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36章 不平之声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36章 不平之声

    作品:《官神

        夏想级别不高,通常情况下以他的资历,断然没有直面国家领导人的机会,但夏想身份的特殊让他无形中拔高了高度。

        因为他身后站着的不仅仅是势力庞大、足以在政治、经济两个方面影响国内局势的家族势力,还有着力培养他的总书记。

        夏想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的身后,有着庞大的政治力量。

        如果再加上连若菡不为人所知的富可敌国的经济实力,夏想一人,其实也拥有了隐藏至深的可怕的实力!

        即使是总理,对夏想真正的底牌,也是只知其一不知基二,但仅仅是家族势力和总书记支持的其一,就必须让他正视夏想的所作所为的背后,是否有哪一方势力的支持。

        总理说对了一点,夏想在湘省非要将叶天南拉下马,确实是他无法容忍叶天南的所作所为,虽然说实话,国内到了叶天南高位的省部级高官,谁不想方设法大捞一把,即使不为自己退位之后着想,也要为子孙后代长远计。

        而到了更高层,到了国家领导人的层次,追求的高度就有所不同了,但再不同也有永恒不变的共同点就是,权力和金钱。

        和权力容易过时相比,金钱在手更能给人安全感,再者以国内的现状以及社会的进步发展推断,国家的政治体制早晚会有改革的一天。

        真正有长远眼光的高层,早就发现了这一点,并且开始了更长远的布局,所以,国内越来越涌现出庞大而有垄断地位的大型集团,不断地蚕食市场并且吞并弱小,不出20年,就有望形成无数商业巨头,或是某一领域内的资本巨头。

        因为凡是目光长远的政治家都清楚,在不久的将来,经济决定政治的时代就会到来,到时谁手中拥有更大的资本力量,谁就拥有了更有分量的发言权。

        或者更直接地说,等民选时代到来的一天之时,无数百姓翘首以待,以为拥有了真正的民主,举目四望,却蓦然发现,掌握了媒体和大量社会资源的人,无一不是商业巨头,无一不是高官权贵的后代。

        到时才会惊醒,游戏规则,依然掌握在权贵手中,民选,不过是换了一层皮的更有欺骗性的政治闹剧罢了。

        现阶段,凡是有眼光的政治家,都已经为长远大计布下了后路,都在着力培养下一代为权贵资本主义。因为再是所谓的民主国家,也没有一个平头百姓可以当选为总统的可能,参选,需要大量的财力和物力的支持。

        其实是在某一个时刻,夏想在查阅了国家领导人的家人和亲戚所从事的事业之后,再联想到以吴家为首的家族势力,才恍然醒悟。所谓平民势力,所谓家族势力,或是其他派别,其实本质并无两样,所追求的都是政治、经济和社会资源的掌握大权,谁掌握的资源越多,谁就是胜利者。

        国石油也好,国石化也好,电力也好,如是等等,都在产业结构改革中,一点一滴被有心人吃进股份,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总有一天会成为个人囊中之物。

        家族势力不过是更早形成的权贵资本主义罢了,而后来者,一方面视家族势力为最大的对手,另一方面,却在暗中效仿家族势力的做法,一点点将国内仅有的一些垄断行业的控制权据为己有。

        近年来打破垄断的改革何其艰难,其实一想就明白,自己改革自己,从自己的口袋中掏钱出去,当然无比艰难了。

        夏想正是因为看透了许多事情,知道凭他一人之力改变不了现状,但至少他可以融入,可以暗中推动事情向更光明更明朗的一面发展,而不是加剧形成阶层和阶层之间的对立。

        “在燕省,我赞成燕省钢铁的重组和结构调整,是为追求一个公平的市场秩序,当时得罪了不少人。”夏想借以前的事情开题,燕省钢铁整合,他得罪的是家族势力,“在齐省,我触动制盐业的利益,也是出于同样的出发点,希望促进制盐行业的改革,让老百姓都吃上放心盐。”

        总理的目光很淡,语气也很轻:“不只是齐省一省才产盐……”

        “齐省一省的产盐量占全国三分之一强,齐省平,天下定。”

        “国务院正在着手制定盐业改革计划,已经提上了日程了,不必急在一时……”总理很有耐心,继续解释。

        “盐业协会的一纸申辩书就能让发改委拒不向国务院提交盐业改革意见,被改革者左右了改革者,不得不说是一件非常好笑的事情,而且一拖就是一两年没有了下文。一两年的时间,又有多少百姓吃进了多少有毒食盐?”夏想的问题逐渐深入,并且直指本质。

        “任何改革都不可能一蹴而就,都有不小的阻力,国务院也一直在努力推进方方面面的改革,但收效不大,问题不在于国务院的推行力度,而在于许多问题积重难返,想一举推动,谈何容易?”

        也必须承认总理的态度十分温和,语气也十分真诚,和夏想几乎就是平等地对话,如果只以夏想本人而言,总理的礼贤下士之举,是对他的推崇和抬举。

        但如果算上夏想背后的家族势力的话,总理对待夏想的姿态,就如和家族势力面对面谈判一样。

        “既然总理也有意推动盐业系统的改革,我在齐省就用单薄的力量,自下而上地推动,不也是一件为国为民的好事?”夏想的声音低沉了许多,似乎动了感情,“总理,我出身平民,知道平民百姓的难处,在社会底层挣扎的百姓,面对着高考制度的不公,面对着高房价的压榨,面对特权车和特权阶层的各种特权,面对着嚣张狂妄的官二代和富二代,他们都可以忍,大不了回到家中,惹不起还躲得起,房门一关,也可以过安稳日子……”

        “但如果老百姓连安稳日子都过不下去了……买大米是有毒大米,喝奶是结石奶,油是转基因大豆油,好吧,都忍了,但家家必备的食盐之中也有有毒的添加剂,总理,升斗小民所图就是身上衣口中食,民以食为天,当老百姓连饭都吃不安全的时候,我们天天要求百姓爱国,可是国家,又有何德何能值得百姓去爱?又为老百姓,真实做过什么实事?”

        第一次,夏想在总理面前吐露了心声,直接而有力的疑问,直指当今国务院第一人!

        总理沉默了……窗外的夕阳渐渐西斜,落日的余晖很美,很动人,只可惜正应了一句诗——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说来认识总理的时间也不短了,虽然也打过几次交道,但确实没有在一起面对面地交谈过,更没有如今天一样,直接说出心中所想,发出了积攒在心中许久的不平之声!

        夏想现在身居高位,以上所说的事情,已经全部离他远去,可以说,他现在已经是特权阶层中的一员,完全可以享受特权带来的种种便利。而且以他现在的能力,保证所有亲人不受有毒食品的毒害,甚至保证所有亲朋好友都能享受到一定的好处,也不是举手之劳的事情。

        但夏想不会就真当自己是家族势力了,也不会忘本,因为他本来出身于平民,和无数底层百姓一样,对国家充满了敬爱和希望,也对未来充满了信心。但国家又回报了百姓什么?高额的税收也就罢了,忍就忍了,却连衣食住行都没有了安全感,不由他不发出内心的呼喊,我的祖国,你到底怎么了?

        怪不得只要有钱有权就都会移民国外,纵观台上台下的名人们,还有几人是中国国籍?都是拥有外国护照的炎黄子孙!

        总理的沉默让夏想心中也不太好受,尽管他也知道,其实总理在任上,也做了许多实事,但国内各方势力的牵制太多了,想要办成任何一件事情,都是难如登天。

        沉默了也不知多久,总理长叹一声:“夏想,我对你感受最深的就是不管你在哪个位置,都无法改变的平民情怀。你的话我也深有体会,我们都需要退后一步,冷静地想一想,怎样才能更好地解决问题。要对话,而不是对抗。”

        总理的话,既是对他所说,也是想借他之口,向身后人传达。

        实际上总理真猜错了,夏想介入盐业事务,事先并没有征求吴老爷子的意见,是他一人所为。

        此次对话,夏想不敢肯定他有没有让总理产生触动,反正他的话已经表露清楚了,总理所说的各退一步,是否有诚意或有具体行动先不说,现在推动整个局势的关键点已经不在他的手中了。

        而在周鸿基手上!

        ……此次视察,总理疏忽了两点,最终导致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失误,从而让视察工作远远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第一点是,总理没有意识到周鸿基的立场的转变。

        第二点是,总理没有想到夏想今天和他的对话,含有双重目的,一是确实是想深入交谈一次,二是为老古的布局拖延时间。

        事实证明,夏想的第一重目的有没有达到,还要以观后效,第二重目的,却是顺利地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