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96章 另一扇大门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96章 另一扇大门

    作品:《官神

        又谈了大概半个多小时,周鸿基才离开中纪委,踏上了返程之路。

        隆家城对于夏想踢来的刺猬也是无可奈何,有时候规则都必须遵守,谁也不能例外,世界都按照固有的规律运转,何况官场?

        官场上的较量,就看谁更能完美而和谐地利用规则,在规则中自由地发挥,说白了,就和戴着脚镣跳舞一样,同样戴着脚镣,但肯定有人比别人跳得更好更协调。

        在返回鲁市的飞机上,周鸿基一直在想,齐省今后的局势会是怎样的一个走向?在达才集团的项目破局之后,在盐务局的问题最终被夏想完全解决之后,何江海还有什么手段可以施展?

        现在的何江海,已经全面进入了防护阶段,正是乘胜追击将他打垮的最好时机,是不是要和夏想坐在一起,好好商量一下下一步怎样对付何江海?从目前的局面来看,如果在齐省进一步巩固地位,显示权威,拿何江海开刀是最好的布局。

        作为省纪委书记,手中掌握着无数厅级高官的生杀予夺大权,他只拿下一个盐务局局长,还是夏想的推动之下,并非是他一人之力,就算是政绩,也似乎不太耀眼。

        周鸿基并非冒险投机分子,但骨子里还是有一定的政治投机性,毕竟他不比夏想一直在地方上担任要职,他初出京城,迫切需要政绩,让他最欣赏的还是当年山城的一次轰轰烈烈的打黄扫黑的政治行动,次欣赏的就是夏想在湘省的反腐大戏,如果在齐省,他也能斩落几名城市一二把手的话,必定会大放光彩——虽然此举必然会得罪贪官身后的政治势力。

        但政治和经商是一样的道理,你想占领市场,必然要从别人手中抢夺市场份额。位置就那么多,市场就那么大,都想坐好位置,屁股多,椅子少,怎么办?

        当然明枪暗箭了。

        是该再和夏想好好谈谈了……周鸿基眯着眼睛假寐,心思却早就飞回了鲁市,落在了令传志的身上。

        联想到夏想在湘省也是将省纪委常务副书记兼监察厅厅长斩落马下,他就动了异样的心思,因为令传志处处挑战他的权威,已经让他忍无可忍了。

        齐省是解决了许多问题,但……还有许多问题没有解决,比如即将上场的人事调整大计,再比如王之夫的问题——王之夫在事后很光棍地承认了事情是他一人所为,和别人无关,主动请求省委的批评和中央的处罚。

        但省委上报之后,中组部迟迟没有答复——再有悬而未决的赵牡丹和朱振波案件,等等,还有许多随时爆炸的重磅炸弹,正等待引爆之中。

        最让周鸿基担心的一点是,何江海最近有点反常,和以前频繁接触本土势力不同的是,他似乎完全没有了一战之力,每天沉默而低调。

        但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周鸿基深知何江海才不会甘心失败,而且何江海完全没有伤及根本,庞大的本土势力的根基还在,怎会认输?

        那么是否说明一点,他正在用表面上的全面败退来迷惑夏想,从而达到了暗中布局伺机奋力反击的目的?但问题是,何江海还有什么反击手段可以施展?

        除非是……周鸿基想到了什么,蓦然心惊,一落地,就打电话给夏想,提出一起坐一坐。

        “夏书记,我刚落地,马上到省委,晚上有没有时间一起坐坐?”周鸿基语气很迫切。

        和他心情迫切相反的是,夏想的口气很轻松:“真的没有时间呀,周书记,能不能等两天?”

        等两天,夏书记真有乐,真有这么忙?周鸿基又说:“我是突然对下一步的局势有点想法,想和夏书记交流一下。”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周鸿基相信夏想明白他的意思,虽然他曾经有过短暂的摇摆,但实际上他一直没有真正和何江海联手,而和夏想之间的距离,从未远离。

        不料夏想还是不慌不忙的口气:“确实不行,只能再等两天了。周书记,我没在鲁市。”

        周鸿基一愣。

        “现在人在燕市,可能要呆两天,有点私事。”

        夏想挂断周鸿基的电话,摇头一笑,周鸿基也真是一个聪明人,看出了齐省又有了可乘之机,就及时向他靠拢了,好,是好事,有雄心壮志是好事,只有有进取之心,才有继续合作的基础。

        不怕周鸿基三心二意,就怕周鸿基不思进取。

        对于齐省今后的局面,夏想比周鸿基看得更透彻,也更有想法。

        何江海始终是最需要提防的最大的反对派,自然是毋用置疑的事实,而何江海不甘心失败,以表面上的退缩来掩盖私下里的小动作,夏想更是心知肚明。

        不过何江海并没有太大的动作,只有一些小打小闹的动静,比如还想替赵牡丹大事化小,还想让朱振波解围,等等,一直在背后寻找突破口,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之势。

        何江海的所有动作虽说不是全部在夏想的掌握之内,但他的主要方向夏想还是心中有数,差不多做到了处处防范,倒不怕何江海的背后捣乱。

        当然,夏想也不会认为何江海黔驴技穷,除了小打小闹就没有办法了,永远不要轻视敌人是夏想的第一原则。

        他不怕何江海会有什么暗地里的手段施展,他还是担心李丁山的安危。上次的大明湖事件,一直在他心头萦绕不去,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心病。

        至于朱振波和赵牡丹的案子,综合各方信息汇总,等他回到鲁市之后,就会有最终结果出来。

        实际上此次回燕市,也算是突发情况,虽然不大,却也不得不让他亲自出面。

        突发情况其实是两件事情,一件是肖昆出事了,另一件是夏安有状况了。

        作为肖佳唯一的弟弟,肖昆的生意和近况,一直在夏想的关注之中。因为肖佳是他最默默无闻的女人,肖佳的真心让夏想内心充满爱意,爱屋及乌,肖昆也是让他为数不多的牵挂的人之一。

        还有一点让夏想对肖昆比较欣赏的是,肖昆是从农村出来的孩子,到了燕市之后,虽然生意越做越大,为人却一直保持着本色,不狂妄,不得意忘形,不自命不凡,而且还从不向肖佳伸手要过什么帮助。

        对于一些农村亲戚喜好沾光的本质,甚至基于有便宜不沾是王八蛋的理论而只知伸手索要的丑恶嘴脸,夏想在上一世深有体会。

        越是本色安分的人,越得夏想欣赏,肖昆近年来埋头苦干,在燕省以蔬菜批发起家,后来生意规模越做越大,发展到了连锁经营,并且开始向各大连锁超市供货,到现在已经拥有近亿元的总资产,在燕市,也算是事业有成的初级企业家了。

        肖昆有事,不是他和别人的生意起了冲突,也不是有什么菜霸、路霸和各种波霸刁难他,他的公司发展到今天,一些所谓黑道上的混混抢食的小事,早就见多不怪并且分分钟摆平了,如果到今天屁大点儿事情还要惊动夏想,那他别说好意思请动夏想了,自己就无地自容了。

        事情,发生在肖昆和跨国集团的贸易纠纷之上!

        肖昆的生意做大之后,光靠本地的批发市场已经无法满足他追求更大规模的需要,就开始向各大超市供货。

        燕市有两大连锁超市,一是控股冯旭光佳家超市的跨国集团——家乐福超市,一是燕市土生土长的本地超市南家超市。

        家乐福超市走的是大规模集团化的路线,在全市一共有六家超市,每家都是大型仓储式超市,个别甚至是大型购物广场的形式,在燕市独树一帜,一直是最大的龙头超市。

        而南家超市一直走小而全的路线,作为本土超市的代表,南家超市采取的是遍地开花的策略,每家超市营业面积不大,但胜在数量多,几乎每隔不远就有一家,甚至一两个居民小区就能分到一家。在全市遍布大街小巷,少说也有三四十家。

        家乐福超市和南家超市是燕市竞争最激烈的两大超市集团,经常举行各种促销活动,以吸引顾客。

        肖昆在为南家超市供菜的同时,也为家乐福供菜。超市的蔬菜销售薄利多销,但胜在量大,如果渠道畅通的话,也是拓展市场的一个必不可少的渠道。

        本来肖昆同时和家乐福超市、南家超市的合作都十分顺利,虽然家乐福超市有跨国集团常见的傲慢,比如结帐慢,扣费名目多,等等,但肖昆凭借实力和为人,一直和家乐福方面合作得还算愉快,和南家超市的合作就更不用说了,本地超市,方方面面的关系都好打点。

        但……突然就出事了,事情不是出在肖昆身上,而是出在家乐福身上。或者更确切地讲,根源出于燕市新开张的一家专营蔬菜、生鲜的外来超市——远光超市身上。

        远光超市来自南方,以经营质优价廉的蔬菜和生鲜而闻名全国,在燕市开张了第一家连锁超市之后,肖昆发现了商机,迅速和远光超市签定了供货关系,结果却惹怒了家乐福超市,从而引发了贸易纠纷。

        ……夏想意外介入了家乐福超市的贸易纠纷,却不知道,无意中打开了另一扇政治和经济双重内幕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