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29章 最大的变数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29章 最大的变数

    作品:《官神

        夏想比邱绪峰、梅晓琳早到京城一天,所以不可能是邱、梅前来接机。其实他不让齐省驻京办前来接机,也是不想惊动太多人。

        也因为付先先已经事先声明,要让付家来接机。

        夏想就只能满足她的小小要求了。

        当夏想看到吴天笑一脸惊呆地站在一辆黑车面前,几近失态的时候,不由失笑。吴天笑虽然是省委副书记的秘书,但他一直人在鲁市,很少来京城办事,京城之地,高官云集,豪车荟萃,鲁市再是副省级城市,与之相比,也是差别甚大。

        吴天笑一时惊呆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当夏想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时,又笑了,才算明白了吴天笑惊呆的真正原因了。

        不错,因为车中坐着一位吴天笑从未亲眼见过的大人物——古秋实。

        吴天笑当然认识古秋实,他早就研究过夏想的资料,知道夏书记大概和哪个政治局常委、委员关系密切,也听说过一些关于古秋实和夏书记之间交往的传闻。

        但传闻毕竟只是传闻,传得再活灵活现,有时也可能只是传闻,当不得真。政治上有许多事情,真真假假,很难辨明,吴天笑虽然不是全部怀疑,也是只信一半。

        所以当车内的人露出亲切的笑容,甚至还礼貌地冲他说了一句话,然后又招呼夏想上车时,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真是堂堂的政治局委员古秋实?

        古书记还亲口夸他有礼貌?

        古书记亲自来机场接夏书记?

        一个政治局委员降贵纡尊来接一个省委副书记,没开玩笑?吴天笑可是知道官场规则大过天,尤其是国人最重尊卑,在正式场合,连走路时的排序都乱不得。

        别说省委副书记了,省委书记也不值得政治局委员前来迎接,夏书记的面子真是天大!

        怪不得不让齐省驻京办接机,和古书记相比,他们连跟在汽车后面吃尾气的资格都没有……吴天笑也确实是没有真正和副国级领导面对面过,震惊之下,一时失态也在所难免。

        不过毕竟他跟了夏想之后,身份水涨船高,也算见多识广了,在夏想没有走近之前,又终于恢复了常态,忙恭恭敬敬地向古秋实问了好。

        古秋实还饶有兴趣地问了一句:“你就是夏书记的秘书吴天笑?”

        吴天笑几乎都无法呼吸了,他一个小小的省委副书记的秘书,竟然能让古秋实记住名字,真是天大的荣幸。国内几十个省委一秘,有几人能让古秋实张口就喊出名字?

        恐怕没有几人!更何况他才是省委三秘。

        吴天笑感受到的就不仅仅是受宠若惊了,还有惶恐,只是连连点头,紧张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还真是一点不假。现在还得再加上一句,当了公务员才是万里长征第一步,当上秘书也只是第二步,只有跟对了领导,才是最关键的第三步。

        直到上了古秋实的车——当然是后车,他可没有资格和古秋实同乘一车——吴天笑还心中纳闷,古书记和夏书记关系再好,也不至于亲自前来机场为夏书记接机?难道夏书记真值得古书记如此高抬?

        说真的,古秋实出现在机场之上,也出乎夏想的意料,因为夏想也没有想到。

        古秋实应该不是专门前来接他,夏想心中清楚,就算古秋实是以私人的身份前来,也没有必要,因为以他和古秋实之间的关系,实在用不着来这么一出,接与不接,不过是一个形式罢了,接,不会让他和古秋实的关系更进一步。不接,他和古秋实也不会疏远。

        那么古秋实出现在机场,肯定是另有目的了?

        付先先没有坐在古秋实的车上,她坐上了付家的车,和古秋实打了招呼,然后和夏想挥手告别。

        夏想在后座和古秋实坐在一起,也是他和古秋实熟悉了,上来就问:“古书记来机场是送人?”

        古秋实呵呵一笑,明白夏想的意思,说道:“送一个老朋友,正好又顺便接上了你,一举两得。”

        “对了,宋书记刚刚离开京城,我听他说,前天才和古书记见了一面?”夏想就及时岔开话题,没再就古秋实所为何来的问题纠缠。

        宋朝度入局的事情,大概进展到了三分之二的程度,不出意外,应该明年换届之时,当年在燕省险些被高成松整治得从此前途黯淡的宋秘书长,就会真正迈入副国级领导人的行列,实现人生最大的目标,达到一般官场中人无法企及的顶峰!

        已经作古的高成松地下有知,会不会感慨终究还是人算不如天算的无奈?只不过今人读或不读历史,都不承认但又客观存在的一个真理就是,历史的进程,真的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

        夏想也为宋朝度终将迈出的坚实的一步而大感欣慰。

        就在前来京城之前,他还和宋朝度通了一个电话,得知他来而宋朝度却要离开,不能正好见上一面之时,还心中微有遗憾。

        也是,在宋朝度坐到省长的宝座之上的时候,甚至是宋朝度升任省委书记的一刻,夏想都没有激动,也没有迫切想要和宋朝度面谈的心情,但在得知宋朝度入局之事,差不多几成定局的一瞬间,他还是激动莫名了。

        因为他知道宋朝度终有一日会担任省长,会走向省委书记的高位,但宋朝度的命运会不会因为历史的偏差而改变,会不会最终成为国家领导人中的一员,一直是他早在十几年前的期待!

        早在还没有迈入仕途之前,他就暗中将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宋朝度身上。

        而今天,虽然宋朝度已经不再是他视线之内最有影响力的高官,虽然现在的宋朝度已经决定不了他的命运,但夏想还是保持了最初的期望,希望宋朝度如他所愿,登上可以俯视天下官员的政治局的舞台。

        宋朝度能得以入局,比古秋实当初入局更牵动夏想的心弦,虽然说来其实在宋朝度入局的大事之上,夏想一直没能出手帮忙,但并不防碍他对事件本身的关注和关切,以及随时准备助上一臂之力的心情。

        宋朝度的入局,也是夏想的胜利。

        实际上,对于宋朝度入局,总书记并无不同意见,家族势力一方,付家稍有分岐,但还是被夏想说服,最为关键的最后一个阻力是平民一系,而何江海事件,间接为平民一系抬手放行宋朝度的入局大事,起了不可或缺的推动作用。

        也就是说,表面上夏想并未出面帮宋朝度什么,实际上,暗中一直替宋朝度打了不少掩护,甚至可以说,如果没有夏想和家族势力一方的关系,宋朝度入局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再加上夏想审时度势,在何江海事件上悄然转向而和平民一系合作,赢得了平民一系的好感,由此,宋朝度终于赢得了四分之三的多数支持。

        古秋实深知幕后种种,他拍了拍夏想的肩膀,笑道:“跟对了领导和提对了下级,其实是一样的道理。夏想,我和朝度见面时,朝度提出当年和你的交往,感慨良深,对你所做的各种事情,他都心里有数。”

        想来也是宋朝度借古秋实之口,来向他含蓄地传达一个信号。

        夏想心里有数了,本来他和宋朝度之间其实本不在意一些你帮我我帮你的事情,关系到了一定的程度,就无须多说,多说,反而就显得疏远了,就如他和李丁山之间一样。

        “总理提名李丁山担任鲁市市委书记……”夏想刚想到李丁山,古秋实就提到了李丁山,而且还是郑重其事地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总理的提名,和齐省的局势有关联?”

        夏想也知道古秋实不管有意还是无意前来接机,肯定大有目的,是要抢在他和别人见面之前,要私下敲定一些事情。

        提名李丁山担任鲁市市委书记,是好事,但在夏想还没有正面答应何江海之前,总理已经采取了行动,难道是因为他的人品太好的缘故?

        夏想无奈地笑了笑,有时人品太好也不是好事,别人总喜欢将事情做到前头,让他想拒绝都拒绝不了。说实话,还是总理更了解他多一些,反对一系的一方,除了周鸿基之外,就没有几个真正了解他的人。

        也好,如果被对手将他研究得十分透彻,他就离死不远了。

        “确实如此。”夏想点了点头,看不出古秋实在李丁山的提名上有什么立场,就实话实说,“何江海的事件到此为止,有利于齐省的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何江海下台容易,要是下台之后还不放过的话,齐省的本土势力十分庞大,省委的工作以后会遇到更大的阻力,会很难继续开展下去,也会让齐省许多人对中央有不好的看法。”

        夏想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就是明白无误于告诉古秋实,希望事情到何江海下台为止。

        古秋实沉默了片刻,神色有点凝重,过了半晌才说:“夏想,对于齐省的局势,总书记有不同的看法。”

        夏想心中大惊,如果总书记不支持他的做法,将会是最大的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