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83章 当年秦唐的一场大雨(求推荐票!)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83章 当年秦唐的一场大雨(求推荐票!)

    作品:《官神

        省委书记办公会最近达成一致的共识,双规汤世诚,同时宣传部就在网络事件之中的反应和处置不力,做出反省,并及时上报中宣部通报情况。

        与周鸿基当机立断双规汤世诚的做法相比,冼华文固执而老化的头脑,让他成为众矢之的,不但被夏想不轻不重地敲打了一番,就连孙习民后来也委婉地点评了几句,要求宣传部门重新认识到当前形势的巨变,要进一步把握时机,站在时代的潮头。

        冼华文弄了一个灰头土脸,最后讪讪收场。回去后,还要面对中宣部的批评,算是在网络事件之中,第二受害者。

        第一受害者,当然是躺着也会中枪的汤世诚了。不过汤世诚其实身上早就一堆烂事,不过有人保他而已。现是不过是应得的报应罢了,也不算什么。

        还有一个受害者,就是坐着也会中枪的潘保华。

        潘保华好好的,刚刚被抓,又被人放到网上现眼,不是雪上加霜又是什么?

        最后还有一个就是穿着衣服也会中枪的赵牡丹了。

        刚刚开口告诉中纪委的审案人员,说她和李丁山有关系,结果中纪委的办案人员才一本正经地记录在案,一走出审讯室的大门才知道,外面已经变天了。

        风起云涌!

        中纪委办案人员正以为发现了重大线索,没想到,门里门外两重天,顿时傻眼了。随后紧急上网一查,见如火如荼的网络事件,大有天翻地覆之势,不但没有控制住苗头,反而愈演愈烈,甚至战火还烧到了齐省省纪委。

        又有新的论点提出,齐省省纪委在省盐务局局长汤世诚的问题上,有一定的包庇意识,连成一片的几十栋豪华别墅就在眼皮底下,是眼瞎了还是心瞎了,会看不见?还有明明已经双规了副局长解少海,不但没有了下文,难道就一点儿也不怀疑局长汤世诚?

        群情激愤之下,也不知是谁又将战火烧到了中纪委,说是中纪委既然正在调查潘保华案件,怎么就没有顺藤摸瓜查实汤世诚的问题?

        又有不知哪里的神通广大的网友提供了内部机密消息,说是有人要利用赵牡丹陷害齐省的一个副省级高官,借调查潘保华之名,行打击报复之实,现在正在秘密提审赵牡丹,要采信赵牡丹的供词……下面就是骂声一片了,说是除非从小喝四牛奶长大的,否则谁会胆结石过多成了脑残,连赵牡丹的话也相信?堂堂的最高纪律检查机构中纪委,会听信一个人尽可夫的类妓女的话而拿一名副省级高官开刀?开什么国际玩笑?

        要不就是脑残金喝多了,或者让地沟油黑了良心……如是等等,网友的智商和睿智充分证明了一句话——高手在民间。

        中纪委办案人员坐在省纪委专门提供的办公室中,手中拿着赵牡丹的供词,再看到网上已经抢先一步的将他们前路完全封死的评论,几人面面相觑,一脸苦相,不愿意承认又必须面对的一个现实就是——他们被人算计了!

        不但事事抢先他们一步,而且还将他们前期的工作全部否定,做得还很绝,让他们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更主要的是,对方对他们的路数了如指掌,一步先,步步先,完全就是牵着他们鼻子在逗他们玩!

        换句更不好听的话就是,他们来齐省等于是免费三日游,被一名事先安排好各种强迫消费的导游耍得团团转,而他们还自以为得计,还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其实……一切尽在别人的掌握之中。

        手中的赵牡丹的供词,现在真要拿出去就真成了笑话,而网络上的风暴,持续了几乎一天一夜,却丝毫没有要停息的迹象,宣传部门是干什么吃的?

        不过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网络风暴是一出精心策划的闹剧,要的就是要让中纪委的齐省之行,不但功败垂成,而且还要成为笑柄!

        欺人太甚!

        中纪委负责人马怀路勃然大怒,正要亲自去找周鸿基说道说道,不能任由网络上面胡说八道,左右舆论风向,还没出门,令传志推门进来,带来了一个令马怀路再次震惊的消息。

        “马主任,刚刚省纪委已经正式将省盐务局局长汤世诚双规,特此告知一声。另外周书记指示说,为了更好地开展调查工作,如有必要,建议中纪委将赵牡丹带回京城继续调查。”令传志本不想前来传话,但周鸿基点名让他负责,他只好硬着头皮前来,“还有一件事情就是,市公安局陆局长刚刚打来电话,如果问完了赵牡丹,市局想带人回去,继续调查赵牡丹的经济诈骗案。”

        令传志一口气说完,也不等马怀路说话,点了点头,就立刻转身走了。不走还能怎么着,等马怀路发火?听马怀路发牢骚?他才没那个心情,也没有那个时间,再说,他也不必端着马怀路。

        令传志还心里憋火得不行,怎么越想越觉得纪委办案,好象被别人左右了一样?似乎就连周鸿基也被架在了火上烤,到底是谁的手笔?

        最近一系列的事情,处处别扭,又处处让人无处使力,让人总感觉走路踩在棉花上,出拳也打在棉花上,然后就是脚步不稳,手臂发酸,然后……就觉得自己好象一个傻瓜一样,在别人挖好的坑中爬来爬去,却怎么也爬不出来!

        真是火大了!

        令传志心里多少猜到了是怎么一回事儿,但不能说不能问,只能当闷葫芦,因为连周鸿基也被动了,连中纪委也被左右了调查方向,他还能怎么着?

        令传志还没有回到办公室,就在楼道中和何江海走了个碰头,何江海只使了个眼色,他就一言不发跟在何江海的身后,朝孙习民的办公室而去。

        且不管令传志和何江海又有什么动向和孙习民商量,单说周鸿基下定决心终于出手双规了汤世诚之后,刚回到办公室,电话就响了。一看来电号码,他不由苦笑,但还是恭敬而及时地接听了电话。

        “鸿基,怎么会闹成这样?”隆家城的声音多少有点怒气……不生气不行,如果说网络事件促使周鸿基必须拿下汤世诚还可以让他勉强接受的话,但随后战火烧到了中纪委的身上,就让他十分懊恼了,就知道,夏想的报复来了。

        是为了报当年的一箭之仇!

        “事情也不在我控制的范围之内。”周鸿基努力让声音表现得平静一些,其实他心中也是颇有怒气,正有火没处发,换了别人,或许他早就失态了,但面对隆家城,他只能必恭必敬,“隆书记,处理网络事件,我没有经验,而且省委宣传部长冼华文同志……实在是思路有点僵化,半天了都还不知道从哪里下手,真是老顽固,还是夏想出面教他怎么做……”

        不提夏想还好,一提夏想,隆家城就觉得气血翻腾,他刚刚听取了马怀路的工作汇报——按说以马怀路的级别不够资格直接向他汇报工作,但齐省的情况特殊,就特事特办了——得知整个事件的始末之后,他就立刻意识到了一点,当年秦唐的一场大雨,并没有随着崔向之死而被夏想遗忘,而在今天,夏想借潘保华事件,借赵牡丹事件,再借一场网络网波,直接将中纪委推到了风口浪尖。

        毫不夸张地说,夏想成功了,完全将马怀路玩弄于股掌之间,并且毫不留情地狠狠地打了中纪委一个耳光——或者说,是很直截了当地对他的正面挑衅。

        当年秦唐的一场大雨啊……隆家城的思路有点飘远了,从某个角度来说,夏想的还手也在情理之中,而且还十分高明,高明到无懈可击,让他也无可奈何。

        ……周鸿基双规汤世诚,他向国务院方面委婉做出了解释,却没有收到期望中的效果,国务院方面很生气。

        还有更让他生气的是,中宣部在对待网络事件上的态度,表面上十分震怒,要求齐省方面严防死守,但实际上并没有真正下力气去阻止事态的进一步扩大,似乎有意在拖延时间,就让他不免猜测,难道中宣部是在为夏想打掩护?

        但许多事情只能猜不能说,他的火就越积越多,在和周鸿基说话的时候,不由自主就流露出了不满的口气。

        “接下来该怎么做,说说你的想法。”隆家城努力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静,周鸿基的话也在理,和经验老道的夏想相比,他还是欠缺实战经验。

        “隆书记,我就大胆说了。”周鸿基深吸一口气,“中纪委调查组全面撤出齐省,赵牡丹事件到此为止!”

        沉默了片刻,隆家城虽然不甘,但也知道在事情还在可控之时,此时收手是最好的选择,虽然大败,但政治之上本来是输输赢赢寻常事,不可能只赢不输……就让夏想小胜一局算了。

        放下电话,凝望窗外的景色,隆家城忽然想到,距离秦唐夏天的那场大雨,才两三年光景,夏想就还了回来,真是一个不简单的年轻人。

        只是隆家城没有想到的是,夏想想要的不仅仅是获胜,还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