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11章 必受其乱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11章 必受其乱

    作品:《官神

        曹殊黧飞抵了京城之后,马不停蹄,就直奔夏东的学校而去,一路上内心无比焦虑,母子连心,她怎能不急?

        虽然她不和十分溺爱孩子的妈妈一样,不能忍受孩子遭受一点点委屈,但毕竟不在孩子身边,还是难免胡思乱想。

        一个女人一生之中,有两个孩子,儿子是真孩子,需要付出母爱。丈夫是大孩子,也需要用爱呵护。曹殊黧人在京城,刚离开夏想身边,不由就想夏想中午肯定又要对付一顿了,肯定不会听她的话好好吃饭。

        女人也真是,操不完的心。

        不过话又说回来,一个女人,如果没有将丈夫当孩子来养的觉悟,就是不会经营婚姻并且不了解男人。想想也是,有时候在人前威风十足的夏想夏大书记,在她面前,还真象一个大孩子一样。

        火急火燎地赶到学校时,正好放学时分,曹殊黧还没有来得及进得了学校,就看见夏东喜笑颜开地出了校门,左手拿着零食,一边吃,一边喂身边的小女孩。

        右手,还紧紧拉住小女孩的左手。

        小女孩也笑得十分开心,哪里有半点和夏东闹别扭的样子?

        一瞬间,曹殊黧哭笑不得,她大老远跑来,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里,结果倒好,夏东早就没事儿了,不但和总书记孙女重归于好,而且看样子,关系又更进了一步,真是打打闹闹是冤家。

        她何苦来哉?

        跑细了腿,操碎了心,结果却是,人家早就欢天喜地了,而她还担心得要死——可怜天下父母心。

        一时间,曹殊黧甚至就想转身回去,毕竟鲁市还有一个大孩子需要她来照顾,却还是狠不下心,看到儿子眉眼之间越来越象夏想,对小女孩极尽温柔之能事,心里也不知是该欢喜,还是无奈。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也该陪儿子一段时间了,至于夏想,他毕竟是大人了,就算是孩子,也是大孩子了,随他去,相信他能照顾好自己。

        曹殊黧的目光一闪,又发现了齐阿姨在远处向她招手,她就急忙向前,和齐阿姨说话去了。

        ……在曹殊黧眼中的大孩子夏想,估计除了她之外,谁也不会觉得夏书记是一个大孩子,谁都会认为,夏书记是一个了不起的领导,因为每有大事发生之时,夏书记就是最镇静最指挥若定的一个。

        此时的省委大院,已经慌乱成了一团。

        慌乱并非是由于何江海的嚎啕大哭引发的慌乱,何江海虽然哭声震天,但对于省委一众高官来说,都见多识广了,遇到天大的事情也都有了免疫力,或者至少表面上的镇静功夫还是有的,所以,何江海的大哭,各人惊讶归惊讶,却没有一人慌乱。

        当然,何江海的哭声还是很让人渗得慌,如丧考妣,痛不欲生,也让不少人都大眼瞪小眼,不知所以,想问个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又不便或是不敢开口。

        应该说,此时的省委大院,虽然在何江海的哭声之下,气氛十分怪异,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连邱仁礼和孙习民也是蒙在鼓里,却又不好问个清楚,但总体来说,基本上还保持了应有的秩序。

        最初的慌乱,出现在何江海的哭声被一阵惊天动地的怒吼之声打断之后!

        何江海的哭声,一开始是嚎啕大哭,随后就变成了如泣如诉的涓涓细流的哭诉,让人听了为之心伤,不过如果不是今天天气不错,阳光大好,何江海的哭声也很渗人,阴天下雨的时候听到的话,绝对会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但惊天动地的怒吼之声,就如平地起惊雷,生生将何江海的哭声掩盖了下去,直惊得省委大院所有人等,面面相觑,完全失去了方向感。

        今天……是怎么了?

        再仔细一回想刚才的怒吼之声,似乎是周书记在骂人?有耳朵尖者已经得出了结论,没错,刚才的怒吼确实是周鸿基的大喊。

        但更奇怪的是,周书记的怒吼之声不是从他的办公室传来,而是传自夏书记的办公室之中,怎么了这是?难道是周书记和夏书记吵架了?

        今天的省委真是有的好看了,何书记大哭,周书记大吼,到底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事情,还真是了不得的大事!

        用一个成语形容周鸿基的心情就是……一波三折。

        他本来来夏想的办公室是为了问清真相,一见夏想的面,他就明白是何江海的手笔,并非夏想所为。

        周鸿基既然弄清了真相,转身要回去的时候,就接到了衙内出了车祸的消息,他就愣在当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何江海的哭声就传了出来。

        也不怪省委主要领导办公室的隔音效果不好,主要是何书记没关门,夏书记也没关门,声音就畅通无阻地进入了耳朵之中。

        何江海一哭,周鸿基和夏想面面相觑,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让何江海不顾形象地放声大哭。不过谁也不好开口说些什么,周鸿基就微一点头,示意一下,转身就要回去。

        不料刚到楼道,就又接到了电话,衙内的车……再遇车祸!

        周鸿基晕头了,他还没有一天之内遇到过这么多事情的时候,简直就是接二连三的冲击波,让他真的摸不清头脑了。

        衙内真要在鲁市出了什么事情,他和孙习民都难辞其咎,虽说不至于真会拿他怎样,但毕竟不是好事,而且……衙内明明是一腔诚意而来,怎么就这么不顺利,到底是谁在背后没完没了地唯恐天下不乱?

        周鸿基没有回自己的办公室,转身又来到了夏想的办公室,刚推门进来,就见夏想刚刚放下电话。

        夏想第一句话就是:“情况不太好,高总受了伤,正紧急送往医院抢救。”

        周鸿基心中大惊:“具体是什么情况?”刚才他接到的消息并不详细。

        夏想一脸惋惜:“和一辆渣土车相撞,被一车土埋在了下面,幸好高总的汽车车身牢固,才幸免于难,不过人已经昏迷了,正送往医院抢救。经初步查明,渣土车司机涉嫌非法营运,而且肇事之时立刻弃车逃逸,不排除人为的可能……”

        难道又是何江海?

        周鸿基的怒火在一瞬间熊熊燃烧了,过分,太过分了,衙内是谁,何江海竟然狗胆包天,千方百计要置衙内于死地?

        是可忍,孰不可忍!

        第一次被人步步紧逼,又处处杀招,周鸿基真的失去理智地暴怒了,忍不住狂吼一声:“何江海!”

        幸好吴天笑眼疾手快,在周鸿基话刚出口的一瞬间,及时关上了门,才让外面的人只听到怒吼之声,并未听清周鸿基的怒吼声中,喊出的是何江海的名字。

        如果真的传了开来,事情就成了笑话了。

        但现在,其实事情已经闹大了。

        ……衙内在被人紧急送往医院之时,京城方面就第一时间得知了消息。

        随后,电话就打了省委,打了邱仁礼的办公桌上。

        而就在邱仁礼刚刚接完电话之后,一脸冷峻,甚至还没有想好怎么办时,外面已经乱成一团了。

        十几辆渣土车一字排开,齐齐横亘在省委大院的门口,还拉出了条幅,上写:“严惩肇事凶手,还黎民百姓一个公道!”

        “特权阶层横行,杀人夺命!”

        “严惩机场高速车祸惨案凶手,为无辜的死者申冤!”

        渣土车的司机不在,车的前面,密密麻麻挤满了明白真相的群众,有人手举条幅,有人手持高音喇叭大喊,还有人唯恐天下不乱,在车顶上哭诉。

        一看就不是家属,而是有组织有纪律的职业闹事队伍。

        如果在周鸿基眼中,眼前的一幕显然就是恶人先告状了,但邱仁礼此时还不清楚事情真相,勃然大怒,抓起电话打给了何江海,要求何江海立刻组织警力维护秩序。

        随后,邱仁礼立刻召开了紧急会议,商议应对之策。

        按说省委大院门口,也不可能被人堵了大门,平常为了防止上访人员,门口总有便衣和武警执勤,今天也不例外,便衣有,武警也有,不过却还是被人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成功地组织了围堵,不仅仅是因为便衣和武警的无能,而是有着不为人所知的深层原因。

        因为便衣也好,武警也好,都认识领头的组织者,是鲁市有名的亡命之徒,谁也得罪不起。主要是齐省省委不同于其他省份,不但省委高官以本省人居多,就是下至门卫和便衣,也基本上都是本省人,甚至不少还是鲁市人,因此,都宁肯被上级处分,也不愿意出手阻拦——还是小命要紧。

        和邱仁礼的震怒、夏想的愤怒以及周鸿基的暴怒相比,何江海也是又惊又怒,因为……衙内的第二次车祸和有组织地围堵省委大院事件,完全不是他的吩咐,他也毫不知情!

        完了,事情真的闹大发了。

        何江海再傲慢,再胡闹,也不敢组织人手围堵省委大院,是比王之夫的录音门更严峻的政治事件,他还不至于如此丧心病狂。

        本来精心设计的妙计,想要安天下,怎么现在局势完全失控了,何江海瘫坐在椅子上,在儿子之死和政治事件意外爆发的两重打击之下,终于支撑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