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41章 最终走向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41章 最终走向

    作品:《官神

        和李荣升心中一片冰凉不同的是,夏想的内心,现在一片火热。

        周鸿基的举动,虽然造成了不可预期的后果,但却在整体上有利于齐省的局势朝他期望中的方向发展,尤其是他接到宋朝度的电话之后,心中更加笃定,得失之间,还是收获远大于失去。

        宋朝度的电话,打来得很及时,也是在他到齐省上任之后,宋朝度第一次主动打来电话。

        事实上,自从他步入副省级之后,宋朝度就很少主动打来电话了,一是已经相信了他的成熟,二是不愿再干涉他的自主决定,给他自由发挥的空间。

        不止宋朝度如此,陈风更是如此。

        诚然,陈风在他厅级的阶段,也很少对他的所作所为指点,因为陈风似乎对他更有信心,又或许陈风性子如此。

        随着他位置的走高,不但宋朝度的电话渐少,连吴老爷子也极少再对他的一举一动有所指示,总书记更是从未对他的工作点评过一句。

        但在今天,在总理视察齐省出现意外状况之时,宋朝度突如其来的电话,让夏想感受到了异样的支持。

        “夏想,我听说了齐省的事情,有点玩火了……”作为在现在还直呼夏想其名的为数不多的省部级高官之一,宋朝度不称呼夏想为夏书记,是关系依然亲密无间的表现,“不过还好,不是你在玩火,是别人。我奇怪的是,你和周鸿基之间的合作,有多大诚意?”

        夏想正在办公室分析整个事件的最终走向,总理视察盐务局被周鸿基搅乱了部署,没了好心情,到了品都如果再遇到麻烦,会不会提前结束视察回到京城?正想得入神时,宋朝度的电话及时打进,让他精神为之一振。

        能让轻易不再对一件事情发表看法的宋朝度主动打来电话过问,可见事件的影响不但长远,而且还有高层的影子在内。

        “宋书记,我和周鸿基虽然握了手,不过我出的是右手,他出的是左手。”夏想笑了,轻松而诙谐地回答。

        宋朝度也笑了:“不过我要提醒你一下,要小心一点,别不一留神才发现,原来对方出的也是右手,不是手拉手,也被人误会成手拉手了。”

        夏想说道:“谢谢宋书记的提醒,齐省的局势太复杂,有时候确实需要睁大眼睛,总理来视察工作,我们都打起一百个精神做好接待工作。”

        “话又说回来,周鸿基还真有你当年的一点影子,我只是担心他画虎不成反类犬。他和你不同,同样的手法,施展出来的效果也大不相同,总觉得生硬了一点。”宋朝度对周鸿基似乎很感兴趣,不过说了几句之后,又一笑说道,“好了,不说他了,先说说你的处境。”

        夏想暗暗佩服宋朝度老道的眼光,应该猜到了他和周鸿基暂时的握手已经带来了负面影响,就将总理可能已经误会了他和周鸿基私下联手制造事端的事情一说:“估计我的形象在总理的眼中,已经成了负分了。”

        “不要紧,领导对一个人的看法,总在变化之中,不可能一成不变,你偶而在总理眼中改变一下形象,有利于总理更正确认识到你的能力。”宋朝度不徐不疾地说道,一点也不担心总理对夏想有不好的看法,继续娓娓道来,“总理如果对你总有想法,就很容易造成误判,而在以后更重大的选择时,你再让总理失望的话,说不定会有不可收场的麻烦。”

        说得也是,夏想暗暗赞成宋朝度的话,因为虽然他和总理之间一直存在矛盾和冲突,但实际上,在他几次关键的升迁之时,总理并没有全力阻拦,固然与他身后的支持力度十分庞大有关,也和总理对他一直心存好感和抱以希望不无关系。

        “还有一点,借此时机充分利用周鸿基之手,下,可以推动齐省的局势朝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上,可以为两派之间的合作埋下钉子,相比之下,总理对你有一点点误解和不好的看法,又算得了什么?”

        “夏想,相信你是心胸开阔之人,不必在意一时的得失和看法,另外需要提醒你一点的是,古书记进局的硝烟已经落定,另一场入局的硝烟,即将燃起。希望你目光放长远一些,要有从小处着眼从大局落脚的全局观。”

        宋朝度的电话,让夏想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说实话,他一时还真没有将周鸿基的冒然出手与接下来的政治局委员的席位之争,联系在一起,经宋朝度一点醒,不由恍然大悟,在震惊之余,不得不佩服周鸿基的出手,也颇有剑走偏锋的味道。

        周鸿基……不简单!

        夏想只此一事就认定了周鸿基日后的成就,必定在孙习民之上。

        孙习民保守有余,进取不足,而且缺乏战略眼光,在齐省的棋盘上,不懂集中优势兵力围歼本土势力的战术,相反,现在和何江海越走越近,浑然忘记了一点,凡是排外的本土势力,都不会和外来势力精诚合作。

        如果孙习民够聪明,和邱仁礼联手,一统齐省,将以何江海为首的半岛帮死死压制并且瓦解的话,然后等半岛帮不成气候之后,再和邱仁礼分治齐省,才最符合高层的精心布置的齐省之局。

        由宋朝度的点醒,夏想就更进一步了知了周鸿基看似冒进之举背后的深层政治意义,也对周鸿基更多了了解和认识,更清楚了反对一系和平民一系之间的合作还是有不小的分岐,虽然暂时掩盖了,但相信不用多久,随着新一轮最高级别的人事调整,矛盾会再次浮出水面,甚至也会反目。

        其实早在宋朝度打来电话之前,夏想就已经想通了许多环节,不再纠结于总理对他的误会,他更关注总理在品都的行程,更想知道总理在品都再次遇到意外之后,会是怎样的心情和选择。

        总理不高兴是肯定的,他猜测的是,总理会不会提前结束视察,直接从品都返回京城?

        夏想猜对了一多半,总理不是不高兴,而是十分不高兴,甚至可以用愤怒来形容了。

        ……车队经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因为交通管制的原因,路**叉行驶的车辆早就红灯禁行了,也有无数警察在道路两旁维护秩序,除非遇到失心疯或狂人,断然不会出现穿红灯阻挡车队正常前进的事情发生。

        但偏偏就出现问题了,因为一队军车横冲直撞地闯了红灯!

        军车向来横行霸道,不遵守交通规则,不正常行驶,人们早就习以为常,闯红灯更是家常便饭,但今天的红灯闯得有点不是时候。

        不但不是时候,而且还太过嚣张了一些,面对数名警察惊惶失措地拦截,一点要停车的意思都没有,就直接风驰电掣一样冲了过来。

        冲就冲吧,还用扩音喇叭叫嚣让人让道:“紧急军务,紧急军务,请前方无关人等,立刻让开!”

        维护总理视察秩序的警察成了无关人等,是对警察的蔑视还是对总理权威的忽视?当然,也可以理解为军车并不知道总理在品都视察,但话又说回来,作为北海舰队的军车车队,即使知道总理在此,又有何惧?

        偏偏车队又很长,十分蛮横地闯了红灯,恰恰挡住了总理车队前行的道路,一路呼啸而过,通过一个路口,足足花了半分钟时间。

        半分钟,对于普通人来说没有什么意义,有些大路口的红灯会有一分钟之久,甚至对于邱仁礼来说,有时他也要忍受红灯的等候,但对于总理来说,就意义非同寻常了,因为象征意义重大,因为他视察过无数城市,出访过无数国家,还从来没有享受过如此待遇!

        最重要的不是军方举耀武扬威的拦路,也不是李荣升的安排不周——总理都无权调动北海舰队,何况一个李荣升——而是此事是警告意味十足的一次示警,是在无声的宣告一个事实,齐省不欢迎总理的视察!

        如果仅仅是齐省不欢迎还好说,不欢迎他视察工作的地市多了,只要工作需要,只要政治需要,他一样要去视察,但在总理的视线之内,能调动北海舰队,并且将时间算计得如此准确之人并不多,京城之中,也只是屈指可数的几个。

        几人之中,最有可能的就是他一直最信赖的古老!

        古老……总理的心中的苦涩远比因为视察受阻而带来的挫败强烈多了,政治上的失利很正常,身为总理,也有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尴尬和无奈,甚至还有指挥不动国务院部委的客观现实,但……古老明明在鲁市和他会面,一句正面劝告都没有明说,一转身,就在品都为他布置了一场好戏,精彩得让人无言以对的好戏,就让他心中瞬间明白了一个事实,古老和他终于渐行渐远。

        好,夏想让他失望,古老和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都远离了他,真好!总理看向了窗外一脸紧张的李荣升,李荣升的身后,是同样微有慌乱的邱仁礼和孙习民,他忽然感觉意兴阑珊,对接下来的视察工作,大感索然无味。

        军车已经通过了多时,总理的车队依然纹丝不动,总理迟疑了片刻,终于做出了一个令人不解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