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63章 动静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63章 动静

    作品:《官神

        如果还是一般的家属闹事、围堵省委大院或市委大院的手法还好应付,因为已经事先做好了准备,早就加强了警力,只不过这一次,齐省本土势力的出手,汹涌而澎湃,并且是四处火起。

        也证明了一点,对方准备充分,并且积蓄力量多时了。

        最早的苗头,是由一个——准确地讲,是两个——谁也没有想到的人物点燃的,别说夏想没有想到——他毕竟不是何江海,也不是本土势力的核心人物——邱仁礼没有想到,就连周鸿基也没有想到!

        朱振波早不死晚不死,就在省纪委从市委转移过来之后,在省纪委和中纪委联合办案的过程之中死掉,确实是死得其所,死……也不让周鸿基安生!

        如果朱振波之死当面打的是中纪委的脸,那么背地,就是踢了周鸿基一记窝心脚。

        一早周鸿基就接到了市纪委书记和改利的电话,电话里,和改利的语气依然恭敬,话也说得委婉,但意图却再明显不过——市纪委压力很大,家属到市纪委闹事了,而且市纪委上下全是不满和置疑的声音,对省纪委的工作方法表示了不满。

        作为市纪委书记,他也很为难,希望周书记体谅他的难处,尽早到出台声明,好让他向死者家属交待。

        周鸿基无地自容。

        是,和改利很会说话,一点也没有逼宫的意思,但话里话外的含义再明白不过,就是人在市纪委就好好的,怎么一到省纪委就死了呢?如果说不是省纪委的工作方法有问题,谁也不信呀。

        周鸿基确实是省纪委书记,但鲁市是副省级城市,不是普通的地级市。再说事实也确实如此,人一到省纪委就出事了,解释得再好听,也是人死不能复生。

        周鸿基自知理亏,只好耐心地向和改利解释一番,希望和改利以大局为重,顶住压力,向死者家属做出解释,并做好安抚工作,省纪委会尽快配合省委查明真相。

        放下电话,一阵紧似一阵的胃疼传来,周鸿基只觉血压升高,浑身发冷,夏想,你也太狠了!

        直到此时,他还一心认为是夏想的所作所为,非要拿人性命来破局,手段令人发指!

        但没有证据,他现在别说当面去指责夏想了,能挺过眼前的一关再说。等他过了关,一定要查明并还原真正的真相,公告天下,让夏想身败名裂。

        只是现在他又必须承认,朱振波一死,他和崔百姓都陷入了困局之中,在以夏想为首的省委调查组没有得出结论之前,所有的工作都将难以为继,无法继续开展下去。

        手腕虽然毒辣,但确实有效,而且还是十分犀利的致命一击。

        他就不信夏想逼人去死,就不会留下蛛丝马迹,肯定会,一定会。周鸿基仿佛抓住了黑暗中的一丝曙光,立刻拿起电话,接连打了几通电话之后,终于长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感觉稍微有了一点底气。

        又坐了片刻,想起了什么,正在再打电话出去,却意外接到了衙内的来电。

        “我听说了朱振波的事情,难道真是夏想?”衙内人还在鲁市,对外的说法还在住院休养,他明是住院,其实什么事情都不耽误,不过做做样子也要做得象一些才行,平常的时候和晚上,都在医院呆着。

        对于齐省的一举一动,他也一直盯得很紧。

        “现在没有证据,说什么都是猜测。”周鸿基还得表现出一个纪委书记应有的慎重的一面,衙内不是官场中人,可以随便说话,他不能,“现在猜测是谁做的意义不大,解决问题才是关键。”

        “我怎么总觉得应该是何江海在背后捣鬼?”衙内对比自身的处境,人在医院,心在外面,也能由自己推测到何江海也可以同样借助住院为掩护,也好方便行事,“我认为夏想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冒险出手,他现在一边推动千江和达才的合作,一边坐山观虎斗就很自在了,何必自己去蹚浑水?”

        衙内其实说到了点子上,他是旁观者清,也是从他经商的角度来分析,夏想此时再冒险出手,风险和收益不成正比,所以,没有必要。

        周鸿基却是不信,因为他是政治人物,在他眼中,夏想的性格中有冒险精神,同时,夏想也有落井下石的动力和意愿。

        他一心认为,政治之上的较量不是双赢游戏,和商业大不相同。商业允许双赢,比如可以有联通和电信共存,但在官场,一个省只能有一个省委书记。

        换言之,政治斗争之中,只能有一个胜利者。

        再联想到各自身后阵营天然的敌对,周鸿基就更认定即使不是夏想亲为,夏想在朱振波死亡事件之上也有推脱不了的干系。

        但现在和衙内纠缠此事,显然并不明智,就转移了话题:“不说了,先说说你的经济大计进展如何。”

        一提经济大计,衙内高兴了,他打来电话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想告诉周鸿基,虽然政治上暂时失利,但在经济大计上,进展非常不错,京城方面的吞并计划,虽然在政治推进上稍微受阻,让他吃惊的是对方有军方背景,但随后等他加大了经济攻势之后,对方就又节节败退了。

        而且对方的军方背景并不深厚,听说只是一个普通的大校?衙内就不将对方放在眼里了,准备继续加大力度。

        而和达才集团之间的合作,已经在京城初步签定了协议,衙内正在调集30亿资金,准备一次性注入达才集团,以显示他的诚意,当然,不是豪爽,是投石问路,是为了下一步大计着想,是为了迷惑成达才。

        衙内来电,多少让周鸿基心里平衡了一些,夏想也不是无所不能,至少在达才集团的问题上,就着了道。哼,走着瞧,在朱振波的问题上,不信你不露出一点马脚,到时要你好看。

        周鸿基刚要起身,准备去找崔百姓碰个头,统一一下口径,商量一下对策,刚站起来,电话又响了。

        要是平常,他转身就走,也懒得接听电话,因为不是所有电话都必须接,但现在情况不同,事情繁多,就立刻拿起了电话。

        不想正是崔百姓来电。

        崔百姓的声音,不再是一贯的慢条斯理的腔调,而是微有慌乱:“鸿基,汤世诚和解少海,同时翻供了!”

        啊?周鸿基震惊得目瞪口呆!

        ……火急火燎赶到省委招待所,一口气爬上了三楼,周鸿基以前所未有的迅速来到了崔百姓暂时设在省委招待所的办公室中,一进门就看到崔百姓正愁眉不展地发呆。

        汤世诚和解少海的问题早就成了定局,怎么又翻供了?周鸿基既愤怒又不相信,但很明显,崔百姓肯定不会对他说谎。

        汤世诚和解少海明明都咬出了何江海,也正是他们的供词才让中纪委最终决定派出崔百姓出面调查,虽然出于谨慎的考虑只是暗中调查,毕竟也迈出了关键的第一步。

        当时周鸿基还认为中纪委的做法有点过于谨小慎微了,其实即使没有朱振波的供词,只凭汤世诚和解少海的供词,也足以可以将何江海定罪。但周鸿基认为不仅仅要将何江海拉下马,还要让他永世不得翻身,而朱振波可能会供出何江海指使他人逼迫陈秋栋自杀一事。

        如果再牵连出陈秋栋自杀案件,何江海说不定会难逃一死!

        也正在基于痛打落水狗的心理,周鸿基才非要将朱振波抓在了手中。

        却抓了一手糟。

        而他一直引为最大杀器的汤世诚和解少海,在关键时刻,在朱振波刚死之际,竟然在中纪委面前……翻供了?

        玩笑开大了!

        “汤世诚和解少海异口同声,声称当初咬出何江海,是受到了省纪委方面的诱供,并且有人承诺只要他们咬出何江海,就能对他们宽大处理。”崔百姓紧锁眉头,说出了一句令周鸿基为之心惊的话,“鸿基,你让中纪委很被动!”

        周鸿基心中一阵乱跳,崔百姓口气大变,难道他要退缩了?

        现在中纪委方面可不能退缩,一退,不但落人笑柄,他就首当其冲暴露在了最前面,成了齐省许多人仇视的对象。现在有中纪委挡在前面为他遮风避雨,至少他还能躲在幕后从容还手。

        堂堂的中纪委副书记,怎么能没有一点儿担待,想退就退?

        周鸿基也是急了,他也不仔细想想,官场之上,真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之时,谁都会躲得远远的,不会惹祸上身。

        谁也不会沾染一身脏水。

        崔百姓是公事公办来了,他在齐省之中没有私怨,可不象周鸿基一样,有太多个人的情绪在内。虽然也有一定的政治目的,但现在,明哲保身才是上策。

        “汤世诚和解少海,以前的口供和录像都在,他们怎么能出尔反尔?请崔书记放心,我要再提审他们,在事实面前,看他们还有什么好说的……”周鸿基急忙解释。

        崔百姓似乎很是疲惫,无力地挥挥手:“现在的情况完全失去控制了,鸿基,最好在三天之内让事情重新回到轨道上。”

        周鸿基没回办公室,而是直接去了孙习民的办公室,因为现在形势危急之时,有必要让孙习民出面缓解压力。

        不料却被告知,孙省长紧急出去了。

        周鸿基还纳闷,孙习民怎么扔下一堆麻烦不管,都眼下的节骨眼上了,还有事情值得他急急外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