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54章 双响炮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54章 双响炮

    作品:《官神

        省委。

        省委书记办公室,书记办公会正在召开,主要议题是人事调整方案初稿的审议,与会人员包括省委书记邱仁礼、省长孙习民、省委副书记夏想、省委组织部长廖得益和省委秘书长夏力。

        夏力一脸倦容,似乎睡眠不足。与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廖得益却是神采奕奕,精力充沛。

        而孙习民和夏想都是一如往常,看不出和平常有什么不同,但若是细心观察的话,可以明显看出夏想的淡然是真淡然,孙习民的淡然,是竭力的伪装,因为他的眼神之中,不时闪过一丝茫然。

        是的,身为齐省二把手的堂堂的一省之长,眼神之中流露出茫然肯定很不正常,是失去自信的表现。但话又说回来,好象自从孙习民上任齐省之后,就从来没有展示过自信的一面。

        除了……在达才集团的项目之上过于矫枉过正之外,在其他问题上,一直没有发表强有力的看法,也不知孙大省长在今天的人事问题的碰头会上,会不会为争取自己的利益而强势一把?

        召开办公会之前,省委的两场吵架,以及吵架之后引发的后遗症,包括鲁市市委对戴继晨问题的最终结论,等等,一系列的事件的发生,在座众人都已经心知肚明,也都清楚,齐省的局势,一变再变,由以前的眼花缭乱到现在的异彩纷呈,谁都不敢肯定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惊人的一幕。

        因为都知道,齐省现在有两个不安定因素——夏想和周鸿基。

        夏想自不用说,战绩辉煌,一路过关斩将,无数人在他面前铩羽而归,他几乎就是战无不胜的代名词。尽管齐省的环境更复杂,遇到的对手更强大,但夏想即使力有不逮无法取胜,自保还是足够。

        如果说夏想是不安定因素之中的安定者,那么周鸿基就是不安定因素中的最不安分者,因为周鸿基的所作所为,许多人都看不懂,也琢磨不透……除了夏想。

        不少人都在想,当年的湘省,只有一个夏想,一个后备力量,就已经风雨交加了,现今的齐省,除了一个后备力量夏想之外,还有一个后备力量周鸿基,能不闹腾得天翻地覆?

        关键还有,周鸿基是初出京城,作为他地方从政经历的第一站,他不在齐省彰显名声尽情施展手腕才怪了。

        也有更有政治智慧的人甚至自以为参悟透了天机,中央让两个后备力量同时前来齐省,表面两个后备力量分属敌对的阵营,其实是为了迷惑齐省的本土势力,要的就是看似对立的双方,突然联手,为的就是打齐省本土势力一个措手不及,然后分化、打压,最终达到瓦解本土势力的最高政治目的。

        也有人认为,和高层统筹全局的布局相比,齐省的本土势力早晚会土崩瓦解,而夏想和周鸿基不过是上头的两枚棋子,用来具体实施上层的政治意图,实际上,夏想和周鸿基之间早就达成了共识,二人一点对立的情绪都没有……针对夏想和周鸿基的猜测有许多,夏想和周鸿基对待背后议论的做法却不尽相同——夏想保持了沉默,沉默并且低调,完全符合一个省委副书记的身份,也确实,夏想上任齐省以后,尽管许多事情的背后都有他的影子在内,但他却从来没有走到台前,和在湘省时的做法大相径庭。

        话又说回来,夏想的所作所为必须要符合一个省委副书记的本分。

        而周鸿基的做法和在齐省时的夏想的手法,如出一辙,大刀阔斧,大开大合,尤其是针对总理视察之时的悍然出手,完全奠定了他在齐省的强势形象!

        甚至有人认为,周鸿基比夏想更有侵略性,更有破坏力,或者说,更有投机的眼光。

        但谁也猜不到的是,在此次召开的书记办公会上,夏想也会悍然出手,挑起另一场战端的开局,而就在办公会议刚刚召开之际,周鸿基也在纪委之中召开了常委会议,宣布了一项重大决定。

        似乎是为了配合夏想在书记办公会上的举动一样,周鸿基在纪委的动作幅度之大,令人震惊!

        ……在邱仁礼发言之后,孙习民并未说话,只是埋头翻看文件,发言权就跳到了夏想身上,夏想也没有长篇大论,只是简单一说:“组织部的方案我初步看过了,是不是可行,我就先不发表意见了,集思广益,还是多听取各位领导的意见再说。有一点需要指出的是,廖得益同志的工作还是值得肯定的。”

        夏想的态度模棱两可,廖得益就抬了抬眼皮,暗中观察了一下邱仁礼的反应。

        人事调整方案最后的拍板权当然在省委书记手中,其次,作为初审,夏想的意见也至关重要。而孙习民虽然是省委第一副书记,排名还在夏想之上,但在人事调整之中,省长一般只有提名自己人的底气,而没有反对省委书记提名的勇气。

        人事大权是省委书记手中最大的权力,不容他人染指。

        廖得益稳定了一下情绪,然后滔滔不绝地大讲了一大通套话,不外乎是按照干部提拔条例,多方听取干部群众的意见,再根据各人的能力和经验,各有侧重,要让每个干部都发挥最大的个人才能,组织部一向本着任人唯贤、任人唯才的方针政策,落实邱仁礼同志关于提拔干部的讲话精神,最终优中选优,好上选好,初步拟定了部分地市的干部提拔和交流名单,请各位省委领导审议……如是等等,足足讲了十几分钟。

        发言期间,邱仁礼微微点头,似是赞成。孙习民细心聆听,态度端正。夏想一脸微笑,似是鼓励,只有夏力摆出洗耳恭听的谦逊姿态——也难怪,夏力是几人之中唯一一个排名比廖得益靠后的常委。

        廖得益发言完毕,从上会之后就默不作声的孙习民然后就插了一句:“夏力同志说说看法。”

        本来就该夏力发言了,孙习民是何用心多此一举点名夏力不得而知,但他想要的效果显然没有达到,因为除了廖得益微微惊愕之外,邱仁礼和夏想都没有任何表示,甚至就连夏力也只是冲孙习民微一点头。

        “组织部的方案考虑得比较全面,一些同志的提名,比较符合现状,也贴近齐省的发展,从大的方面来说,出发点很正确。不过就我个人来说,也有一些不成熟的想法,要向廖部长提提建议。”

        都以为夏力作为一个排名并不靠前的省委秘书长,不过是附和邱仁礼或夏想的意见,不想在书记、省长和副书记都还没有发表意见的情况下,他先提出了想法,就很耐人寻味了。

        谁都清楚,省委秘书长在没有省委书记的默许下,几乎就没有发言权。

        孙习民还好,没有表现出惊异的一面,廖得益却眼皮一跳,下意识地看了夏想一眼。看完之后他心里还纳闷,怪事,怎么不看书记的表情,反而要看副书记的脸色?

        夏力继续说道,语气很谦虚:“我的看法未必正确,就是提供一个思路,权当抛砖引玉了……”谦虚过后,定下了基调,他才又提出了三点建议,“第一,五岳人事调整,据我个人的了解和实地接触,由楼昕东同志接任市长更合适一些,有利于工作的延续性。另外,我认为温子玑同志更适合担任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也是通过鲁成良事件,烈火见真金,在处理事件的过程中,充分显示出了温子玑同志的工作能力。组织部提名的其他两位同志,我个人认为,不如以上两位同志适合。”

        “第二,鲁市市纪委书记和改利同志拟调整为省纪委副书记,似乎也不太妥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周鸿基同志应该另有提名,组织部在纪委人事提名上,最好要先和周书记碰头。我倒认为,和改利同志比较适合担任胶辽市委书记。”

        “第三,省纪委副书记谈卓运提名为胶辽市委书记,是不是太不合适了?”

        廖得益在夏力话说一半的时候,就已经火大了,心中暗骂夏力狗仗人势,不过是一个省委秘书长,还真当自己是省委领导了?真是势利小人,一口一个个人意见,在省委,哪里有你说话的份儿?也就是现代,秘书长才人五人六地上台讲话,要是在古代,整个一个师爷,上不了台面。

        话虽如此,廖得益也不敢有半点怠慢,因为他清楚夏力一二三点的背后,不是邱仁礼就是夏想的意思,但到底是谁,他心里没底。正是因为摸不清夏力是谁的传声筒,才让人着急上火。

        真是怪事年年有,本来省委秘书长只是省委书记一人的传声筒,但现在,都知道夏力和夏想的关系也密切了,而偏偏邱仁礼并不在意,就是齐省最让人分不清形势的怪现象之一。

        夏力说完,廖得益还没有开口反驳几句,夏想发话了,却是出人意料地岔开了话题:“对了,差点忘了一件事件,廖得益同志的检讨书还在我手中,是不是现在向邱书记提交一下?”

        廖得益如同被人在背后打了闷棍一样,一下就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