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19章 立场决定手段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19章 立场决定手段

    作品:《官神

        夏想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坏人,但在官场历练多年,政治上有许多事情,不能简单地以好坏来划分,有时一个并不重大的决定,也许就会让许多人轻则减少收入,重则失业,甚至会让一些企业破产倒闭。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同时却又会让许多人受益,让更多企业起死回生。

        古人云,公门里面好修行,是说身居要职之人,一举一动都会关系天下苍生的幸福……甚至生死存亡,一个决定的背后,也许会让许多人一生安然或一生悲惨,比如工资改革,住户改革,户籍改革,等等。

        不过……许多事情也许出发点是好的,但执行之后,却有可能收到相反的效果,由此或许会带来无数百姓的流离失所。

        公门里面也确实好修行,但就如天有多长夜就有多深一样,公门里面,也更容易酿成大错。换言之,造福天下苍生难,祸害无数百姓易。想要修行得福难,想要坏事得祸易。

        从不愿意让一大笔财富害了见利忘义的贪官的良好出发点来讲,夏想做出的决定,无可厚非。

        “你让蔷薇准备好赵牡丹的产业的全部资料,我会安排一个适合的机会,让她的老朋友陈总和她一起坐坐。”夏想目光直视温子璇,坚定地说道,“整个事情从头到尾,你都要参预其中,防止出现不可预料的情况。情况有偏差的时候,你可以全权负责处理。”

        有多大的权力,就得有多大的责任,夏想的想法是,赵牡丹遗留的产业,让王蔷薇和哦呢陈通过合法的手段分而食之,由王蔷薇和哦呢陈平分而经营,温子璇完全参预全部过程,可以适当拿一部分好处,但必须要时刻告诫王蔷薇,不要胃口太大了。

        对哦呢陈,夏想百分之百放心,对王蔷薇,他多少要有提防之意。

        温子璇明白了,对夏书记对她的更进一步的信任,十分感激,点头说道:“请夏书记放心,我会将事情做得十分圆润。”

        就当是偿还当年大下狠手将哦呢陈的产业吞并的一点补偿好了,夏想摇头一笑,仔细想来,有时他还真有心慈面软的一面。

        晚上,夏想没再和严小时见面,因为他要和李丁山一起吃饭,同行者,还有秦侃、王之夫,以及吴天笑等四位秘书。

        吴天笑事后才知,何江海在前段时间已经摸到了他在暗中进行的策划,甚至摸到了他和王泽人之间的秘密据点,也准备好了黑他和王泽人的材料,结果就出现了衙内这一桩子事情——虽说何江海的材料未必就能一举将他和王泽人打翻,但至少会让他和王泽人吃憋。

        甚至会让王泽人栽一个跟头也未可知。

        着实让吴天笑吓出了一身冷汗,也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任何时候都不能掉以轻心,更不能小瞧对手,大意失荆州的不仅仅是关羽,而有可能是所有人。

        吴天笑也算是何江海事件之中的受益者,今天在李丁山的提议下,算是四方会面,他就格外陪着小心,精心安排了会面地点——远离市区的一处水上绿洲。

        水上绿洲位于鲁市西北部,在一处碧波荡漾的湖上。湖不大,却景色优美,有小微山湖之称。

        吴天笑跟在夏想身后,左右一看身边几人,小声说道:“领导,今天的会面,据我所知,是何江海事件之后,省委领导之中的第一次四方会面。”

        何江海事件确实影响不小,不但让省委之中中层干部人心惶惶,高层领导也是小心翼翼,平常正常的来往和走动也大受影响,基本上最近一段时间,私下的交往都暂停了。

        在李丁山提议会面的时候,吴天笑还以为夏想会婉拒,不料夏想一口应下了。如果说仅仅是李丁山的话还好说,还有秦侃和王之夫也一同参加,夏书记也不有意避讳一下,难道中央已经有了什么风声传出?

        吴天笑猜测归猜测,却不敢乱问,在夏想面前,他还是保持着足够的恭敬和小心。

        不过如果让夏想知道了吴天笑的猜测,他也会对吴天笑的政治敏感度大加赞许,确实是他听到了一些什么说法,所以才有了今日的四方会面。

        否则,他也不会在齐省人人自律的情形之下,非要故作惊人之举。

        上了一条游船餐厅之后,游船发动,缓缓驶向了湖心。此时,月明星稀,水波不兴,四下一片寂静,偶有蛙鸣传来,沐浴在月光的光辉之下,倒也真是一处世外桃源的所在。

        夏想不开口,秦侃、李丁山和王之夫也都没有说话,都沉浸在无边月色之中。

        如果让孙习民知道夏想和省政府班子之中两名常委副省长、一名分管城建的副省长会面的话,也不知会作何感情?

        当然,他有没有想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三名副省长全部和他不太对付,也是让他大有挫败感。

        不过现在孙习民也顾不上想法缓和和秦侃、李丁山之间的关系,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忙,齐省的局势,就要大变了!

        “省里的局势,是不是要大变了?”秦侃终于开了口,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不用说,他是问夏想。

        “大变是绝对的,不变是相对的。”夏想模棱两可说了一句,“现在好象还没有具体敲定,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了,袁旭强要提前退下了。”

        没错,谁也没有料到的是,何江海的处分决定还没有有正式消息传出,最先落马的却是袁旭强!

        袁旭强本该在11月份卸任,但因为对围攻省委大院事件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提前退下,并且在履历上写下了不光彩的一笔。多年来在鲁市大兴土木的政绩毁于一旦,虽然退下后的待遇未减,也没有明确提出有处分,但对其从政的结论认定之上,相信中组部会删除许多盛赞的词语。

        也就是说,袁旭强一生为之奋斗的光辉事业,在最后时刻,没能保住晚节,对许多官员最为在意的历史评定之上,大为失分。

        相信袁旭强此时也有痛不欲生的感觉。

        官场之上进退平常事,袁旭强提前退下,所有人在惊讶之余,最先想到的不是替袁旭强同志惋惜,而是在想,袁旭强退下之后,谁会接任鲁市市委书记一职?

        鲁市市委书记一职,是一个非常关键的职位,不仅仅因为鲁市是副省级城市,而且还因为鲁市一直就是齐省本土势力的摇篮,更因为鲁市市委非常排外,几年来从来没有外省人担任一把手的先例。

        就看此次中央对打破齐人治齐的决心有多大了,如果说袁旭强的提前退下只是让人感觉到风雨欲来的话,那么袁旭强的接任者是就地提拔李童,还是从中央空降,或是从外省调任,就是一次政治上意义深远的安排了。

        “其实要我说,如果我年纪再小上几岁,我还真想争取一把,当一任鲁市的父母官。”王之夫还是本性不改,口无遮拦地说出了心中所想,“但现在我的想法是,最好从中央空降,鲁市现在需要一个外来者打破陈规。”

        如果这句话让李童听到,他肯定会对王之夫有意见。

        李丁山笑道:“之夫还真是有什么说什么,不过也有几分道理,我也赞成中央空降一名鲁市市委书记。”

        鲁市市委书记在常委中排名不低,比李丁山还高,也就是说,李丁山如果转任鲁市市委书记,也算小进了一步。

        秦侃并不发表意见,反而看向了夏想:“夏书记是什么想法?”

        夏想回应秦侃大有深意的目光,心中却想,现今齐省的局势,或许正是秦侃想要的结果,秦侃因为年龄问题,再进一步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了,他在齐省的立场,可是微妙得很,似乎一直是唯恐齐省不乱的用心。

        或者是否可以说,秦侃对齐省人担任大部分省委要职,十分不满?

        “中央肯定会在全盘考虑之后才会做出决定,我们猜想也没用,还是别费这个脑筋了。”今天的会面,夏想是给李丁山一个面子,也是有一段时间没和李丁山一起坐坐了,他可不想让秦侃借机套了话去,就岔开了话题,“我现在最关心的是达才集团的项目,作为省里的重点工程,省委也一直很关心项目的进展。”

        秦侃呵呵一笑,只简单一说达才集团项目的进展之后,又将话题落到了何江海事件之上,可见他对何江海的下场,关心得很。

        “听说何江海几次传话要和夏书记见面,夏书记也不好奇何江海有什么话要说?”秦侃倒不客气,现在口口声声必称何江海,连一句何书记都欠奉了。

        实际上,何江海现在还是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

        从秦侃的落脚点,夏想愈发断定秦侃在省委之中的立场是搅浑水的出发点,心中就拿定了主意,让李丁山以后远离秦侃,以免被秦侃利用。

        夏想的担心一点也不多余,其后不久的一件事情,完全验证了他的猜测。

        夏想正准备用一句话堵住秦侃继续纠缠何江海的话题,不料电话却响了。

        接听之后,夏想脸色微微一变,却又换了说法:“我确实很好奇何书记想说什么,明天我就和何书记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