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78章 明敲暗打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78章 明敲暗打

    作品:《官神

        在得知消息的一刻,夏想差点拍案叫好,为邱仁礼及时而审时度势的出手,大为叹服。

        姜还是老的辣,一直在齐省打盹的邱仁礼自从醒来之后,虽然不是时刻大展手脚,而是偶而在关键时刻一语定乾坤,充分表现出一名成熟并且风范十足的政治家的风度。

        要的就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打到一些人的痛处。

        此时提上常委会讨论人事,不但对孙习民是直接的示警,也是对何江海强有力的回击,同时,也告诫一些试图在中纪委调查期间蠢蠢欲动的投机分子,小心为上,要睁大眼睛看清方向,要明白你们的政治命运到底掌握在谁的手中!

        而更让夏想佩服邱仁礼的一点是,上会之后他才知道,原来邱仁礼大张声势召开的常委会,讨论的不是全局人事调整,而只是局部。

        所有人都心事重重地坐在座位上,不明白邱书记突然召开常委会讨论人事,到底会有多大的力度?更为忐忑不安的是廖得益,因为他事先没有收到任何暗示。

        讨论人事问题,上会之后组织部长还对议题的内容一无所知,是组织部长完全被边缘化的体现,廖得益心中别提有多难受和尴尬了,却又偏偏没有理由并无力反驳邱仁礼,因为他的两次人选提名都出了大事,省委没有上报中组部追究他的责任,就已经是邱书记宽宏大量了。

        其实如果换一个刻薄的省委书记,完全可以将上两次事情扩大化,直接上报到中组部,他基本上就是避免不了被调离齐省的命运了。远的不说,就说邻省燕省的组织部长王鹏飞,不就被高晋周抓了个漏洞,然后调离了燕省,从此黯然收场?

        如果省委书记和副书记先后向中央反映问题,指责他工作不力的话,他调离齐省的可能性会猛增到百分之九十以上——当然,出于名声和其他方面的考虑,一般而言,上位者都会有表现出宽容大度的一面,轻易不会否定任何一个下级的工作,只不过冷落和排挤的手段,还是可以不着痕迹的施展。

        孙习民坐在次位,也是心潮翻滚,他在齐省虽然是二号人物,但从踏入齐省的第一步起,就感觉到了举步维艰。而现在,更是愈发觉得步步泥潭。

        是从什么时候感觉到左右不靠岸的呢?仔细一想,就是从夏想到任之后!

        夏想未来之前还好,他和周鸿基精诚合作,并且邱仁礼依然温和,整个齐省景象大好,呈现欣欣向荣的气象。但夏想的到来让齐省的政治气候顿时为之一变,然后……再变,直到今天,已经变得面目全非,和他初来齐省之时截然不同,让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判断!

        不但周鸿基靠向了夏想——真假暂且不论——邱仁礼也在温和的外表之下,露出了一丝权势和狰狞,将省委书记的权威发挥得淋漓尽致,压得他几乎无法喘气。今天的人事调整的常委会,事先他并不知情,只是在会议召开十分钟前,邱仁礼礼节性地打来一个电话,提前告知了一声。

        孙习民就有一种极其被冷落的失落感。

        当然他也知道,邱仁礼此举,是在向他传话,是对衙内来齐省投资的一次强有力的回应……孙习民就有一种有力无处使的挫败感,在达才集团的问题上,他到底要何去何从?

        邱仁礼的目光扫过在座的每一个人,从根本上讲,他不是一个喜欢事事都要召开常委会的省委书记,但有些事情又必须上常委会,才能显示出分量,才能具备更深的政治意义。

        “今天召集同志们开会,有点仓促,但也确实事出有因。”邱仁礼发话了,声音依然温和,温和之中多了一丝不容置疑的坚定,他的一把手的权威,日益加深,“鉴于组织部迟迟没有提交人事调整方案的修改稿,所以特意临时召开此次常委会,先行讨论一下五岳市委的几项人事任命,其他地市可以等组织部的方案出台。五岳市一直空缺市长和政法委书记的位置,周于渊同志几次请求省委完善五岳市委班子。为了五岳市委的工作正常开展,今天的会议,就一次性解决五岳的遗留问题。”

        夏想的目光在邱仁礼讲话的时候,悄然从孙习民、何江海和周鸿基几人的脸上一扫而过,将几人的表情尽收眼底,心中就有了计较。

        邱仁礼的动作,事先虽然没有告知他详细,也有过暗示,他在上会之前,也猜到了**不离十,等亲耳听到邱仁礼的讲话之后,更是暗暗点头,为邱仁礼准确而犀利的一击大为欣慰。夏想知道,他在齐省虽然和何江海相比,势单力薄,但他有省委书记在关键时刻的助力,何愁大事不期?

        邱仁礼也是厉害,上来就点出修改稿进展缓慢是廖得益的责任,廖得益还真是无话可说,没让廖得益在常委会上做出检讨就已经便宜他了,他就算背一个天大的黑锅,也得认了。

        “组织部在人事调整方案中,提名楼昕东为市长候选人,提名温子玑为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同志们发表一下意见。”邱仁礼继续点题,然后有意无意地看了孙习民一眼。

        孙习民表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翻江倒海,不知该如何决断!

        邱仁礼此时将一个难题摆在面前,是逼他必须表态,五岳两个提名,明是组织部的提名,其实都是夏想的人选,他如果反对,不但得罪了夏想,也让邱仁礼不快,谁都听了出来,邱仁礼也是倾向于楼昕东和温子玑。

        而且温子玑的提名中,还有一个陷阱,就是只提名了政法委书记,没有提名兼任市公安局长……是挖了个坑,还是留待夏想来补充?

        楼昕东接任市长倒没什么好说的,资历够了,主要是温子玑的跨度太大,而且他的位置又是何江海的必争之位,孙习民不免左右为难,他支持了温子玑,何江海肯定不高兴。不支持温子玑,看邱仁礼的势头,也会在常委会上强行通过,他又何苦费力不讨好当了坏人?关键还有,邱仁礼就是想借这一次的提名观察他的立场。

        现在才是开胃菜,接下来大范围的人事调整才是盛宴,他不能因小失大!

        孙习民沉吟片刻,艰难地说道:“楼昕东同志资历也够了,他提名为市长候选人,我个人意见认为可行。至于温子玑同志,资历微浅,不过……”

        孙习民的发言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除了何江海之外——何江海不知何故,低着头,似乎在摆弄资料,又似乎在生闷气。

        “不过温子玑同志担任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也符合干部提拔条例,但同时兼任市公安局长,是不是就有点担子太重了?”

        孙习民还是被迫做出了三七开的选择,三分倾向何江海的立场,反对温子玑兼任公安局长,七分支持邱仁礼暨夏想的意图,支持温子玑担任常委、政法委书记。

        孙习民的立场在夏想的意料之中,也在何江海的意料之中,不过何江海还是微微失望,为孙习民没有稍微坚持一下而惋惜。

        夏想表态了:“对于楼昕东同志的提名,我没有什么意见。但对于温子玑同志的任命安排,组织部的工作做得不太细致。齐省各地市基本上都是政法委书记兼任公安局长的安排,就五岳情况特殊?温子玑同志资历是稍浅了一些,但他在公安系统工作多年,工作经验十分丰富,我坚持认为,温子玑同志兼任了公安局长,更有利于开展工作。”

        夏想之后,就是常务副省长秦侃了。对于秦侃最近在省委的种种表现,就连自认对秦侃十分熟识的何江海也心里没底,不明白秦侃到底要走一条什么道路?因此,今天的人事问题的表态,将会透露出秦侃在面临齐省缤纷而崭新的局势之下,是怎样的选择。

        秦侃似乎走神了,众人等了片刻,他才如梦初醒一样晒然一笑:“不好意思,我刚才在想,组织部到底是出于什么想法,非要将五岳市政法委书记和公安局长人选,分别提名?难道五岳要搞特殊化,要故意与众不同?我真很好奇,想当面问问廖得益同志。”

        秦侃是省委里的老人了,本来都觉得对他认识很久了,所以他发言的时候,没几人抬头。等他话一出口,几乎所有人都抬起头来,向他投来了齐刷刷的目光。

        好嘛,省委副书记没向组织部长叫板,常务副省长却向组织部长喊话了,真是有意思的一出。

        廖得益也没想到秦侃会当众质疑他,他一下愣在了当场,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也不怪廖得益失态,今天邱仁礼和夏想接连对他明敲暗打,他早就心中翻滚,晕头转向了,现在又被秦侃突如其来地质问,他就一下脑子转不弯来……怎么他就成了众矢之的了?

        冤枉啊!

        叫冤也不行,廖得益必须正面做出回应,否则他今天还真过不了关了。

        不料不等廖得益开口,何江海先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