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44章 接连失利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44章 接连失利

    作品:《官神

        燕省纪委也算仁至义尽,虽未明说,也是为了让齐省方面放心,以免怀疑是燕省方面自导自演,故意为之,非要带领齐省纪委前往出事地点看个明白。

        到了出事地点时,汽车已经被打捞了上来。车上空空如也,不见活人不见尸体,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说是当时车速不快,但突然就有一辆三轮车横穿马路,为了躲避三轮车,汽车才一下失控冲到了河里。

        可怜了车上的人,好象车上有两个人。现在看来,估计都被河水冲到下游去了。

        现今的下马河,河水汹涌,水流湍急,河水深达十几米,河面宽约上百米,就算浮出水面,就算会游泳,估计也难逃被淹死的下场。

        河面上,几艘打捞船正在紧急地作业之中,拉开渔网,正在打捞尸体——肯定是尸体了,此时距离出事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了,是人在水里半个小时都得淹死。

        齐省纪委方面无语了,怎么会是这样的一个变故?想不到,万万想不到,怎么就无巧不巧,就出了车祸,到底是谁的晦气?

        如果燕省方面迁怒于齐省方面,齐省怎么面对死者家属?

        关键是,现在齐省还没有对宫小菁定罪,只是调查而来,而不是抓捕或提审。

        一个调查就能调查出人命,也有点太出师不利了?而且事情也太凑巧,怎么就掉到河里淹死了。关键是现在连尸体都没有找到,是死是活还不好说。

        但话又不能说出口,别说家属听了会发狂,就是燕省方面听了,也不会高兴。齐省纪委几人一合计,得,请示一下周书记再说。

        请示了周鸿基之后,得到的答复是,再等一天。

        不提周鸿基听到消息之后的震惊和猜测,只说齐省纪委一边向燕省纪委委婉地表达了歉意之后,一边提出想等确认宫小菁遇难之后,要适当给宫小菁的家人一定的经济补偿,毕竟事情是由齐省纪委挑起。

        齐省纪委的说法合情合理,而且还做出了高姿态,燕省方面也没有异议,一口答应。

        随后,公安机关介入了事件调查。

        不过齐省纪委明显感觉到了燕省纪委方面态度的显著变化,出事之前,是热情有加,出事之后,是敬而远之。有事情开口,也会帮忙,不过十分冷淡,是公事公办的态度。没有事情,燕省纪委也无人出面作陪,就让齐省纪委人员住在省纪委招待所中,度日如年。

        也可以理解,齐省纪委也不好抱怨什么,毕竟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谁也想不到,谁也不愿意。不但晦气,而且事情还没有办成,基本上可以说白来一趟了。

        但又不甘心,因为总觉得事情太过蹊跷,世上哪里有如此巧合的事情,肯定是有人在暗中操纵了一切,问题是,再有人幕后操纵,也不大可能拿宫小菁的性命开玩笑?

        是不是有另一种可能——宫小菁根本不在车上?

        齐省纪委一干人等也不闲着,商议了半天得出的结论就是,肯定有人在其中捣鬼了,要么就是宫小菁不在车上,是想帮宫小菁瞒天过海,要么宫小菁真在车上,是有人想杀人灭口!

        但不管是哪一种,都只是猜测,只有调查之后才能得出结论,但身为齐省纪委的工作人员,在燕省如果没有燕省纪委的帮助,寸步难行,况且又无法插手公安方面的调查。

        怎么办?只好再请示周书记,希望能通过齐省方面,请求燕省公安厅介入调查,还原事件真相。

        随后,齐省纪委再次请示了周鸿基。

        周鸿基此时正茫然不知所措,因为宫小菁的意外车祸加落水事件,一下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让他有点晕头转向的感觉。

        因为他对从宫小菁作为突破口,寄予了厚望,原以为会有一次重大的胜利,不想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竟然是如此结局,怎么收场,怎么办才好?

        再次打来的请示电话,让周鸿基也从慌乱之中发现了一丝可疑之处,果然,果不其然,肯定是有人抢先一步下手,不管是想替宫小菁掩护还是杀人灭口,事情显然是人为事件。

        调查,一定要一查到底。

        周鸿基出离愤怒了,挫败感让他大感面上无光,不管是夏想还是别人,一定要让幕后黑手尝到苦果,别以为他对燕省没有影响力,他可以自上而下施压。

        周鸿基一个电话打到了京城!

        半个小时,燕省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马杰接到指示精神,要求他配合齐省纪委的工作。

        放下电话,马杰会意地笑了,心想夏想真是让人防不胜防的精明,提前将齐省方面的路子全部堵死,步步抢在对方面前,对方还想在燕省打开局面?

        白日做梦。

        马杰亲切地接见了齐省纪委同志一行,对齐省方面提出的要求,全部一口答应,并且派出一名副厅长全面负责此事,并当着齐省纪委同志的面下达了命令,对于齐省方面提出的任何要求,要尽最大可能提供便利。

        齐省纪委方面,十分感谢马杰的热情,在马杰的身上,仿佛又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但随后迅速展开的事件调查,又让事件的进展,陷入了停顿之中。

        省厅并燕市市局联合调查组,在几个小时之后就初步得出了结论,事故就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件,综合齐氏大厦提供的信息,以及实地走访,再加上目击证人的供词,从而得出的结论是:宫小菁确实在车上。

        但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也没有办法,下马河水流湍急,想要打捞到尸体,也许一两天,也许半个月,更有可能一直打捞不到。

        齐省纪委没辙了,燕省方面从工作配合到态度上面,都没说得,他们还能怎样?最后只好再次请示周鸿基。

        周鸿基见事情已经没有了挽回的可能,只好下令返回,总赖在燕省也不是个事儿,趁对方还没有反感之前,走为上策。

        还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在见识了燕省方面高效的办事效率之后,齐省纪委连再住上一个晚上的心思都没有,连夜踏上了归程。

        如果再有一次选择的机会,齐省纪委一帮人说什么也不会走夜路返回。

        燕市距离鲁市400多公里,又是全程高速,不出意外,5个多小时就能顺利抵达。主要也是穆正一回鲁市心切,所以才不顾众人反对,要求必须连夜返回。

        在燕市遭遇了重大失利,穆正一作为周鸿基最信任的省纪委副书记,不但大感面上无光,也总觉得燕省处处受阻的背后,是一张看不到的大网笼罩在齐省纪委一帮人的头顶之上。

        说不定再呆下去,会有更不可预测的危险,不如先返回自己的地盘再说。

        也是基于安全的角度考虑,虽然有点过于谨慎了,但穆正一是队伍中的最大领导,他说了算,其他人就只能服从命令。

        穆正一的好心,却办了坏事!

        出了燕市不久,车队一路向东,两个小时后,出了清河,就驶离了燕省地界,进入了齐省的管辖范围。

        穆正一一行一共三辆汽车,其实人并不多,一共也就是七八个人,本来两辆汽车足矣,但想到万一要带回宫小菁,就有多备了一辆。

        三辆车,穆正一的专车居中,一前一后都是工作人员,他的车上,只有秘书和司机。而前车人多一些,一共四人,其中还有一位女同志。

        带女同志前来,也是为了万一和宫小菁问话的时候,也方便一些。

        一路平安无事,到了齐省境内之后,才晚上9点多,如果顺利的话,11点左右就能返回鲁市,穆正一心情稍微舒缓了一些,就要求可以适当放缓车速,不必紧赶慢赶了。

        事发之后,在穆正一的回忆之中,总是觉得事发之前并没有任何征兆,仿佛一切发生得都那么自然,那么完美,就如天会下雨人会犯困一样,汽车,也有出现意外失控的时候。

        一辆崭新的没上牌照的汽车——电影中无数人为车祸的时候,都挂着车牌,简直是对犯罪分子智商的污蔑——不知何时突然出现,超过了穆正一的车队,又迅速回归中间的车道。穆正一有点困了,迷糊中看了新车一眼,心中还想新车还开那么快,不懂新车还有磨合期?

        念头刚起,忽然感觉哪里不对,究竟是哪里,脑子还没有运转过来,就见前面的新车忽然就失控了,好象司机喝醉了一样。穆正一一下睡意全无,心中打了一个激灵,暗叫不好,正要吩咐秘书通知前车紧急避让,小心对方使坏,却已经晚了……在前面汽车性感的“S”形路线的干扰之下,前车惊惶失措,心理素质显然并不过关,估计也是司机平常开车耀武扬威惯了,很少被人练过,一练,就露出养尊处优的坏处了——半个回合之后,前车失控,冲破了高速公路的栏杆,冲向了黑暗中的高速公路一侧的壕沟。

        而未上牌照的新车,似乎也一下酒醒了,迅速加大油门离去,片刻之后跑得无影无踪。

        不幸中的万幸,穆正一的司机心理素质不错,刹车,向右变道,缓缓停在紧急停车带之后,保证了穆正一的安全。

        此时已经完全清醒过来的穆正一大脑一片空白,人已经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