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35章 达才集团正式加入战团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35章 达才集团正式加入战团

    作品:《官神

        丛枫儿在几人之中,显得最惹眼,倒不是她比肖佳漂亮多少,而是她的沉静之美。

        确实,和几年前相比,丛枫儿沉静多了,也让她平添了另一种迷人的风姿。

        丛枫儿和肖佳之美,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类型,如果将肖佳比喻为一朵人见人迷的妩媚的玫瑰的话,那么丛枫儿就如傲雪红梅,傲然而立,不可逼视。

        不知为何,夏想总是想起当年丛枫儿在雪地之中智夺白战墨的一幕,尽管他没有亲眼所见,只是事后听丛枫儿简单说起,却在心中始终挥之不去的是,冰天雪地之中,一个女人傲然而立宁死不屈的身影,一直保留在下马区的记忆深处。

        尽管当年的荒凉之地,现在已经是繁花的商业街,曾经的往事早已随风而去,但丛枫儿的毅然决然,以及她的坚持和勇敢,一直是夏想心中永远无法磨灭的坚强形象,就如一朵傲雪红梅一般,一直闪亮在下马区的峥嵘岁月之中。

        丛枫儿还有一个更大的优点就是清醒,当夏想介绍她给许冠华认识时,也确实是出于为她的未来着想,并且真心希望她有一个好的归宿,毕竟她不同于肖佳。

        夏想还以为她会排斥他的安排,不想,她不但迅速地答应了,而且还和许冠华相处得非常不错,就让他十分佩服她的顺势而动。

        而今天,当他和她再次面对时,他又从她的沉静和如水的目光之中,读懂了她内心深处的沉默,就更让他敬佩她的为人。识大体,知进退,对一些事知其不可为而不为,虽不甘,却对另一些事知其可为而为之,是为大善。

        丛枫儿如果身为男人,当是一个极有韧性并且可以托付重任的重要伙伴。

        夏想在拿起电话,接起电话的一瞬间,还注意到了丛枫儿眼神之中,终于流露出一丝难言的忧伤,他只好假装不见,世间事,有许多必须割舍,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就如他和梅晓琳之间,直到今天,他还不知道到底会是怎样的结局。

        就如针对衙内的问题,如果因为他是衙内,他有深厚的背景而一再忍让,不但无济于事,反而更会助长衙内的威风。

        就如在外交之上,天天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被别人一再打了耳光,还要强颜欢笑,自我安慰。

        起身到一旁接了电话,在听到成达才颇有豪气的开场白之后,夏想的心情才又更舒展了许多。

        没错,夏想的让衙内一败涂地的计划,必须要有成达才的配合才行。

        成达才朗声一笑:“既然衙内肯出30亿,我也要有点诚心才行,过两天我就亲自到鲁市走一趟。”

        成达才可不是真的贪图衙内的30亿,他当然清楚衙内的钱不要拿,不但扎手,而且还是高利贷,说不定最后连本带利要加倍偿还。虽然眼下达才集团确实资金链有断裂的可能,需要两三个月才能缓解,但成达才并没有朝衙内融资的想法。

        以他多年纵横商界的人脉,融资几十亿也不算太难的事情,犯不着向衙内伸手,与虎谋皮可不是好玩的事情。

        但夏想却提供了另一种可能,不由他不大为心动。

        如果让衙内的30亿真的只化成百分之五的股份也未尝不可,只要不留下什么后遗症就好。在听到夏想和衙内在京城的另一场经济战争之时,成达才就立刻发现了商机,衙内再有实力,再有谋算,当他首尾不顾的时候,还能如何?

        出于对夏想无比的信任,成达才几乎第一时间就改变了主意,准备接受衙内30亿资金换取百分之五股份的提议,毕竟达才集团的市值是500亿左右,算起来,只要没有附加条件,还真是一笔合算的生意。

        再说了,达才集团近来摊子铺得过大,再加上国家政策层面的对房地产的宏观调控,资金回笼放缓,虽然说房地产业的冬天已经全面来临有点夸大,但毫不讳言地说,房地产的前景,已经秋风瑟瑟了。

        达才集团也陷入了资金危机。

        房地产业最怕资金链断裂,开发商如果不能尽快回笼资金,一个项目拖死一家大型房地产公司也不是玩笑。

        达才集团虽然不至于和其他中小房地产开发商一样,一步步入寒冬,但“土储为大”的游戏规则已经风光不再,只靠地皮储备就可以一举获得数倍的黄金时期,一去不复返了,现在快步进入了“资金为王”的时期,也就是说,盖好的房子,能卖一套是一套,争取尽快套现,不再采取以前的饥饿疗法来哄抬房价以便获取更多的利润空间,而是尽一切可能,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内,回笼资金。

        因为几乎所有的房地产商都面临着资金缺口的巨大压力!

        世间万事万物皆是如此,有涨必有跌,某些国内的房地产大亨如明星一样在电视上叫嚣,房价一百年也不会跌,其实是胡说八道的信口开河。古往今来,物极必反的规律就是铁的规律,没有一个人和一个时代可以违反,就和是人都得死亡一样,说房价只涨不跌就和说人只生不死是一样的可笑。

        当然,用道德来衡量商人也是十分幼稚可笑的行为,因为国内的房地产开发商没有几人是抱着“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崇高理想投身到盖房的伟大事业中去,他们盖房子的唯一目的就是赚钱。

        在今天,在国内闲置的商品房可供目前一半以上的城镇人口居住的现状之下,房价只涨不跌已经是一个童话了,还是那句老话,没有居住的主体,房子卖给谁?

        成达才早在几年前就预见到了房地产业的危机,必然会有一次大规模的降价和一段长时间的低谷期,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可以长时间依靠房地产的畸形繁荣来拉动经济增长,就和一个人不能总靠打激素生存一样。

        过度利用某一种资源,必然会遭受到强烈的报复。过度开采大自然,大自然也会无情地回报人类。

        比起其他的目光短浅的房地产开发商,达成才虽然未雨绸缪,已经提前以产业地产的思路,为今后达才集团的发展指明了方向。但毕竟达才过于庞大,还是刹车不及,在国家最严格的宏观调控出台之后,达才还是陷入了资金流缺少的危机之中。

        达才集团再强大,毕竟只是民营企业,比不上衙内的后台雄厚。在国家政策层面对民营企业扶植极少的不利因素之下,达才集团能有今天,确实实属不易。而衙内的千江集团,短短几年间就有追平达才集团的趋势,所依仗的无非是在贷款方面,有着达才集团无法比拟的政治优势。

        达才集团的境遇和国内所有民营企业一样,在贷款上面受到了银行的严重歧视,几乎很难从正常渠道从银行贷出资金。而燕市许多老而不死的国营企业,比如每年都有巨额亏损的北药集团,却年年贷款几十亿以上,无他,只因国家不想北药破产。

        实际上,从经济层面来讲,许多国营企业已经破产,之所以破而不死,是银行在支撑。银行是拿着百姓的存款,在支持一些拖累经济发展的老化的国企,因为从政治层面来讲,必须这么做。

        成达才不止一次对夏想埋怨过,现在民营企业对国民经济的贡献已经超过了国企,却在政策上享受不到国企待遇的十分之一。同样是中国人,同样是为国家创造财富,为什么要分亲近远疏?

        又为什么外企比国人的民企还要待遇更好?

        这是一种悲哀。

        夏想听了只有感慨,他无法从政策层面来解决成达才不屈的呐喊,只能在他的权限之内,尽可能助成达才一臂之力。如果有一天,他拥有了修正国家政策的权力,那么,他就会力主将他一路走来所见到的种种不公平不地道的政策一一修改。

        当然,以上只是远景设想,是否能够实现,还未可知,但眼下却有一个大好的将衙内轻而易举贷来的资金为我所用的机会,岂能错过?

        “成总,我可要事先说明,万一让衙内察觉了我们的计划,以衙内的实力,奈何不了我,但想要动达才集团,很有可能让他找到机会下手。”夏想并不讳言政治上的黑暗的一面,毕竟衙内并非常人。

        “哈哈,夏书记的提醒,我已经想好了最坏的结果。”成达才不是政治中人,也经商多年,对世事也看得比较透彻了,“从现在算起,顶多还有一年的时间。衙内就算想及时跳出的话,前后也需要半年以上的时间,前半年,后半年,江山就易人了。”

        夏想欣慰地笑了,成达才不愧是人老成精,看透了形势,只要能拖够衙内半年时间就足够了,到时衙内就算及时警醒,想要跳出达才集团的泥潭,没有半年时间也出不去。

        正如成达才所说的一样,两个半年之后,已经换届,天下已然大变了……“真的决定了?”夏想又多问了一句,之所以如此慎重,是因为自从他认识成达才以来,第一次拉成达才赌上一把,以前,打的都是有把握之仗。

        成达才似乎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一样:“请转告衙内,两天后,我到鲁市和他会面。”

        达才集团正式加入战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