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53章 参战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53章 参战

    作品:《官神

        秦侃一夜未睡,天亮的时候,手中厚厚的举报信,他已经完全校对了一遍,比他当年担任秘书时校对中央文件还认真三分。

        不认真不行,因为此事事关重大,关系着齐省的局势能否乱上加乱,关系着他的计划能否顺利实施,关系着以前刁难过他嘲弄过他奚落过他的一干人等能否倒霉的大计,他就是要亲眼看看,以前曾经在他面前趾高气扬的一些人模狗样的混帐,等他们落魄的时候,他昂首阔步在他们面前走过,眼皮都不眨上一眨,该是何等的解气!

        但事情的成败与否,不系在邱仁礼身上,也不系在周鸿基身上,全部维系在夏想一人身上。

        秦侃仔细地封好举报信,又郑重在放在身上,见窗外天光大亮,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晴天,一夜未睡的他,依然精力充沛,没有丝毫倦意。

        夏想……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齐省的局势大变,说来最应该感谢的人就是夏想!

        虽然秦侃也清楚,夏想身为省委副书记,其实权力很受制约,上,有省委书记和省长制约,下,有省纪委书记牵制,既不能如省委书记和省长一样,有独立自主决定重大决策的一言而决的权力,又不如省纪委书记一样,在相对独立的纪委内部也是有拍板权的一把手,省委副书记,不能光芒太盛掩盖省委书记和省长的权力光环,又不能插手纪委事务和地方地市事务,分管的党群和人事工作,大部分又是务虚的工作。

        除了人事大权之外,省委副书记虽然排名第三,似乎都在被动地接受工作,很难主动出手打开局面,但尽管秦侃对夏想的位置分析得很准确很到位,却依然相信夏想是打开整个齐省局势的最关键的钥匙。

        到底是年轻人,有朝气,有魄力,也有手腕,秦侃对夏想一来就让齐省局势为之大变而大感欣慰,并且盛赞夏想作为桥梁和纽带的关键作用,别看以目前的局势来看,主动权似乎掌握在周鸿基手中,但实际上,夏想才是整个局势最至关重要的支点!

        当然,周鸿基作用也十分重大,如果周鸿基是偏向何江海的立场,齐省的局势还是无法破局,但正是因为在夏想未来之前,周鸿基立场明明是偏向何江海一方,夏想到来之后不久,就立刻转了风向,现在还有和夏想联手的迹象,才是最让秦侃佩服夏想的地方。

        一个具有优秀领导潜质的人物,不一定需要事必躬亲,不一定时刻表露出高高在上的权威,他只需要成为居中最具粘合作用的支点就行,也就是说,各方势力都以他为中心运转,以他为桥梁通行,那么他就是唯一一个可以撼动局势的关键!

        秦侃想起昨天和李丁山的长谈,以及省委发生的两起吵架事件,再加上一夜风雨交加,他就笑了,今天天气是不错,正好经过昨晚风雨的洗礼,泥沙俱下,许多真相是不是该露出一角了?

        ……上午10点,鲁市召开书记办公会研究戴继晨的问题,书记袁旭强在听取了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陆华城的详细调查结果之后,虽不情愿,但也只好接受了现实,认定戴继晨同志在陈秋栋自杀问题上不负有领导责任。

        不接受现实也不行,参加书记办公会的一共五人,市委书记袁旭强、市长李童、市委副书记海崇洋、市纪委书记和改利、市政法委书记陆华城,按照袁旭强料想,至少会有三人支持他的立场,不想陆华城由以前认定戴继晨有问题改口否认,并查实戴继晨完全无辜,包括市长李童在内,几名主要市委领导都异口同声支持陆华城的结论。

        袁旭强头大了,他是市委一把手不假,而且还是省委常委,但他在市委之中的威望不是很高,相反,名声甚至还有点不是……很好,关键还有,他退下在即,现在已经没有了和几名重量级市委常委对着干的勇气了。

        他退下不要紧,还有许多嫡系要在鲁市继续混下去,他要留下一线,也好以后相见。

        尽管袁旭强很清楚何江海是想要将戴继晨一棍子打死,但现在形势比人强,他只能妥协。

        不过,还要是找一个台阶下:“华城,戴继晨同志明明没事,市局当时怎么就判断失误,冤枉了继晨同志?是哪方面的工作失误了……”

        袁旭强已经知道了陆华城和何江海翻脸吵架的事情,他和何江海之间的关系很铁,自然要找陆华城讨还一局,有权不用,过期作废。

        原以为陆华城会解释几句,不料陆华城的回答,让袁旭强后悔刚才的多此一问了。

        “袁书记,我正要汇报一下问题的原因所在……”陆华城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本来已经想好了来而不往非礼也,袁旭强倒好,也想替何江海出头,他就直接抛出了还击之策,“据查,是市局副局长朱振波误导了调查方向,我正式代表局党委向市委建议,先暂停朱振波同志的工作,调查核实事情真相,还戴继晨同志一个公道。”

        正若无其事以为会议就要结束的市委副书记海崇洋,本来端着一杯茶水正要往嘴里送,一下就停在了半空,睁大眼睛看向了陆华城,心想陆华城有意思,以牙还牙,一点也不肯吃亏,转眼就拿何江海的人开刀了。

        有种,不但有种,而且还真是一个斤斤计较的小人。

        朱振波不但是何江海一手提拔的嫡系,据说还是何江海最信任的亲信之一,是何江海在市公安局最得力的眼线。

        朱振波在市公安局排名第三,仅次于陆华城和常务副局长,是市局的实权人物,平常和陆华城的关系不好不坏,陆华城高举大刀朝他头上砍去,别说他会暴跳如雷,就是何江海也不能和陆华城算完。

        如果说刚才讨论戴继晨的问题时,还在轻松友好的气氛之中进行的话,那么陆华城此话一出,现场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

        就连李童也是微微眯起了眼睛,有点不解和难以置信。

        反倒市纪委书记和改利,一脸笃定,甚至眼神之中,还透露出些许的笑意。

        袁旭强怔了片刻,才愠怒地说道:“华城同志,指责一名副书记不是小事,你不要意气用事。”他气得不轻,暗骂陆华城果然是一个不靠谱的人,什么东西,合作不成立马翻脸,前脚不靠谱,后脚不着调,太没准了。

        陆华城镇静自若地拿出一份材料:“袁书记,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秉公办事,你怎么张口就说我是意气用事?我有证据在手,朱振波同志在戴继晨同志被诬陷的问题上,确实存在着以权谋私、公报私仇的严重问题!”

        话音刚落,一个意外不到的人物突然节外生枝,横插一手,不但让紧张气氛进一步加剧,也让整个局势顿时失控,滑向了别说袁旭强、就是连陆华城也意外不到的深渊。

        陆华城的本意是敲山震虎,借敲打朱振波之举,变相警告何江海他不好欺负,对他客气点儿——从本心讲,陆华城虽然惧怕因为年龄造假问题而被查实之后,影响前途,但他也并不想和何江海彻底翻脸——然后他会及时收手,打击了朱振波的威望之后,就见好就收,也会让朱振波以后在市局,别那么不听话,要多向他这个一把手请示汇报工作。

        但陆华城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刚点火,就有人放炮了,而且还是惊天动地的大炮!

        “陆书记说得对,朱振波同志不但存在着以权谋私、公报私仇的职务问题,还有严重的经济问题,纪委接到举报,朱振波同志贪污受贿,利用职务之便,指使手下敲诈一名外地客商,导致合法经营的公司破产倒闭,现在客商还关在看守所中,申冤无门,纪委已经准备着手调查此事了。”

        市纪委书记和改利顺势接过陆华城的话,声音很轻很淡,而且他的话和陆华城的话之间的衔接很自然,就好象事先和陆华城商量好了一样。

        就让在座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包括陆华城!

        陆华城先是十分不解,怎么刚刚磕睡就有人送枕头,和改利和他关系很一般,怎么顺水推舟帮他一把?随后深入一想,不由骇然,糟糕,和改利哪里是帮他,根本就是顺手牵羊拉他下水,是借势推他一把,让他完全站在何江海的对立面上!

        真是歹毒的一着……陆华城心中既怕又惊,急忙想解释几句,他现在还没有做好准备也没有必要和何江海全面为敌,不料还未等他开口,一直老神在在不动声色的李童李大市长慢悠悠发言了,一发言,又是一枚炸弹。

        “华城和改利两位同志提出的问题,其实我也听到不少同志反映过……”

        ……鲁市终究未能幸免,在齐省局势大变的冲击之下,在继五岳成为省委人事调整的第一刀之后,成为齐省第二个被拉下水的地市。

        只不过和五岳完全被动应战所不同的是,鲁市毕竟是副省级城市,在下水之后,不但有搏击风浪的能力,还有继续参战的资格,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还有影响全局的战斗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