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21章 想得美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21章 想得美

    作品:《官神

        既然老古亲自出面打来电话,暗示让他前去和何江海见上一面,夏想就明白事情的背后,形势已经悄然发生了重大变化,所以他才会欣然前往。

        以他的性格,其实本来不在意别人的目光和背后的议论。

        只是没想到的是,还是有人密切关注他的一举一动,对他在何江海事件之上的立场,时刻不敢掉以轻心——就在夏想前往医院的路上,接到了周鸿基的电话。

        “夏书记,听说你要和何江海见面?”周鸿基倒也干脆,上来就问到了关键问题。

        “同事一场,总要看望看望,我准备了鲜花和水果,代表个人对何江海同志的不幸表示深切的慰问。”夏想打了个哈哈,对周鸿基消息灵通并且过于关注他的一举一动心中不喜。

        说白了,他和周鸿基不是同盟,再往深里说,何江海倒台之后,齐省大势,由三极变成两极,他和周鸿基之间将会由现在的有限合作而渐行渐远,总有一天会站在各自立场之上,成为对立之势,周鸿基现在还对他热情过度,不是没有看清形势,而是迫切想要利用他狠狠打垮何江海。

        但现在,夏想却又改变了主意,并不认为将何江海一举打垮对他最为有利。因为何江海轰然倒塌的话,周鸿基和孙习民也会大受其惠。

        周鸿基多少听出了夏想话里的意思,知道夏想是刻意强调看望何江海是个人行为,就笑了一笑:“开个玩笑,其实衙内更希望夏书记第一个看望的人,是他。”

        夏想不接话,心中却对衙内的迫切心理不以为然。直到现在为止,衙内的身后人物没有对他出手救下衙内有任何表示,不管是自以为高高在上还是出于别的原因,至少没有表现出诚意,他何必非要和衙内见面?

        他既不需要巴结衙内的身后之人,也不需要向对方示好,衙内只提和他见面,却也没有对他的救命之恩有所表示,而且现在反对一系有求于他,甚至是想利用他,难道还想他主动送上门去?

        真是想得美。

        周鸿基似乎也感受到了夏想的冷落,就又说道:“其实衙内想当面向夏书记表示感谢,也准备了一份礼物。还有,他说等他伤好后,请你去京城,到他家里作客。”

        “替我谢谢衙内的好意,一些小事,不必挂在心上,让他好好养伤就行了,我尽快安排好时间去看望他。”夏想依然是不冷不热地应付了一句。

        周鸿基却还不挂断电话:“我听说市局要审结朱振波和赵牡丹的案件?有消息说,朱振波和赵牡丹案件都和何江海有牵连,而且省纪委在审讯盐务局**案时,也有证据表明,何江海在陈秋栋自杀事件上,有一定的政治责任……”

        得,周鸿基在不合适的时候,提出了不时宜的话题,夏想就打了个哈哈:“我马上到医院了,等回省委之后再说。”

        闷闷地挂断夏想的电话,周鸿基心思闪动,夏想的立场开始摇摆了,难道说,夏想对他的急切已经有所怀疑了?

        再联想到夏想上次在书记办公会上,突然提议由令传志接任副省长职务——提议有无效用暂且不论,关键是夏想提名背后的深层用意不得不让他深思——就已经表明,夏想在和他有限合作的立场之上,有所松动,有所动摇,并且可以理解为,提名令传志之举,是对他的明敲暗打。

        诚然,周鸿基也承认,他在和夏想的有限合作之时,也有利用夏想的想法在内,但夏想肯定也是同样利用他的想法。谁也不比谁高尚多少,在政治之上,以高尚的标准来衡量政治家是非常可笑的行为。

        只是在齐省最终局势还没有尘埃落定之前,夏想就明显疏远了他,究竟意欲何为?

        周鸿基也设想了后何江海时代的齐省的走向,想要借何江海的倒台彻底将齐省本土势力肃清,既不现实也不可能,只能说何江海事件让齐省本土势力元气大伤,如果夏想和他密切联手,继续深挖的话,可以借助打黑扫恶的行动,继续在齐省燃起硝烟,从而让齐省本土势力一蹶不振!

        但今天夏想的态度显然表明,夏想想让事件到何江海为止,他要收手了!

        怎么会?宜将剩勇追穷寇,怎能就此放手,岂非错失良机?

        再一想,周鸿基蓦然而惊,难道是……夏想和何江海在幕后已经达成了什么共识,想要的不是将本土势力全部打散,而是要收编?

        真要如此的话,夏想将会实力大增,在接下来的齐省的二元对立之中,将会处于绝对的上风。

        周鸿基惊醒之后,才一下明白原来夏想还是比他看得更加长远,又比他抢先了一步!

        惊愕过后,周鸿基又恢复了冷静,将形势再次理顺一遍,默然一笑,夏想有张良计,他也有过墙梯,夏想想放过何江海,接手何江海的势力,他手中掌控的深层的证据,直接提交到中纪委的话,不愁何江海不全面倒塌,到时,夏想就美梦破灭了。

        不提周鸿基的心思和幕后运作,夏想已经来到了高干病房,敲开了何江海的房门。

        和想象中何江海满脸胡子一脸憔悴不同的是,何江海精神状态倒是不错,除了儿子之死为他带来致命的打击之外,其他一系列阴错阳差的事件,似乎并没有对他造成多么重大的影响。

        其实也无所谓了,中年丧子之痛,已经远胜过权力上的得失,到了何江海的位置,再向上一步,和眼下的位置又有多大区别?

        正省和副省在他眼中区别不大,但有儿子和没儿子的区别,可就大多了。

        一见到夏想现身,何江海的神情十分复杂,既有痛恨,又有不甘,如果再仔细观察的话,或许还有悔恨和无奈。

        人生之路都是自己选择的,走向光明大道或是一脚踩空,都怨不得别人。何江海现在落得如此下场,说实话,他还真埋怨不了夏想半分。

        何江海半躺在床上,夏想一进门,他先是一愣,然后就努力坐直身子,想要下床,夏想就急忙向前一步,扶住了他。

        “何书记,好好躺着,不要动了。”半是命令,半是嗔怪,显得既严肃又亲切。

        虽然不相信夏想出于真心,何江海还是蓦然感觉鼻子一酸,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竟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夏书记,我……真是冤枉啊。我真是倒了大霉了呀。”

        其声哀痛,令人心生凄凉。从最基本的人伦角度出发,夏想确实为何江海的不幸而惋惜,并且深表同情。

        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何江海落到如此地步的背后,何尝不是自作自受?

        何江海拉住夏想的手,痛哭失声:“都怪我贪心不足,要是早早收手,何必落到现在的地步?夏书记,我算是看透了,出事以后,你是第一个来看望我的省委领导,真是人情薄如纸。”

        如果说刚才何江海放声一哭还让夏想心生同情的话,刚才的一句话,就让夏想又明白了过来,何江海在承受了丧子之痛以及面临着即将失去一切的重大转折面前,其实依然保持了清醒的头脑。

        因为他睁着眼睛说了瞎话,谁都知道,袁旭强才是第一个看望他的省委领导。

        政治人物,不能以常人而度之,夏想又收回了同情,宽慰了何江海几句,就坐等何江海切入正题,因为他此来探望何江海可不是为了从心理上安慰何江海来了,再说他和何江海之间也没有那个交情,他是来等何江海提出交换条件。

        何江海哭了一气,不管是心理需要还是烘托气氛需要,反正哭完了之后,他又开始忏悔,说是不该如何如何,先是看错了人,和孙习民、周鸿基走近,是他有眼无珠。

        然后又说他指示几人在半路拦截衙内的车,只是为了给衙内添堵,一点儿也没有要害衙内的意思,最后事情失控,他虽然也有责任,但并非他的初衷,具体幕后的推手是谁,他也查明了真相,到时会向省委和中央有一个详细的解释。

        夏想越听越觉得不对味,听何江海的意思,还认为他有翻身的可能,不会被一免到底?

        何江海是痴心妄想,还是真得到了上头的什么保证?

        好嘛,夏想此来,原以为何江海彻底认输,并且低头服软,不想他竟然还心存幻想,以为交出真正想要置衙内于死地的幕后黑手,他就可以从容逃过一劫?

        诚然,在失去儿子之后,能保住官位对何江海来说,是莫大的安慰和胜利,但……到底是何江海分不清形势,还是他又被人利用了,以现在的局势,齐省哪里还有他的容身之地?

        夏想不想直接敲醒何江海的美梦,只是说道:“何书记有问题可以向省委和中央反映,我来看你,只代表我个人。”

        何江海一下愣了一愣,多少知道夏想已经不耐烦他的表演了,就一本正经地说道:“夏书记,我有三个条件,如果你答应的话,我不但主动退下,还助你在齐省一往无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