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63章 没有想到的意外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63章 没有想到的意外

    作品:《官神

        夜,已经深了,万家灯火之中,几人好梦几人清醒。入夜的京城,依然繁华,依然喧嚣,芸芸众生所求的无非就是在劳累了一天之后,能有一个温馨并且放松的夜晚。

        但对一些人来说,从日到夜,没有一刻停歇的时候,不管是操劳国家大事,还是为个人利益得失而忧愁终日,总之,人心不足所带来的不仅仅是奋发向上的精神,还有痛苦和失眠。

        不过,别人的痛苦和失眠夏想不管,他现在面对的是纵横国内政坛几十年,并且还要着眼于未来国内政治经济几十年的布局的几名顶尖的政治人物,在他们面前,不管是年龄还是资历,他都还差得甚远。

        却并不防碍他在几位老人家面前侃侃而谈,因为夏想也确实有了切实的心得体会,也确实有话要说。

        “以前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想不明白,就是不管是国油化也好,国石化也好,改革的口号喊了十几年,一直是只见打雷不见下雨,难道说国家真的拿一个企业没有办法?何况是国企?改革的阻力真的大到了国务院无可奈何而党中央束手无策的地步?”

        夏想的回答,一开篇,就吸引了几位老人家的目光。

        吴老爷子呵呵一笑,梅老爷子却是颔首一笑,而付老爷子和邱老爷子则是相视一笑。

        四位老者,就如四座巍巍然的高山,高山仰止,让夏想感受到了莫名而巨大的威压,但他还是镇静而自信地说出了想说的话,不仅仅是因为他和几人都打过交道,也熟知他们的脾气,还有一点就是,他知道他的话,会收到什么样的效果。

        “其实不是。”夏想自问自答,继续说道,“真正的阻力不在被改革者,而在改革者本身!石油系统的垄断,电力系统的垄断,通讯行业的垄断,制盐行业的专营,邮政系统的垄断和不思进取,铁路系统的老大难问题,等等,为什么举一国之力都改革不了一个行业的弊端?一个系统或一个行业,真能和国家对着干?真能不听党中央和国务院的话?”

        “显然不是!不是被改革者多有底气,而是改革者,并没有真心推动改革。换句话说,是上层利益没有达成一致。”夏想也不忌讳什么,现在和几位老人家在一起,不必绕弯,利益就是利益,无须讳疾忌医,“不想动自己的垄断,只想改革别人的专营,改革能成功才怪。不能自己端着铁饭碗去砸别人的铁饭碗,打着为国为民的旗号,其实还是为了让别人没饭可吃,而自己趁机多端几年铁饭碗好吃得强壮有力。”

        “哈哈……”吴老爷子最先放声大笑,拍掌叫好,“好一个端着自己的铁饭碗砸别人的铁饭碗的理论,说得太形象了。”

        邱老爷子也是连连点头:“后生可畏,年轻人,不简单,看问题看得很透彻。仁礼花了几十年工夫才明白的事情,你用了不到十年就看透了,我很佩服你。”

        能让堂堂的邱老爷子亲口说出佩服的话,夏想应当欣慰了。

        梅老爷子含蓄点头而笑,并不开口说话,但他的神态显然是对夏想的话,十分赞同。

        表现最为抢眼的当属付老爷子,他一下站了起来,一把抓住了夏想的双手,晃动几下,说道:“夏想呀夏想,你可真是一个聪明绝顶的年轻人。你的话说得太好了,不但形象生动,而且还切中要害。要是让一些人听了,肯定要睡不着了。”

        假如说夏想由最初无比厌恶家族势力,到其后渐渐接受家族势力的存在,并且有意融入其中,与家族势力一同进步,期间经历了一个相当漫长并且挣扎的心路历程。

        也不能怪夏想当年幼稚,谁都年轻并且有充满热血敢为天下先的时候,谁都曾经无比信任过一个人,但到最后才发现还是看走了眼,成长,需要付出代价,允许有犯错的机会。

        好在夏想犯下的不算是错误,只能说是走了一段弯路。也不能完全说是弯路,而是经历了一个必经的阶段,他有了今天的坚定和勇气,以及审时度势的眼光,未尝不得益于他走过的平民之路。

        夏想本来充满了平民情怀,要一心为民,要天下为公,但他眼界开阔之后,境界提升之后才蓦然发现,几大派系虽然叫法不同,虽然口号不同,但其实本质相同,都是未来的权贵资本主义,都在充分利用手中的政治优势,抢占至高点,并且完成初期的资本积累,归根结底,是为了以后继续掌控政治和社会资源而做的前期准备。

        平民——国内的平民也好,美国的平民也好,除了融入到权势和资本之中,不会拥有改变游戏规则的力量。

        夏想要的就是融入,只有融入才有制定和改变游戏规则的可能!

        如果再深入一想,夏想就更是对吴老爷子肃然起敬,一个极有耐心和信心的老人,对他采取了宽容和放任的政治手法,终究让他明白了如何走好官场之路,从某个方面讲,吴老爷子是他心目中最有政治智慧的一人。

        随后,又听几位老爷子对今后的局势各有点评,大致确立了一个短期目标和一个长远目标。

        也正是通过吴老爷子的一问,夏想的一答,基本上相当于夏想通过了家族势力的最后一次考验,让他和家族势力之间的协作,进入了全新的时期。

        会谈,一直持续到晚上11点多,估计也是近些年来少见的一次四位老人的长谈,正好让夏想遇上了,说来夏想的运气也真是不错。

        夏想的运气不错,就为宋朝度带来了同样的好运。

        准备结束的时候,吴老爷子似乎是无意中问了一句:“宋朝度的为人似乎还不错……”

        付老爷子一听此话,明显表情一变,有意无意看了夏想一眼,并未接话。

        反倒是一直话不多的梅老爷子顺水推舟地说道:“是不错,他对夏想的帮助很大,一直在带动夏想向前,我对他的印象还不错。”

        梅老爷子的话,起到了一定的效果,邱老爷子也微微点头:“宋朝度资历也够了……”

        见此情景,付老爷子知道也必须表态了,就谨慎地说道:“宋朝度以前和总理走得比较近……”

        重大机遇摆在眼前,夏想知道,他必须说话了,因为通常情况下,一位省委书记能成为四位老人的话题绝对是天大的机遇,不容错过,他就知道吴老爷子是为他打开一扇门,就看他能不能抓住一闪而过的光亮,为宋朝度打开一条光明大道了。

        因为如果家族势力不达成一致投下宋朝度的支持票的话,宋朝度进局的努力极有可能前功尽弃!

        “宋书记自从担任省委书记之后,他的政治理念就完全定型了。”夏想必须说服付老爷子点头,因为付家想推宋朝度进局或许不能,但要阻止宋朝度进局,确实会为宋朝度制造不小的难题,“现在宋书记和古书记关系不错,明天他来京城,要和古秋实会面。”

        话也不能说得太多,点到为止。古秋实是哪一系,自然都心里有数,宋朝度和古秋实走近,再加上他和夏想之间十几年的关系,对家族势力而言,是一件好事。

        付老爷子微一沉吟,似乎还是不大情愿,不过总算松了口:“总算是夏想在官场上的领路人……”虽未承诺什么,但也至少表明了不会反对的意向。

        就让夏想暗中长出一口气,因为他为宋朝度推开了进局道路上的第一扇大门。

        第二天上午,夏想接到了周鸿基的来电,说了几句齐省的局势之后,周鸿基话题一转,半开玩笑半是认真地说道:“夏书记,什么时候回鲁市?京城之地可不宜久留,齐省需要你。”

        夏想心中一动,莫非有了什么变故不成?一想不对,齐省现在进入了短暂的平静期,需要一个契机才能打开局面,恐怕一两周之内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但周鸿基的暗示,显然不是随口一说。

        “还有一两天办完事情,事情一完,就即刻回去了。”夏想没有细问,因为周鸿基并不明说,就表明了事态只是刚刚有了苗头,并不严重,“有什么事情,不急的话,等回去再说好了。”

        “不急,不急。”周鸿基笑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坐在向阳的办公室中,目光落在窗外明媚而跳跃的阳光之上,周鸿基的脸上挂着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他也知道,齐省眼下的局势,缺少一个打破现状的契机,他原以为僵局会最先从纪委打破,以双规汤世诚作为突破口,而且他也一直在为之努力,却没想到,意外却发生了……也不知道夏想是不是知道这个意外,周鸿基沉思良久,决定还是不告诉夏想为好,因为他和夏想之间虽然眼下还处于暂时合作的阶段,但毕竟分属不同的阵营,而作为突破口的京城来客,正是他的阵营中人。

        周鸿基站了起来,背起手,微微皱起了眉头,也不知道接下来的齐省,会因为一个人的到来,而变成怎样的局面,而他和夏想之间,还会不会继续握手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