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45章 打响了第一局的枪声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45章 打响了第一局的枪声

    作品:《官神

        在京城只停留了一天的周鸿基,正微闭双眼,坐在直奔机场的汽车之上,思考接下来的手段是该温和一些……还是再激进一些?

        回京一趟,见了该见的一面,谈了该谈的话,就让他今后对齐省之路应该怎么走,更坚定了信心。

        快到机场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

        拿起一看,心中先是一愣,是夏想。夏想亲自打来电话,难道是齐省出什么事情了?

        周鸿基忙接听了电话:“夏书记,我马上上飞机,怎么了,鲁市有事?”

        周鸿基果然有足够的政治敏感度,直接就猜中了,夏想就直话直说:“出了点小状况,陈秋栋在看守所自杀身亡。”

        “自杀?”周鸿基心想好嘛,齐省的干部个个忠良,廉耻礼义之心让他们前仆后继地自杀,要真有自杀的廉耻,当初贪污受贿的时候,也不会数钱数到手抽筋了,又一想,明白了什么,一惊,“开始了?”

        “有可能!”周鸿基问得莫名其妙,夏想的回复也是没头没脑,“就等周书记回来了。”

        “两三个小时就到鲁市了。”周鸿基想了一想,又说,“我给穆正一打一个电话。”

        “好。”夏想回答得十分干脆,“飞机上两个小时的时间,周书记不寂寞了。”

        周鸿基呵呵一笑:“有数了,有数了。”

        一番山高云深的对话之后,夏想放下电话,心想,接下来,就看周鸿基的动作了。

        陈秋栋之死,既出乎意外,又在情理之中。当然,如果非要追究其中的内在联系的话,总理对齐省的失败的视察,周鸿基的悍然出手,是导致陈秋栋死亡的直接原因。

        诱因就很多了,比如陈秋栋死有余辜,再比如有许多人都想他死,等等,但没有等到陈秋栋在关键时刻对何江海背后一刀的利用价值,他就被何江海及时榨取了全部剩余价值,夏想就不免感慨,和何江海相比,他始终做不到眼睛不眨一下的心狠手辣。

        谁也不能说人就一定是何江海指使杀死的,但谁都清楚陈秋栋一死,何江海受益最大,按照最大受益者就是最大嫌疑人的推论,省委大院风声四起,都在议论陈秋栋之死,会对更加复杂的齐省局势,带来怎样的正面或负面的影响?

        都明白的一点是,其实别看何江海是本土势力的代表人物,但他已经被困了,而总理的视察工作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何江海想借总理的东风突围的愿望落空,他急了。

        困兽犹斗,陈秋栋,就是最佳的突破口!

        不少人暗自喟叹,关键时刻,即使是小舅子也是被用来出卖的,可惜了陈秋栋一个人渣,白白牺牲了一个水灵灵的姐姐。

        也有人认为,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陈秋栋与其在狱中当一颗定时炸弹,不如早日归天,就算他的死其实也是轻如鸡毛,好歹鸡毛落在了何江海手中,也要拿着鸡毛当令箭,当成突围和破局的救命稻草。

        目前的齐省局势,基本上分成了两大派。其一,是以邱仁礼为首的争权派,其核心人物包括夏想、夏力、李丁山,外围人物则有周鸿基和秦侃。

        周鸿基虽然暂时和夏想有联手的倾向,但他的立场不会一成不变,算是一个不安定因素。同样,秦侃的立场也不是十分坚定,而且他所追求或想要达到的目标是什么,一直让人感觉讳莫如深。

        不清楚他所图的是什么,和他合作的时候,所有人都会保留戒心,并且不会对他深信。因此,秦侃也是一个不安分的因素。

        其二,是以何江海为主的保权派,或者说,以孙习民为主也可以,因为孙何之间,似乎并没有最终确立谁主谁辅的关键问题,就在形势所迫之下,仓促地联手了,其核心人物包括组织部长廖得益、鲁市市委书记袁旭强,以及数量庞大隐藏至深的中层干部。

        相比邱仁礼一派,何江海一派的人员构成就相对简单多了,大部分是齐省本土势力,只有孙习民一人是外来者,因此就显得他形影相吊。但话又说回来,在政治上,以地域划分势力范围是一大特色,但又不能完全以地域划分远近,毕竟担任了国家领导人之后,胸怀必然要开阔许多,要天下为公。

        况且如果非要细究的话,半岛帮的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至少廖得益就有墙头草的潜质,并非事事跟随何江海的脚步。

        如今两大派系已成完全对立之势,在围绕五岳问题、达才集团项目以及随即下一步的大范围的人事调整,矛盾将更加尖锐和突出,并且将会有一次强硬的交手!

        不管是本地的中层干部,还是外来的省委工作人员,都在拭目以待,心想多少年无法撼动的半岛帮,能否承受得起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

        甚至还有人认为何江海黔驴技穷,用陈秋栋之死来换取突围的筹码,会不会得不偿失,最终一无所获?

        事态的发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先是何江海在省委常委、鲁市市委书记袁旭强的陪同下,亲自下到市公安局过问陈秋栋自杀案件,鲁市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陆华城亲自向何江海汇报案情,所有的证据都表明陈秋栋是自杀,但看守人员存在着玩忽职守、疏于防范的问题。

        同时,市公安局副局长戴继晨在陈秋栋自杀事件之上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市公安局长陆华城向市委建议暂停戴继晨同志的工作,并报省公安厅同意。

        ……以眼还眼,戴继晨被拿下了!

        有如此大好时机不加以利用,岂是何江海和袁旭强的风格?除了戴继晨受到牵连被停职之外,市局又有几名中层干部被停职反省,借此机会,袁旭强和陆华城都加紧了对市公安局的控制力度。

        鲁市公安局,即将面临着一场清洗!

        在何江海出手破局的同时,孙习民召开了省政府常务会议,先是总结了总理视察工作的政治意义,以及对齐省今后工作的促进,又要求省政府进一步贯彻落实总理的讲话精神,要求中层以上干部,加强学习,提高政治觉悟,等等,反正就总理视察工作的事情,大讲特讲,足足花费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和常委上会邱仁礼一点而过形成鲜明对比,孙习民对总理视察工作的意义的拔高,比省委方面有力度多了。

        如果说仅仅是拔高视察工作的高度和邱仁礼唱了反调还不算什么的话,随后,孙习民就发改委批准达才集团的立项发表看法,认为此时投资兴建地质公园产业地产不合时宜,和中央三令五申的控制房地产过热的政策相违背,最好压下或延后。

        “我的个人意见是,达才集团来齐省投资,省委省政府热烈欢迎并且全力支持,但在五岳投资产业地产,是不是有点方向不对?我认为,沿海许多地市,有大片荒芜的滩涂,完全可以投资产业地产,不但可以地皮可以做到最低的价格,而且还可以利用沿海的优势,兴建码头和配套产业,真正实现产业地产的规模和效益……”

        孙习民侃侃而谈,虽然语气委婉,是以建议的口气提出以上设想,但表达的意思却很坚定,达才集团在五岳的地质公园式的产业地产,不合时宜,他暂时不会批复。

        如果夏想在场,听到孙习民上述发言,定会大吃一惊,并且会佩服孙习民超人一等的眼光,因为孙习民所说的在沿海城市兴建码头和配套产业的产业地产,正是上世达才集团在齐省的项目。

        也说明了一点,孙习民也有眼光卓越的一面,他也不是没有一点经济头脑的省长!

        通常情况下,作为省政府的一把手,说出上述一番话,虽是以商量的口吻,但却是上位者惯用的手法,并非真正和下面的人商议,而是不容置疑的肯定和决定,既然一把手心中有了主意,谁还会不识时务地反对不成?

        通常情况下不会,但在非通常情况下,就会了。

        李丁山最先反对:“孙省长,您的意见我认为还有可商榷的地方。”

        语惊四座!

        别看李丁山是常委副省长,但和孙习民相比,还是整整差了一级,他当众并且直接地反驳孙习民的提议,又是以十分肯定的语气,就吸引了包括秦侃在内的所有省政府班子成员的目光。

        孙习民似乎早就料到李丁山会当众反对一样,他一脸威严地说道:“丁山同志有不同意见,可以理解,不过,最好会下找我再谈。”

        孙习民来了一手缓兵之计,因为政府常务会议不常开,不让李丁山在会上和他辩驳,就等于他的话在常务会议上定了性,下次想要召开并且更改的话,就难了。

        李丁山岂能不知孙习民的打算,正要开口再说什么,孙习民一挥手:“今天的会儿就先开……”

        话说一半,却被一人硬生生打断了。

        “孙省长,常委会都不是一言堂,政府常务会议怎么就成了一言堂了?”声音洪亮,嗡嗡直响,直接而强有力地向孙习民当众叫板。

        如果说何江海出手将戴继晨停职拉开了反击的序幕,那么孙习民延后达才集团的投资,就等于是正式的开局,但谁也没有想到的是,第一次面对面的碰撞,没有发生在何江海身上,却先从几名副省长联手向孙习民开炮而打响了第一局的枪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