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72章 一步落后,步步落后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72章 一步落后,步步落后

    作品:《官神

        “朱振波同志的问题,已经初步查明了真相!”

        陆华城的话如一块巨石投入到水中,激起了滔天巨浪,在潘保华潜逃的夜晚,在抓捕了赵牡丹和屈正之后,他借势借力将拖延了一段时间的朱振波问题,正式提交到了书记办公会,其用心之深,把握时机之准,顿时令在场所有的市委领导,刮目相看。

        陆华城要借东风了……不少人都清楚陆华城此举隐含的政治意义,再细心一想,不由大为心动,也是,潘保华虽然还没有被中央明令立案调查,但人都跑了,还能没事?没事也有事了。

        潘保华是死是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副省长之位应该是空出来了,作为副省级城市的市委常委,除了一二把手之外,都是正厅级,距离潘副省长的宝座,只有一步之遥。

        谁要步子迈得够大,够及时的话,说不定就能顺势坐上……至此,都才恍然大悟,都用不可思议的眼光看向了陆华城,心想以前怎么没发现陆华城有这么聪明,怎么他突然就开窍了?

        当然谁都不明白幕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也不会有人想到,在吴天笑和王泽人的说服下,陆华城下定了怎样的决心。

        陆华城的话,不但震惊了袁旭强,也同样触动了李童。

        李童心思闪动,脑中迅速将齐省的局势又梳理了一遍,从暂时的僵局,到衙内意外前来投资,以及在各方面僵局未破之时,又突然出现的潘保华事件,他就知道,在随后引发的动荡中,必定会有新一轮的重新站队。

        就连陆华城也及时摆正了立场,他就更不用说了,当即表态说道:“我提议,下面就朱振波同志的问题,市委拿出一个态度出来。”

        “同意李市长的提议。”市纪委书记和改利首先支持,并且还加了料,“根据纪委现在掌握的证据,完全可以正式对朱振波同志采取强制措施了,请袁书记和李市长批示。”

        袁旭强头大了,今天的会议本来是围绕潘保华案件召开的会议,怎么开着开着就变味了,被陆华城轻轻一拨弄,就风向大变,开成了讨论朱振波问题定性的会议了……是他掌控不了局势了,还是局势变化太快,他的思路跟不上了?

        袁旭强还没有想好应对之策,市委副书记海崇洋也附和了李童的提议。

        眼见只有他和市委秘书长没有表态,但显然身为一把手的他已经失去了对局势的控制权,节奏完全掌握在了李童的手中,袁旭强见大势已去,从一开始就被陆华城闪了腰,到现在又被李童逼到了墙角,他无路可退了,而且很明显,潘保华的事件捂不住了,他必须及时表明立场。同时,朱振波的事情也兜不住了,他也要摆出足够的高姿态。

        袁旭强深吸一口气,心想对不住了何书记,形势比人强,朱振波是咎由自取,也怪不得别人整他,他身上债太多了——随后说道:“市委原则上同意纪委对朱振波同志采取措施!同时,请陆华城同志继续做好赵牡丹、屈正案件的善后工作,有任何进展,及时向市委通报。”

        因为潘保华事件而连夜召开的市委书记办公会,因为陆华城的立场的坚定转变,再加上李童的顺水推舟,而变成了朱振波事件的定性会议,也算是完全变了调,转了向,事态朝着反向发酵了。而在整个事件的背后,夏想作为最大的幕后推手,此时已经很气人地安然入睡了。

        因为夏想清楚,潘保华失踪之后,省委没有任何动静,市委却连夜紧急召开书记办公会,本身就很不正常,但在不正常的背后,又有一定的合理性。

        先不管会议会开成什么结果出来——实际上结果也差不多在预料之中,因为在事实面前,谁也不会去当冤大头承担不必要的责任,只要陆华城和和改利提出问题,其他人肯定会顺水推舟,墙倒众人推的真理永恒存在——哪怕会议最后没有结果,夏想也有十足的把握,在天亮之后,才会有重大消息传出。

        陆华城的所作所为……比夏想期待中还要积极几分,也让他十分欣慰,其中也要归功于周鸿基,因为周鸿基当众耍了谈卓运,迫使谈卓运黯然收场,提前安度晚年,就为陆华城敲响了声若雷震的警钟!

        一头是可以借势而上,有可能前进一步,一头是年龄造假被人揭发,然而落一个身败名裂的下场,哪头轻哪头重,在官场浮沉多年的陆华城会心里没数?何况要他做的又不是杀人放火的违法事情,只是要他站在公正的立场之上,依法办事罢了。

        虽说拿捏住别人的短处让他为己所用,似乎不太光明正大,但政治之上不可能全是阳谋,稍微施展一些手段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再说了,具体又不是他在操办。

        既然京城方面有宋朝度照应,市委里面有李童和陆华城经手,他除了高枕无忧之外,还能如何?带着微微的疲倦和一丝期待,夏想还真睡得十分香甜。

        夏想倒是睡了,却有许多人无法入眠,除了何江海之外,还有孙习民……以及周鸿基。

        何江海不能入睡可以理解,毕竟潘保华的事情属于突发事件,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不说,还连市委方面也失去控制了。

        何江海几乎要抓狂了。

        孙习民的失眠是因为赵牡丹,因为他确实和赵牡丹有过来往,而且他也是刚刚听说,赵牡丹咬了李丁山一口。但不知哪里出了差错,在被中纪委控制之前,赵牡丹先被市公安局抓捕了,事态就完全偏离了既定的路线。

        中纪委要调查潘保华,孙习民也是今晚才隐约听到风声,但在中纪委动手之前,潘保华失踪——也不能算是失踪,因为在潘保华登上飞机之前,他都可以随时现身打破谣言,而在中纪委得出结论之前,更不能武断地说他是畏罪潜逃——赵牡丹被抓,两件事情说明了两个问题,一是潘保华有特定渠道知道了中纪委要调查他的风声,二是齐省也有人提前知道了赵牡丹要对李丁山不利的内情。

        潘保华是如何提前一步得知了消息,孙习民不予考虑,他可以断定的是,赵牡丹被抓是夏想的手笔,更清楚夏想在整个事件之中会扮演了什么角色,但在此之外,是谁提前告知了夏想中纪委的下一步行动?

        莫非是……周鸿基?

        夏想和中纪委的关系可不是一般,而是很差,他不可能直接从中纪委内部得知了消息。如果真是周鸿基的所为,孙习民就心中很不舒服。

        他彻夜难眠,最终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要让衙内出面邀请,他要和周鸿基坐在一起,好好谈谈!

        周鸿基也是一晚上没有睡着。

        周鸿基本来已经早早睡下,但后来被一个电话吵醒之后,就再也没有了睡意。不但睡意全无,还有点兴奋过度,别说睡着了,能安稳地坐下就不错了。

        周鸿基还是没能坐下,他在深夜的房间中走来走去,大脑处在高度活跃的状态之中。

        竟然潘保华出事了……周鸿基和潘保华有过接触,在省政府班子中,潘保华是少数支持孙习民的副省长之一,所以他对潘保华印象很深,而且他和潘保华还在何江海的引见之下,一起吃过一顿饭。

        潘保华出事,周鸿基倒没有什么感觉,他只是震惊的是,夏想怎么就比他还提前一步知道了消息?因为随后屈正和赵牡丹双双被市公安局控制,绝对是夏想的手笔——在得知了赵牡丹有意要拖李丁山下水的消息之后,他就知道,夏想肯定要发作了。

        让周鸿基兴奋的并不是因为潘保华的意外事件而引发的齐省的动荡,而是在针对潘保华的问题之上,夏想自上而下的一系列的手段,不但密不透风,时机还把握得十分及时,几乎步步先人一步,让何江海一步落后,步步落后。

        果然……周鸿基暗暗点头,首长说得没错,多学习夏想的优点和长处,对他的成长也极为有利。他当时听了还有点不以为然,现在才知道,和夏想相比,他的政治智慧和布局手段,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一定要迎头赶上,周鸿基下定了决心,要多学习夏想过人的一面,必要时,甚至不惜做出一定的让步,也要近距离琢磨清楚夏想的为人和惯用的手法,不计较一时的得失,要站在大局观和长远布局之上,为今后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格局,打好基础。

        天一亮,周鸿基早早收拾停当,正准备前往省委上班,却先后接到了两个重要电话。第一个电话是衙内亲自打来的——衙内人在胶辽考察市场去了,少说也要在齐省停留一周——提出由他作东,请他和孙习民一起坐一坐。

        周鸿基心里清楚衙内此来齐省的真正目的,也明白衙内居中调和他和孙习民关系的用心,他还没有想好怎样处好和孙习民之间的下一步关系,夏想的电话也打了进来。

        “周书记,有件事情提前知会一下,燕省纪委正在核实燕省盐务局的问题,掌握了部分证据,今明两天,就会派人来齐省,希望纪委方面配合一下工作。”

        周鸿基心中大跳,好,又一记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