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61章 问题背后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61章 问题背后

    作品:《官神

        夏想原本是想让宋一凡到卫辛的公司上班,对宋一凡来说,工作不是目的,只是人生一个必经的过程,她想要工作不是为了赚钱养活自己,而只是要增加社会经验和人生经历。

        宋一凡不喜经商,也不适合从政,让她做学问,她似乎又不太热衷,就让她和卫辛一起经营电子商务公司,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但夏想还唯恐宋一凡不乐意,非要跟他去鲁市就麻烦了,不想出现了高个男子的意外,事发之后,不用他开口,宋一凡就主动提出要帮卫辛,倒是一大意外收获,让他十分欣喜。

        卫辛也是求之不得,十分开心地答应了,还拉着宋一凡的手,说个不停。

        也是怪了,卫辛性子极淡,和连若菡关系最好,却也没有和连若菡手拉手亲密无间的时候,却和宋一凡迅速走近,建立了姐妹情谊,人与人之间的缘份,当真是奇妙得很。

        高个男子走了之后,夏想并没有告诉卫辛和宋一凡他已经暗中下了狠手,宋一凡却气不过,向宋朝度告了一状。

        凡丫头也确实是气坏了,在夏想的印象中,她很少向宋朝度告状。此次却没有吃亏也非要打个电话告状,显然也是真生气了。估计也有埋怨夏想不替她出头的意思在内,可是她也不想想,夏想对她的护短,比宋朝度还要多上几分。

        夏想不理会卫辛和宋一凡在一旁说个不停,他在一边,冷静地分析了一下局势,在等一个电话的打进。

        等了一会儿,又想起一件事情,就又拿起电话打给了肖佳。

        “华好大厦是谁的产业?查一查,把整个18层都买下来,省得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前来捣乱。”虽说肖佳的财产其实有一半是夏想的股份,但夏想既没挂名,也从未提及,他和肖佳还真不用分出彼此,也很少在金钱方面向肖佳提出任何要求。

        他只会帮肖佳出主意赚钱了,不会花钱。

        “华好大厦?”肖佳想了一想,她对夏想的要求从来不过多过问,只要力所能及,绝对毫不犹豫,“不是什么有背景的人物,我立刻让枫儿去办理。对了,只买18层,要不干脆买下整栋好了?”

        肖佳可不是故作惊人之语,而是以她的财力和对夏想百分之百的信任,从来都会支持夏想所有的决定。

        “就要一层好了,一栋,太扎眼了。”夏想随后又问了几句生活上的问题,女儿肖夏一切还好,丛枫儿和许冠华的进展还算顺利,等等,就挂了电话。

        和肖佳的电话刚断,许冠华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查清了,你想不到是谁……”许冠华的声音小有兴奋,夏想在京城有事,最先通知他出面解决,他不但不觉得是麻烦,还深感荣幸。

        因为他现在和夏想之间,不但交情莫逆,又因为丛枫儿的原因,几乎有了通家之好的趋势。丛枫儿可人温柔、美丽贤淑,让他对夏想的感激无以复加。

        夏想反倒笑了:“冠华,你也学会卖关子了。”

        “呵呵,我不是好不容易才查到嘛。”许冠华说道,“高个叫岳群,是衙内手中的一员干将。你废了他,衙内肯定会和你没完。”

        夏想说道:“冠华,是你的人下的手,衙内要是想还回来,也要找你才对。”

        许冠华哈哈大笑:“你真是一点亏也不肯吃,和我说话也不退上半步。我是担心你,才提醒你一下。衙内在京城再横行霸道,他也不敢主动招惹军方,除非他脑子短路了。在京城,敢到部队上耍横的太子党,别说衙内这样没在体制内的,就是在体制内到了省部级的,也都不敢伸手太长了。”

        许冠华的话,是实话,夏想对军队自成体系的现状深有体会。

        又和许冠华扯了几句闲话,夏想放了电话,心中起伏不定,没想到,他又和衙内冤家路窄,再次不期而遇,并且第三次产生了矛盾冲突。

        事不过三,夏想对衙内睚眦必报的性格也有所耳闻,前两次和他的矛盾,他之所以隐忍不发,估计也是没有找到突破口,眼前的再一次的冲突,绝对埋下了衙内向他出手的伏笔。

        如果衙内向他直接出手,他倒无所畏惧,就怕衙内再向卫辛发坏。不过有理由相信,作为京城数一数二的高级衙内,衙内在明明知道他出面保下卫辛的情况下,如果再向卫辛出手,就坏了规矩。

        对于出手废掉了岳群,夏想并不后悔,他要的就是敲山震虎,就是要让岳群的身后人物知道他的决心。不管他是衙内还是别人,在京城之地,谁想动他出面要保的人,都要先好好掂量一番才行。

        现在的夏想,虽然只是齐省的省委副书记,但以他的年轻和上升势头,谁不给上三分面子?更遑论他现今身为总书记的跟前红人,以及最大家族势力吴家着力培养的力量。

        再加上衙内必定会查到宋一凡的身份,如果以他的面子和宋朝度的威名还足以震憾衙内,衙内就白混几十年了。

        衙内再仰仗他的父亲是国内排名前几号的人物,他也心里有数,几大常委连同政治局委员,在明年差不多全部退下,新老交替之后,退下的国家领导人中,还有几人对国内局势有影响力?除了总书记之外,别人说话的分量,都会随着退位而迅速降到最低。

        正寻思时,电话又响了,夏想一看来电,不由心中一跳,是宋朝度。

        宋朝度在宋一凡告状之后,迅速打来电话,就证明轻易不会动怒的宋朝度,也怒了。

        “夏想,是谁?”果然,宋朝度上来就是一句质问。当然,他质问的不是夏想。

        “衙内。”夏想没有丝毫犹豫,在爱护宋一凡的立场上,他和宋朝度不但高度一致,还完全心意相通,“出头的人叫岳群,已经废了。”

        宋朝度似乎是出了一口气,沉默了片刻,才说:“岳群住哪家医院?”不等夏想回答,又说了一句,“算了,不用你查了,我亲自去查个清楚。”

        “其他事情,明天见面再谈。”

        宋朝度挂断了电话,很果断,很坚定,恍若多年以前夏想和他第一次精诚合作,一明一暗将高成松拉下马之时的果敢再现。

        就让夏想心中蓦然升腾而起一股烈焰,当年他和宋朝度联手在燕省布局时的情景,再次浮现眼前,转眼间十余年过去了,宋朝度似乎消磨了斗志,再也没有过意气风发的时刻,刚才的一句话就让他心中大定,在一次面临重大抉择之时,隐忍而坚定的宋朝度,又回来了!

        夏想不相信宋朝度只为了替宋一凡出气,才继续借题发挥岳群事件,而是值此进局的大幕拉开之际,估计也是有意借此事引发话题,制造事端。

        宋朝度早些年间似乎是总理的一系,但近年来随着他的政治路线渐稳,立场逐渐倒向总书记,因此他想进局,不但要过总理的一关,还有反对一系估计也要出面阻止。宋朝度不再被动应战,而是准备主动出击了。

        晚上,夏想正准备陪卫辛和宋一凡吃饭,却接到了许冠华的来电,要和他一起吃饭。如果仅仅是许冠华一人也就算了,却还有丛枫儿,摆出的阵势是要一起答谢夏想这个大媒人。

        夏想只能赴宴,却提出要带卫辛和宋一凡一起,许冠华也是欢迎。

        也不知是谁的提议,聚会安排在了全聚德——估计是丛枫儿的操办,夏想爱吃烤鸭本不是真,但经过付先先和古玉的以讹传讹,别人或许未加留心,但心细的女人们却都记在了心上。

        再见丛枫儿,夏想发现,丛枫儿瘦了。

        不过还好,她的精神状态不错,容光焕发。或许是恋爱的缘故,眉眼之中,一团喜气,就让夏想见了,大感欣慰。

        丛枫儿也算万幸了,许冠华虽然年纪稍大了一些,但确实是一个在感情上十分可靠的男人,值得托付。

        丛枫儿和夏想握手,她和夏想之间有太多的秘密,却只能是一切尽在不言中,恍然一笑:“谢谢夏书记为我介绍了冠华认识,冠华是好人,他对我很好,我很幸福。”

        这番话,既是说给夏想听,也是说给许冠华听。只不过在夏想和许冠华各自的心中,却有不同的回味和内容。

        卫辛和丛枫儿认识,却不认识许冠华。女人之间好介绍,夏想为许冠华介绍卫辛时,费了一番脑子,最后就以经济班底的说法,搪塞了过去。

        介绍宋一凡就容易多了,直接提到了宋朝度。

        许冠华到底心思少,不疑有他,很热情地请卫辛和宋一凡入座,还主动为二人点了饮料,显示出了足够细心和耐心的一面。看来恋爱也让男人变化不少,在夏想的印象中,许冠华以前似乎并没有如此主动和细心。

        一场聚会还算欢畅,席间,夏想和许冠华只是谈笑风生,并没有提及到严肃的话题。

        ……回到吴家的时候,已经晚上9点多了,吴老爷子的书房灯光大亮,显然还在等他归来。

        敲门进去,夏想吃惊不小,因为书房中不是吴老爷子一人,另有几人正一脸笑意冲他微笑——是让夏想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贵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