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07章 小问题引发的大事件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07章 小问题引发的大事件

    作品:《官神

        晚上夏想没有应酬,安稳地回家吃饭。作为好男人的标志之一,回家和妻子共进晚餐,是必备的优秀品质之一。

        不料到家才发现,曹殊黧并没有为他做好饭,而是一个人正默默地收拾行囊,显然是要出远门。

        曹殊黧可从来没有其他女人惯用的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恶劣伎俩,结婚十年了,一直对夏想十分友好,凡事绝对不会出格……今天是怎么了?

        尤其是当夏想看到曹殊黧脸上挂着淡淡的愁容,眼泪还在眼眶中打转,就更是惊慌了,左右一想,自己父母身体健康,岳父岳母又一切无忧,那她是怎么了?

        再说他也又乖又听话,还有谁值得黧丫头紧急动身并且心乱如麻?

        只有一人了……夏想上前从后面抱住曹殊黧的肩膀,柔声问道:“夏东怎么了?”

        曹殊黧见夏想一下猜到了问题的所在,就叹息一声说道:“越大越不省心,刚刚打来电话,哭得一塌糊涂,说是想妈妈了。我订好了明天的机票,一早就飞京城。”

        母子连心,父子也连心,近年来,夏想自责对夏东的关心不够,问道:“到底怎么了?要不我陪你一起去一趟?或者干脆接夏东来鲁市上学算了。”

        “我也想,可是孩子大了,有主意了,哭归哭,就是不肯离开京城。问他出了什么事,又不说,就说想妈妈了。”说着说着,黧丫头的眼泪一下流了出来,伏在夏想的肩膀上嘤嘤哭了起来,“夏东一哭,我的心就乱了,恨不得马上见到他。”

        也可以理解她的心思,就是夏想也时常为一个小小的人儿牵挂。其实他和夏东父子关系很好,夏东在小的时候,长得很象妈妈,脸有点瘦,身形有点弱,但从四五岁之后,就越来越象他了,而且不管是长相还是饮食习惯,和他相似的地方越来越多。

        小时候的夏东爱吃米饭,到现在,只吃面食。夏想是比较赞成夏东吃面食,米饭性寒,适合南方潮热的气候,北方干冷,面食不但热量高,也是温性食物,是北方一带最合适的主食。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其中包含的朴素的道理就是因时因地而食。

        其实也和五行相生相克的道理一样,本地出产的食物,最适合土生土长的本地人食用。远道而来的食物,并非不能吃,但不能为主。就象在寒冷干燥的北方的冬天,总吃辣椒必上火一样,因为辣椒本是南方潮湿之地抵御潮气所用的食物。

        现在的夏东长得圆脸,健壮,和不少要么豆芽菜要么肥包子一样体型的同龄儿童形成鲜明的对比,依稀有夏想当年时的模样。

        让夏想感慨的是,他小的时候,既没有牛奶又没有大鱼大肉,只一个馒头一块咸菜,一样身体健康,并且健壮地长大成人。现在的孩子,天天补充各种营养物质,结果一场流感之后,各大儿童医院就人满为患。

        现在的孩子都体寒多病,注意,不是体弱——其实和饮食习惯以及滥用抗生素有莫大的关系。

        专家们曾经再三强调一杯牛奶强壮一个民族的谬论,结果却是四牛奶粉差点毁掉一代儿童。又有专家鼓吹吃肉健康和吃鱼聪明,照他们的理论,蒙古人应该是世界上最健壮的民族,而几乎完全以鱼为食的冰岛人就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种了?

        其实不然,蒙古国的贫穷和冰岛肠癌发病率世界第一,就已经说明了许多问题!

        专家们只不过选择性无视罢了。

        具体落到夏东和连夏的教育问题之上,夏想想法很多,却无法一一实现,因为他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管教两个小家伙中的任何一个。

        夏东还好,独立意识很强,小小年纪就在京城,用他自己的话说就叫“闯天下”,很少哭鼻子,和许多现在还非要和妈妈睡在一起的同龄人相比,夏东在起跑线上就已经甩下同龄儿童几条街了。

        连夏也是如此。

        虽然连夏由老爷子带着,但吴老爷子可不是一般人,非但不溺爱连夏,反而要求得比连若菡还要严厉。

        吴家三代无人才的残酷现实让老爷子大为警醒,清楚的一个事实是,一个家族想要长盛不衰,就不要溺爱下一代,古人的棍棒出孝子理论固然不可取,但现在的小皇帝式的迁就教育,也是培养草包的做法。

        老爷子亲眼见证了开国领袖的后代之中,并无几人可以再有成就。也目睹了无数太子党的覆灭,更亲眼所见站在同样起点的官二代们,大部分在地方之上的历练之中,泯然众人矣。

        教育是重中之重,富不过三代对大部分人来说是一个无法打破的魔咒。吴老爷子将全部希望寄托在了连夏身上,对连夏的要求很是严格。

        至于梅晓琳对梅亭的教育,以及肖佳对肖夏的培养,夏想也是一直关注,并且过问。女儿比儿子更难养,不管教不行,管教太严了也不行,好在梅晓琳和肖佳也都不是过分溺爱孩子的人,梅亭和肖夏也算听话。

        其实夏想因为不便的缘故,对梅亭和肖佳的关心稍少之外,对夏东和连夏的成长都十分挂念在心,只是时间太少,和他们见面不多,实际上,却一直在为他们制定成长计划。

        一直以为夏东已经是一个小小坚强男子汉了,今天一听曹殊黧的话,他也无奈一笑,说到底,夏东才是一个**岁的孩子。

        可是,**岁的小男孩,会有多大的苦恼?

        想想他当年**岁的时候,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没有小伙伴玩,或是弹弓坏了,又或是被老师批评罚站了,至于其他方面的苦恼,几乎没有,或是夏想想不起来了。

        既然曹殊黧要看望儿子,他自然不能拦着,就劝慰了几句,本想再打电话过去问问小家伙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曹殊黧却又不让。

        “算了,儿子不说就别勉强他了,他也有自己的小秘密。”

        尊重教育也是育儿的新式教育,夏想摆摆手:“行,你说了算。”

        操心完夏东的事情,夏想才发现肚子饿了,家里又没有开火,算了,他就拉上曹殊黧出去吃饭。

        说来夫妻二人还真难得出去吃饭,夏想爱吃曹殊黧亲手做的饭,而曹殊黧又喜欢动手,她又认为外面的饭菜太油,环境太吵,所以夫妻二人虽然一直过二人世界,却几乎很少到外面用餐,也算是在夏想的级别上少见的顾家了。

        想来想去,就去附近一家包子店简单吃上一口。要了包子和米粥,齐省省委副书记和省委书记千金,就相对而坐,和普通人一样,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吃起了一顿不足30元的晚饭。

        还好,曹殊黧刚刚哭过之后,心情又平静了许多,就和夏想絮絮叨叨说起了夏东的趣事,浑然如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妈妈。

        夏想一边听,一边吃,又沉浸在难得的休闲时光之中,享受少见的清静,因为他平常在家中吃饭,也总是电话乱响,甚至有人敲门,现在在外面,周围虽然人多,却无人认识他是谁,油然而生一种无官一身轻的自在。

        只不过,自在只能一时……饭吃一半的时候,手机还是响了。

        是一个十分陌生的号码,来自京城,夏想犹豫一下还是接听了,因为最近京城事多,不少人在打他的主意,不管是好心也好,坏心也好,总要应付。

        不料电话接通之中,却传来一个温雅的女士的声音:“夏想,我是齐阿姨……”

        齐阿姨,夏想确确实实愣住了,哪个齐阿姨?一瞬间想起了齐阿姨是谁,顿时屏住了呼吸!

        “啊……齐阿姨,您好,您好!”

        曹殊黧也立刻向夏想投来了疑问的目光。

        “夏东最近和小灵闹了点矛盾,小灵今天回家还哭着闹着说是不理夏东了。我就说,好,不理就不理了,明天就转学,不和夏东同桌了,她一听,哭得更厉害了,说什么也不同意。孩子就是孩子,虽然气夏东,还是喜欢和他在一起……”

        “我是说,能不能让殊黧来京城一趟,来哄哄夏东?我接小灵的时候,见到夏东了,小伙子还不理我,扭过头去却偷偷抹泪,又喜人,又叫人心疼。我想接他来家来住,也好和小灵和好,他还挺倔……”

        “……”

        谁能想到,絮絮叨叨说起家长里短的齐阿姨,说到孙女和夏东之间小孩子式的别扭,一说就是十几分钟,听了出来,她又是怜惜孙女,又是疼爱夏东,而且还是真心疼爱,可惜夏东这个倔小子不领情,连总书记夫人的面子都不给!

        不错,齐阿姨就是上次夏想在叶石生家中见过的总书记夫人!

        连夏想也没有想到的是,不过是夏东和总书记孙女之间闹了一点别扭,竟然惊动了总书记夫人专程打来电话,一说就是半天。

        既是夏东深受总书记夫人喜爱的体现,也让夏想体会到了一股浓浓的亲情——此时此刻在他眼中,总书记夫人身上的光环褪去,只是一个宠爱孩子的长辈而已。

        第二天一早,曹殊黧就飞往了京城,去解决两个小孩闹别扭引发的大事——而就在曹殊黧飞离鲁市的一刻,衙内也在鲁市落地了。

        但在衙内还没有平安抵达省委之前,就遭遇了意外——何江海送上了一份免费的缤纷大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