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16章 照计划行事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16章 照计划行事

    作品:《官神

        “照计划行事。”夏想淡淡地说了一句,“要在合法合理的情况之下,花最小的代价拿下对方的产业,陈总,你重回京城的机会来了。”

        哦呢陈岂能不明白夏想之意?虽然吞并衙内的产业无疑于虎口夺食,但商业上的事情,自有一定的商业规则,衙内本来想仗势欺人吞并别人,就得有随时被别人吞并的心理准备。

        更何况,现在对衙内来说,健康的身体胜过百亿巨资——能苏醒过来并且没有留下后遗症,就是万幸了,哪里还顾得上再贪图别人的产业?

        哦呢陈心领神会,轻声一笑就挂断了电话。

        如果是别人所说,哦呢陈一是不会相信对方能顶住衙内身后势力的压力,二是他也断然不敢对衙内的产业出手,但既然夏想说了,他就百分之百相信,只在跟准了夏想,必定会安然无事,并且肯定会大有斩获。

        想当年,他没有相信夏想的手腕和能力,结果辛苦一辈子的产业付诸东流,还落了一个无比凄凉的下场。如果不是他最后时刻幡然醒悟,以同归于尽的悲壮将古向国斩落,赢得了夏想对他的认可,现在的他,说不定还在监狱之中受尽欺凌。

        败也夏想,成也夏想,说来也怪,他现在却一点也不怨恨夏想,相反,还十分感谢夏想及时将他敲醒,因为随着他见识到更多的政治斗争,也明白了一点,等他坐大到了一定程度,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就如秦唐的牛林广,竟然被活活烧死。

        再比如现在的衙内,比他可是牛气了无数倍,但……又能怎样?现在还不是在医院昏迷,说不定还得留下什么病什么灾的。

        再比如现在的何江海,最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命运,虽然现在都讳莫如深,但人人清楚,何江海栽了,一头栽进了泥淖之中,再也没有出头的可能了。

        人这一辈子,最重要只有一两步,有时候一两步迈对了,以后就是光明大道了。

        哦呢陈现在又重新焕发了第二春一样,精神抖擞全身心地投入到为夏想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伟大事业之中。

        和哦呢陈想法大致相同,但也有部分不同的杨威,他现在紧跟夏想的步伐,所图更多的是政治和经济利益上的长远谋算。杨威对夏想没有如哦呢陈一样的感激之心,却更多的是臣服和追随,是作为一个有长远目光的商人在政治上的投资。

        杨威坚定地认为,夏想必定在以后国内政坛之上,占据重要的一席之地,他现在成为夏书记的核心体系,以后不愁在国内始终立于不败之地。

        再加上杨威也和夏想在郎市、秦唐都并肩作战过,他对夏想的敬佩之心,滔滔不绝。

        因此,京城由杨威和哦呢陈出面对抗衙内的蚕食计划,再恰当不过。

        而衙内意外重伤昏迷,京城的蚕食计划依然按照原定计划继续推进,但因为群龙无首的原因,放缓了步伐,并且有了阵势大乱的迹象,正是趁机全面反攻倒算的大好时机,岂能错过?

        在请示了夏想之后,哦呢陈和杨威一合计,又和肖佳见了面,商议下一步的举措。

        肖佳和夏想认识多年,很清楚夏想的心思,其一,夏想有意让她更深地躲在幕后,将庞大的产业一分为二,一部分交由丛枫儿出面经营——丛枫儿嫁给许冠华之后,再抛头露面可保无虞——另一部分,最好找一个代理人的角色,而且最好是男人。

        哦呢陈从年龄上讲最合适,因为他年纪大了,不容易让人联想到他和她之间的关系,但哦呢陈毕竟有案底在身,还是更适合躲在幕后,而杨威,则是目前的最佳人选。

        但杨威又似乎太年轻了一点,他的产业还不如她的产业庞大,就需要一个老成持重的幕后人物为杨威出谋划策,那么除了哦呢陈之外,再无二人。

        夏想之所让杨威和哦呢陈为她助阵,其意就在于此。

        肖佳就决定全面放权,交由哦呢陈和杨威全权负责。不过面对哦呢陈的时候,她还多少有点不好意思,因为名下有几处产业,是当年利用正当的合法手段,强行从哦呢陈的手中抢夺而来。

        不过哦呢陈倒很坦然,似乎全然忘记了当年的不快一样,也让肖佳暗暗佩服哦呢陈的城府和涵养。话又说回来,哦呢陈的经历,非一般人所能体会,世间金钱、名声等等,已经很难让他再真正动心了。

        唯一让他牵挂了,不过是一双女儿罢了。

        也正是因为夏想不顾一切救过金银茉莉,才让哦呢陈对夏想的人品无比信服,并且死心塌地地跟随夏想。

        从另一角度而说,夏想的最高明之处也正在于,他总能清楚每一个人弱点是什么,最需要的什么。掌握了一个人最大的**所在,就掌握了一个人的命运。

        ……京城的一切,就继续按步就班地推行好了,夏想收回心思,暂时不再操心京城方面的问题,因为衙内现在人在鲁市。

        正主在鲁市,自然要将心思落在鲁市,更让他轻松的是,衙内现在还昏迷不醒。如果非要说夏想是幸灾乐祸的想法的话,夏想也不会反驳,其实他真是一个好人,真没有为衙内和何江海之间的闹剧而拍手叫好。

        他还暗暗可惜,可惜了他准备了一系列的布局,只为了让衙内体会一场盛宴,现在却都用不上了,也好,他是轻松自若了,却苦了何江海。

        不过世事向来如此,几家欢乐几家愁,夏想不是圣人,自然愿意自己欢乐别人愁。再说了,衙内此来鲁市,可不是为了让他快乐而来,而何江海冒然出手,也无非是想为他添乱。

        一想到此处,夏想多么善良的一个人,还是忍不住为何江海和衙内之间的血拼,偷笑一气。

        可以说,何江海的冒然出手,完全打乱了夏想的大计,同时,也直接将齐省的局势推到了悬崖边上!

        按照夏想设想,齐省的局势,至少还要半年左右才能完全打开局面,但说来还真要感谢何江海同志的意气用事,直接就用暴力手段从第二阶段跳到了第三阶段的末期。

        齐省今后,真的要风云大变了,不仅仅是因为何江海动了衙内,触动了反对一派的底线,而且因为一次谁也没有想到的车祸事件,让浮在鲁市水面之下的渣滓一下全部浮上了水面,就正好被邱仁礼一网打尽。

        由此,不但何江海在劫难逃,省委直接越过市委的出手,也让袁旭强背了一个大大的黑锅,作为齐省本土势力的两大代表人物,值此一役双双落马,可谓一举两得,不止让他收获了意外之喜,也让邱仁礼大获丰收,同时,中央多年来无法破解的齐省本土势力过于强大的难题,就此一举打开了肃清的大门。

        严小时也是受益者之一。

        也正是因为一系列的破局让夏想心情大好,她才享受了夏想一夜,得以真正地将夏想拥入怀中。

        夏想吃完早餐,见时候不早,就要上班,但还没有洗脸就出门,总是说不过去,谁知严小时也太会洗澡了,一直洗个没完,等不及了,夏想就推门而进。

        严小时正在温滑的热水之中,欣赏自己的肌体,见自己青春未老,肌肤依然光洁,心中就自信满满,再看到自己扁平的小腹、高挺的双胸,还有瘦削的双肩,以及弧度极美的腰间曲线,就更是我见犹怜,认为至少在十年之内,夏想不会嫌弃她的身体。

        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弛,爱弛则恩绝——她和夏想之间,十多年的感情,夏想对她的爱恋,也不仅仅是色身和**之爱,应该也有深厚的感情在内……正胡思乱想时,却没想到夏想竟然推门进来,慌乱之中,严小时满脸羞红,手都不知道该捂哪里,嗔道:“你,你怎么又想?”

        夏想很难为情地摸了摸鼻子:“我脸上难道写着色狼?真是的,我进来洗洗脸,准备上班去了,要等你洗完澡,估计得中午了。”

        夏想假装目不斜视,洗脸刷牙完毕,然后转身走人,走到门口,又悄然回头咧嘴一笑:“小时,你的身材真好,皮肤也白。”

        夏想走了许久,严小时依然一脸娇羞,浑身**地站在洗手间,恍然间不知今日何日…………和夏想预料得几乎一样,开了几乎整整一天会议,定下围攻省委大院事件的基调,将其完全定性为黑恶势力的犯罪团伙,并且将撞伤衙内事件上升到了政治高度,一定要深挖下去,司机虽然被撞死,但一定要将幕后主使绳之以法。

        再有,出动省市两级警力,一举肃清危害鲁市多年的车匪路霸以及水霸、菜霸,等等,让袁旭强大感面上无光,只好做出姿态,向省委主动检讨自己工作不力,请求省委的处分。

        邱仁礼没有接受袁旭强的检讨,不是大度,而是事情已经惊动了中组部,如何处置何江海和为袁旭强定论,是中央的决策,省委无权干涉。

        晚间,昏迷了一天多的衙内终于醒了,和何江海醒来之后第一句话问夏想一样的是,他开口也问了夏想,不过,他的问题却让人啼笑皆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