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47章 够聪明,够及时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47章 够聪明,够及时

    作品:《官神

        第一个出声反对的副省长是李丁山。

        第二出声反对并且抢话的副省长,声音洪亮,都以为是常务副省长秦侃,不料等众人的目光落定之后,才发现原来是分管城建的副省长王之夫。

        王之夫名字文雅,人却长得一点也不文雅,而且说话办事还十分粗犷,用文不对题来形容他的名字和长相,再恰当不过。

        王之夫一言既出,直指政府常务会不是一言堂,然后就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之中,继续大声发表他的看法:“孙省长刚来齐省,估计还不太了解齐省的局势……”

        新上任的上级领导,最反感的一句话就是下级以不了解局势为由解释或拖延问题,王之夫话一出口,孙习民脸色就微微一变。

        王之夫也是齐省人,但不是来自半岛一带,因此不是半岛帮的人马。

        “齐省是个经济强省,近年来随着影响力的扩展,前来齐省定居的国内外客人越来越多,远的不说,就说韩国和日本的客人,每年都呈递增的趋势,因此,齐省的房地产市场,还大有可为。”

        “孙省长的担心也不无道理,房价过高确实也是个必须正视的问题,但有两个情况孙省长可能还没有弄清,一是达才集团投资的产业地产,房价不高,比五岳在建的商品房,甚至还要低上不少,对过高的房价有一定程度的拉低作用,是功在当今利在后世的大好事。”

        “二是达才集团的产业地产,在考察和立项期间,已经和数家韩国、日本的公司达成了意向,项目还没有落成,就已经吸引了不少外商的目光,相信百亿投资带来的辐射效应会在五百亿以上。”

        “综合以上所述,孙省长,我认为达才集团的项目不但可行,而且还势在必行。”

        王之夫说话时语速极快,几乎是快语如珠,根本不给孙习民中间插话的机会。

        等王之夫说完之后,孙习民的脸色已经阴沉得快要下雨了。

        王之夫的话几乎句句诛心,直指事情最本质之处,将他刚才的发言反驳得一无是处,身为省长,怎能忍受一个副职不留一点余地的指责?

        孙习民再有涵养,再低调,也忍不住发作了:“王之夫同志,说一千道一万,理由再充足,也不能和中央的政策相违背,况且总理刚刚在齐省视察工作时,再三强调中央对房地产市场的宏观调控不会放松。总理前脚走,齐省后脚就上马一个百亿巨资的房地产项目,我身为省长,没法向总理交待。”

        “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孙省长,达才集团的投资项目不是普通的房地产项目,是产业地产,是达才集团在燕市下马区和许多地市都有过成功先例的、新型拉动经济增长的整体型投资项目,必须和单纯的房地产项目区别开来。”

        省政府班子排名第二的重量级人物、常务副省长秦侃终于开口了,他一开口,就立刻成为了众人的焦点,因为事实上,他在政府班子中的资格最老。

        “我认为,丁山和之夫两位同志在为了齐省经济的整体发展大计,为了引进资金,殚精竭虑,呕心沥血,尤其是丁山同志引进的达才集团的投资项目,是五岳经济腾飞的翅膀,关系着五岳600万人民的希望……”

        孙习民快要坐不住了,明显感觉到了逼宫之势,已经有一个常委副省长、一个副省长再加一个常务副省长反对他了,以上三人,在省政府班子中排名靠前,分管的都是重要部门,是实打实的实权人物,他们的联手,对他形成了强有力的冲击。

        一共八个副省长,反对的声音已经三个,再多一个,就接近半数了。

        孙习民念头刚起,又一个反对的声音响起:“我赞同秦省长的说法,比起拉动经济增长,提高齐省经济总量,其他问题就都是小问题,一切要为经济发展让路。”

        说话的是排名最后的政府班子唯一的一名女副省长李才丽。

        李才丽话音刚落,又有一名副省长随后发言:“孙省长,五岳市委、市政府已经和达才集团签定了投资意向,省发改委也通过了立项,如果省政府压下不放,也不是一个事儿,对不?”

        反对的声音已经过半,如果不加以制止的话,八名副省长要是全部出声反对,孙习民就知道他的工作以后就没法开展了,就及时表态说道:“既然同志们都热烈讨论,都有不同的看法,那么达才集团的投资事宜,我再慎重考虑一下。”

        作为上任以后第一次十分重要的常务会议,被以秦侃为首的一帮副省长逼得几乎下不来台,孙习民嘴上说得轻松,也大度得表现出从善如流的姿态,实际上内心的苦涩和愤怒,差点失控。

        幸好,因为在燕省的重大失利练就了他阴沉如水的性格,所以才勉强收回成命,不过还是没有当众拍板,口气缓和了,但依然还是将项目延后了。

        回到办公室,孙习民气愤难平,恨恨地说了几句:“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孙省长莫要气坏了身子,不值得。”

        孙习民没关门,刚骂了两句,身后有一人不请自来,也没敲门,直接就吓了他一大跳,回头一看,却是何江海。

        何江海随后关紧房门,点头一笑:“出什么事了,谁惹得孙省长这么生气?”

        孙习民虽然和何江海合作,但也许是性格使然,也许是对何江海总有提防之心,下意识里还是不想和何江海过于密切了,他摇头说道:“没什么大事,就是政府常务会议上,几个副省长联合反对我的决定。”

        何江海呵呵一笑,似乎一切尽在掌控之中:“秦侃有想法,想让他改变立场并不难。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肯定会有三个人以上保持了沉默,对不对?”

        孙习民心中一惊,何江海果然树大根深,触手无处不在,政府班子里面,也有他的人。

        不等孙习民接话,何江海又一脸自得地说道:“孙省长尽管放心,有我在,几个副省长闹腾不起风浪,摆平了秦侃,搞定了李丁山,其他人就都蔫了。”

        孙习民很不喜欢何江海说话时不太讲究的腔调以及带有痞气的表情,似乎时时显示他有多了不起一样,让人看了心里很是反感,但眼下是合作阶段,只好忍了:“在重大问题上有不同的看法很正常,要求同存异,共同发展。”

        或许是因为初步掌握了主动的缘故,何江海一扫先前的沮丧,说话的口气也大了不少:“孙省长说得好,求同存异,求我们的同,存他们的异,在齐省的地盘,可不能让他们指手画脚!”

        何江海话说得过头了,一抬头,才注意到孙习民的神情不对,意识到孙习民也是外地人,就呵呵一笑,掩饰了过去:“孙省长,晚上有时间没有?马副省长他们想私下汇报一下工作……”

        马副省长等三名副省长,在常务会议上一直没有发言反对他的发言,虽然很是反感何江海的高高在上的姿态,但孙习民迫于形势,还是有必要和几名副省长处好关系,以免在省政府班子之中太孤立了,就没再拿捏,点头说道:“好,欢迎。”

        何江海哈哈一笑,转身走了,留给孙习民一个虽然不很嚣张但绝对狂放的背影,只是在孙习民的眼中,总觉得何江海狂放过头,就是狂妄了。

        ……一方面,孙习民加紧在省政府班子之中布局和收权,另一方面,吴天笑和吕卫东私下见面,并和萧伍、杨威一起,喝着小酒,拉近感情,增进交流。

        与此同时,哦呢陈和元明亮已经动身前往胶辽,就元明亮的化工厂的开工仪式,开始了迈出了扩张的第一步。

        而夏想正在办公室仔细审阅廖得益提交的人事调整方案初稿,越看越是看清了廖得益的为人之中可以利用的弱点,初稿方案,保守而陈旧,别说一点新意都没有,完全就是省委几大势力按照排名和影响的各自嫡系的人事调整,一点也没有从人尽其才、任人唯贤的出发点考虑。

        夏想的右手边,放着廖得益的检讨书。

        看了一会儿人事调整方案的初稿,又翻了几眼廖得益的检讨书,夏想心中的脉络越来越清晰,打开电脑,开始亲自操刀就人事调整方案提出具体的修改意见。

        刚打了几行字,温子璇敲门进来了。

        夏天已至,温子璇穿了职业裙装,还算丰好的身材包裹在略嫌紧身的职业装之内,很不情愿地想要挣破樊笼,要见见世面。

        温子璇别看总是精心化妆,喜欢在人前表现最美的一面,但她无事的时候,从来不进夏想的办公室,既为避嫌,又显得她在五岳的事件上,不居功不邀功。

        夏想对温子璇的评定是——真是一个聪明识大体的女人。

        温子璇上来就表明了来意:“夏书记,五岳市纪委内部传来消息,五岳市盐务局局长节茂涉嫌职务犯罪,市纪委正准备对其采取必要的措施。”

        好,周于渊够聪明,已经完全掌握了五岳的局势……第一波反击来了。

        “另外据省纪委消息灵通人士透露,省盐务局涉嫌违法建造别墅群项目,除了副局长解少海之外,局长汤世诚也牵涉在内!”

        好,周鸿基够及时……第二波反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