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86章 一朵蔷薇胜牡丹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86章 一朵蔷薇胜牡丹

    作品:《官神

        不知何时,雨停了。

        雨后的闲人居,空气无比清新,阳光透过云层,光芒万丈,尤其是从云缝之中挣扎而出的一缕阳光,如一道光柱一样从天而降,直直落在湖心亭上,带来相当震憾的美感。

        自然之威,天地之美,永远让人敬畏。

        夏想赞许的目光从温子璇秀美的脸庞滑过,落在吴天笑并不英俊甚至有点沧桑的脸上,对身边两个最值得信赖的手下的布线水平,心中暗暗赞叹。

        两人几乎同时收到消息,就在此时,周鸿基正和何江海有说有笑地共进午餐!

        省委之中,邱仁礼身为省委书记,也不会对常委之间私下的来往发表任何意见,因为那是个人私事,省委书记也无权过问。

        连一把手都没有资格多管的事情,夏想更是不会多管多问,但他对于何江海和周鸿基之间的互动来得如此之快,还是心中一跳。

        虽说未必一起吃饭就能说明什么问题,但联想到近来一段时间何江海和周鸿基之间几乎行同陌路的关系,以及齐省刚刚过去的风雨,再加上何江海傲然而从不肯低下的头,此时二人之间的有说有笑,就有了意味深长的内容。

        和许多人期待的风雨过后总会见彩虹恰恰相反的是,美好的愿望往往总会落空,其实风雨之后天空出现彩虹的几率很低,相反,地上一片狼籍的情况却是百分之百会出现。

        齐省的重新洗牌,真会来得如此之快?

        迎着吴天笑和温子璇担忧的目光,夏想笑了:“风雨过后是晴天,晴天之后,还有风雨,天气就是反反复复地变化,人也一样。”

        夏书记哪里来的信心?吴天笑和温子璇对视一眼,虽然心中不解,还有担忧,但领导如此坦然,他们也不好再说什么。

        随后,温子璇又汇报王蔷薇的下一步。

        在搜集赵牡丹方方面面的证据上面,王蔷薇功不可没,从王蔷薇提供的材料来看,足以置赵牡丹于死地,其证据之确凿和翔实,比起王泽人手中掌握的一些通过公安手段调查到的事实详细并且有用多了。

        也不能说王泽人无能,毕竟王泽人是刑警,而赵牡丹的犯罪事实集中在经济领域。隔行如隔山,对付经济犯罪,还是同行的王蔷薇更能抓住一个关键点。

        听取了王蔷薇进一步搜集到的赵牡丹的证据,夏想长出一口气,王蔷薇够狠,也许是她领会到了他的心思,又或许是她对赵牡丹没有一点好感,反正她的出手既准又狠。

        郎市一枝花战胜了齐省一枝花,不是一枝梨花压海棠,而是一朵蔷薇胜牡丹。

        ……整整一个下午,总算稍微轻闲了一些,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公务也少,夏想除了批阅文件之外,只接了几个电话。

        一是五岳新任市长楼昕东来电,在向夏想简短地汇报了思想之后,委婉地对夏想表示了感谢——楼昕东是夏力的提名,夏想力挺楼昕东接任市长,也是看重的夏力的面子——再三表示,五岳会做好所有准备,随时可以做好达才集团项目落地的全面工作。

        二是五岳新任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温子玑来电。

        温子玑公安局长的提名,在省公安厅党组会议上,一举获得通过,何江海没有提出任何反对意见,也算是顺应潮流,没有和省委唱反调。当然,也和何江海最近连连受阻有关,他现在需要适当地退让以换取喘息的机会。

        温子玑在五岳偏远之地沉寂多年,一直在副局长的位置上打转,眼见再升不上去就有可能一辈子这样了,然后夏想夏书记就如一道曙光,突然就出现在他的眼前,让他感到前途一片光明。

        说实话,温子玑一开始还真以为夏书记重用姐姐,是因为姐姐和夏书记之间发生了什么,因为在他看来,姐姐年纪虽然比夏书记稍大了一点,但熟女风范无人可比,再说以夏书记的年轻和高位,姐姐就算跟了他,也不算委屈。

        后来在他的细心观察和旁敲侧击之下,才发现原来姐姐和夏书记之间,还真是清白如纸,就让他对夏书记的为人一下上升到了无与伦比的高度。任何人都会对一个真心而不图回报帮助自己的人而心生感激,温子玑也不例外。

        等后来古玉到了五岳之后,见识了古玉的纯真和美丽,温子玑才恍然大悟,也只有古玉一样的如玉美人,才配得上夏书记的身份和高才。原来他认为姐姐就是一等一的美女了,和古玉一比,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今日打来电话,也是为了诚心感谢夏书记的提携之恩,并且表明今后的态度和立场。

        ……对于楼昕东和温子玑的来电,夏想并没有向心里去,其实在他的视线之内,并没有打算将温子玑纳入体系之内。因为公安系统内的升迁面比较窄,就如他以往接触过的几名公安战线上的下级,现在还在公安系统打转,很难跳出公安系统而在党政职务上有进一步的发展。

        不过作为在齐省范围内的助力,倒也不错。

        快下班时,孙习民的秘书黄创来前来传话,说是孙省长已经联系好了高总,随时等候夏书记的安排。

        孙习民真是热心,夏想还打算再等上一两天再和衙内见面,想了一想,就对黄创来说道:“请转告孙省长,明天我会安排一下。”

        孙习民热情的背后,恐怕还是衙内的心理比较迫切。当然,也不排除孙习民要借机提出什么交换条件,达才集团的项目,不能再拖了……事情还有很多,千头万绪也要一点一滴做起,夏想今晚还想和李丁山见个面,然后想让李丁山出面,邀请秦侃找一个合适的机会一起坐坐,因为他现在对秦侃越来越感兴趣了,秦侃在齐省的立场,虽然也在他的预料之中,但秦侃的根本出发点是什么,还是让他琢磨不透。

        齐省……还是有许多有意思的人和事。

        还没有打电话给李丁山,手机却先响了,一看来电不由一愣……严小时。

        “哎,我在鲁市了……”严小时的声音就如夏天盛开的荷花,飘浮在水面,一圈圈荡漾开来,恍如梦境。

        这丫头来了一个突然袭击,也不提前说一声,夏想咳嗽一声,嘿嘿一笑:“还没请假……”

        “你什么时候在正牌夫人面前软脚过?装得挺象,可惜……我不信你。”严小时的话不无嘲弄之意,“我反正已经订好了房间,来不来见我,随你。反正在你心目中,我不过是一朵浮萍。”

        严小时在夏想心中绝对不是浮萍,至少也是香远益清的枙子花。

        来到严小时下榻的子豪大厦时,正是华灯初上时分,夏想一人前来,负手前行,又因为雨后放晴的夜色十分清新,再加上最近省委之中,各种纷乱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他的心情就确实大好。

        严小时刚刚洗过澡,长发未干,半湿半干地挽在身后,反而更增加了浴后美人的美感。

        虽然夏想和严小时成就过不算成功的一次好事,但平常在夏想面前,严小时还是一直矜持几分,今天却一反常态,一见夏想就扑入了他的怀中,轻声细语,极尽柔情:“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你,想得不行,然后就坐飞机跑来了。你说……我是不是有点傻了?”

        几个女人之中,就严小时一人是江南女子,她的温柔软语,犹如一张密不透风的柔情蜜意之网,一下将夏想网在了中央。感受到怀中严小时柔软而怡人的身躯,耳边传来她的喃喃私语,夏想不知何故一下想起了一句话——温柔乡,英雄冢!

        他也不算什么英雄,却不由自主想起历史上的兴替,多半是由北向南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并非是南方英雄豪杰太少的缘故,相反,是南方女子太柔情的原因,正所谓英雄气短儿女情长,再豪气冲天的英雄,被水做的女子温香暖玉扑满怀,也会化了。

        他现在就差点化了。

        严小时果然了得,肖佳天生媚骨,妩媚之态无人可比,但只是表面上的媚惑。而严小时的如水柔情,却是真如柔弱无力却又无坚不摧的水一样,绝对会融化任何一个男人的铁石心肠。

        夏想轻轻抚摸严小时光洁的后背,感受到她肌肤的滑腻,心想怀中的女子,虽有如水柔情,却是矢志不移,为他守候了十几年的青春!

        “你才不傻,你是世界上最聪明的那个女子。”夏想轻声安慰严小时。

        严小时浑身酥软,就瘫倒在夏想的怀中。

        ……陪严小时吃过晚饭,又送她回到房间,夏想见天色不早了,就准备离去。严小时不是不懂事的女子,她并没有强留夏想,只是说道:“我一直在想,什么时候你能从白到黑陪我一天一夜,我也就知足了。”

        夏想不免一阵心酸,说来身边的女人,真让他陪过一天一夜的,还真没有几人。人生之中总有许多无奈,也不可能事事圆满。不过他答应严小时,一定会陪她一次。

        然而夏想并没有料到的是,他的承诺,竟然迟迟难以兑现。而他更没有想到的是,严小时此来,不仅仅是因为想他,还有不为人所知的另外的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