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05章 夏想的梦想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605章 夏想的梦想

    作品:《官神

        许冠华最近春风得意。

        春风,不是升官,也不是发财,而是……爱情。

        爱情,自然就是让许冠华无比沉迷的丛枫儿了。

        丛枫儿长得漂亮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她经历复杂,对世事很看得开,又懂人情世故,在她眼中,许冠华虽然是将军,实际上在感情上面,和一个情窦初开的大男孩没有区别。

        在感情的战场上,丛枫儿就是一言九鼎的将军,许冠华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兵罢了。

        就算老古也因许冠华被丛枫儿迷得三迷五道哭笑不得,也幸好是夏想介绍的女人,否则老古说什么也要敲醒许冠华,省得他毁在女人的手中。

        不过在老古见到丛枫儿之后,他除了感慨夏想的好手段之外,也为许冠华感到欣慰,许冠华有丛枫儿,也当是他的福气。

        丛枫儿虽然人很精明——夏想强大的一面再次闪现,让老古坦然接受了丛枫儿的人情练达——但她还算贤惠,言谈举止十分得体,最让老古满意的一点是,她不但处处维护许冠华,真心对许冠华好,而且还是理财能手。

        许冠华在政界,有一个在商界的内助,是最好不过的组合。

        得到了首长的首肯,许冠华就更觉得幸福了,几乎迫不及待地向丛枫儿求婚,要将婚期提上日程,丛枫儿本来也想答应,但正要点头时,出事了。

        肖佳的生意遭遇到了十几年最大的一次危机!

        值此危急之时,丛枫儿哪里还有心思结婚?她现在当肖佳比亲姐姐还亲,几年来的相处,她和肖佳之间的情谊,外人一般无法理解,但她内心却是清楚,这一辈子,她都不允许任何人伤害肖佳。

        因为肖佳不但善良,而且对她情同姐妹,在她最艰难的时期,给予了她无微不至的关爱,她能有今天,能拥有财富和体面,全是拜肖佳一手所赐。

        丛枫儿在拒绝了许冠华的同时,也告诉了他原因,因为她很清楚,是需要许冠华出手的时候了。

        许冠华只知道肖佳是丛枫儿最敬重的异姓姐姐,也知道丛枫儿的一切都是肖佳的给予,他虽然没有见过肖佳,却对肖佳的印象好到了极点。

        肖佳的生意就是丛枫儿的生意,动了肖佳,就等于动了丛枫儿。而动了丛枫儿,就等于动了他的心头肉!

        所以,当夏想的电话及时打来的时候,不需要夏想再做战前动员,也不需要解释更多,同仇敌忾的热血已经在许冠华的心中沸腾了。

        “夏书记,你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做!”许冠华做出了庄严的承诺。

        夏想也没和许冠华客气,不过倒是语气依然轻松——就算是即将开战,也不必苦着脸,夏想的哲学就是准备周全,面带笑脸,不怕艰难,勇往直前——只对许冠华说了一句话:“冠华,你只需要在后面摇旗呐喊就行了,明天,杨威和陈总会到京城,你出面接待一下,具体事情,由他们经手。”

        许冠华的身份特殊,不允许他抛头露面,他需要的只是坐镇,以防止有人觉得可以暗中施展一些不光彩的手段。有一名军中的少壮派的少将作为幕后靠山,想要动手动脚的人都会事先想想断手断脚的严重后果。

        耍横,许冠华不如杨威。论阴谋诡计,许冠华不如哦呢陈。由杨威和哦呢陈出面,暗中策应,再由肖佳和丛枫儿正面迎敌,相信衙内只要不乱来,想在规则内将肖佳的产业吞并,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同时夏想还准备了一个更大的后手——元明亮。

        说到元明亮,不得不提到元明亮在胶辽市的化工厂的进展。

        进展一切顺利,顺利得出乎元明亮的意外,就让元明亮无比佩服夏想夏大书记的魅力和考虑周全,也正是因为哦呢陈与他随行同往胶辽,在哦呢陈的照应下,将胶辽地方势力的各种刁难都化解于无形之中。

        论商业上的阴谋和算计,或许哦呢陈不如元明亮老道。但论黑白两道通吃,元明亮和哦呢陈相比,又相差甚远。

        元明亮一开始还有点轻视哦呢陈,觉得哦呢陈和他相比,不论财力还是商业天赋,都相差甚远。但在胶辽的经历让他明白了一点,如果他只是做金融资本的运作还成,只要做实体,就必须和当地政府以及黑恶势力打交道,此时,哦呢陈出面,必定无往而不胜。

        元明亮从此将哦呢陈引为至交,和哦呢陈相处非常愉快。

        元明亮的化工厂投产之后,还没有正式开工之前,就做出了一件震动齐省的大事——和燕省方面签定了工业用盐的供货合同!

        要知道,齐省可是产盐大省,元明亮却舍近求远,而且燕省的工业用盐价格并不比齐省低,其中蕴含的政治意义就耐人寻味了。

        也确实是政治意义十足,正是因为元明亮的订单,再加上吴若天的介入,燕省沿海一带的制盐厂,无数濒临倒闭的中小盐厂,又恢复了勃勃生机。

        再加上燕齐两省联动的盐务系统反腐风暴,让燕省盐务局不再调配外省的“私盐”,转而从省内调拨,因此而受惠的工人足足有数千人之多,曾经只拿部分生活费挣扎在贫困线以下的最底层的制盐工人,在盐务系统贪官落马之后,终于又有了吃饱饭的希望。

        满是风霜盐粒的沧桑的脸上,又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最底层的工人,他们的愿望最朴实,也最初级,只要有活儿干,有饭吃,他们就心满意足了。只可惜,一顿饭吃头牛屁股底下坐栋楼的领导们,眼睛向上不向下,从来不会看到他们的疾苦。

        重新开工的制盐工人欣慰而开心,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应该感谢一个他们从未谋面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物——夏想!

        如果不是夏想在幕后的大力推动,他们也许会一直望海兴叹下去。

        但对于夏想来说,挽救了几千名工人的生活并不是他的最终目的,他要的更多,因为从一开始,他就想在力所能及的权限之内,为更多的百姓谋取应得的利益,或是正义!

        ……在夏想的授意下,吴若天的制盐厂开始大量生产无碘无任何添加剂的食盐,提倡生态食盐,自然食盐,天然食盐,打出的宣传口号是——吃饭的健康,从每一颗盐粒开始。

        燕省的盐务系统从局长到中层,落马无数贪官,再加上吴若天本身的背景雄厚,再有严小时的精心运作,甚至不用高晋周出面打招呼,吴若天的生态健康食盐就在盐务局通过了批文——不过是分装和加盖公章的程序之后,就成了销往市场的专营食盐。

        就让健康理念,先从燕省推行好了。以后再慢慢配合媒体的宣传,再花钱雇用一些专家教授在报刊杂志撰文宣传一下不含任何添加剂的食盐的好处,相信会在潜移默化之中,为无数百姓的健康,带来长远而值得欣慰的影响。

        果真如此,夏想也当为自己的心血没有白费,没有白白得罪高官权贵,欣慰而笑。

        也许他的追求比起追求多高的经济增长率,比起为了政绩而大兴土木,比起为了保证子孙三代的幸福而大肆贪污,并且随时飞往幸福国度的……等等官员显得不够大气不够耀眼,但他要做的就是真正的将为国为民的理念做到实处。

        百姓是否知道他的付出并不重要,高官权贵是否喜欢他更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不空谈,不虚名,他只为一个信念而永无放弃。

        梦想或许很遥远,信念或许很艰难,但一路走到今天,他身上虽然打着家族势力的烙印,但却永不磨灭的还是平民情怀——真正的为民情怀。

        夏想最长远也是最伟大的梦想就是,民富而国强。一个国家,只有百姓真正富裕了,才能理直气壮地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元明亮虽然不能说已经被他收服,但如果他有需要,借元明亮商业之上的阴谋和算计,相信元明亮不会推辞,欣然前往。

        夏想完全相信,如果许冠华殿后,肖佳正面,杨威和哦呢陈侧面相助,还抵挡不了衙内的攻势,元明亮再出面的话,必然获胜。

        但愿不会等到元明亮出手的一刻。

        精心为衙内在京城设置好了陷阱,夏想就将心思又收回到了齐省。

        因为和京城的对峙相比,齐省才是真正的主战场,不但和何江海最后的决战即将打响,而且衙内也会再来齐省——不管衙内是假装投资,还是真想继续产业地产的大计,有理由相信,齐省将会是他和衙内之间的最终清算之地。

        新仇旧恨,是一笔勾销还是连本加利加倍偿还,就请放马过来,他严阵以待。

        第二天,刚上班,夏想就参加了书记办公会,讨论组织部关于人事调整的二次修改稿。

        经过充分领会领导意图,廖得益的第二次修改稿就基本上体现了邱仁礼和夏想的根本意图,外加孙习民的部分提名在内,何江海的利益基本上没有照顾多少。

        其中有一个关键点就是省纪委常务副书记令传志的下一步安排……还没有展开讨论时,邱仁礼就接到了中组部的电话,关于王之夫的处理意见,中央正式有了答复,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外。

        而对王之夫最终处理意见的出台,也间接表明了中央在对待齐省的问题上,出现了分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