没有意识到齐省自朱振波死亡之后,平静得有点异乎寻常?而他一直借助不到孙习民的力量,是因为孙习民自顾不暇,但他没有想一想,为什么孙习民会在此时自顾不暇,在省长管辖的范围之内,事情频发?

        多么明显的临界点呀,现在的周鸿基如果够聪明的话,及时收手,将汤世诚和解少海的案件结案,不再让他们成为咬死何江海的支点,然后向京城汇报,请求崔百姓一行收兵回营,让所有的事情到此为止,相当于拱手认输。

        如此,事情还有一定的缓和余地。

        显然,周鸿基没有收手的觉悟,还想硬撑过眼前的难关,还想等朱振波的死因正式公布,还想再赌一把!

        是,周鸿基也有一定的眼力,认定夏想最终得出的结论会是朱振波死于自杀。但他却不清楚,朱振波是自杀还是被逼供致死,并不重要,死因是什么,没人在意,而齐省本土势力形成的共识就是,朱振波是死在了周鸿基手中。

        这……就足够了。

        这就为还击制造了足够的理由,并且酝酿了足够的情绪。

        现在之所以引而未发,不是齐省本土势力还没有准备充分,恰恰相反,是已经完全准备充分了,只等一声令下,就有可能星火燎原。

        但命令由谁下,何时下,夏想也说不好。

        如果周鸿基主动出面,做出要和他深入交流的姿态,夏想或许还会委婉地提醒一下,但现在,周鸿基固执己见,恐怕是不见黄河不死心了。

        黄河,正好穿鲁市而过,想见到黄河,真是太容易了。

        ……但愿周鸿基能挺过眼前的难关——虽然周鸿基有可能是夏想未来最大的对手,但夏想基于和周鸿基曾经有过的一段交情,还是不想周鸿基初出京城,就在齐省遭遇滑铁卢。

        收拾好东西,正准备赴约时,没想到,来了一名不速之客。

        孙习民!

        孙习民不等吴天笑通报,径直进来,直接来到夏想的面前,上来就说:“夏书记,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

        难道孙习民到底比周鸿基眼高一等,准备全面退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