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37章 真要下注了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37章 真要下注了

    作品:《官神

        和夏想预料的一样,老古在晚上就及时现身了,和总理见了一面。至于在哪里见面,谈了些什么,他就不得而知了,也懒得过问,因为他知道,他的任务暂时算是完成了。

        晚上,他还有别的事情要办——他要和周鸿基见面。

        见面,是周鸿基主动提出的,说是要商议一下下一步针对五岳问题的处置意见。不得不说,周鸿基的借口很一般,但夏想却能体会他的迫切心情。

        因为现在的周鸿基,茫然了。

        周鸿基在机场之上,突发奇想,接连越位数人向总理面呈前往盐务局的负面影响,结果却无功而返,总理丝毫没有理会他的建议,而孙习民甚至还狠狠批评了他几句,指责他不识时务!

        周鸿基苦恼而茫然,他只是想告诉总理,现在盐务局是众矢之的,鲁成良之死,万元成被双规,以及司马北的潜逃,都多少和盐务局有利益纠葛,而且根据他手中掌握的证据,下一步还要盐务局相关领导到纪委接受问话,总理此时到盐务局看望所谓的寿星老人,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

        当然,他只对孙习民说了实情,面对总理时,只是含蓄一说。

        但不管是孙习民还是总理,都对他的好心没有积极回应不说,孙习民是愤然对他,而总理则是漠然视之,就让他大感失落。

        周鸿基心中苦闷难言,想了一想,问计于夏想是眼下最佳选择,他就主动打出了邀请电话。

        夏想接到周鸿基邀请的一刻,还犹豫了一下,虽然他很清楚当时在机场上发生了什么,既有周鸿基初出京城天真的一面,又有他一心热切真心想提醒总理的一面,但却被孙习民和总理误会了。

        此时,正是拉拢周鸿基的最好时机!

        但眼下时机非常敏感,他和周鸿基在总理尚在鲁市的时候,私下见面,万一传到了总理的耳中,说不定也会带来不必要的猜疑。

        其实以上并非夏想真正担心的方面,让夏想稍一迟疑的关键因素是,通过机场一幕他对周鸿基又多了一层认识,和孙习民步步为营的策略不同的是,周鸿基胆大,心细,出手时机准,是一个潜力极大的对手。

        夏想很明白周鸿基此时找他,肯定是要寻求他的帮助。

        帮助周鸿基,在最关键的时候助他一臂之力,确实也会收到雪中送炭的效果,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周鸿基经此一事之后,就会有一个蜕变的过程,所谓遇风化雨,遇雨化龙,正当其时。

        换句话说,他现在帮了周鸿基,固然可以再次将有失控迹象的齐省局势摆平,但周鸿基很有可能借他之手,一飞冲天,从此成长为一名成熟的政客。

        而周鸿基和他,毕竟不是同路人,暂时的眼前利益,掩盖不了长远的原则性分岐,等终有一天周鸿基坐到高高的政治舞台之上时,或许就是他最大的政治对手,他再回首曾经拉周鸿基一把之时的情形,是该庆幸他的眼光超绝,还是该苦笑养虎为患?

        夏想只迟疑了几秒钟,最后还是爽快地答应了周鸿基的邀请,因为夏想知道,他帮与不帮周鸿基,周鸿基总有突破重围的一天,不如好人还是让他来做,他再芝麻里面加点盐,顺势推上一把。

        在前往和周鸿基会面的路上,夏想接到了萧伍的电话。

        “领导,李省长作东宴请我和、杨总、陈总一行,还有沈总也在。”萧伍及时向夏想汇报了动向。

        说来惭愧,萧伍、杨威和哦呢陈三人来鲁市有几天了,他一直抽不出时间和他们坐一坐,也真是无语。主要也是事情一连串的发生,让人应接不暇。

        由李丁山出面也是好事,作为常委副省长,李丁山需要政绩,而萧伍、杨威和哦呢陈正有意来齐省拓展市场,也需要省政府方面照应,双方都是夏想信任的人,不存在沟通和尔虞我诈的问题。

        如果仅仅是以上消息,还不足以让夏想吃惊,随后萧伍又透露了一个插曲,就让他一下琢磨出了另外的味道。

        “说来也巧,正好遇到了秦省长。秦省长很开朗,几句话一谈,就和我们凑成一桌了。”萧伍比以前有政治智慧多了,压低了声音说道,“酒桌上打电话不方便,我就溜了出来向领导请示一声,在秦省长面前,说话是不是要注意一点?”

        联想到秦侃向他借茶的一幕,夏想心想秦侃可不是碰巧遇到,怕是有意为之,想想秦侃的为人也挺有意思,似乎他在齐省一干常委之中,最为特立独行,颇有当年梅升平的风采。

        当然,和梅升平后台强硬有恃无恐无法相比的是,秦侃并无后台,他的特立独行恐怕是无奈之举。

        “适当注意一下分寸就可以了,可以拉近关系,但投资问题,最好别提。”夏想只点了一点,相信李丁山也心里有数。

        刚挂断萧伍的电话,还没有细想秦侃到底要在接下来的局势之中站在哪一方,电话却又响了。

        真是事情多到让人无语,夏想随手接听了电话:“你好!”

        “我不好,夏哥哥,我很不好!”宋一凡的声音轻灵地跳进了耳朵,就如初夏夜晚的一朵突如其来的小花,让人感受到夏天的美好,“你有多久没来京城看我了?哼,我生你气了!”

        连若菡敢直接反驳他的意见,敢不经他的允许自作主张决定一件大事,古玉敢冲他使小性子,敢晒他,但不管是连若菡还是古玉,都不如宋一凡敢不问缘由不分青红皂白地就和他生气。

        小就是小的仗势,宋一凡在他面前,可以永远保持一颗不老的童心。

        “又怎么了?”夏想呵呵一笑,“你想来鲁市就尽管来好了,又耍什么小孩子脾气?说说看,谁欺负你了?”

        “没人欺负我,我就是想你了。我要毕业了,刚刚在想,是留在京城工作,还是到鲁市寻求更好的发展机会,我要你说……”

        宋一凡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

        宋一凡的专业是古典文学,最适合的工作还是做学问研究,她在京城才有更大的发展空间,鲁市的文化氛围毕竟比不了首善之地,但女孩的心思夏想岂能不知,只好无奈说道:“我最近恐怕没时间去京城,你要想来鲁市,随时欢迎。”

        “好吧,就先饶你一次,等我完成了毕业论文之后,就去鲁市找你。你可是答应了要陪我爬一次泰山,不能说话不算话。”宋一凡咯咯笑了一气,不等夏想说话,迅速挂断了电话。

        “我什么时候答应你要爬泰山了……”夏想才意识到上了宋一凡的当,急忙辩白一句,话说一半又停了下来,因为他一个人对着空气说话,也实在是没有意思。

        摇了摇头,索性不再去想古怪精灵的宋一凡,凡丫头想来鲁市他也阻挡不了,就由她去,只要她开心快乐就好。

        由宋一凡又想到了宋朝度,最近一段时间没有和宋朝度联系,听说他一直忙于跑动下一步,经常奔波在吉江和京城之间,忙得不可开交。想想也是,宋朝度按资历和年龄,都有机会前进一步了,明年的换届,他的目标自然是政治局。

        有同样诉求的还有陈风。

        距离明年的换届还有一年多的时间,但现在就要提前进入状态了。以陈风和宋朝度的为人,以及他们在京城的人脉,想要进局,还是有不小的难度,毕竟二十几人的政治局,是每一个正部级高官都向往的神圣之所在。

        单是他认识的省委书记之中,有资本进局并且有活动能力者,除了陈风和宋朝度之外,还有邱仁礼。

        所以,由此推断,邱仁礼在齐省需要政绩,需要政声,需要一次有力的动作来证明他在齐省一任之上,有所作为。

        就当此次和周鸿基的见面,为今后的长远埋下伏笔吧。

        无巧不巧,周鸿基约夏想见面的地点,也是大明湖畔的夏雨荷。

        和周鸿基之间也算有过一两次默契了,就少了寒喧和客套,夏想一进门,周鸿基起身相迎之后,刚一坐下,就直奔主题。

        “夏书记,我想调整监察厅一名副厅长的工作,希望得到你和邱书记的支持。”周鸿基目光炯炯直视夏想的双眼,期待夏想的回答。

        夏想笑了一笑:“省委一向支持省纪委的工作,我也一向支持周书记的工作。不过……”轻微一停顿,他也坦然回应周鸿基的目光,“现在正值总理视察期间,不宜有大的动作,我个人的意见是,等等再说。”

        “要的就是夏书记这句话。”周鸿基自得地一笑,“我知道现在时机不对,再说调整副厅长还要上常委会研究,总理在,省委可没有时间召开常委会。不过,省纪委掌握了大量的证据,可以将五岳问题摆到明面了。”

        夏想心中大跳,周鸿基真要下注了?如果是真,周鸿基还真是一个敢作敢为的人物!

        夏想猜对了,比起叶天南的当机立断的优点,周鸿基的最大优点就是审时度势并且敢想敢做,他随后出其不意地出手,不但让齐省的局势大变,也让总理勃然大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