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60章 马蜂窝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60章 马蜂窝

    作品:《官神

        国华瑞和夏想之间矛盾,可谓积怨已久,但实际上夏想和国华瑞并没有过太根本的利益冲突,或者换言之,国华瑞其实没有真正和夏想正面交过手。

        就不过是上次因为金银茉莉的事情,闹得很不愉快之后,国华瑞虽然愤恨难平,虽然他有一个国油化的老爸和一个政治局委员的叔叔,但被夏想好生欺负了一顿之后,一直想方设法找回场子,却一直没能如愿。

        无他,不仅仅是因为夏想行事滴水不漏,让他找不到一点漏洞,而且他的国油化的老爸和进入国家领导人序列的叔叔,都再三告诫过他,不要主动招惹夏想,夏想是个马蜂窝,捅不得。

        国华瑞虽然自认在京城也是排得上号的二世祖之一,但后来也耳闻了夏想许多轶事,比如和哦呢陈的斗法,比如和陈洁雯的较量,再比如在秦唐的一场轰动一时的惊天的水淹秦唐火烧牛林广,就让他知道,夏想真是不好惹,不是他的三脚猫的功夫能与之为敌的。

        还是老实一点好,省得惹怒了夏想,被他打成生活不能自理,也没地儿说理去。

        但表面上的老实,还是掩盖不了内心的愤恨,夏想,一直列为国华瑞最想收拾的人物的黑名单的第一名。

        不久前,国华瑞的老爸国涵扬卸任国油化老总,直接一步到位担任了宁省省委书记,完成从国企老总到封疆大吏的华丽的转身,虽然代价是国华瑞的叔叔国涵清在明年退任,但至少省委书记比国油化的老总,相对来说不但权力大了许多,政治前景也更加宽广,国华瑞也摇身一变成了省委书记的公子。

        身份也水涨船高了不少。

        但成为省委书记公子并没有给国华瑞带来更多的快乐,因为随后不久,夏想就升任了齐省省委副书记,迈出了走向正部的最坚定的一步,就让国华瑞无比郁闷!

        更让他郁闷的是,老爸临走之前郑重叮嘱,没事不要惹夏想,甚至还强调说,就算有事被夏想欺负了,也能忍则忍,不能忍也得忍,因为夏想上升的势头已经不可阻挡,他是后备力量之一。

        国华瑞口头答应着,心中却十分郁闷,因为他一向顺水顺风惯了,唯一一个欺负过他并且没有讨还公道的人就是夏想,眼见夏想越飞越高,他不但还不了手,还得处处躲着走,怎不憋屈?

        夏想就成了国华瑞心中永远的痛。

        不料今天朋友之间本来很是欢乐的聚会,夏想却又阴魂不散地跳了出来,还……打伤了衙内的人,国华瑞就在心里乐开了花,他不敢奈何夏想,衙内却敢,更何况,衙内和夏想本来就有前嫌。

        既然遇到了如此好事,不添油加醋一番,他就不是国华瑞了——国华瑞就及时地在一旁煽风点火地说了说夏想的“光辉”战绩。

        衙内初听高个男子被夏想直接打废之后,本来顿时勃然大怒,愣了一愣之后,又平息了内心的怒火,一边聆听国华瑞的不遗余力地黑夏想,一边寻思夏想的真正用意。

        衙内是和夏想有仇,比国华瑞更恨夏想,但他比国华瑞成熟多了,遇事更是三思而后行。上次在秦唐,夏想出手极狠,已经触及到了他的底线,他最终忍了又忍,始终没有露面和夏想正面为敌。

        时至今日,他和夏想虽然暗中交手多次,其实连一面都没有见过。

        衙内的心思比国华瑞复杂多了,盛怒只有半分钟,半分钟后,就立刻冷静地分析了问题,因为他很清楚夏想的性格——夏想不是一个轻易就下狠手的人,说是夏想的优点也好,是缺点也罢,反正在他看来,夏想很有心慈面软的软肋。

        但今天,夏想突然就大下狠手,其中必有深意。

        是因为卫辛是她的女人,触动了他的软肋?还是他想通过此事变相警告自己,让自己收敛几分?可是自己最近没有和他有过冲突,也没有在什么大事上和他发生矛盾?

        再者说了,夏想也未必知道岳群是他的人……国华瑞还在一旁滔滔不绝地点评夏想,衙内冲国华瑞摆了摆手,国华瑞立刻明白了衙内的意思,很聪明地闭了嘴。

        衙内事情也做得圆润,不忘冲国华瑞微一点头,表示承情,然后才问:“岳群有没有向夏想说出他是谁?”

        “没有。”前来通风报信的人在衙内面前,必恭必敬,不敢有一丝不恭。因为别看衙内待人很好,从来不凶,其实他暗中的手段才让人心惊胆战。

        “夏想还和谁在一起……除了卫辛?”

        “还有一个女孩,年纪不大,象个学生……”

        “立刻查出她是谁。”衙内又想了一想,“撞岳群的车,查清没有?”

        “车没牌照,不过有人看到了车前放着军方通行证,应该是军车。”

        “军车?”衙内若有所思,“有意思了,夏想的出手,是比前狠了一点,不过还是很谨慎。”

        过了不多时,有人就又有了最新消息。

        “和夏想在一起的女孩叫宋一凡,是吉江省委书记宋朝度的独生女!”

        “一个省委副书记,一个省委书记的千金,再加上军方出动,排场真不小,夏书记,你现在可是真成了人物了。”衙内似乎是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对在座的众人说话。

        不过众人都在听,却没有人敢接话,因为谁都不清楚折损了一员大将的衙内会不会暴跳如雷找夏想找回场子。

        因为衙内从来不是一个肯吃亏的主儿,以前就在秦唐吃过夏想的一次亏,不想今天,秦唐的旧仇未报,和夏想之间,又添新恨。

        衙内足足想了有几分钟之久,才摆了摆手:“以后别去打扰卫辛了,今天的事情,谁也不许再在我面前提。”

        国华瑞目瞪口呆,大为不解,衙内机智多谋的一个人,再加上背景深厚,在国内几乎无人可及,怎会也畏夏想如虎?

        衙内并不解释他的决定,挥挥手,让手下退出,然后又继续和众人把酒言欢,好象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就让在座众人都暗暗惊奇,衙内真能咽得下这口恶气?

        夏想真有让衙内也忍气吞声的威名?

        不解归不解,包括国华瑞在内,谁也不会再提此事,唯恐惹了衙内的不快。

        聚会又持续了一个多小时,衙内的情绪很高,似乎真的忘了不高兴的事情一样,就让在座几人都暗赞衙内的涵养。

        聚会结束后,众人四散而去,只有国华瑞陪衙内下楼。到了楼下,正要上车的衙内忽然冲国华瑞招了招手。

        国华瑞会意,立刻上了衙内的车。衙内开口说出了一句话,立刻让国华瑞兴奋不已。

        “齐省的房地产市场,方兴未艾,就连达才集团也巨资投到了五岳,华瑞,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到鲁市走一走,看一看?”

        衙内的笑容很淡然,话也说得云淡风轻,就如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但却在国华瑞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因为他知道,衙内在岳群的事情上,没有忍气吞声的觉悟,而是和夏想一样,要将事情做到暗处。

        他要到齐省搅局了!

        衙内名下有千江房地产集团,实力雄厚,在夏想还在湘省时,他就已经顺利进军了燕市的房地产市场,拿下了几处位于市中心商业圈的黄金地点。本来在燕市的发展十分顺利,后来一时头脑发热,看中了远景集团在下马河的水景公园,想打个商量,从水景公园拿下一块地皮。

        结果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壁。

        就让衙内很是郁闷了一段时间,也让他清楚了一个事实,面对强大的吴家,面对蒸蒸日上的夏想,他虽然拥有常人无法相比的政治、经济和社会资源优势,但如果和夏想正面为敌,还是胜算不大。

        齐省现在局势很是纷乱,达才集团的项目卡在省政府,他何不趁机出手,撬了夏想的墙角?打了他的人,不能白打。他可以不和夏想去争夺一个名叫卫辛的女人,但可以利用经济手段,正面狙击夏想的政治大计!

        而且……国华瑞还是一个可以很好地拿来利用的马前卒。

        看到国华瑞因为兴奋几乎失真的表情,衙内微微叹了一口气,心中很是无奈地想,为什么他就能将国华瑞玩弄于股掌之间?一个人太聪明了也不是好事,举目四望,天下并无敌手的感觉,也是高处不胜寒的凄凉。

        夏想虽然勉强算是一个对手,但夏想还是目光太过短浅,他还真以为他是后备力量,到时就一定能够上位?十几年后,谁知道国内政治会有怎样的巨变,到时发展到了经济影响政治的历史时期,真选举也好,伪选举也好,说不定他还能摇身一变,从而登上历史舞台,让夏想一脚踩空,摔一个鼻青脸肿!

        夏想再聪明也不会看出,未来的国内政治,早晚是权贵资本主义的天下。好吧,既然夏想再次惹了他,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事不过三,第三次,他就还手了。

        衙内伸手一拍国华瑞的肩膀:“华瑞,齐省是个好地方……”

        齐省的局势,在衙内决定介入的一刻起,变数大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