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39章 逆转开始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39章 逆转开始

    作品:《官神

        天一亮,夏想还没起床,就被邱绪峰的电话吵醒了。

        其实昨晚他一共没睡几个小时,因为在打完电话之后,他还是不太放心,为了进一步掌控最新进展,又打了电话通知吴天笑,让吴天笑今天一早去燕市,到燕省省委和省纪委书记张黔、省政法委书记马杰接触,代表他出面传话,比单独一个电话正式多了。

        也更让燕省方面重视此事。

        因为许多问题在电话里毕竟讲不清楚,也不方便讲。

        省纪委方面是关键,因为周鸿基派出的人员必定是齐省纪委的工作人员,到了燕省之后,必然要和省纪委方面接触,由燕省纪委出面配合工作。齐省纪委在燕省可没有权利直接抓人,再说,就算想抓,也未必找得对门。

        回想到前一段时间因为盐务系统的**案件,两省之间的互动办案,燕省纪委和齐省纪委就算没有建立起良好的合作关系,至少也算打过交道的老朋友了,估计从这一点上考虑,周鸿基会认为齐省纪委的人一到燕省,就会受到热烈的接待。

        毕竟,此前燕省纪委来齐省,齐省纪委也是热烈欢迎并积极配合。

        周鸿基哪里会想到,他自以为天衣无缝的秘密计划,不但第一时间被夏想得知——没办法,夏想人缘就是比他好,许多事情都是第一时间就会得知——而且夏想还准备好了缤纷的礼物在等他开启。

        而正是因为基于错误的判断和错误的决定,在他自认正确的错误时间的一次出手,彻底导致了事态出现了不可预料的偏差,也让他和夏想之间本来就貌合神离的合作,出现不可逆转的滑坡。

        但此时,在新的一天开始的时候,谁也没有意识到事情会发展到什么方向,迎着朝阳的周鸿基,正朝办公室健步走去,准备新的工作,并等候好的消息从燕省传来,同时,他今天还要亲自审问汤世诚——当然,是在保密的情况之下。

        而夏想在安排好一切事情之后,在吴天笑不到6点就启程前往燕市之后,他也在一早接到了邱绪峰的电话,准备完成此次前来京城的最后一件大事——看望付老爷子。

        邱绪峰的电话打来得真不是时候,本来疲惫之极的夏想正做着一个不知所措的美梦——梦中,他和卫辛正抱在一起,却被宋一凡堵个正着,让他颜面扫地,在宋一凡惊恐和质问的目光的注视之下,无法解释他和卫辛的关系有多少复杂……邱绪峰的电话就将他吵醒了,差点让他一下从床上跳起来。

        醒来之后才发现,一头大汗,也让夏想明白,他对宋一凡的感情最是复杂,也最是在意他身为哥哥的形象。

        “夏书记,你在哪里?我派人去接你。”邱绪峰很是热情,但他并不知道,他的热情让夏想有点恼火。

        不过还好,夏想心理调节能力很好,转眼又平息了情绪的起伏,觉得埋怨邱绪峰实在没有理由,暗笑自己真是被宋一凡吓坏了,或者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他还真是太宠爱她了。

        “你说地点,我自己过去就行。”夏想行事向来喜欢简练,不喜欢麻烦别人。有时候麻烦别人,也是和自己过不去。等邱绪峰派人来接,至少要等半个小时以上,他还不如节省这个半个小时,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邱绪峰说了一个地方,然后笑道:“其实我是想告诉你,晓琳好象有事情要单独和你谈,她刚才一早就打来电话吵醒了我,就是问我你住在哪里。要是以前,她肯定会直接找你,今天有点吞吞吐吐,说不定有什么好事。”

        “哪里有好事?你就别添乱了。”夏想听出了邱绪峰话中的调侃之意,“我们是看望付老爷子的病情,要拿出端正的态度。”

        “是,就按夏书记的指示精神办。”邱绪峰嘿嘿一笑,放下了电话。

        夏想嘴上说得轻松,其实心里多少有点担心梅晓琳真找他有什么事情,因为梅晓琳有事,无非是感情上的事情,他真不想和梅晓琳再在感情上有什么扯不清道不明的纠葛。

        告别曹殊黧和夏东——夏东昨晚表现得很霸道,非要独占妈妈,夏想要出门的时候,他又不舍了,拉着夏想的手不放,小家伙的表现前后反差之大,实在让人无语——夏想一路来到约定地点,却发现他来早了,邱绪峰未到,而梅晓琳在等他。

        上当了,还是被邱绪峰出卖了,夏想彻底无语了。

        因为要看望付老爷子,梅晓琳穿得很正式,一身蓝色裙子,中短发,显得既端庄又正式,而且人比以前瘦了一点,只是神情之间有点憔悴,估计也是劳累的缘故。

        或许就是专门要见夏想的缘故,梅晓琳自己开的车,是一辆黑色的迈腾,牌照也很普通,实在是低调得很。

        夏想也未多说,上来就坐在了驾驶位,梅晓琳也低眉顺眼地坐在了副驾驶位,在夏想面前表现得俨然就如一个听话的小妻子一样。

        “你有事要对我说?”夏想发动了汽车,一边开车,一边直接问到了中心。

        “是有两件事情,也只能和你说说了。”梅晓琳脸色不太好,揉揉了眼睛,努力让自己表现得平静一些,“梅亭最近总是闹着要见干爸,我拿她没有办法。你正好在京城,能不能去看她一次?”

        夏想此次见到了肖佳,未见到肖夏,心就已经过意不去了,梅晓琳又提到梅亭也想要爸爸,他就无奈一阵心酸。

        “好,看望完付老爷子,我就去看看……女儿。”

        梅晓琳默默点了点头,半晌没有说话,又过了一会儿,她才鼓起了勇气说道:“还有一件事情,你也有必要知道,可能会对局势产生一定的影响,你提前知道,叔叔说,会有好处。”

        “什么事情?”夏想见梅晓琳说得郑重,不免一惊。

        “爷爷可能也不大好了。”梅晓琳的神色一片黯然。

        “真的?”夏想确实震惊了,怎么了这是?值此即将换届的前夕,先是付老爷子身患绝症,并且捂不住了,现在又有梅老爷子也身患重症了?

        确实如梅升平所说,如果梅老爷子真要确认也是绝症的话,家族势力之中两大老爷子同时出事,对局势产生的何止是一定的影响,而是大大的影响!

        家族势力虽然根深蒂固,但第一代之后,第二代之中还没有真正完全站稳脚跟,梅家虽然有嫡系在政治局之中,但却没有嫡传之人进入政治局,尽管说来现在也未必非是梅家之人进入政治局才算二代的成功,对重视传承的国人来说,还是一脉相承的同姓血缘才算真正的传承。

        夏想真是没有想到,怎么会祸不单行?

        尽管对他来说,付、梅两位老爷子就算辞世,对他的前途的影响微乎其微,但平民一系和反对一系,极有可能会乘虚而入,在家族势力士气大降的时候,会趁机侵占许多地盘。

        “严重不严重?”夏想对梅老爷子可比对付老爷子有感情多了,因为在他看来,梅老爷子一直是一个温和儒雅的老人。

        “还没确诊。”梅晓琳声音低低的,显然也是深受打击,她忽然一下抱住了夏想的胳膊,“有时真想找一个人的肩膀靠一靠,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又要在官场之上左右逢源,真的很累心。”

        夏想沉默了,任由梅晓琳抱住胳膊,他还能说些什么?尽管他对梅晓琳总是无法投入感情,但并不防碍梅晓琳将他当成唯一的精神支柱,也无法改变梅亭是他和她的亲生女儿的事实。

        无法对一个女人深爱,但也不要对她带来伤害。夏想在感情之上,始终勉强不来对梅晓琳怜惜或是疼爱,但他却体谅一个女人的守候和无奈。

        伸出右臂轻轻抱了抱梅晓琳,对于正在驾驶汽车的他来说,这个动作有点危险,好在只是轻轻一抱就又松开,他安慰说道:“从付家出来,我和你一起去梅家。”

        梅晓琳缓缓点了点头。

        到了半路,接到了邱绪峰的电话,邱绪峰还想埋怨夏想没有等你,却被夏想抢白几句,他就只好嘿嘿一笑,和夏想重新约好在付家门口会合。

        到付家的时候,刚刚早上9点多,邱绪峰已经等候在了门口,付先锋和付先先也在门外迎接了。

        付先锋和夏想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一见面就紧紧握住夏想的手,先说起了湘省的局势,谈到夏想布置在湘省的政治和经济班底时,付先锋赞不绝口。

        夏想精心安排在湘省的力量,正在茁壮而健康地成长壮大之中。

        付先先没和夏想多说话,反而和梅晓琳说个没完。

        为了迎接夏想几人的到来,今天付家上下摆出了隆重的阵势,当然不是因为夏想几人多有声望多有权势,而是因为象征意义重大,因此有必要郑重其事一些,好向外界宣告。

        应该说,此次联合探望付老爷子的举动,确实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因为付老爷子已经确诊,活得长短,并不因为几人的到来而改变,所以夏想认为,只是一次过场,不成想,却有不速之客意外出现。

        还是他最不想见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