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56章 妙手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56章 妙手

    作品:《官神

        夏力默然无语,低着头,努力对发生的一切视而不见。

        但也仅仅是假装而已,怎么可能会对近在眼前的事情视而不见?好在政治人物都习惯了各自的假面,而且以现在的情形,他一个省委秘书长排名最低,权力最小,为了维护领导权威,哪怕是做做样子,也得装一装。

        没办法,省委大管家,因为和省委领导接触的机会最多,就见识了最多的内幕,也对每个领导之间的不和和矛盾历历在目、丝丝在心,心中装的秘密最多,如果不能做到视而不见、充耳不闻然后守口如瓶,那么他一任省委秘书长之后,基本就断绝了官场之路。

        都说省委秘书长好升迁,其实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有利必有弊,因为见多了领导之间的幕后种种,甚至是龌龊事情,省委秘书长被过河拆桥的先例也不在少数。

        虽然好歹也是省委常委,但如果省委书记想要毁一名省委秘书长,还不算太难的事情。早些年间,燕省省委书记高成松就差点毁了时任省委秘书长的宋朝度!

        此事,夏力一直当成警醒自己的反面教材,因为他自认没有宋朝度一样的隐忍和毅力,更没有宋朝度一样东山再起的好运气。

        今天他提出的一二三的建议,是综合了邱仁礼和夏想一正一副两位书记的意见之后的产物,确切地讲,基本上夏想意图的体现。因为邱仁礼的意图,大部分不会在办公会上表露,而会在其后的人事调整方案的修改稿中,具体体现出来。

        邱书记主抓大局,他的目光只会盯着几个关键地市的一二把手。

        夏想除了以上三点的暗示之外,还有什么具体的后手,夏力也不得而知,因此,当他听到夏想蓦然提到廖得益的检讨书时,他心中一跳,差点一拍额头暗中叫好,因为他几乎忘了检讨书的事情,再者就算想起,也断然不会拿到书记办公会上说事。

        夏书记此举,必定大有用意,也必须承认是一手点晴之笔。

        至于邱仁礼向孙习民的突兀一问,因为有了夏想的专美在先,反而显得不那么惊艳了,实际上,邱书记是临时起意也好,是暗藏后手也好,有此一问,也是传神之笔。

        夏力也不太理解孙习民在达才集团问题上的强硬的出发点到底是什么,他虽然低下了头,却支起耳朵等孙习民如何回答。

        孙习民其实心中也在翻腾,是呀,该如何回答邱仁礼?

        思忖再三,尽管也清楚邱仁礼此问肯定暗藏后手,虽说省委书记过多干涉省政府事务,也容易落人口实,但达才集团的投资是大事,就算邱仁礼直接开口提出要以省委为主导,然后伸手将项目从他手中抢走,他也无计可施。

        “政府班子正在全面统筹安排,认真研究,会尽快出台方案,毕竟达才集团的投资不是小数目,慎重一些总是好事。”孙习民没有从正面回答,含糊其词地从侧面回应。

        他已经做好了邱仁礼继续追问期限的心理准备,不料邱仁礼听了之后,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竟然跳过了达才集团的话题,又回到了廖得益的检讨书上:“夏想不说,我还真忘了这回事儿。正好都在,检讨书提交上来也好,我来看看廖得益同志的认识是不是深刻。”

        廖得益刚才还抬着头察颜观色,现在也和夏力一样低下头,羞愧难当。千万别开成他的检讨书朗诵大会,如果邱仁礼心血来潮,非要让他当面检讨的话,他的脸可就丢光了,还想在人事调整中有发言权,还想坚持提拔本土势力和自己的嫡系?

        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了。

        还好,邱仁礼只是从夏想手中接过检讨书,只看了几眼,就放到了一边儿,不说好也不说坏,又回归了正题:“下面继续讨论人事调整方案的初稿,习民说说,有什么意见?”

        孙习民对今天的人事调整,本来准备了一套自己的方案,值此人事调整的大好时机,身为省长,身为省委的二号人物,没有自己的嫡系安插,会被人笑话。尽管说来,他初来齐省,嫡系很少,但也有不少前来主动靠拢的各地市的副厅以上干部。

        都有栽培干部之心,不管是不是亲信或嫡系,只要在你的手中提拔上来,都会对你感激不尽,好人都想做,人情都想自己送,孙习民还真准备至少拿下四五个位置。

        只是……上来就被邱仁礼突如其来的问话打乱了酝酿已久的气势,让他一下没了好心情,而廖得益的气场也被夏想更是直接浇灭,让他和在上会之前和廖得益之间达成的共识,很难再形成呼应之势。

        孙习民有点沮丧,有时候气势降下去后,想再提起来很难,但精心准备的问题不能不提,主要是在事关利益面前,怎能放松?就还是简单一提他的意见。

        孙习民提出意见的时候,不但廖得益拿出笔在本子上认真纪录,邱仁礼也用笔在方案初稿上画来画去,很是用心地记下了孙习民的看法,不管是真心还是假装,至少他的态度让孙习民感觉受到了重视。

        夏想也暗暗点头,邱书记比他刚认识的时候成熟多了,政治智慧更加圆融了。

        然后就又轮到夏想发表看法。

        出乎意料的是,夏想没再发表任何看法,只是简单地一说:“方案初稿有些地方还不太成熟,考虑欠周到,等会下再请得益同志进行修改之后再上会好了,至于夏力同志所提的一二三点,我原则上赞成,不过关于谈卓运同志的任命,我倒是和得益同志的看法一致。”

        意外,天大的意外,廖得益本来灰暗的心情蓦然闪过一片亮光,惊讶地看了夏想一眼,心中分不清夏想说的是真话还是挖陷阱,但又一想,既然是当众说出,夏想又是堂堂的省委副书记的身份,怎能胡说?机不可失,就急忙接话说道:“夏书记说得对,谈卓运同志年富力强,工作经验丰富,担任胶辽市委书记,确实是组织部多方考查的结论。”

        年富力强?夏想几乎要笑了,忍了忍,没接廖得益的话,看向了邱仁礼。

        邱仁礼抬手看了看表:“时间不早了,今天的会就先开到这儿,得益同志根据会议精神,尽快出台修改方案。”

        会议精神?其实会议没达成什么精神,但既然书记开口了,廖得益总不成开口问一把手是什么会议精神,那就是太蠢了。

        一把手的意思,会有渠道传达到组织部,话又说回来,今天的会议也不是没有一点收获,廖得益至少清楚了一点,夏力刚才的提议,似乎是邱书记的意图。

        还有一点让他庆幸的是,检讨书的问题略过不提了,他有惊无险地过关了,也是好事一件。

        廖得益收拾东西,等邱仁礼先走,不料等了半天,邱仁礼坐着没动,眼神落在初稿上面,似乎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忽然就抬头问了廖得益一句:“得益,谈卓运同志……年富力强?”

        谈卓运的个人简历显示,今年是52岁,以52岁的年龄担任市委书记,完全称不上年富力强,当然,组织部门为了拔高要提拔的干部,经常会用夸张的修辞手法,也可以理解。

        但省委书记特意有此一问,就意味深长了,廖得益眨了眨眼睛,还没想好该怎样回答,一直在一旁纪录的齐省第一秘印小白忽然收到一条短信,他看了一眼,脸色一变,立刻起身来到邱仁礼面前,耳语了几句。

        邱仁礼脸色大变,扬手将资料扔到了廖得益面前,怒道:“年富力强?好一个隐瞒年龄的年富力强!廖得益同志,你的检讨书写得比唱得还好听,一转眼又犯了错误,你是真认识到在提名陈秋栋问题上的工作失误,还是应付差事?嗯?回去好好反省一下,别再摆乌龙了!”

        邱仁礼怒气冲冲拂袖而去,扔下一脸惊愕的孙习民和一脸震惊的廖得益。

        孙习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廖得益也是,他求助的目光看向了孙习民,见孙习民一脸茫然,就又看向了夏想。

        印小白见状,忙在夏想耳边低语几句,夏想微微点头,等印小白急匆匆追随邱仁礼而去,他先冲孙习民微一点头,才对廖得益说道:“廖部长,你也太马虎了,先是提名了陈秋栋,结果都通过了常委会的任命,又出现了嫖宿幼女的重大问题,是失查。现在又提名谈卓运同志,还非要加上一个年富力强,结果呢……”

        夏想一停顿,所有人都支起了耳朵,包括孙习民也一下坐直了身子,十分好奇加不解地看向了夏想。

        不止孙习民和廖得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连夏力也被突如其来的一幕弄迷糊了,不知道到底是邱书记还是夏书记的后手,究竟是什么手法?

        夏想语重心长地说道:“刚刚纪委常委会上,谈卓运同志因为隐瞒年龄、履历造假的问题被发现,已经正式向纪委常委会做出检讨,并且决定向纪委和省委辞去一切职务!”

        “啊!”廖得益一下站了起来,大惊失色,因为用力过猛,差点闪了腰,又一下跌落到沙发上,目瞪口呆,一脸灰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