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46章 谁在幕后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46章 谁在幕后

    作品:《官神

        在接到穆正一的电话之后,在穆正一的提醒之下,周鸿基恍然大悟,以为终于理顺了所有事件背后的真相,经过短暂的思索之后,他做出了一个决定。

        如果一个人的出发点不正确,那么他所有围绕出发点所做出的决定,就算正确,也会带来错误的结果。周鸿基盛怒了,感觉被躲在医院之中稳坐钓鱼台的何江海将他耍得团团转,将所有的问题都推到何江海身上,他决定不能再让何江海逍遥自在下去了。

        他要正面面对何江海,要和何江海直接过招!

        周鸿基的决定有两个,一是要求穆正一继续连夜返回,留下两人原地处理善后事宜即可,二是准备明天一早去医院探望何江海,要带上汤世诚的新的证词,好好和何江海来一出正面碰撞,要和何江海摊牌。

        周鸿基一夜之间,无比忙碌,夏想倒是睡得香甜,除了接到吴天笑的电话,得知穆正一一行已经连夜返回鲁市之后,他就高枕无忧了,再也无人打扰。

        就连严小时想和他同床共枕,也没敢打来电话,因为她也是一个聪明的女人,知道夏想一路奔波必定劳累了。

        同时严小时更是深知过犹不及的道理,所以,凡事一定要适可而止。

        夏想一觉睡到天亮,早上一上班就发现了办公室有异样,推门一看,果然是吴天笑已经回来了,不由他不大发感慨。

        其实昨晚打来电话时,吴天笑就透露出要及时回来的想法,夏想没说什么,只说不必急在一时,毕竟晚上坐车危险,虽然燕市距离鲁市并不太远,毕竟吴天笑没带专车。

        不想吴天笑还是自己想办法回来了,而且还一早就来上班,精神可嘉,也是为了在随后的事态之中,显示出他没有缺席的正常。否则,秘书不在,别人也会怀疑夏书记的秘书去了哪里,又在暗中做些什么。

        夏想拍了拍吴天笑的肩膀:“天笑,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吴天笑的神色愈加恭敬,想起在燕省的种种,知道眼前的夏书记是一个真正的有深厚的背景并且为不少人赞颂的好领导,跟了夏书记,绝对是他一生之中最正确最英明的一次选择。

        也是唯一一次可以上升的机遇,因此,他必须不能有丝毫懈怠。

        夏想也是觉得吴天笑现在成熟并且稳重了不少,就有心考他一考:“燕市的车祸,高速公路的车祸,都是什么情况,说说你的看法。”

        吴天笑毫不犹豫地说道,显然早有准备,估计一路上早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想得清楚了:“燕市的车祸就不说了,嘿嘿,瞒天过海,高明得很。高速公路上的车祸,就很蹊跷了,一开始我怀疑是何江海出的手,后来一想就知道不是了,何江海现在在医院不出来,就是想置身事外,不管齐省发生什么重大事情,都和他无关,他肯定不会主动惹事。”

        如果让周鸿基听到吴天笑的话,或许会有所感悟,或许就不会亲自出面找何江海摊牌了。但可惜的是,吴天笑不会在周鸿基面前表现出他的政治头脑的一面。

        “就我猜测,高速公路上的事情,是齐省本土势力的手笔。而且根据现场事态分析,对方只针对一辆车下手,车上有女人,就说明了一点,对方以为车上坐着的人是宫小菁。”

        吴天笑继续侃侃而谈,显然,他对整个事件的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不但大感兴趣,还认真理顺了思路。

        吴天笑的分析,基本符合夏想的推测,也是最让夏想大为担心的一点,齐省隐藏在暗处的庞大的本土势力的力量,终于出动了,一切的一切,都是拜周鸿基想要拿下宫小菁的举动所赐。

        夏想当初将宫小菁秘密转移,并且将宫小菁掌握的许多证据秘而不宣,并不当成要胁齐省本土势力的筹码,因为他心里很清楚,对抗,永远没有出路,也不会有如他所愿,或许可以为他带来一时的主动,但从长远看来,必将会引发更猛烈的报复。

        所以夏想很聪明地将事态掩埋,并且让宫小菁悄无声息地离开齐省,并不仅仅是为了保护何江海,而为确实是为了齐省大局大想,同时,也是为了保护宫小菁的安全。

        甚至夏想也猜到一点,宫小菁掌握了众多本土势力包括何江海隐秘一事,何江海恐怕并非一点也不知情,而是故意假装不知,就想将宫小菁当成定时炸弹。

        而让夏想遗憾的是,他充当了拆弹手,准备将宫小菁引发的危机拆除,周鸿基却趁他不在齐省,又将手伸向了炸弹。周鸿基怎么就不仔细想一想,为什么他没有拿宫小菁的事情大做文章?

        又为什么何江海在周鸿基出手之后,一直假装全不知情。

        何江海是聪明人啊,他躲在医院不出,一为养病,博取同情,毕竟儿子不在了。二为躲得远远的,坐看周鸿基想要置他于死地的种种手段,就等周鸿基触发雷区,然后隔岸观火,要看周鸿基怎样被齐省人民战争的大火烧死!

        周鸿基上当了,上了老奸巨滑的何江海的当了。

        或许周鸿基一直认为何江海为人过直,不懂迂回,没有阴谋诡计,那他就大错特错了,何江海如果没有驭人之术,怎能成为齐省本土势力的领袖?又怎能在齐省十几年屹立不倒?

        再者说了,何江海毕竟比周鸿基在齐省多呆了几十年!

        几十年,就是一个处级干部也能编织出一张无比庞大的关系网。

        又说不定,宫小菁就一直是何江海的一枚棋子,是为了借宫小菁之手,掌控本土势力许多人物的**,而宫小菁并不自知罢了,否则以她一个小小的服务员的水平,怎能在别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之下,掌握了大量证据?

        更说不定,宫小菁之事被夏想察觉之后,采取悄然转移的处理手法,一下让何江海无法适应,一直没有想好应对之策,结果,周鸿基的出手为他制造了一个绝佳的机会,于是,周鸿基前去螳螂捕蝉,何江海却只需要暗中放出消息,必然会引发齐省本土势力的恐慌,他就成了黄雀在后。

        周鸿基此去燕市调查宫小菁,怕是被人牵了鼻子!正中了何江海之计,因为何江海巴不得宫小菁事件在暗中形成潜流,真要引发齐省本土势力大恐慌的话,周鸿基就真的惨了。

        夏想琢磨着一会儿要找周鸿基谈一谈,含蓄地点一点有些事情不要操之过急,否则容易引发严重的后果,不料邱仁礼却有事找他,他只好先和邱仁礼面谈。

        因为邱仁礼要谈及袁旭强退下之后的人选提名问题,中组部已经正式通知省委,近期将会前来齐省考察鲁市市委书记人选。

        夏想为之一惊,吴才洋好快的动作。

        惊讶之后,他也暗暗赞叹吴才洋果然是中组部部长,说是要提名谁担任鲁市市委书记,还真有权威,如此说来,总书记也让步了?

        还好,夏想做事情也讲究先入为主,昨天一回鲁市,他就和李童通了一个电话,含蓄地一提鲁市市委书记一事,李童一听之下,当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十分高兴,说什么也要请夏想吃饭,可惜夏想当时已经答应了周鸿基,就婉拒了李童。

        吃不吃饭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情已经传达过去就行了。

        除了和夏想商议鲁市市委人选提名之外,还有省政府副省长的提名问题。

        夏想听了大感不解,中央在副省级干部的任命上,似乎对齐省省委的意见太在意了,上次让省委提名副省长人选算是过场的话,此次再提,显然就是郑重其事了。

        又一想明白了什么,中组部尊重的不是邱仁礼的意见,因为邱仁礼毕竟不是政治局委员,而是间接地表达了一个意思——尊重齐省本土势力的意见!

        毕竟,潘保华空缺出来的副省长之位,分管的摊子,需要本土官员配合工作才行,也就是说,明是征求齐省省委的意见,实际上还是要通过邱仁礼之手,向中组部提名齐省本土中层势力之中,谁更能平衡各方势力,最适合担任副省长一职。

        一个副省长,又不是常委,安排当地人上任,既现实,又有安抚人心之用,一举两得。

        但究竟提名谁,夏想一时也拿不定主意。

        邱仁礼却毫不避讳地说道:“可以通过某个渠道,听取何江海的意见。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长,中央要空降了,鲁市市委书记和副省长,肯定要就地提拔,才最符合齐省现状。”

        夏想点头:“我明白了,一有消息就向邱书记汇报。”

        邱仁礼也是微一点头:“夏书记,你在齐省的努力我都看得见,比起以前,你确实成熟多了,我很欣慰。希望你能更快地成长起来,挑起更重的担子。齐省不能再出乱子了,否则,最后整个省委班子都有责任。”

        邱仁礼显然已经注意到了齐省的暗流,但他是一把手,许多事情不方便直接点明,只能由夏想出面或明或暗地摆平了。

        夏想从邱仁礼办公室出来,知道没有多少时间了,就疾步朝周鸿基办公室走出,然而此时,周鸿基已经来到了何江海的病房之中,和何江海正面交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