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27章 想象不到的破局方式(求推荐票!)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27章 想象不到的破局方式(求推荐票!)

    作品:《官神

        连若菡郑重其事的三件事情,在夏想看来,其实只有一件正事。不过在连若菡眼中,前两件却是了不得的大事,最后一件,才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男人和女人的眼界不同,看待问题的角度也不同,夏想多从政治立场和政治影响分析问题,连若菡现在只关心自己的快乐和……夏想的幸福。

        曹殊黧听出了是连若菡,笑道:“我说哪个妹妹敢晚上直接打电话追到家里,胆子也太肥了,原来是连姐姐,告诉她,我想她了。”

        曹殊黧和连若菡之间有常人难以理解的姐妹情谊,所以连若菡敢随时打电话给夏想,不仅仅是因为她爱夏想爱得理直气壮,也因为她和曹殊黧之间无话不说的姐妹情深。

        连若菡听到了曹殊殊的话,咯咯一笑:“还是男人好,不受身子拖累,我肚子大了,你的性福还很美满。”

        夏想几乎无话可说了:“快说正事,国际长途挺贵的。”

        这话说得言不由衷,以连若菡的财力还怕打国际长途?她想随时包机回国都不在话下。

        不过连若菡没有理会夏想的假装心疼钱,还是说出了她的来意:“一是在孩子出生之前,我不会回国了。二是孩子出生之后,姓夏,要入美国国籍,你答应不?”

        如果说入美国国籍不出夏想意料的话,让孩子姓夏,还真是让他微微感动,连若菡再强势,再任性,她也永远是他的女人,也时刻为他的男人的尊严着想。

        夏想还有什么好说的?

        连若菡不理会夏想的反应,随后又说:“若天现在在美国。没来之前,总觉得国外好。来了之后,他又想着回国内。他准备回国做生意,听说燕省的许多盐厂都闲置了,他觉得制盐很有前途,我让他找你。你能帮,就尽量帮他一点。他一直想找点事情做,挺大的人了,也该做点正事了……”

        吴若天是吴才河的儿子,先前在部委工作,后来辞职下海,却一直没能做成一件正事。吴家三代,并无可造就之人,也是无奈而遗憾的事实。

        “好,若天的想法不错,我会在燕省替他铺平道路。”夏想答应得非常干脆。

        连若菡可不是一般人,立刻警惕地问:“你是不是有什么利用若天的想法?你以前可没有这么热心,肯定有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

        夏想哈哈一笑:“利用谈不上,若天不是外人,我会害他?你就放心好了。”

        连若菡才不相信夏想的话,不过她并不关心吴若天会不会被夏想利用,她只关心夏想有没有机会来美国看她:“不管你和若天之间的猫腻了,我就问你,你难道狠心一年不见我一面?”

        放下电话,沉思良久,夏想还是无奈摇头,他想去美国看望连若菡,确实有点困难,只能看机会了。

        不过吴若天想要介入制盐生意的想法,确实不错,正好他想从燕省入手查实燕省和齐省之间盐类交易的内幕,从而可以再多开辟一条战线,从侧面打开突破口,由表及里破解齐省的困局。

        总理一来,夏想担心先前的努力和布局虽说不一定全部付之东流,恐怕也会暂时走入困境。尤其是孙习民进京,一两天就会回来,情况可能不太乐观,即使孙习民不会立刻转向,大概步子也会保守一些。

        所以,凡事不能坐等,要未雨绸缪,提前想好下一步。

        第二天一早,夏想一上班才得知了一个消息,孙习民已经回到鲁市了,昨夜就回来了,吴天笑知道消息之后,立刻打电话向他汇报,当时他正好关机。

        不过还好,孙习民回来之后,似乎并没有什么动静,一切如常。

        但在中午时分,就出了一点状况,在李丁山缺席的情况下,孙习民召开了省政府常务会议,就当前经济形式下的齐省经济,进行了展望和讨论。

        在会上,孙习民郑重指出,中央现在大力收缩银根,控制房地产过热,齐省也要切实拿出行动,避免在房价过高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尤其是一些沿海的旅游城市,居民收入本来不高,房价却高高在上,不但脱离实际,也不符合长远的发展之计……孙习民的讲话,似乎并无所指,但明眼人都可以听出话外之音,是在暗指李丁山和达才集团正在五岳的考察,因为达才集团大举进军五岳,就是准备投资房地产。

        其实达才集团此举,不是一时心血来潮,也并非夏想刻意为了狙击五岳的盐业市场而拉达才集团下水,而是他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

        按照原定的历史进程,一年前达才集团就应该来齐省投资产业地产了,但因为平空多出了下马区的投资,延缓了一年多达才集团向外扩张的步伐,直到今天才正式成行。

        历史依然有着极其强大的惯例,尽管夏想储备的前瞻性优势已经很少了,但不妨碍他总结前世和今世的重合点,再继续推断出新的结论。

        再者以他现在的级别,就算不是一棵参天大树,谁想要再扳倒他,也几乎没有可能了,除非他自己犯傻,犯下致命的错误。所以是否再依靠前瞻性优势先人一步,也并无多大的必要了。

        因此,达才集团现在来齐省投资,并非意外,也不是突如其来,不过是历史的延续和必然的结果。

        当然,夏想在其中也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和巧妙的推手,让达才集团和原先历史上投资海滨城市不同的是,却是来五岳投资了地质公园。

        地质公园是一个创新概念,在房地产市场趋向饱和和理智的前景之下,以后的房地产将会主打精品和特色,同时,成达才一生倡导和为之奋斗的产业地产,也是一个极好的发展方向。

        夏想相信达才集团的投资项目能为五岳带来巨大的效益,同时,也能为今后房地产市场的发展,提供新的思路。

        对他而言,政治斗争并不仅仅是政治斗争,造福于民一直是心中不灭的梦想。他也并不是想借此将五岳的制盐市场打乱或是侵占,全面对抗永远只会引发更强烈的反弹,他要的只是一个契机。

        就看一些关键人物是否领会和愿意坐下谈谈了。

        夏想也知道,达才集团的项目想要真正落地,五岳市委市政府是一关,省委省政府也是一关,省委一关好过,省政府一关,多少就有点麻烦了。因为不仅盐业局会强烈反对,发改委估计也会卡脖子。

        还有就是秦侃的态度不明,而孙习民的立场,才是关键之中的关键,如果孙习民不放行的话,项目也很难通过立项。

        此时,省政府常务会议已经结束,孙习民在会上的讲话,夏想还不得而知,他刚刚接到消息,周鸿基到达五岳之后,和司马北初步接触,司马北表现正常,而周鸿基暂时没有采取进一步行动,似乎在等待什么。

        夏力回馈的消息说,五岳现在局势很纷乱,万元成应该马上就正式被纪委双规了,但周鸿基一行声势浩大地到达五岳之后,似乎忽然之间又偃旗息鼓了,也不知道周书记到底是什么打算。

        五岳,陷入了短暂的平静之中。

        现在的五岳,可以说是全省瞩目的中心,因为不但有省纪委书记亲临,还有省委秘书长也在,另外,更有一名常委副省长正在陪同达才集团考察市场,五岳,还从未有过三名省委领导同时亲临的局面。

        但所有人都知道,对五岳来说,不是荣耀,是麻烦。

        对于李丁山和达才集团的来访,五岳市委市政府至少表面工作做得很到位,摆出了热烈欢迎和非常重视的阵势,由市委书记周于渊亲自作陪,市长司马北也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感谢省政府的政策倾斜,愿意和达才集团通力合作,打造出具有五岳特色的产业地产。

        表面工作都会做,最后能不能具体落到实处,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李丁山和沈立春出面来考察市场,还说得过去,古玉作为合作伙伴的身份,在一次融洽会上露过一面,虽然此后就不见了人影,但还是引发了许多有心人的猜测,消息也经过各种渠道,传到了京城关注五岳动向的人的耳中。

        李丁山在五岳的考察工作在周鸿基到来之后的第二天,就正式结束了,他也没有和周鸿基面谈,只和周于渊、司马北打了个招呼后,就踏上了归程。

        李丁山一走,留在五岳的省委领导就只剩下周鸿基和夏力了,情形就有些诡异,周鸿基虽说是以调查司马北的名义前来五岳,但似乎并没有真正着手调查,既不调查,也不离开,就让人看不明白。

        更让人看不明白的是夏力,省委秘书长如果有私事留在五岳,完全可以不在市委,随便去外面办事就行。如果说是公事,好象也没有什么要事。

        都是怎么了?

        都在等什么?

        夏想知道周鸿基在等什么,也知道夏力在等什么,事情陷入了僵局,和孙习民的及时回归不无关系,正当他准备着手推动一把试图破局之时,终于有人按捺不住了……司马北在周鸿基的眼皮底下……潜逃了!

        五岳局势,以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一种方式破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