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46章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46章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作品:《官神

        在省政府常务会议上正硝烟四起之时,夏想也在邱仁礼的办公室,商议应对之策。

        鲁市的夏天已经到来,站在邱仁礼的办公室向外面望去,可以看到郁郁葱葱的绿树和爬满藤蔓植物的围墙,还有明亮的阳光洒满每一个角落,在盛大的太阳的光辉之下,一切都显得生机勃勃并且充满了希望。

        阳光布德泽,万物生光辉。

        即将进入盛夏的齐省,在天气炎热之前,政治气候就已经先火烧连城了。

        邱仁礼很镇静,夏想也没有丝毫慌乱,在简单地点评了陈秋栋的自杀事件之后,邱仁礼表示相信在省公安厅的介入下,能很快查清事实真相。

        “周书记回来了。”夏想似乎只是简单地陈述一个周鸿基已经回到了鲁市的事实,“据周书记说,他一回来,就接到了举报戴继晨贪污受贿的材料……”

        动作够快,是要打算置戴继晨于死地,何江海对戴继晨恨之入骨了。

        邱仁礼点了点头:“省纪委将材料转到了市纪委,改利同志已经向我汇报过了。”

        和改利是鲁市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在市委排名第四,是鲁市的实权人物之一。夏想暗中一笑,随着形势的加紧,邱仁礼在齐省和鲁市的布局,开始陆续浮出了水面。

        邱仁礼可不会白给,他纵横官场多年,如果说他在齐省一点也没有布局,别说夏想不信,何江海也不会相信。

        和改利的为人,夏想不甚了解,也没有接触,但有邱仁礼的一句话他就一颗心落到了实处,相比之下,他其实更关心陆华城的立场:“上次印象中听李童说过,好象说他和陆华城关系还算不错……”

        陆华城在此次陈秋栋事件之中,十分积极配合何江海的动作,就让夏想有所不解。

        “陆华城左右不着调。”邱仁礼笑着摇了摇头,推开了窗户,“李童和陆华城是有点交情,但也仅仅是一点。李童的为人,优点不小,但最大缺点就是,说话喜欢夸大其词。”

        夏想点头一笑:“但又必须得说,陆华城的立场很关键。”

        “市委的工作,省委也不好出面干涉。不过也不用担心,市委的环境也很复杂。”邱仁礼知道夏想担心的是什么,夏想才来齐省不久,不可能将手伸到鲁市,有他力有不逮的地方,现在是需要他出手的时候了,“别急,李童不是还没有动作?鲁市市委,也有十几名常委的。”

        言外之意就是,想要拿戴继晨怎样,至少要上书记办公会和常委会讨论,事情还在可控的范围之内。

        邱仁礼不明说他在鲁市的势力,夏想当然不好意思直接去问,但至少邱仁礼回答了他的疑问,让他心中踏实了许多。

        也确实,他对鲁市的形势了解有限,戴继晨虽然不是他的嫡系,但也必须保下。

        夏想也不会坐等邱仁礼出手,之前,他已经想好了反击之策,不过还是需要得到邱仁礼的支持和点头。

        齐省局势的发展,虽然多少出乎一点意外,但还在可接受的预期之内,但京城的局势,就有点让人琢磨不透了。

        就夏想所知的一点内情是,总理回去后,又专程拜访了老古,老古和总理见了一面,谈了一个多小时,具体谈了什么,他就不得而知了,只是听说总理离开的时候,一脸黯然。

        而随后国务院召开了一次全国经济会议,在点评全国的局势时,特意指出齐省的经济很有特色,要学习齐省的经济发展的经验……总理完全是盛赞齐省的态度,就让知道总理在齐省的工作视察以遇阻收场的知情人士十分不解,在总理高调的背后,隐含着怎样的用意?

        ……夏想回到办公室时,吴天笑刚刚放下电话,一见夏想进来就立刻汇报:“夏书记,戴局长一切顺利。”

        吴天笑在市公安局也有关系。

        在一系列的事件之后,吴天笑现在算是明白了一点,机会来了,而且不是一般的机会,还是天大的好机会,只要他充分利用他审时度势的优点,并且瞧准时机,在外围和下游为夏书记开路,不愁不得到夏书记的赏识和重用。

        只要在全面对抗中站稳立场,坚守岗位,他就有机会紧跟夏书记前进的步伐,等夏书记在齐省成为名符其实的三把手之后,他的地位也会水涨船高。

        当然,其中风险也是不小。万一夏书记失利,他也将会自绝于齐省人民,从此在齐省再无立足之地。

        吴天笑不是天生就喜欢冒险之人,但在省委坐了多年的冷板凳,又值此齐省风起云涌之际,他就怦然心动,有一种恰逢其时的兴奋和不安。乱世出英雄,他不出世的话,任由陈秋栋折腾一番,岂非成了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

        吴天笑不敢狂妄到自比何江海,但却认为不会比陈秋栋之流差上一丝一毫,怎能让陈秋栋之流的跳梁小丑上蹿下跳,而他空有一身本领,只能默默无闻?

        吴天笑决定不能再虚度光阴了,要借齐省局势自上而下重新全面洗牌之时,一举成名!

        夏想见吴天笑跃跃欲试的神情,笑道:“怎么了,是不是想现在正是风云际会的好时机?”

        一般秘书在领导面前,不敢放肆,吴天笑也不是放肆,而是随意,他嘿嘿一笑:“领导果然厉害,一眼就看穿了我躁动不安的内心,正好我有一点心得体会,想向领导汇报……”

        夏想笑骂:“少扯皮,有话直说。”

        “现在形势一片大好。”吴天笑一开口,又觉得有点套话了,就挠挠头,不绕弯了,“我是这样想的,领导,现在孙省长立场坚定,何书记脾气见涨,周书记高深莫测,陈秋栋又意外自杀,事情都堆在一起,领导又忙着人事调整的大计,肯定分身乏术,我身为秘书,要多替领导分忧。”

        夏想立刻猜到了吴天笑的心思,不说话,只是看了吴天笑半分钟,然后又意味深长地笑了:“天笑,你志向不小……”

        吴天笑低下了头,有点不好意思:“说实话,我私心是有,但绝对是在维护领导利益的大前提之下,就是想让领导划一个框框,然后我在框架之内,替领导排忧解难。”

        夏想不说话,坐到椅子上,慢慢转动了几圈茶杯,茶水温热宜人,可以入口,但又不会烫,可以说,作为一个秘书,吴天笑已经完全称职了。

        但如果吴天笑介入到杜秋栋事件之中,夏想相信以吴天笑的精明和为人,出发点确实是出于解决问题的考虑,也相信他不会将事情搞砸,但问题是,万一他陷了进去,最后被何江海抓了把柄,闹翻的时候,何江海才不管吴天笑是不是他的秘书,一样会下黑手。

        到时,要怎样收场?

        他一向洁身自好,从未有任何一任秘书出过问题——徐子棋不算,生活作风问题是小问题,不足以被人抓住把柄——如果吴天笑出了大事,连累他的形象倒是其次,但出于攻击他的目的,何江海非要向死里整治吴天笑不可。

        吴天笑也非常人,从夏想的犹豫中猜到了什么,再次表态:“领导,您尽管放心,万一出现不可预计的后果,我也不比鲁成良差一点勇气。”

        夏想脸色一沉:“胡闹!除非你杀人放火,否则在齐省的地盘上,我还保得了你!”语气虽然严厉,内心却对吴天笑的决心大感惊讶,也对吴天笑有了更深了认识,“好了,晚上你先和吕卫东碰个头,和萧伍他们一起聚一聚。”

        萧伍和杨威要随同达才集团的项目下到五岳,有许多明面或暗地的安排,都得由秘书出面。吕卫东作为李丁山的秘书,就是李丁山的代言人。

        吕卫东的为人还可以,但能力不如吴天笑,好在他对李丁山还算忠心,也值得信任。

        此时政府常务会议上发生的一幕,夏想还不得而知,虽然他也知道孙习民必定会拿达才集团的项目开刀,但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只不过夏想没有想到的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政府常务会议之上,已经吵成了一团,从而推动局势偏离了他预定的方向。

        还好,虽然偏离,但总体还是朝有利于他的方向推进!

        吴天笑见领导避而不谈刚才的事情,知道是默认的意思,心中大喜,想再表表决心,一想现在还是少说多做为好,反正他的想法是,成功了,领导不会忘记他,他就抓住了一次天大的机时,不但能进入夏书记的核心圈子,在夏书记调离齐省之前,肯定会为他安排一个好位置。

        但失败了,一切后果要他自己承担。

        作为小人物的悲哀或说勇气就在于,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反正拼上一把,大不了打回原形,难不成还真得自杀不成?开玩笑,以陈秋栋的智商岂能和他相提并论?

        就在吴天笑看准时机,准备跳进浑水之中,浑水摸鱼搏击风浪之时,省政府常务会议之上的搏击,已经上升到了临界点。

        面对着几乎全部副省长异口同声的质疑,孙习民除了愤怒之外,还觉得头皮发麻,后背几乎湿了一片,他……害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