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48章 深不可测的一局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48章 深不可测的一局

    作品:《官神

        夏想还是很佩服温子璇的聪明和眼光,还有她不为人所知的深厚的关系网。

        五岳方面和省纪委正准备着手的下一局,夏想虽有预计,但还没有收到确切的消息,温子璇却提前一步得知,就说明她确实有过人之处。

        而且齐省最近发生的一切,他并没有就任何一件事情指使她暗中操作什么,而她却冷眼旁观,从一系列事件之中准确地得出判断,并且知道他正在期待的是什么,有如此眼光和惊人的分析时局的能力,夏想从此刻起,又重新认识了温子璇的能力。

        一个念头在他心中闪过,他将手中的人事调整方案初稿递给温子璇:“组织部的人事调整方案初稿,我大概看了一遍,问题不少,你来看看,谈谈看法。”

        按照规定,以温子璇的级别,没有资格过目组织部的人事方案,但夏想却二话不说递到她的手上,她再体会不到领导对她的信任,就白混官场十几年了。

        也证明了一点,刚才的汇报,说中了领导的心思,为她进一步在夏书记的心目中,加了印象分。

        温子璇感激地点点头,并未多说,因为有些事情只能做,不能说,她就悄然坐下,默不作声地翻看初稿,当她看到五岳人事调整拟定意见,有关市公安局长的提名时,赫然发现是另外一个名字,不是温子玑,不由心中一紧。

        再一看下面被夏想用红笔批注:“温子玑同志可任五岳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请邱仁礼同志批阅!”

        大红的感叹号,触目惊心,表达了十分肯定的语气,温子璇心中大定,不由抬头看了夏想一眼。

        夏想正在快字如飞整理人事调整方案的改稿,之所以他亲自动手打字,是因为有许多口述不便的内容,还不如自己操刀表述得清楚,他要利用人事调整方案的改稿,为廖得益挖一个必须选择跳或不跳的大坑。

        夏想专注的神情和投入的姿态,让他男人的魅力迸发,也确实是,35岁的男人,正是最成熟最有魅力的时节,再加上夏想沉稳的性格,以及省委副书记高位带来的权力光环,还有他所经历过的常人无法经历的种种,就让他拥有了异乎寻常的男性魅力。

        和他常在一起的同性可能发现不了他十分男人的一面,但作为对男人有深入了解和研究的温子璇,在无意中看到了夏想专注而迷人的一面,不由心中大跳,急忙移开了目光,唯恐她的失态被夏想察觉。

        真是一个极品男人——温子璇对夏想做出了终极评定。

        又看了一会儿调整方案的初稿,再联想到戴继晨被停职,以及周鸿基最近的动作频繁,十分配合夏书记的计划,方案中,就有两个人的名字在她的心中,打上了问号。

        又过了几分钟,夏想停止了打字,问道:“怎么样?”

        问题很简单,但要回答到领导的心里,很难,温子璇习惯性地拢了拢头发——她并不知道她无意中的动作,让夏想很是眼热,总是莫名地想起梅晓琳,如果让她知道的话,恐怕要回去苦练拢头发的举动了——然后低头一想,才开口说道:“夏书记,有一个小问题,我不知道是不是该说出来了……”

        夏想会心地一笑:“人事调整是大事,提拔和任命干部,要做到方方面面都尽善尽美,所以,没有小事。”

        温子璇明白了:“我好象记得,鲁市公安局长陆华城今年应该是56岁,但他的档案上却写的是53岁……还有省纪委副书记谈卓运今年好象59岁了,档案上也是52岁,真是奇了怪了。”

        人事调整方案中,有陆华城的名字,却没有省纪委副书记谈卓运的名字,如果说温子璇提到陆华城,是为戴继晨的事情打伏笔,那么她有意无意又提及谈卓运,就更是用心高远了。

        不简单,确实是一个非常有眼色有政治智慧的女人,除了唯一的一个缺点——长得太漂亮之外——夏想几乎认定温子璇必成大器了。

        但女人太漂亮了是官场大忌……夏想并没有追问温子璇是怎么记得陆华城和谈卓运的年龄问题——刚才吴天笑在倒水的时候,已经在一旁听得清清楚楚,不需要他再亲自点明什么。

        “温子玑同志目前主持五岳市公安局的全面工作,周于渊同志说,子玑同志的工作很出色。”夏想不用向温子璇做出什么太直接的承诺,只需要表态点明一下五岳市委的看法即可,因为周于渊的态度对温子玑最终能否扶正,很重要。

        温子璇也很是聪明地对周于渊的肯定表示了感谢,就告辞而去。

        温子璇一走,吴天笑就立刻着手调查陆家城和谈卓运的年龄问题,不到半个小时就有了结果。

        夏想很满意吴天笑的眼色和效率,夸了他几句,就转身上楼,向邱仁礼汇报工作进展去了。

        夏想一走,吴天笑一人傻笑了片刻,然后拿起电话打了出去:“王队,晚上,老时间,老地点。”

        被称为王队的是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队长王泽人,和吴天笑是发小,有过硬的交情,一听吴天笑召唤,他就嘿嘿一笑:“你现在是夏书记身前红人,还能想起我这个穷伙计?说吧,又想利用我为你做什么坏事?”

        吴天笑也嘿嘿一笑:“这话说的,好象我认识你几十年,就利用了你几十年一样。你怎么不说说你当年抢我的女朋友的糗事?还好意思说我利用你,我呸你。”

        “什么女朋友?别扯了,你才和人见了一面而已,你对人有好感,人对你可没想法。你是自作多情。”王泽人寸步不让。

        二人也是太熟了,别说见面了,一打电话就打嘴仗,互相攻击了几句之后,最后还是王泽人让步了,答应请客。

        吴天笑拿出一支笑,在纸上写写画画半天,列举了一堆人的名字,然后又分别连线,形成了关系网,最后就如走迷宫一样,绕来绕去,终于,他手中的笔落在了一个人的名字之上,自言自语地说道:“关系网再复杂,只要找对了线头,也能解开。就象毛衣一样,抽准了一根线,转眼就能让你身上的毛衣变成一团毛线。”

        ……夏想从邱仁礼的办公室回来之后,吴天笑已经下班了,恐怕整个省委所有的秘书之中,吴天笑是唯一一个敢在领导发话之前就下班的秘书。

        夏想却一点儿也不以为意,因为他知道吴天笑有正事要忙。

        千头万绪,也要从最关键的一点做起,现在,关键的一点他已经找到了。何江海想从陈秋栋之死的事件之上制造事端,作为突围的手段,他则反其道而行之,就不上当,正面和侧面都不介入戴继晨停职事件,摆出的就是置身事外的态度。

        夏想自有另外的妙计。

        收拾东西正准备下班——事情再多,也要等明天再说,晚上好好休息一晚,相信明天会是一个波澜壮阔的日子——刚要出门时,周鸿基迈着方步,现身了。

        夏想亲自迎周鸿基进来。

        周鸿基目光一扫,笑道:“领导还在,秘书就早退了,夏书记,你的秘书真有个性。”

        夏想笑道:“已经下班了,都要有自由的空间。本来我也想早点回家,这不,被你堵了个正着。”

        周鸿基哈哈一笑:“我和你不一样,你家里有人管,我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笑了一笑,又说,“我还真有一个提议,晚上一起去吃省委食堂,怎么样?”

        周鸿基有意思,显然是有事要说,其实夏想也一直在等周鸿基主动露面,因为下一步的行动,需要他的配合。

        “好。”夏想答应得很爽快,“吃过不少省委食堂,齐省的省委食堂,很有齐省特色。”

        这句话似乎是废话,其实有所暗指,周鸿基会意地一笑。

        夏想和周鸿基并肩走在省委大院,有说有笑朝省委食堂吃饭的一幕,落在了许多人的眼中,值此齐省风云动荡之际,就是极为引人深思的一出。

        何江海在办公室中,也看个正着,目光紧紧盯住夏想和周鸿基的背影,脸上流露出愤慨的神情。

        同样注意到这一幕的还有孙习民,他却只是看了一眼,就转回头来,对夏、周二人的走近似乎早有预料,又似乎不以为然,只是稍微跳动的眼角出卖了他内心的跳动。

        夏想和周鸿基在省委食堂的一顿饭,吃了不到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后,各自分手,纷乱的一天就此落下了帷幕。

        当然,今夜的鲁市,肯定还会上演许多悲欢离合,也会有许多人情来往,以及各种利益关系之间继续交集,或整合或分裂,又或是谋划明天。

        都想将明天掌控在自己手中,只可惜,在官场之上的,对抗的结果只能一胜一负,在打得头破血流之前,都不会认为自己一方会输。

        夏想反正下定了决心,今晚什么闲事都不再操心了,天大地大,回家事大。

        夏想安然地回家了,萧伍和杨威已经赶到了五岳,已经暗中着手为达才集团的项目开始了外围的工作,哦呢陈和元明亮,也在胶辽有所动作了。

        孙习民在办公室和三名副省长依次面谈,确定了一些什么事情,而何江海也在夜色的掩护之下,和陆华城暗中又见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