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32章 总算来了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32章 总算来了

    作品:《官神

        夏想一连串的布局,虽然并没有直接从上层入手,而是只从齐省着眼,甚至从一个并不起眼的五岳市开始,一系列的事件的发生,也并没有闹得沸沸扬扬,而且才仅仅是开端,却已经震动了一些深知事件背后用意的人物……还是大人物。

        也不得不说夏想的手腕确实高明,比他担任省纪委书记时,尽管温和了许多,但暗藏的杀招更致命,后果更严重,更有不言而喻的威慑力。

        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夏想的政治手腕更纯熟了。

        不纯熟不行,他现在是省委副书记,身份不同了,正式步入了正部级候选人的行列,而且他现在面临的局势更复杂,人物更高层,必须要做到圆润而无可挑剔。

        政治斗争到了一定层次,其实就是布局的较量,比拼的不仅仅是政治智慧,还有各自调动政治、社会和经济资源的影响力。

        夏想才是一个省委副书记,距离省长还有一段距离,更遑论国家领导人的高山了。他只能选择步步为营的保守手法,以免被人抓住漏洞。

        还有毕竟说来他来到齐省才没有多久,连脚跟都还没有站稳,怎么调动齐省的资源和何江海硬碰硬?怎么十分硬气地对上头说不?

        他现在虽然身属家族势力,但并不是真正出身世家豪门,没有当年敢为天下先的打黑唱红的一往无前的政治魄力。

        政治上的魄力,不是想牛气就能牛气得起来,没有实力,没有势力,牛气的下场只能是一免到底,成为牺牲品。

        夏想在总理前来齐省视察之前,布置了许多后手,也想好了不少应对之策,却没想到,老古明确无误于告诉他,总理改变策略了!

        当然,总理改变了策略,夏想不会天真地以为总理退让了,而是总理审时度势,针对他的布局,迅速调整了部署。

        换言之,他即将面临着更大的挑战。

        总理不按常理出牌,夏想早有体会。物价飞涨时,总理突然前往燕市视察。某地发生了突发事故,总理中断会议,紧急前往慰问。如是等等,在国内政治生活中,总理的身影总是出现在天南地北最需要的地方。

        “您老说话别说一半……”夏想等着老古的下文,不料老古只说了一句之后,就一脸笑意,闭口不言了,他只好开口再问。

        “我的话说完了。”老古站了起来,背着手来到窗前,“孙习民在总理的引荐下,在我的院子里喝了一壶茶,说了半个小时话。他和总理一问一答,就说出了在齐省视察的行程,就是在鲁市和品都市走一走,其他地方……不去了。”

        夏想似有所悟,又问:“孙省长何必非要和您见上一面?”又一想,恍然大悟,“总理是想向孙省长示好,借您老的手,为孙省长的下一步埋下伏笔。”

        许冠华在一旁笑了:“夏书记,你可真神了,什么都猜得中。”

        夏想笑道:“我可一点不神,哪里是猜到的,是老古暗示的。”

        总理在齐省所下的筹码可真是不小!

        一开始夏想还疑惑为什么总理要引荐孙习民和老古认识,孙习民并非总理一系的人马,总理此举,似乎无的放矢,但因为许冠华的存在,就让夏想敏锐地发现了一个点,作为国内政治之中拥有举足轻重的关键人物之一的总理,不会做一件没有意义的事情,他引领孙习民和老古见面,是想让老古引荐齐省军方和孙习民认识。

        是为孙习民在齐省下一步接任书记埋下长远的一局。

        总理力挺并非平民一系的孙习民,可谓目光长远,并且用心良苦。或者说,还真是将所有筹码都下在了孙习民身上,认定孙习民在齐省最终肯定得以顺利扶正。

        孙习民得两系势力的相助,如无意外,扶正还真是顺理成章之事,如此,孙习民必然会对总理心存感激,对总理在齐省的利益,必定不遗余力地维护。

        夏想不由不心中感慨,孙习民就算得不到老古的亲口一诺,但因为总理的用心至诚,他必然会对总理的事情时刻放在心上,也难怪在五岳的问题上,自他从京城回来之后,立场就保守了许多。

        齐省的局势,将会更加复杂了,万一孙习民继续向何江海倾斜,再将周鸿基也拉拢过去,那么先前的努力不能说付诸东流,也差不多前功尽弃了。或者说,至少会让他再努力半年以上才能挽回损失。

        眼下,周鸿基的立场就成了关键之中的关键了。

        “知道就好,知道就好!”老古笑呵呵地说了一句,“走,出去吃饭。”

        老古的提前到来,透露给夏想的是一个重大而惊人的消息。

        但夏想就是夏想,不会因为意外变故而心慌意乱,镇静自若地陪同老古前去吃饭。老古在路上还对许冠华说道:“冠华,虽然夏想比你小,但他还是比你沉稳。”

        事情总有解决之道,烦恼无用,夏想虽然听到了不太有利的消息,却轻装上阵,也让许冠华对他暗暗赞许。

        不出夏想所料,老古果然有埋伏,吃饭的时候,来了两个军人,一个是鲁市军区的副政委胡存富,一个是齐省军区的司令员费志栋。

        也不管夏想是不是同意,许冠华热情洋溢地为他介绍了胡存富和费志栋认识,夏想不想和军方接触也不行了,只好客气而热诚和二人握手寒喧。

        胡存富身为大军区副政委,是中将军衔,但年纪却不大,只有56岁,不出意外,他有望升任鲁市军区政委。

        费志栋更年轻一些,不到50岁,少将军衔,身为齐省军区司令员,因为资历比省军区政委聂建豪稍浅一些,没能担任省委常委。

        二人都对夏想的到来十分热诚,是否发自真心先不说,他们的态度至少说明了老古对他们的影响力有多重大。

        老古就是夏想人生道路之上的另一盏指路明灯。

        都各自落座之后,老古居中一坐,只是一脸笑眯眯的表情,不多说话,只由许冠华从中介绍几人,并且调动气氛。

        夏想经过和许冠华的来往,以及和张晓的生死之旅,又有多年和老古打交道的经历,现在和军人结交已经颇有一套心得了,不多时,就和胡存富、费志栋打成了一片。

        胡存富和费志栋对夏想由一开始的礼节性的认可,到一番交谈之后,初步建立了好印象,也得益于许冠华不遗余力对夏想的宣扬,当然,如果夏想没有事迹也没得吹捧。主要也是夏想一路被人追杀的经历,即使是胡存富和费志栋,也是从未切身经历过的热血沸腾的非同寻常之事,都非要让夏想讲讲中间的细节。

        夏想见二人被他十足吊起了胃口,也就挑了最惊险的一段讲了出来,只听得胡存富和费志栋拍案叫好,连说太精彩太刺激了。

        气氛就达到了**了。

        一顿饭足足吃了两个多小时。

        饭吃得时间长,就证明了一点,话谈得投机了。话不投机半句多,冷场的话,早就散伙了。老古自始至终就如稳坐钓鱼台的姜太公,只看着几人打成一片,他就如泰山一样,巍然不动。

        今天的饭局,吃的不是饭,是老古的精心安排的一出大戏。

        夏想多少猜到了什么,但不敢肯定,等饭局结束的时候,许冠华终于点了题:“估计夏书记在齐省能呆上三五年,到时胡政委也去副了,费司令员资历也够了,齐省就是好地方了。”

        夏想含蓄地一笑看了老古一眼,老古回应他微微点头,至此他才醒悟过来,也心中感动,总理明明亲自出面让老古照应孙习民,老古究竟如何答复的总理他不得而知,但也没有必要知道了,因为老古已经用行动证明了一切。

        可以说,老古将他在齐省最得力的关系网,借今天的饭局一览无余地摆在了自己的眼前,就是要告诉自己,希望自己在齐省,能走得更远,担任省委书记或许好高骛远了一些,但在齐省直接迈上正部之路,应该还算不太遥远的目标。

        由军方大员支持,至少能让他在齐省面临本土势力的倾扎时,多了底气和底牌。

        和胡存富、费志栋握手告别之后,夏想想送老古回去,老古摆手说道:“不必了,你去忙,我还有事,要去一趟品都,要赶在总理到来之前,将事情办好。”

        老古去品都,难道是去北海舰队?夏想眼中闪过疑惑,老古却摆手一笑:“没你的事情,就不要乱猜了。”

        有什么事情非得急着连夜出发?再说总理不是两天后才来,时间上也完全来得及,夏想见老古故作神秘,也不好再问,只好挥手告别。

        不过随后发生的事情还真应了一句老话——姜还是老的辣,老古连夜前往品都,第二天一早就又返回,而原定于两天后前来鲁市的总理,突然就提前了一天来齐省视察。

        在经历了一系列的事件之后,在各方势力纷纷浮出水面之时,总理的来访,为原本已经初见曙光的齐省局势,再次推向了未可知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