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38章 东风吹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38章 东风吹

    作品:《官神

        其实夏想很冤枉,因为周鸿基约他前来,他欣然赴约,还真不是在背后和周鸿基联手做什么手脚,只是面对面地交谈一次,却无意中被有心人看见,并且报告了何江海。

        何江海随后就将消息转告了孙习民。

        孙习民听后,并没有立刻表态,只是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心中却很不舒服,周鸿基和他渐行渐远,就让他很有挫败感,认为他自身魄力或魅力不够,没能完全收拢了周鸿基之心。

        或许只是夏想的一些手段暂时入了周鸿基之眼,等周鸿基碰壁之后,自然还会回头。

        孙习民肯定不会也不屑向京城告周鸿基一状,周鸿基作为后备力量,允许他有发挥的自由空间,只要他做出的事情不危及派系的根本利益,他也没有资格对周鸿基的工作指手画脚。

        他如果管得太多,反而会吃力不讨好,既得罪了周鸿基,又得罪了上头。

        对于周鸿基和夏想会面,孙习民并未多想,认为只是一次必要的正常接触,谁也不能限制周鸿基不和夏想来往?政治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不是说后台之间不对付,下面的嫡系之间就老死不相往来,也正是孙习民的大意,才让他在事发之后,对周鸿基的做法愤怒难平,同时也迁怒于夏想,认为正是在夏想的怂恿之下,周鸿基才敢如此胆大妄为!

        而何江海在将消息透露给孙习民之后,转身又向总理打了小报告。总理听了也并未在意,但在事发之后,蓦然想起夏想和周鸿基会面的一幕,不由对夏想在背后的手脚十分恼火……也让夏想和总理之间一次难得的深入交谈,并勉强达成的一点点共识付诸流水。

        就连夏想也万万没有想到,一次寻常的会面事件,却引发了各方猜疑,从而让他被迫做出了更强有力的反击,也让周鸿基在齐省纷乱的局势之时,痛定思痛,也做出了一个重大的抉择。

        总理视察引发的涟漪刚刚形成,正在逐渐扩大,一圈圈荡漾,不知何时会被一团激流打乱。

        不管有没有大人物莅临,鲁市的太阳还会照常升起,新的一天开始了,齐省省委和往常一样正常上班,只不过和以前人人谈论省内局势不同的是,行色匆匆的省委大院的一干人等,上至厅级,下至科级,窃窃私语议论的全是总理视察齐省所隐含的政治信号。

        更让人惊奇的是,总理一早就动身前往品都视察,如果说邱仁礼和孙习民一起陪同前往还在意料之中的话,那么夏想没有陪同也就罢了,常务副省长秦侃和省纪委书记周鸿基也没有同行也可以接受,但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长何江海却是仅有的几名允许陪同的省委领导之一,就颇有耐人寻味的意味了。

        省委方面,一共四人随行,除了以上三人之外,还有省委秘书长夏力。

        省委常委、品都市委书记李荣升已经准备妥当,列队在高速公路等候总理车队的到来。

        而在总理一行出发不久,夏想就再次出现在老古的房间之中。

        “我要回京了。”老古示意夏想坐下,“事情都办完了,不想再跑来跑去了,到底老了。”

        许冠华未在,应该是有事情要忙,古玉却在。

        古玉穿一件令夏想眼热的连衣裙,说是眼热,倒不是因为是超短裙——古玉从来不穿超短裙——而是因为裙子和当年连若菡初识他之时,在燕市买的一件几乎一模一样,就不由夏想不感慨是他的眼光一贯,还是喜欢他的女人们都审美相同?

        也说明了一点,时尚和流行,不过是时间玩弄的一个把戏而已,以前的流行一时的潮流,或许转眼间就会落伍,但在时间的魔力之下,时光流转,又会改头换面重新成为潮流。

        就和政治上许多人物的起落一样。

        上世,孙习民落马之后,才不过半年就担任了一个不在公众视线之内的正部级办公室主任,等于是重新启用,只不过不为外界所知罢了。今世,孙习民在沉寂两年之后,重新启用,一步出京就是齐省省长,不能说是脚步过大,而不过是官复原职。

        也证明了一点,背后人物对孙习民的支持力度还是很大。

        “孙省长如果知道了您不但没有帮他,反而帮了我,他肯定会很不高兴。”夏想开了一句玩笑。

        “我和他又不熟,他高兴不高兴,不关我的事情。”老古一板一眼地说道,又看了一眼在旁边咬着嘴唇发笑的古玉,笑了,“玉丫头不想回去,我让她跟着你,半放心,半不放心。”

        放心的是,夏想肯定会无微不至地保护和关爱古玉,不放心的是,关爱过度就容易擦枪走火,老古的话含义隽永,夏想只好嘿嘿一笑,古玉干脆不笑了。

        “爷爷,我要在五岳建造一栋别墅,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到时请你来住,好不好?”古玉一脸调皮。

        “不好,我宁愿住品都,好歹品都有海,五岳有什么?一堆盐巴巴,风一吹,满头是盐,多难受。”老古呵呵笑了一气,对于古玉,他永远是慈眉善目的形象。

        既然提到了品都,夏想就好奇地一问:“品都方面,没问题了?”

        “能有什么问题?”老古反问了一句,“风平浪静,风和日丽,好天气,好季节。”

        “我还是有点不太明白您老的做法……”夏想迟疑一下,还是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上次我就说过了,我老了,总理也老了,人老了,就应该有老了的觉悟。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老古笑着说了一句伟人的话,“但我的话他不会听,我也不会当面说什么难听话,又和他到底是有老交情了,就背后做一点事情,让他知道我的心意就行了,省得以后再出现领人上门的麻烦事。“领人上门自然指的是孙习民一事,老古隐藏得也挺深,一直没有明确说出他的态度,直到现在才点了一点,原来他对总理的做法,也是颇有不满之处。

        夏想只能嘿嘿一笑,不好说什么,因为他也清楚,如果不是他的介入,老古现在还会坚定地站在总理一方,和总理关系密切,谁也无法将他从总理身边拉远。所以从某个方面讲,总理对他有所不满也再正常不过。

        夏想和古玉送老古去了机场——军用机场——在许冠华的陪同下,老古返回了京城,临走前,他拍了拍古玉的后背,无限怜爱地说道:“玉丫头,你想要干一番事业,我很开心,不过做事情要有始有终,别三分钟热度。我可等着你的别墅落成的一天,说不定还真要住上几天。”

        古玉重重地点了点头:“嗯!爷爷放心,我这一次是下了决心了,不在齐省干出一番成绩,我就没脸见爷爷了。”

        老古含蓄地表达支持了达才集团的项目,不仅仅是出于对古玉的疼爱——因为古玉性子极淡,很少对一件事情有深厚的兴趣——也是出于对夏想的无比信任。

        许冠华将夏想拉到一边,交待了几句:“以后多和胡存富、费志栋走动,他们对你印象还不错,也有结交的意愿,是个好机会,不能错过了。当然了,要注意一下方法,毕竟你和军方来往,名不正言不顺。”

        夏想很是感激地点了点头,许冠华是个汉子,曾经因为古玉问题对他横眉冷对,但自从他救过古玉之后,他就彻底对古玉死了心,并且将他真心当成朋友,是个胸怀宽阔的真正的军人。

        “冠华,现在有了看中的女人没有?”夏想想起了什么,突兀地问了一句。

        别看许冠华肩扛少将军衔,一说女人就脸红了:“没,没有,工作忙,顾不上。”

        “回头我介绍一个人和你认识,她人在京城,是理财能手,你要是能追到她,是你的福气。”夏想想起了一人,忽然兴趣大起,想做一次媒人,“万一成了好事,到时可要好好谢谢我。对了,人长得很漂亮。”

        许冠华乐呵呵地走了,他相信夏想的眼光绝对不会差。

        夏想也很欣慰,因为他不但助人为乐,还可以借机再次拉近和许冠华之间的关系。作为老古着力培养的嫡系,许冠华日后在军中,必定是主力之一。

        ……就在老古一行告别夏想,离开鲁市的时候,总理一行正在高速公路之上疾驶。车行一半路程的时候,总理的电话意外响了。

        秘书接听之后,向总理示意,总理知道是重要电话,就伸手接听了。

        只听了几句,就顿时脸色大变:“胡闹!过分!”然后重重地将电话递还秘书,吩咐说道,“停车!”

        车队临时紧急停车,邱仁礼和孙习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面面相觑,正要向前问个明白,却见何江海从后面快步跑来,冲邱孙二人一点头:“邱书记、孙省长,总理有事找我。”

        到底出了什么事?邱仁礼和孙习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头雾水。

        忽然,邱仁礼的电话响了,他也顾不上省委书记的矜持,急忙就接听了电话,一听之下也是脸色大变:“胡闹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