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84章 各自打牌(求月票!)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84章 各自打牌(求月票!)

    作品:《官神

        说来也怪,上午还是风和日丽的好天气,到了中午,忽然风云变色,下起了雨。

        而且还是大雨。

        整个省委都在大雨之下,陷入了难言的沉默之中,因为一场大雨洗刷了多少人的冤屈,或是又冲刷了多少幕后的黑暗,有人知道一二,大部分人一无所知,不到一定级别,接触不到其中的深层的内幕,只能看到表面现象。

        但即使是只看到表面,齐省省委大部分人也可以得到结论——中纪委败退了!

        和燕省纪委几乎同时抵达齐省的中纪委调查组,燕省省纪委人员还在,他们却在大雨之中,沉默而有序地上车,准备赶赴机场,飞回京城。和刚刚闹得沸沸扬扬的潘保华事件相比,中纪委的调查显得雷声大雨点小,有点虎头蛇尾的味道。

        和现在雷声小雨点大的鲁市天气,正好形成鲜明的对比。

        而让许多人期待之中的齐省一枝花赵牡丹的下场,更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在中纪委的简短的调查汇总中,提也没提赵牡丹此人,似乎她在潘保华案件之中并不存在一样。和先前有人预测赵牡丹必将在潘保华案件中大放光彩的结论截然相反的是,赵牡丹被雪藏了。

        其实说是雪藏并不准确,准确地讲,是被抛弃了,当成了弃子。

        每一个想当马前卒的卑微的小人物,都有野百合也有春天的梦想,但现实往往是,最先得到的下场总是北风吹雪花飘,春天,从来不会幸运地降临。

        马前卒成为弃子的机率,向来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

        不过还好,中纪委一行离开省委大院的时候,省委副书记夏想、省纪委书记周鸿基亲自出面为马怀路送行,也算给足了马怀路面子。

        毕竟堂堂的省委副书记也出面了,而按照级别和程序,夏想本不必出面。

        马怀路却并不领情,表面上客气十分,内心认定夏想不过是以获胜者的高姿态,在他面炫耀胜利并且居高临下嘲笑他来了。

        夏想握住马怀路的手:“请转告我对隆书记的问候。在京城的时候,和隆书记有过几面之缘,而且在我担任湘省纪委书记期间,也受教隆书记之处很多,对他一直感念在心。”

        马怀路笑道:“一定,一定。谢谢夏书记支持我们的工作,我很感谢。”心中却是对夏想抱以冷笑。

        和隆家城认为夏想此举一心是为了报复秦唐那年的一场大雨一样的是,马怀路一心认定夏想送行是为了嘲笑他的失败,其实他们都错了,夏想固然对秦唐的大雨很不满,固然对马怀路的调查很反感,但他不是一个无聊到为了解气而为所欲为的人。

        一举化解了赵牡丹事件和李丁山危机,只是出于正义和公理,出于对李丁山的维护,并无其他延伸之意,夏想也知道,赵牡丹事件的背后的策划人,应该不是隆家城,隆家城也或许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不过在替李丁山申张正义的同时,报了当年的一箭之仇,也算是意外收获。

        为马怀路送行,不过是出于应有的礼节,是想借机向隆家城传达一个信号,就是他是好人,天大的好人,但有一点,虽然不会主动害人,但要还手的时候,说不定一不小心也会扎手。

        当然,如果仅仅是出面送行,是不会达到夏想想要的效果,还必须有一幕耐人寻味的配合演出才行……就在马怀路一行准备上车的时候,几车警车顶风冒雨呼啸而至,从马怀路等人的旁边飞驶而过,溅起的雨水差点甩了马怀路一身!

        是市局前来押送赵牡丹的警车。

        马怀路的脸色一瞬间变得难看了十分。

        等马怀路的车队消失在雨幕之中,站在夏想身边的周鸿基似是感慨,又似是自言自语:“真是一场及时雨呀。”

        “是呀。”夏想有滋没味地接了一句,“总算了了一桩事情,齐省,可经不起折腾了。”

        周鸿基却又呵呵一笑:“古代皇帝都以来泰山封禅为最高荣耀,但许多皇帝都自知福德不够轻易不来,古往今来,真正到泰山封禅的一共才几人而已。”

        “什么时候和周书记一起爬爬泰山?据说能一口气爬上泰山,就证明精力还行。”夏想顺势说道。

        “好,有时机一定去。”周鸿基笑了笑。

        一番山高云深的对话之后,夏想和周鸿基各自回办公室,齐省暂时回归了宁静。

        但暂时的宁静只属于夏想,因为周鸿基还有许多事情要忙,远的不说,单是双规了汤世诚,就有许多后继问题要处理,因为省盐务局的**,绝不仅仅是一正一副两个局长的问题,还有许多中层干部牵涉其中,到底打击面要有多大,准备落马多少人,背后还要清清楚楚地算上一笔明细帐才行。

        不算清楚帐目,万一留下后患无穷的后遗症,就不是周鸿基所想要的政绩了。

        表面上他依然镇静,实际上从现在开始,才是真正挠头的开端。

        虽然已经借孙习民之口向国务院方面释放了善意,而隆家城也亲自打了电话解释了一番,效果却还是不太好,不过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每做一件事情,不可能方方面面都满意,周鸿基最基本的原则还有,至少他在盐务局问题上,问心无愧,并且秉公处理了。

        周鸿基所期待的最大收获就是,汤世诚一倒,不管盐务局上下是全部洗牌,还是部分洗牌,何江海应该有所表示才对。如果何江海还不肯低头,那就一查到底了,如果何江海识趣,盐务局的中层,还可以适当高抬贵手。

        周鸿基刚回办公室,就有人敲门,听到外面秘书说话的声音,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何江海登门了。

        自从他和夏想在一些事情的看法上达成一致之后,他和孙习民之间渐行渐远,和何江海之间更是行同陌路。今天何江海登门来访,至少表明了一个主动交谈的态度。

        能坐下谈,就有合作的希望,周鸿基微微一笑,虽然何江海排名比他低,但为了释放善意,他起身相迎。

        对于何江海的此次来访,周鸿基寄予厚望。因为通过网络事件和赵牡丹事件,他察觉到了和夏想之间不小的差距,为了避免在以后在和夏想有限的合作中被夏想摆布,他现在需要借助何江海的力量了。

        何江海迈着大步来到周鸿基的办公室,见周鸿基起身相迎,呵呵一笑:“周书记,太客气了。”

        周鸿基主动伸手:“何书记,最近好象心情不错,都胖了一点。”

        “有吗?我都觉得又瘦了。”何江海似乎心情真的不错,一点也没有因为最近一连串的失利而沮丧,反而红光满面似有喜事一样,“有件事情要和周书记打个商量……”

        来了,向来说话喜欢单刀直入的何江海,看来是要提条件了,周鸿基一伸手:“坐,坐下说话。”

        何江海就势坐下,开口说出了一番令周鸿基心潮大为起伏的话…………夏想回到办公室,也是刚刚坐下,就有人敲门进来,还以为是李丁山,不料外面传来吴天笑微带惊讶的声音:“孙省长来了!”

        声音不大不小,正好可以让夏想听到。

        夏想急忙起身相迎,心中却想,前脚马怀路才走,后脚孙习民就来,说来他来齐省之后,孙习民还是第一次主动现身他的办公室。

        “孙省长来得正好,刚好泡上一壶好茶。”夏想迎到外面,十分热情地迎孙习民入内。

        孙习民甩着手,迈着还算稳健的步伐,呵呵一笑:“夏书记就不必客套了,我知道你忙,就说几句话就走。”

        话虽如此,吴天笑还是手脚麻利地泡好了茶,替孙习民端上。孙习民接茶在手,大有深意地看了吴天笑一眼:“天笑不错,真的很不错,是棵好苗子。”

        吴天笑笑笑,没说话,转身关门出去了。

        “我来呢,有两件事情要和你说一说。”孙习民还真是不客气地喝了一口茶,摆出的就是和夏想不是外人的姿态,“一是你和成达才关系一向不错,达才集团近年来扩张的步伐一直没有停过,现在对外宣称资产超过500多亿,夏书记,你给我交个底,达才集团现在的实力怎么样?”

        “二是高总托我请你出来坐坐,他和你不熟,怕请不动你,觉得我和你在燕省就是老朋友了,说你会给我三分面子。我抹不开,就替他请你了。”

        孙习民的姿态很放得开,随意又大方,比夏想预想中还要轻松不少,倒让他对孙习民又高看了一眼。

        不过……孙习民的两件事情,当真是有趣得很。第一件不说达才集团的项目,却问到了达才集团的实力,第二件不提千江集团的投资,却又是衙内摆出姿态请他吃饭。

        双管齐下,孙省长此来,手中还真是提了一个大大的葫芦。

        夏想轻轻转动手中的水杯,答道:“达才集团的实力不用怀疑,总资产确实在500亿以上,刚刚开发的几个项目又大获成功,现在流动资金就能直接拿出几十亿不成问题……”

        孙习民微笑聆听。

        “至于高总请我吃饭的问题……”夏想微一思忖,给出了一个令孙习民意想不到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