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55章 两大关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55章 两大关

    作品:《官神

        还不算完,邱仁礼也很莫名地提及到了另外的事情:“关于达才集团的投资,习民,政府方面是怎么考虑的?”

        孙习民怦然心惊,好,夏想和邱仁礼终于出手了,不出则已,一出还是双响炮!

        ……和书记办公会上的起伏不定的气氛完全不同的是,省纪委的常委会上,一开始,周鸿基完全掌控了局势。不但掌控了局势,还逼迫得令传志不得不低头让步!

        省纪委常委会议的议题有三项,一是审议五岳市纪委提交的关于五岳市盐务局局长节茂涉嫌职务犯罪的材料汇总,之前,五岳市纪委已经采取了必要的措施,将节茂双规。

        二是关于省盐务局违法建造别墅群的违法乱纪行为,副局长解少海已经认罪,有必要正式双规解少海,并进一步查实省盐务局局长汤世诚的犯罪问题。

        三是纪委内部几名副书记的工作分工,有必要适当调整一下。拟安排谈卓运同志分管后勤和保卫。

        三项议题,件件直指何江海的势力分布,令传志强压心头怒火,目光从几名纪委常委的脸上一一扫过,决定就在今天的会议上,让周鸿基第一次品尝到失败的滋味。

        太过分了,简直就是为何书记量身定做的重大调整,和骑在头上撒尿没什么区别,一个外来者敢这么嚣张放肆,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第一项议题,因为五岳市委、市纪委已经形成了共识,交由省纪委审议,只是一个程序,省纪委一般情况下不会推翻下面地市纪委的结论,因此,令传志也未开口反对,顺利通过。

        第二项议题就涉及到了根本利益,因为省盐务局是何江海的核心利益,令传志就提出了不少反对意见,试图推翻周鸿基的决定,但却发现他的努力徒劳无益,周鸿基不但准备充分,而且还用一份材料一下就堵住了他的嘴……是解少海的供词!

        令传志以为解少海至少能扛一段时间,好让人想些办法捞他出来,没想到解少海太草包,进去不久就被撬开了嘴,一五一十全部交待清楚,甚至还咬出了汤世诚。

        其实令传志并不清楚的是,也不能怪解少海太怂,实在是周鸿基太强悍,别看周鸿基没有担任过纪委书记,没有审案的经验,但却懂得攻心为上的策略,他亲自出面做了大量工作,软硬兼施,让解少海心理防线全线崩溃,交待了许多内幕。

        令传志说一千道一万,却被周鸿基一句话顶了回去:“令书记,回头你应该好好看看解少海同志的供词,据他说,司马北潜逃之前,接到了省纪委一个神秘的电话。至于打电话的人是谁,解少海虽然也说了名字,但我却不太相信……”

        令传志顿时呆立当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周鸿基,果然厉害,果然了得,手腕真是犀利,一语中的,又敲山震虎。

        第三项议题是将省纪委系统何系两大干将之一的谈卓运直接拨弄到一边,让原本分管重要部门的谈副书记一下靠边站了,谈卓运自然不干,仗着自己是半岛帮老资格的人马,周鸿基必须要看三分薄面,就当面和周鸿基据理力争。

        令传志自然也向着谈卓运说话,同时在他的带动下,又有几名常委委婉地替谈卓运说话,一时之间,常委会的气氛朝不利于周鸿基的方向转了风向。

        令传志和谈卓运对视一眼,二人认识多年,一个眼神就暗中达成了默契,今天无论如何也要阻止周鸿基三项议题全部获得通过,必须让他失利一局,否则他在纪委就会威望大涨,就有了掌控全局的初步迹象。

        胜败,在此一举。

        纪委十几名常委中,现在已经有近十名常委和令传志立场一致,也证明了令传志在纪委之中牢不可破的巩固地位。

        前两项议题,五岳市纪委的议题只是过场,解少海供出了省盐务局的问题是板上钉钉的事实,谁想反对也没有理由,但第三项议题,都认为周书记有点无理取闹,有点没事找事了,谈书记的工作干得好好的,为什么非要让他靠边站?

        之所以异口同声维护谈卓运,因为众人都有兔死狐悲之感,现在不据理力争维护谈卓运,就等于不维护自己的权益,因此,常委会上有异口同声的反对声音,十分正常。

        当然,也完全在周鸿基的意料之中。

        周鸿基镇静自若,十分冷静地冷眼旁观每一个发言者,眼见气氛愈加热烈,在令传志的引导之下,逐渐有失控的迹象,任其发展下去,不排除会开成一次对他的讨伐会,他终于放出了杀手锏。

        “谈卓运同志……”周鸿基在众人的异口同声的讨伐之下,依然表现出十分镇静和从容的一面,也实属不易,换了一般领导,早就觉得面上无光,说不定已经拂袖而去了,“其实我的提议并不是特别针对你,是对事不对人,至于为什么,你心里有数!”

        谈卓运心里没数,就十分不忿地答道:“对不起,周书记,我心里没数,也想不通,接受不了。”

        “真的想不通?”周鸿基态度和蔼,甚至还笑容可掬,就让人感觉山高云深,摸不清他的路数。

        “请周书记直接说明,有一说一,摆出一个人人信服的理由出来。”谈卓运现在底气十足,有令传志的支持,有近十名纪委常委的附和,他再不挺直腰杆争取自己的利益,他就是傻子了。

        但事后证明,他还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傻子,被周鸿基一步步引诱上钩,当了周鸿基杀鸡儆猴的鸡。当鸡也就算了,事实证明他还是一只草鸡。

        “如果理由不充分,就算周书记非要调整我的分工,我也认了,但不会服气。”谈卓运又强调了一句,摆出了以退为进的悲壮姿态。

        果然,他的做法赢得了更多常委的支持,刚才没有表态的仅有的两名常委,也含蓄地说了几句,表明了支持谈卓运的立场。

        可以说,此时的纪委常委会,不能说是完全失控,但节奏已经不在周鸿基的掌控之下,比起刚才前两项议题的顺利通过,第三项议题,莫非真成了周鸿基的滑铁卢?

        周鸿基面对全部常委空前一致的反对声音,不但没有慌乱,反而有一种大局在手的喜悦,不由想起上次和夏想在省委食堂的一次晚饭——真是一次影响深远的饭局,夏书记透露出来的消息,是他今天经过精心策划的一出的最后胜利的关键所在——他努力平息了呼吸,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悲痛和沉重立刻布满了脸庞。

        “同志们,我很痛心!”周鸿基的表情风云变色,以及突然低沉的声调,着实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更吃惊的事情还在后头!

        “我本来出于爱护谈卓运同志的出发点,想让他安稳退下,为纪委发挥余热,一番苦心不被理解也就算了,还被人猜疑,认为我是故意没事找事……同志们,我以党性担保,我周鸿基绝不是一个公私不分是非不分的人!”

        周鸿基掷地有声,目光炯炯地扫过每一个纪委常委的面容,蓦然起身,一扬手,“啪”的一声将一份材料摔在了桌子上,随即转身走人:“谈卓运同志隐瞒年龄,篡改简历,今年已经59岁高龄,却谎称只有52岁,差了整整7年。谈卓运同志,你自己向省委说明情况,我不管了!”

        周鸿基摔门而去,扔下一屋面面相觑的纪委常委,以及……面如死灰的谈卓运!

        ……和周鸿基雷厉风行的手段不同的是,同时还在继续召开的书记办公会上,夏想的手法是绵里藏针。

        只不过,他的针太大太尖了一些,直刺得廖得益心口都痛得收缩,差点掩面而逃。

        而邱仁礼的手法则是威势逼人,以省委一把的权威的过问,来直截了当地压孙习民一头。

        并且都看了出来,夏想在先,邱仁礼在后,一人针对组织部长,一人针对省长,配合得十分默契,要的就是完全掌控大局。

        本来夏想提出廖得益的检讨书在先,明是在向廖得益提问,实则是向邱仁礼请示。而邱仁礼问孙习民在后,并没有接夏想的话,所以,廖得益不敢抢先回答,就只能等孙习民回答了邱仁礼的问题之后,他才能开口。

        廖得益心中发木,嘴巴发干,喉咙发涩,现在才知道当初夏想故意向他伸手要走检讨书的真正用意是什么了……好一个年轻并且充满朝气的夏书记,好一个手腕柔中带刚的夏书记,廖得益腹诽归腹诽,却知道今天的一关,铁定难过了,蓦然又想起了什么,更是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怎么办?他几乎六神无主了。

        廖得益六神无主,孙习民也是心神大乱,他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怎么也没想到,邱仁礼会在人事调整的碰头会上,张口问到达才集团的项目问题。

        但书记就是书记,主持全面工作的含义就是,他想过问任何事务,都可以横插一手,因为齐省是他的治下,包括省长,虽然也是班长,但毕竟是副班长。

        孙习民愣神的工夫,又想起刚才夏想的一问,不由心中喟然一叹,和邱仁礼相比,他的政治经验还是差了不少。

        孙习民也知道,今天的一关,很不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