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43章 夏想的担心和后手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43章 夏想的担心和后手

    作品:《官神

        夏想坐在几位多年的朋友中间,心中感慨万千。

        人的一生,不管走到哪一步,不管身居多高的位置,必须有几个知心的朋友常伴左右,不但知心,而且还是方方面面的最可信赖的助力。

        朋友一生一起走,既有利益相伴,又有超越利益的共同点,这样的友谊,才可长久。

        萧伍自不用说,两世的朋友,绝对的兄弟。

        杨威虽然是意外结识的朋友,但也一起经历了许多事情之后,在夏想的心目中,他也上升到了可以成为一生至交的高度。不过夏想一直没有将杨威划归到他的经济班底之中,却将杨威和萧伍归类,当成一支可以暗中布局的最隐蔽的力量,也是因为杨威曾经和他在一起有过浴血奋战的光辉岁月,更是因为杨威和孙现伟等人单纯地经商不同的是,他确实有暗中的一些手段。

        然后就是哦呢陈。

        哦呢陈和夏想之间的关系,比起萧伍和杨威要复杂多了,先是生死死敌,其后又不打不相识,联手对敌,最后夏想又拉他出狱,并且救过他的一对宝贝女儿,因此,两人在秦唐联手之后,真正做到了相逢一笑泯恩仇。

        哦呢陈期待东山再起,当然,他是要完全上岸,不再黑白通吃了,但作为曾经叱咤黑道多年的枭雄人物,不想去害人,但防备别人想要害他,还是绰绰有余。

        最后一人就是元明亮。

        对于元明亮,夏想的信任程度就远不如以上三人了,但以他对元明亮的了解,以及元明亮现在对他的依赖程度,他有足够的把握将元明亮掌控,而且他也明白一点,元明亮是聪明人,聪明人往往都会讲信誉,并且目光长远,一旦认准目标,轻易不会改变初衷。

        由此,夏想今日抽空和几人坐在一起,把酒临风,准备就下一步的布局,开诚布公地谈一谈。

        夏想隐隐有一种担心,随着总理视察的落空,对总理视察寄予厚望的何江海肯定会大感失落,再加上周鸿基的临阵反戈,齐省的局势未能朝何江海期望的方向发展,甚至朝相反的方向越走越远,何江海在形势失控之下,会不会采取不光彩的手段?

        夏想的担心不是杞人忧天,因为早在他初来鲁市不久,在和李丁山从大明湖回去的路上,就被一辆擦身而过的汽车威胁过一次!

        他倒不怕一些不见光的手段,经历多了,何惧宵小伎俩?但主要是李丁山并未真正领教过人性之中的黑暗面是多么的可怕,齐省的本土势力又是不同寻常的根深蒂固,难保有人不会做出不理智的事情。

        同时,元明亮在齐省的投资也不一定就一切顺利,发改委一关好过,当地的黑恶势力难缠。

        说到发改委,夏想不免会心地一笑,心中感叹,秦侃真妙人也。

        是的,秦侃趁孙习民不在鲁市的机会,迅速完成了一件有重大深远影响的大事——省发改委迅速而果断地通过了达才集团投资的立项申请,并将批文正式提交到了省政府。

        与批准达才集团的投资相比,同时批准元明亮投资项目的立项,不过是捎带的事情。

        此举,不但意义重大——在孙习民在省政府常务会议上的针对控制房地产过热的声音还没有远去的情形之下,发改委会同常务副省长上演了一出产业地产投资大戏,谁看不出来常务副省长明目张胆地和省长唱了反调——而且表明了省政府内部的分岐,日益明显!

        消息传到正在返程的孙习民耳中,据夏力形容,当时孙省长的脸色就十分难看了,如果不是邱书记在场,估计立刻就发表意见了。

        孙习民没有发话,何江海接连遭受重大打击,终于忍不住说道:“现在上一个百亿投资的房地产大项目,和中央三令五申的控制房地产过热的政策不符,孙省长,总理的讲话精神,要认真贯彻落实呀。”

        孙习民正要附和两句,邱仁礼却淡淡地说了一句:“百亿投资,很难得,可以拉动齐省的经济向前迈一小步。再者说了,达才集团投资的是产业地产,不是一般的房地产项目,要区别对待。”

        邱仁礼一发话,孙习民的话就不好说出口了。

        书记就是书记,平常也许不会过问具体事情,但他是一把手,他可以肯定或否定一件事情,可以为一件事情定下基调!

        ……以上具体情形,都是夏力在返程途中,电话告知了夏想。夏力现在和夏想的关系,在经历了总理视察事件之后,关系又更进了一步。

        能够随时了解省委各个领导的动向,也只有省委秘书长可以做到,所以和夏力关系密切,让夏想就如同多了耳目。

        当然,夏想人在省委,也没有闲着,除了理顺省委的各项工作之外,还亲自到秦侃办公室喝了一气茶水,然后就替元明亮打开了发改委的大门。

        其实由李丁山发话也可以影响发改委的决定,但夏想深思熟虑之后,还是想借此事试探一下秦侃,况且秦侃作为常务副省长,在孙习民不在省委的时候,可以代为行使省长职责。

        夏想也没有想到,省发改委主任钟建学竟然是秦侃的嫡系。

        更没有想到,秦侃表面上一口答应了元明亮的事情,一转身,就连同达才集团的立项也一并通过,速度之快,效率之高,令人震惊!

        让夏想震惊的不是秦侃对发改委的影响力,而是秦侃把握局势的精确出手,或者说,是秦侃初见端倪的立场。

        一直以来,夏想最把握不准秦侃的立场,而现在,虽然不能因为一次事件就肯定秦侃在今后的局势之中,会偏向哪一方,但至少可以肯定的一点是,秦侃不会和孙习民走近。

        常务副省长不和省长一心,再加上一个常委副省长李丁山,孙习民在政府班子的日子,就有得好过了。

        再联想到周鸿基在此次总理视察之中的做法,肯定也触怒了孙习民,孙习民就算和何江海联手,今后他在省政府班子的各项工作,也是四面楚歌了。

        估计就连总理也预料不到,他的一次齐省之行,强有力地推动了齐省局势的各方势力的明朗化,但却不是他想要的明朗化,相反,却是夏想想要的明朗化。

        相信为他人作嫁衣裳滋味并不好受。

        既然秦侃积极主动地布局,夏想也不会吝啬再多搭一把手,暗中推波助澜——就介绍了李丁山和秦侃进一步交往,以巩固二人之间的共识,赶到孙习民回来之后,奠定基调。

        就在夏想和萧伍、杨威、哦呢陈、元明亮几人会面的时候,秦侃和李丁山也在眼下最合适的时间之内,在一个合适的地点,把酒言欢。

        “今天大家坐在一起,是缘份,是友情,来之不易,应当珍惜,来,我敬大家一杯。”夏想今天心情大好,主动敬酒,“在座的几位朋友,和我认识最长的有十年了,最短的,也有五六年了,所以,闲话少说,今天的聚会,就是喝酒、开心。”

        元明亮及时接话:“谢谢夏书记的关照,我记在心上了。”

        平心而论,元明亮对于夏想是否真心帮他,还心存疑虑,但他的话说出之后不到一天工夫,事情成了,他已经不能用惊喜和震憾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再加上今晚夏想诚邀他和萧伍等人一起聚会,他就明白了一点,夏想确实是诚心待他。

        不过让元明亮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夏想还另有安排,为他立项之后的更长远计,精心布局。

        “齐省风浪有点大,元先生的生意,说不定会不经意就被风吹雨打了,我的意思是,陈总可以随同元先生一起到胶辽市,为元先生的化工厂,提供外围的支持。”夏想继续说道,“萧伍和杨威,可以到五岳,为达才集团的投资项目,也打打外围。”

        打外围的含义很丰富,既可以理解为围绕主产业负责一些下游产业,又可以理解为排除外面的干涉因素。

        元明亮很是感激地点头:“夏书记考虑得真是周到,如果陈总不嫌弃,采购工业用盐的重任,我就交到你的身上了。”

        采购向来是大头,是最有利润的一个环节,元明亮很会做人做事,直接将利润最丰厚的业务交与哦呢陈,既是对夏想提议的全盘接受,也是含蓄地表达了对哦呢陈的信任和感谢。

        哦呢陈一脸肃然:“是,就听夏书记的安排。”

        萧伍和杨威也是异口同声:“请夏书记放心。”

        夏想举杯:“同干此杯!”

        夏想对哦呢陈放心,对元明亮也同样放心,但对孙习民并不放心,因为他知道,孙习民明天回到鲁市之后,肯定会有反制的手段。

        如果说他到齐省的上任是一个契机,那么总理的视察就是一个开局,而现在,随着邱仁礼、孙习民从品都回到鲁市,齐省在因为总理视察之后而重新分化和拉拢的新的局面,才正式迎来了最直接的硬碰硬的对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