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62章 真有话要说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62章 真有话要说

    作品:《官神

        从根本上讲,夏想和家族势力之间看似密切的关系,其实也有一定程度的疏远,因为除了和吴老爷子接触较多之外,和梅、邱、付三家的实际掌舵人——三位德高望重的老爷子——接触很少,可以说,除了在磨合期间有过几次见面和不太愉快的会谈之外,他几年来都难得和任何一位老爷子见上一面。

        大部分时候,他还是和家族势力的第二代、第三代接触较多,真要仔细一想,见面最少、间隔时间最长的付老爷子,差不多有四五年没有说过一句话了。

        而让夏想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今天,在一个突如其来的日子,在他没有一点心理准备的情况之下,吴、梅、邱、付四家的四位老爷子,会聚一堂,竟然在吴老爷子的书房之中难得地聚齐,就让他在震惊之余,也暗暗庆幸回来得正是时候,是恰逢盛会。

        夏想心里有数,四位老爷子聚在一起,可不是专门为了等他——他可没有那么大的面子,国内任何一人都没有——而是肯定要商量什么大事。

        夏想一进门,几位老爷子就表情各异地冲他笑的笑,打招呼的打招呼,其中最热情最惊喜者,莫过付老爷子。

        话又说回来,和夏想矛盾最深,又有过直接正面交锋的,也唯有付老爷子一人而已。因此付老爷子的过度热情,就显得格外意味深长。

        不过在座几位都是人老成精的人物,都明白在付老爷子热情十分的背后,固然有夏想救过付先先的原因,但更主要的是,和夏想在湘省期间和付先锋的密切合作大有干系,还有人所共知的一点是,夏想离开湘省之后,在湘省遗留的政治和经济班底,依然在和付先锋紧密握手。

        也正是在夏想的经济班底的拉动和帮助下,才让付家在湘省迅速打开了经济局面,并且已经初步站稳了脚跟。

        吴老爷子并不说话,只是默然而笑,邱老爷子只是点头示意,笑意悠长,倒是梅老爷子,频频点头,心中暗暗赞叹夏想的聪明和手腕。

        最长久的合作之道就是打造一个利益共同体,用俗话说就是,大家是在同一个锅里吃饭,肯定会共同看好锅里的粥,不让外人染指,更不会让外人打破了大家的锅。

        夏想更聪明之处在于,他不管和谁合作,表现出的大度都让人佩服,因为他不见小,不贪心,不斤斤计较,甚至……不在意得失。

        这也正是他的最高明之处,因为他越是不提出过分的条件,谁都会在对他更有好感的同时,也不会亏待了他,因为谁也抹不开那个脸。

        夏想先后在燕省和吴家的人合作过,同时,和吴家的关系又最密切最复杂。在湘省,又和付家建立了进一步长远利益的基础。而现在在齐省,和邱家又是精诚合作的关系,至于和梅家之间似乎稍有疏远,其实在梅升平的暗示之下,梅老爷子也早就将梅亭当成了夏想的骨肉,所以对梅家来说,夏想远不是外人。

        四位老爷子全无私心地厚爱一人,夏想能赢得几位在国内举足轻重的老爷子们的爱护,不是侥幸,也不是因为他嘴有多甜人有多奸,因为在几位经历过无数风浪的老爷子们面前,任何刻意的伎俩都会失败。

        只有一点,唯有真心真意,才能让他们完全接纳。夏想也正是因为他的真心、诚心和至心,才成为四位老爷子眼中,最可信赖也最值得扶植的年轻人。

        如果非要回首和几位老爷子之间不打不相识并且逐步被他们接纳的过程,将是一部无比厚重的人生之书。

        夏想恭敬而不失亲切地笑,向每一位老爷子问好。也确实,在他们面前,他没有一点不谦虚低调的理由,虽然他现在有了一点成绩,也算是火箭升迁速度了,但在座的几位老爷子,当年在国内,无一不是耀眼的政治明星。

        夏想很聪明地坐在了最下首,既不多问一句,也不过分热情——毕竟真要算起来,他在吴家也算客人,不能反客为主了——却也不主动离去,就等吴老爷子开口。

        吴老爷子果然开口了:“小夏正好赶上了,就旁听一下也好,反正事情和你也有点关系。有想法的时候,也可以发表一下意见。”

        等于是一个小范围的家族势力的重大会议了?夏想心中大跳,直觉告诉他,平常极少坐在一起的四位老爷子,今天罕见的聚会,必定是要商议什么大事。联想到宋朝度最近频繁的动作,以及即将到来的国内各省份的换届,再大而化之,还有明年的中央换届,他就隐隐猜到了什么。

        夏想就坐在一旁聆听几个老爷子的谈话,果不其然,是针对家族势力下一步的布局和长远谋划,是为了谋求更多的省部级位置,以及推举合适并且资历也够的人选进局,如是等等,完全是家族势力之间一次前所未有的联手大行动。

        如果会议内容透露出去,绝对会引起各方巨大的轰动!

        可惜的是,世界有许多事情,永远不会见光,永远不会被外界得知。

        不过即使是夏想,即使他早有心理准备,在听到家族势力下一步宏大而精细的计划时,还是不免大为震惊,同时也深感荣幸。

        如果说以前只是吴家对他认可,其余三家对他虽是支持,但也是有限的支持,并未做到真正的信任,但今天,在此时,在丝毫不避讳他在场的情况下,将整个家族势力的计划全部展示在他面前,就是四家对他百分之百信任的表现。

        他在深感荣幸之余,也更知责任在肩。

        “小夏,说说你的看法。”几位老爷子商议了一番之后,吴老爷子就将话题交到了夏想手中,而且还抛出一个难题,“你以前很长一段时间都对家族势力有偏见,经过多年的官场浮沉,见识了更多的人性,也认识到了许多人在表面上的为国为民的口号的背后,却在做着截然相反的事情,你现在应该有了更深的认识,说说看……”

        其实早在湘省的时候,夏想就已经在心目中承认了吴老爷子的长远而深邃的目光,更对他的既有耐心又有信心的高人一等的政治智慧,无比佩服。

        因为当夏想认知到了现今国内所谓的家族势力也好,平民一系也好,甚至是反对一系也好,不管口号喊得多响,不管政治理念多为国为民,其实都在走同样的路线——家族势力!

        换言之,用权贵资本主义形容也勉强可以,总而言之一句话,在国内政治改革还没有进展到民主之前,抢先占领至高点,不管是用政治手段——太子党——也好,还是用经济手段——垄断和专营,建立经济帝国——也好,想要达到的目的都是一样的,就是在若干年后,国内政治进入了民选时代,当兴高采烈的百姓投票选举国家领导人时,才赫然发现,最后通过合法而民主的手段选举而出的领导人,曾经是某一任国家领导人的后代。

        时至今日,支撑权力交替的不是靠父传子,不是靠皇权,也不是靠任命,而是靠民心所向。但民心从何而来,从新闻,从媒体,从铺天盖地的宣传,从各个渠道无孔不入的影响而来,但在背后,支撑庞大的宣传的动力又是什么?

        两个字——金钱!

        朝代更迭,权力易人,历史规律谁也改变不了,但在几千年人类文明史上,有一样东西是永恒不变并且一直指导着人心所向,是人人趋之若鹜并且甘愿为之付出一切的……还是金钱。

        通俗地讲,谁有钱谁就是大爷。高雅地讲,谁是权贵资本主义,谁就是民心所向,谁就是民主的代表,谁就掌握了最大的政治力量。

        家族势力之所以一直为平民一系或反对一系所不容,并且还经常被一些所谓的专家教授在媒体上口诛笔伐,上纲上线,究其根本原因就是家族势力走在了所有势力的前面,是为了更长远地在国内掌权,迈出了扎实而抢占了先机的第一步!

        等其他派系醒悟过来之后,家族势力已然成为气候,他们除了羡慕嫉妒恨之外,别无他法,而且在口诛笔伐的背后,无不争先恐后效仿家族势力的做法,以图不要落后太多。

        打压、拉拢、分化家族势力的最根本原因不是为国为民,不过是为了将家族势力的力量打破打乱,从而让自己一方好借机上位罢了。

        夏想从开始抵触家族势力,到真正明悟其中的微妙所在,并且彻底洞悉各派系的真正政治目的和经济利益,整整用了十年的时间!

        杜牧有诗云:“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而于夏想而言却是——十年一觉官场梦,始得清醒和清明。

        庞大而复杂的国家机器,纷乱而隐藏至深的人性,不是一个初入官场的毛头小伙子能够一眼看穿的,必须在切身经历了世事,了知了官场中人的所思所想,真正感受到每个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真相之后,才能完全看清前方的光明和脚下的道路。

        “我还真有话要说……”迎着几位老爷子或疑问或期待或亲切的目光,夏想第一次在家族势力的掌舵人面前,说出了一番话,让几位老爷子惊喜交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