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64章 夏书记是什么意思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64章 夏书记是什么意思

    作品:《官神

        崔百姓在周鸿基走后,在办公室静坐了一会儿,拿起了电话,拨出了一个号码。

        “一琳,方便不方便一起坐坐?”他思索良久,决定在齐省坐等事情水落石出,并非上策。

        “崔叔叔……”刘一琳似乎犹豫了一下,“好呀,没问题,您定时间,我安排地点。”

        “我的意思是,能不能由你出面,邀请夏想也来,就算是一次私人的会面。”

        “我试试。”刘一琳没把话说死。

        市委,市长办公室。

        刘一琳若有所思地放下电话,心情莫名沉重了许多。

        她原以为,崔百姓至少能在齐省查出一些什么,至少会为齐省的官场带来直接的冲击,没想到,几天不到,就被一系列的事情冲击得焦头烂额,疲于应付。

        究竟朱振波之死是不是夏想的手笔,她不愿多想,但却是知道,中纪委的调查,已经举步维艰。

        但真的已经艰难到了要向夏想妥协的地步了?夏想一个省委副书记在齐省就有这么巨大的影响力?先不说上有省委书记邱仁礼,就是省长孙习民也足以盖过夏想的光芒。

        想到孙习民,刘一琳有点不解,她在鲁市十分低调,是因为初来乍到,又身为女性,示弱也是一种策略,孙省长在齐省也太不显山不露水了,平常一声不吭也就算了,现在出了大事,怎么一点儿也听不到省长发出的声音?

        难道是被什么事情缠了身?

        想了一气不得要领,刘一琳就将孙习民抛到一边,摇头笑了笑,没想到她初来齐省,还没有真正进入角色,却已经成了崔百姓和夏想之间的桥梁,但愿她能担当得起这个重任……刘一琳拿起电话,打给了夏想。

        ……夏想此时正坐在车上,行驶在前往医院的路上。

        他要去和何江海见上一面,有些问题需要交流一下。

        对于周鸿基怀疑朱振波事件是他背后下的手,他也猜到了几分,却不会在意周鸿基的猜疑,更不会主动去解释什么。

        朱振波自杀或许永远不会有真相,但以周鸿基的政治智慧,如果三天之后还不明白发生在幕后的种种,那他就不配成为一方势力着力培养的后备力量。

        经验不足,可以用错误弥补。所以,允许周鸿基一时被风迷了眼。但如果大风过后,大雨倾盆了,他还没有分清风向,看清风从哪里吹来,他就太让夏想失望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现在的周鸿基还欠缺打磨和历练,他在某方面甚至还不如秦侃。

        没错,就在此时局势纷乱之时,隐忍多年的秦侃,终于也出手了,而且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十分犀利,并且准确命中了孙习民的软肋。

        孙习民上任之后,除了阻挠达才集团的项目落地之外,还积极推动千江集团的项目的引进工作,但最后却是达才集团成功落地,千江集团的沿海产业地产的规划,暂时搁浅,无限期延后。

        当然,除了以上的两大工程项目之外,他也促成了几个并不算耀眼的项目,说是政绩工程也不为过。

        工程虽然不大,但意义非同寻常,因为是孙习民和何江海曾经亲密合作的见证。

        和周鸿基一直和何江海若即若离不同的是,孙习民和何江海之间有过一段亲密的合作期,在合作期间,何江海有两个遗留项目,一直半死不活,在孙习民的积极推动和关怀下,又起死回生。

        也算是双方精诚合作阶段留下的一段佳话,同时也是孙习民和齐省本土势力之间唯一一次的最紧密的握手。

        也是因此,孙习民在何江海事件之上,一直不太积极。他对何江海多少还有好感,不比周鸿基对何江海全是反感和愤恨。而且在齐省本土势力的眼中,孙习民远比周鸿基更好相处。

        在何江海倒下但并未倒台的日子里,作为孙习民和本土势力之间缓冲地带的两处政绩工程——新能源客车项目和五朵金花工程——孙习民一直关照不断,还亲自视察过一次,也间接表明了他有心缓和和齐省本土势力之间紧张关系的用心。

        周鸿基并没有看清孙习民的良苦用心,夏想却是看得清清楚楚。不过夏想却是置身事外的态度,因为一直以来,夏想并不是一个坏人,他心中始终有不变的正义感和理想主义。

        孙习民大搞政绩工程的做法虽然会有劳民伤财的一面,但省长的政务之内的事务,他无权干涉,就算孙习民是为周鸿基铺后路,他也不会去破坏孙习民的布局。

        夏想有理念,有原则,不会出手,但有人会。

        ……秦侃!

        上次秦侃主动现身,在夏想面前终于表露出了他在齐省的真正所图——秦侃先是提到了孙习民的两处政绩工程,首先表达了不满,又含蓄地告诉夏想,他已经发现了两个政绩工程的问题所在,准备拿两处政绩工程开刀。

        夏想当时没说什么,其实内心还是非常震憾,因为秦侃此举,是为釜底抽薪。

        尽管秦侃肯定不会明说他此举的真正用意,但夏想还是猜到了几分,是秦侃为了断绝孙习民和本土势力之间的纽带,是为了让孙习民和本土势力反目成仇,最终没有后路可退。

        秦侃这么做,不仅仅是为了让孙习民难堪,也为了撬齐省本土势力的墙角。

        当时夏想对秦侃的说法不置可否,因为他想不出来劝说秦侃住手的理由,而秦侃之所以暗中向他透露心思,所求的也不是希望他出手相帮,只是让他知道在事发之时,及时出手抓住机遇,能得几分便利,就多得便利。

        但秦侃当时并未明说他要何时动手。

        不想,却在今天。

        如果说当时夏想还在猜测秦侃一举损害两方利益究竟想要达到什么目的,那么秦侃选择在现在出手的时机就明白无误地告诉了夏想一个事实,就是秦侃在齐省多年的隐忍,既不甘心齐省本土势力对他的倾扎,又不甘心一直位居人后。

        夏想之所以知道秦侃现在已经出手,因为就在刚才,秦侃亲自打来电话,证实了两大政绩工程相继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重大问题。

        而随后收到的消息,说是孙习民已经匆忙动身前去现场解决问题,就更证明了夏想的推测,秦侃有备而来,此时出手,时机拿捏非常巧妙,所图深远。

        孙习民匆忙应对,难免不会被秦侃抓住纰漏,并且大加利用。

        齐省局势,进一步复杂化了。

        夏想摇摇头,他说是不介入周鸿基和何江海之间的恩怨,其实已经介入了。但对于秦侃对孙习民暗中上下其手,还是能离多远,就暂时离多远好了。

        虽然他并不赞成秦侃对孙习民暗下黑手,但话又说回来,孙习民是死是活,干他何事?

        眼见快到何江海的医院时,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预示着齐省的局势,进一步复杂化了。

        是刘一琳来电。

        “夏书记,崔书记想想晚上和你见个面,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我作东。”刘一琳直截了当地就说出了来意,她知道,事情进展到现在,基本上没有绕来绕去的时间了。

        “……”夏想沉默了,基本他能猜到崔百姓请动刘一琳出面要和他见面的原因,但问题是,齐省的问题可能已经按下葫芦起了瓢,别说他不肯出面了,就是他想出面解决,也未必能解决得了。

        矛盾激化到一定程度,除了冲突解决之外,别无他法。

        刘一琳从夏想的沉默之中得出了结论,就说:“我知道了,我会回了崔书记。”

        “请转告崔书记一句话。”夏想又说了一句,“如果想齐省安定,及早收手。”

        “我会的。”刘一琳淡然说道,想起了什么,又似乎是自言自语地补充了一句,“希望我没有做错什么。”

        夏想没有回答她的话,直接挂断了电话。他能理解刘一琳或是碍于人情,或是确实有政治意图在内,所以才总是插手何江海和周鸿基之间的纠葛,但,现在已经引爆了朱振波事件,再蹚地雷阵,除了被炸得粉身碎骨之外,一点好处也不会得到。

        到了何江海的病房,见何江海正红光满面地吃水果,夏想心想,借助地利人和的优势,再加上朱振波自杀的天时,何江海又重新露出了胜券在握的姿态。

        不过一见夏想意外现身,何江海还是微微一惊,吃惊之后,他立刻笑脸相迎:“我就知道夏书记也该来看看我了。实不相瞒呀夏书记,我现在是度日如年,就等中央批准我的辞职。”

        中央批准辞职,就等于事情到此为止,以前所有问题既往不咎,相当于周鸿基所做的所有努力付之东流,何江海笑到了最后。

        当然是何江海最期望的结果了。

        夏想却不接何江海稍嫌得意的话,开门见山地问道:“何书记,事情会闹多大才会收场?”

        何江海脸色不变,依然笑容满面:“我现在已经无官一身轻了……”

        还打马虎眼?夏想脸色一变:“何书记,朱振波虽然死了,但他的后遗症还在……”言外之意就是,朱振波的问题,还可以继续挖掘,而朱振波掌握的相关证据,也可以继续引爆。

        何江海终于不笑了,一脸冷峻:“夏书记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