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54章 凡事尽力为之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54章 凡事尽力为之

    作品:《官神

        朱振波的问题,其实和宫小菁的问题一样,虽然利用价值巨大,但却是核武器,可以有,但不能用,一用,就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夏想舒服地坐在躺椅之下,一边看古玉忙碌的身影,一边想事情。

        从五岳回到鲁市的时候,已经下午时分了,他没有再去省委,也正好没有什么大事,只分别和吴天笑、温子璇通了电话之后,就跟随古玉来到了一处僻静之地。

        是一栋不大的别墅,妙就妙在独门独院,十分安静。

        别墅里面应有尽有,各种生活用品,以及装修和摆设,显然是平常有人时常打扫和管理。问古玉是谁的房子,古玉笑而不答,夏想也就没再勉强她非要说个明白。

        古玉有一个习惯,就是每到一处都习惯住别墅,不习惯住酒店。相信也未必都是她的置业,或许有朋友的转借也未可知,反正不管在哪里,她总能神奇地变出一栋住宅供人入住。

        在湘江,她的别墅曾经红极一时,入住了数名各具千秋的美女。而在鲁市,她的别墅就只是她和夏想的私人会所了,而且古玉为了犒劳夏想,要亲自下厨为夏想做饭。

        说是做饭,其实只是在包饺子,因为古玉自认包饺子最拿手,而夏想又最爱吃饺子。

        夏想没有想到也有一天会有他在一旁轻松地欣赏古玉忙碌身影的时候,顿时觉得神清气爽,一天的劳累都随之烟消云散了。

        尽管说来,其实在和周于渊几人坐在一起的一刻,他爬山的疲惫就已经解乏了。

        夏想喜欢古玉的单纯,对她时而快乐时而忧伤的性格,也是持宽容和欣赏的态度,毕竟对于古玉,他有感情在内,也怜惜她不幸的身世,并愿意呵护她的悲伤。

        却没想到,不知何时起,不经意间,古玉也变了许多,竟然有了沉静的一面。看到古玉的身影在眼前晃来晃去,恍惚间,夏想心中洋溢了幸福。

        平心而论,夏想还是喜欢顾家的女人,所以过于商人气息的严小时,过于天马行空的付先先,其实在他的心目之中,排名都在古玉之后。

        只有顾家的女人才是可靠的女人,夏想的观念还是很传统。

        一直等古玉端上了香喷喷的饺子,夏想才收回思路,和古玉共享晚餐。

        所谓水中观月雾里赏花灯下品美人,是为人间极致的美事,温馨灯光照射之下的古玉,更显美人如玉的风情。秀发简单一束,随意只穿了一件T恤,不太注意形象的她甚至没留意T恤穿得歪了,露出了一侧的香肩,而从裸露在外的香肩之上没有一根带子就可以断定,里面的着装肯定更加清凉。

        下面穿了一件短裤,类似于沙滩裤的短裤不但仅仅盖住古玉诱人的身材,也让她长而纤细的美腿一览无余地呈现在夏想面前。

        夏想最喜欢古玉的美腿。

        也是怪了,古玉似乎比严小时还要稍微丰满一点,但她的一双美腿却生得最是美不胜收,匀称而圆润,光洁而无痕,甚至连一丝瑕疵都没有,堪称完美。

        就如艺术品一般。

        尽管夏想没有过于喜爱某一个部位的嗜好,但还是喜欢沉迷在古玉的美腿之中。男人欣赏女人,先从脸蛋开始,其次胸,再次腰,再次臀部,最后是腿。

        实际上,从生理构造的角度来分析,男人看到女人的第一眼时,最先注意到的地方只是两处——脸蛋和双腿。

        当然,个别色狼大异于常人,他们的眼光不可以常理度之。

        应该是第一次和古玉独处一室,并且品尝古玉精心为之的晚餐,夏想先前还觉得背古玉下山多少吃了点亏,现在却又认为赚了回去,再有越看古玉越有异样之美,心情自然大好。

        而周鸿基的举动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少坏情绪,说到底,夏想虽然是好人,也和周鸿基有过合作,但终究周鸿基是反对一系的阵营,他和周鸿基又无私交,周鸿基惹出天大的乱子,也是周鸿基的事情,与他何干?

        只要他不幸灾乐祸,就是好人一个了。同时不在背后推波助澜,就更是天大的好人了。

        先前和何江海的矛盾,是站在一个道义的立场之上,为百姓请命,为食品健康大计,夏想并无私心在内。而现今和周鸿基渐行渐远,并且有可能终将站在对立面之上,他的出发点依然是大局,是为齐省的长远计。

        不管别人是否理解他,也不管周鸿基如何看他,他不会迁就周鸿基为了反对一系的面子而将齐省搅乱,当然,只说是为了面子出手,也太抬举了对方,任何较量的背后,如果没有政治利益,面子是一文不值的。

        只希望周鸿基不要初出京城,就在何江海的事情上铩羽而归。周鸿基现在级别不低……级别越高,越经不起摔打。

        摇摇头,不再去想齐省的下一步会如何,江山美人,江山还远,美人在前,怎能轻美人而重江山?夏想就安心地陪古玉吃了一顿温情晚饭。

        也得承认古玉确实用心了,尽管她买来了饺子皮,买来了调好的肉馅,说是她包的饺子,其实就是简单一调,然后将肉馅捏进了饺子皮之中,而且不小心还放多了盐,味道就有点怪怪的,夏想还是努力多吃了几个,还夸古玉的手艺好。

        男人,有时候为了哄女人开心,总要做一些违心的事情。

        古玉到底单纯,虽然经夏想一夸,喜笑颜开,不过还是委婉地承认了她的手艺不太过关:“我记得你的口不重,怎么我觉得有点咸了?”

        夏想就说:“齐省饭菜偏咸,我吃惯了鲁菜,可能就改变了口感。估计也是齐省产盐的原因,所以做菜的时候,喜欢放多盐……”

        “不对,下江也沿海,也产盐,为什么下江菜就甜得没法吃?”

        “应该有一定的历史原因,也有可能物极必反,反正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爱咸咸,爱甜甜,爱酸酸,只要吃得开心,活得快乐,就行。”

        “哎呀,没发现原来你还是哲学家。”古玉眨眨眼睛,又噘起了小嘴,“下次我再好好改进一下手艺,一定要达到你的满意。俗话说,留住男人的心,要先留住男人的胃,一个不会做饭的女人,注定是一个失败的女人。”

        好,有见识,夏想喜欢有传统观念的女人,就夸了古玉几句:“玉丫头最近进步不小,继续保持下去,一定会成为一个高品质的贤妻良母。”

        古玉咬住了筷子,露出白白的牙齿,吃吃地笑:“贤妻良母,贤妻在前,良母在后,是不是说,只有先成为贤妻,才有可能成为良母?有没有可能直接跳过贤妻的阶段,直接就良母了?”

        “……”古玉的想法跳跃性很大,夏想就有点为难地说道,“你的意思是,你想当妈妈了?”

        也不知是灯光的缘故,还是古玉羞红了脸,她微微低头:“是爷爷的意思。他听说付老爷子病了之后,总是说什么重孙子的话题,还说要是一下抱一双龙凤胞就更好了……”

        老古老了,夏想脸上在笑,心中却闪过一丝感叹。老古想在有生之年看到古玉生孩子,何尝不是基于另外的长远想法,是想让他照顾古玉一辈子?

        从反对他和古玉在一起,到接受现实,再到暗示让古玉要孩子,老古也不容易,夏想能体谅老古艰难波折的心路历程。

        其实就算古玉不生孩子,他理所应当照顾古玉一辈子,绝无二话。但老古既然想在有生之年见到古玉有所依托,他又怎能推辞?

        不过想是一方面,古玉配合也是另一方面,能不能要上孩子,也非人力所能为。

        只能说尽力为之了。

        夏想说尽力还真尽力了,也是他和古玉认识以来,二人之间最畅快的一个夜晚。古玉总算初识女人之乐,咬了夏想的肩膀,主动要求了梅开二度。

        严小时一心想要夏想陪她整整一天一夜,种种原因之下,并未成行,而古玉并无此意,却让夏想从昨天凌晨算起,陪她整整超过了一天一夜,也是让人感慨同人不同命的无奈。

        第二天,夏想早早起来,虽然白天爬了一天高山,晚上又爬了半天人山,他却依然神采奕奕,果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古玉赖床不起,全然没有起床帮夏想做早饭的觉悟,象一只懒猫一样蜷着身子睡得香甜,就让夏想笑她用人在先不用人在后。

        相比之后,还是严小时细心多了。

        顾不上计较古玉的失礼了,夏想起身先回省委住宅——至少要做出是从家里出发上班的样子,等他到达省委的时候,一进办公室,却发现不但吴天笑早就到了,还有一名不速之客在等他。

        不是周鸿基,也不是孙习民,而是让夏想一直看不清的秦侃。

        秦侃一见夏想的面,就呵呵一笑:“夏书记,总算等来了你,我可是有一件大事要和你商量。”

        夏想一边将秦侃引到里间,一边笑问:“秦省长有什么指示精神?”

        秦侃却收敛了笑容,一脸凝重地说道:“夏书记,我有重大情况要汇报。”

        ……终于,秦侃在夏想面前,露出了他的本来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