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59章 笑而不语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59章 笑而不语

    作品:《官神

        今晚月色如水,汽车不快不慢地行驶在夜晚的乡间公路之上,宁静而怡人。

        或许身上洒了少许香水,刘一琳坐在夏想右侧,就有一股淡淡的香气传来,类似于玉兰花香。

        夏想向来对香水一类的女性用品敏感,连最爱化妆的严小时和夏想在一起的时候,通常也不会涂粉,更不会喷香水。

        刘一琳自然不清楚夏想的隐蔽的习惯,一上车,她就说出了两个令夏想吃惊的消息:“夏书记,我来鲁市之后,第一个见到的省委领导其实是秦侃……”

        秦侃?夏想一下兴趣大增,最近秦侃动作频频,是想要在齐省最后的盛宴之中,分上一块大蛋糕了?

        “中纪委崔副书记,是我的故交。”

        第一个消息,夏想是惊讶加饶有兴趣,第二个消息,则让他只有震惊了。先不提刘一琳和崔百姓是什么故交——既然刘一琳以故交相称,显然关系非同一般——而是刘一琳主动提及崔百姓,是想表达什么意图?

        因为毫不疑问,在接下来的一出大戏之中,夏想肯定会站在崔百姓的对立面。

        刘一琳说完之后,一双眼睛明亮而又期待地看向夏想,不说话,就等夏想的回应。

        她和夏想并排坐在后座,车内空间能有多大?她距离夏想不过半米,眼神热烈而身子微微前倾,一眨不眨地凝视的举动,让她的样子别有一番难以言说的味道。

        夏想无语了,这是哪一出?愣了片刻,他又笑了:“一琳,你想说什么就明说,还想让我猜?我一般只能猜中小女孩的心思,超过20岁以上的女孩,对我来说读懂她们的心思就很困难了。”

        刘一琳却嫣然一笑:“夏书记的意思是说,你比较喜欢萝莉了?”

        “……”夏想哑然失笑,什么时候刘一琳也变得风趣了?他摇头说道,“不要诋毁我的光辉形象,你也知道我的为人,行了,不扯远了,就说秦侃和崔百姓的事情……”

        又一想,夏想收起了笑容:“一琳,从一个朋友的角度来说,我不希望你一来齐省就介入到齐省的纷乱的局势之中,你需要半年到一年的缓冲期。”

        “我也想置身事外,不过显然不可能了。”刘一琳微微摇了摇头,“不瞒夏书记,我和秦侃也是老朋友了,认识的年头比认识你还长,而崔百姓……严格算起来,还算是我的一个长辈。”

        夏想微微凝起了眉头:“我只提醒你一句,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到了最后角力的阶段了,你不管站在哪一方,都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意思是,胜,分不到胜利果实。败,却有可能背了黑锅。

        刘一琳默然一笑:“谢谢夏书记的提醒,我其实没什么想法,能躲多远就躲多远。我只想特意提醒你一声,秦侃这个人,有时复杂,有时简单,其实从本质上讲,我认为他不是一个坏人。”

        在政治上,很难用品德形容一个人的好坏,所以夏想并不关心刘一琳对秦侃所下的结论是正面还是负面,他只会在以后注意到刘一琳和秦侃之间的来往是否过密,另外,他更关心崔百姓的为人。

        “崔百姓崔书记,和你关系很不错了?”

        “崔书记人也不错。”刘一琳狡猾地笑了笑,“我希望你和秦侃,还有崔书记,都能相处愉快。”

        夏想笑了笑,没有说话,从认识刘一琳时起他就知道,刘一琳是一个有故事并且有深度的女人,他看不透她,不止是她的身世,还是她的性格以及她的行事风格,总有一种雾里看花的感觉。

        诚如今天的会面,本来一切顺利,最后她非要主动上车,主动提及秦侃和崔百姓,最后却只留下一个含糊其词的结论,连她自己的立场都没有表明,还真是只管提出问题,不管解决问题。

        回到家中,曹殊黧还没睡下——黧丫头前天回到了鲁市,在京城呆了一周左右,总算将夏东安置好了——正在上网聊天,一见夏想回来,她就拉过了夏想。

        “连姐姐想和你说话。”

        夏想只好凑到近前,视频画面中,连若菡穿着睡衣,笑得正开心。

        夏想凑得近了一些,脸就有点变形,连若菡就一点不留情面地大叫一声:“猪头!”

        夏想笑了:“遇人不淑,怎么就没有一句好听话?”

        “还好听话,不骂你就好了。”连若菡很不高兴的样子,“都说了几百遍了,你也不来看我一次!”

        “……”夏想无语了,过了一会儿才无奈地说道,“你非赖在国外不回,就不能回来一趟?你是自由身,我不能随便出国。”

        “我就不回去!”连若菡也不知犯了什么邪性,“算了,对你不抱希望了,我刚才和黧丫头说了,她过段时间会来看我。”

        “敢情好。”夏想点点头。

        连若菡做了一个鬼脸,毫不留情地揭穿了夏想的用心:“你当然巴不得黧丫头来看我,正好腾出空间让你为所欲为。听说,鲁市的美女很直爽,怎么样,有没有找几个新欢?对了,我听说你有一个很有女人味道的副秘书长……”

        曹殊黧本来一直在夏想身后,一听连若菡最后一句话,立刻一吐舌头跑到一边去了。

        想跑?夏想怒了,回身去找曹殊黧的麻烦:“什么话都乱说?黧丫头,温秘书长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怎么能和连若菡乱嚼舌头?你太气人了。”

        曹殊黧一边跑一边认错:“我知道错了,我就是随口一说,就是想编排编排你,没别的意思……”

        最后曹殊黧还是被夏想捉住,少不了一顿家法侍侯了。

        严小时和古玉已经离开了鲁市,一人回燕市,一人回京城,各自处理事情去了,夏想就又重回了温馨了家庭生活。不过曹殊黧要出国看望连若菡,从人情上讲,理所应当,从个人生活上讲,夏想还是希望曹殊黧留在身边。

        他已经习惯了有曹殊黧的照顾。

        去就去吧,连若菡有时固执起来,也让他没有办法。

        ……和上次中纪委来人有所不同的是,此次由崔副书记带队前来,明显级别高了许多,邱仁礼不致于到机场接机,也在崔百姓抵达省委之后,第一时间会见了崔百姓一行。

        不过邱仁礼并未给崔百姓太大的面子,会见只持续了十几分钟,算是礼节性会见,没有表现出超出正常范围的热情。

        崔百姓也不以为意,因为他在邱仁礼面前没有任何骄傲的资本,他已经听到了风声,不出意料,邱仁礼明年将会入局。

        未来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他自认得罪不起。

        不错,在继宋朝度入局大事基本已成定局之后,邱仁礼的入局之事,也几成定局。对夏想而言,两个和他关系密切的人物相继入局,绝对是一件大好的消息。

        对他今后的成长之路,大有裨益。

        崔副书记抵达鲁市之后,下榻省委招待所,开始正式调查潘保华案件。和上次公开调查不同的是,此次前来,虽然级别很高,队伍很庞大,但实际上并没有对外公布,相当于是一次不会见诸报端的行动,也就是说,对公众而言,此次调查事件并不存在。

        显然,是有人刻意低调处理,深层原因,或许是为了不过分刺激某方面势力,也或许是为了不过于兴师动众,或者也是不想将事情闹大。

        然而在幕后还有一个不为人所和的深层原因就是,有人不想过于刺激夏想!

        因为虽然以崔百姓为首的中纪委调查组,和当年的崔向,两个崔副书记虽然不过是偶而的巧合,但因为在秦唐有夏想,在鲁市还有夏想,联想到当年在秦唐的一场大雨,让个别人物心有戚戚焉,唯恐万一哪里做得不够细致,触怒了夏想,以夏想今非昔比的实力和手腕,说不定还真能为差不多胜券在怕的局面,带来意外的变数。

        夏想如若得知对方对他如此器重,不知是该庆幸还是该抱以一笑?

        但不管怎样,夏想其实早就抱定了袖手旁观的主意,因为他心里清楚得很,周鸿基在人事调整失利之后,不管是他气极之下做出的决定,还是上面有人耐心渐失,在赵牡丹完全失去利用价值之后,在局势还在进一步僵持的情形之下,终于要重拳出击,准备一举定乾坤了。

        别人如何先不管,反正于夏想而言,事情对他来说只有一件,隔岸观火。

        因为,经过人事调整之后,对实力未减甚至说还稍有上升的齐省本土势力来说,也早就等得不耐烦了,已经摩拳擦掌多时,就等最后的决战时刻的到来。

        两强相遇,是勇者胜还是智者胜,夏想不下赌注,只笑而不语和袖手旁观。

        不过,显然有人还是不想他过于轻闲了……在崔百姓抵达鲁市的第二天,他竟然主动出面提出要和夏想见面,说是一个情况需要夏想配合一下工作。

        本想置身事外两不相帮,难道对方还不甘心,非要拉他下水?夏想笑了,他不是小气之人,不过如果有人事到如今还想打他的主意,还真是打错了算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