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25章 第二张底牌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25章 第二张底牌

    作品:《官神

        齐省的局势突变,由忙而不乱变成纷乱,不能说一切尽在夏想的预料之中,也和他设想得**不离十。毕竟,许多看似突如其来的变故,其实都和他一直稳步推进的暗中布局有关。

        当然,夏想也不是一直稳坐钓鱼台的姜太公,何江海一系列的反击,也确实让他感觉到了压力和紧迫感。

        毕竟,孙习民进京和总理来访,一暗一明,是两件了不起的大事。

        总理视察还有几天光景,但孙习民返回鲁市,随时都有可能。也就是说,孙习民的立场随时都有可能转变,而孙习民立场的转变,必然会影响到周鸿基的倾向。

        而周鸿基的下一步立场,将会对局势的推动产生不可低估的决定作用!

        周鸿基是省纪委书记,有立案调查的大权,虽然调查一名副厅级高官,要经书记办公会研究,但纪委系统毕竟有相对的独立性,周鸿基完全可以先斩后奏。

        夏想并不十分了解周鸿基的为人,但有一点他心里有数,作为一方势力着力培养的后备力量,周鸿基绝对是一个聪明人,换言之,就是肯定可以敏锐地抓住时机,能从齐省纷乱的局势中,找到契入点,然后为他所用。

        如果周鸿基没有这一份眼光和勇气,他就不足以成为后备力量!

        反对一派也不是白给,在国内政治之中,能和总书记、总理三分局势,也有非凡的实力和过人的政治智慧,既然是他们指定的人选,周鸿基如果太差了,夏想会很失望的。

        至于孙习民进京,夏想其实并不十分担心,对于经历过一般人体会不到的政治沉浮的孙习民来说,他肯定比以前沉稳和成熟了许多,上面再有指示和暗示,他肯定心中有自己的主意和打算。

        再说了,其实现在孙习民也并没有和邱仁礼有多接近,只不过是暂时的有限合作罢了,之所以进京述职,恐怕不过是有人迫于面子,故意做做样子。

        总理即将来访,何必再让孙习民还非得跑京城一趟述职,不是故意折腾么?

        政治,有时就是在于折腾。

        忽然接到邱仁礼通知,要开会,不出意外的是,是周鸿基提议召开的一个小范围内的碰头会,果然和夏想所想的一样,周鸿基正式向省委提出,他准备亲自到五岳一趟,督查司马北案件!

        司马北一案,由此正式进入纪委调查程序,周鸿基此去,虽然没有明确向省委表明要对司马北采取什么有效措施,但既然省纪委书记亲自介入此案,至少说明司马北的问题十分严重,已经到了必须严惩的地步了。

        邱仁礼和夏想自然没有异议,都点头表示赞成纪委的决定。

        夏想亲自送周鸿基上车,紧紧握住周鸿基的手说道:“周书记到任之后,齐省气象为之一新,可喜可贺。”

        对于夏想不着痕迹的恭维,周鸿基自然不会认为夏想是真心夸奖,而当成对他五岳之行的肯定和支持最合适不过,夏想投桃,他则报李:“纪委的工作,离不开省委的大力支持,也离不开夏书记的配合。”

        “在反腐问题上,省委一直是纪委的坚强后盾。”夏想似笑非笑地说了几句客套话后,话题一转,又点到了正题上,“夏力同志有事先去了五岳,周书记去后,有任何问题需要省委的支持,可以直接要求夏力同志协助。”

        周鸿基现在算是完全明白了夏力此去五岳的真正用意,是为纪委进一步调查司马北铺路去了,甚至如果他决定将司马北直接双规的话,夏力就会代表省委宣布,由常务副市长楼昕东暂时主持市政府日常工作。

        真是步步紧逼,环环相扣的一局,完全不给人喘息的时机,周鸿基暗暗佩服夏想,现在他很庆幸和夏想共事,因为可以近距离从夏想身上,学到许多以前想象不到的东西。

        周鸿基很是认真地说道:“请夏书记放心,纪委一定会在省委的领导之下,严查贪官,肃清**。”

        刚刚送走周鸿基,夏想上楼,正好在楼道中遇到寻周鸿基而不遇的何江海。

        何江海正郁闷之极,打算回办公室打电话给周鸿基,抬头一见夏想四平八稳地回来了,心中猜到多半是送周鸿基去了,心中就很是不爽,但也不好当面表露,点头说道:“夏书记真是大忙人,忙什么去了?”

        夏想笑了一笑:“下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屋里太闷了,怎么,何书记有什么事儿?是不是要找周书记?他刚刚好象出门了。”

        何江海被夏想的暗讽气得心中发狠,要是倒退20年,他年轻气盛的时候,依他的火爆脾气,早就对夏想拳脚相向了,现在不同了,位置高了,年纪大了,气血也不足了,所以只是呵呵一笑:“我不找周书记……”

        然后讪讪地走了。

        其实何江海不知道的是,就算他再年轻20岁,凭他的两下子,还真不是夏想的对手。以前都不是,现在就更不是了。

        让何江海更郁闷的是,他回到办公室打了何江海的电话,却打不通。正憋火时,司马北的电话打了进来。

        “何书记,周鸿基要来查我了,怎么办?”

        “镇静,不要惊慌。”何江海劝司马北不要慌,其实说实话,他现在还真的有点慌乱了,“我正在想办法,正在联系周鸿基。你不要被他吓住,不要一问什么就说什么,自己要心里有底,周鸿基过去就是虚张声势,纪委还没有完全掌握证据,否则,就直接双规你了。”

        “你也是,怎么手脚不干净,被抓住把柄了?还有万元成也太草包了,怎么就全招了?”

        埋怨两句,何江海不等司马北说话,就又说:“你先做好两手准备,我再周旋一下……”

        两手准备具体是哪两手,何江海没有明说,他以为司马北领会了他的意思,因为他是暗示万一顶不住的话,就算被双规了,也尽量轻判,最低限度是保命。

        司马北却误会了何江海的意思,他经过一番审时度势的精心思索,做出一个大胆而令人意想不到的举动,并且震惊了省委……而就在周鸿基前往五岳的途中,孙习民从京城登上飞机,正在返回鲁市,而司马北已经准备好了他的计划……一场正在酝酿之中的风暴,正在急速地形成之中。

        处在风暴中心的夏想,不慌不忙,下班之前,和温子璇见了一面,听取了温子璇关于五岳问题的详细汇报,期间,一直是温子璇柔声细语地叙说,夏想则微笑倾听,自始至终不发一言。

        不说话,是因为温子璇透露的内容十分敏感,有些涉及到了私密,或者说,不太光明正大,夏想就不好表态。但不表态并不代表反对,沉默也是一种默认。

        不得不说,夏想十分佩服温子璇温柔一刀的手段,不但让令传志无功而返,也让唐郑杰束手束脚,为她所用,甚至就连难以对付的万元成,也在她的手腕之下,只能低头认输。虽然其中不乏温子玑的先期的努力和暗中的手脚,但也必须承认,温子璇比他想象中还更有能力。

        是个可造之材——虽说以夏想的年龄居高临下对温子璇的前途进行评定,似乎有点拿大,但以夏想的级别和影响力,也确实有足够的能力提携温子璇。

        而夏想经此一事,也确有此意,在他的政治班底之中,还没有一个女性高官——当然,梅晓琳不算——虽说从他的角度来看,温子璇过于明媚了一些,身为官场中的女人,太漂亮了反而不是好事,好在温子璇足够聪明,暂时也没听说她有什么不光彩的事迹。

        夏想就决定走走再看,如果温子璇确实洁身自好的话,他倒不怕别人说三道四,真会下力培养温子璇,将她纳入体系之内。

        温子璇显然也意识到了夏书记对她的态度的转变,汇报完工作之后,不再提及温子玑的问题,她相信夏书记心明眼亮,一切都会看在眼里,话说多了,不但多余,还有可能带来恰得其反的效果。

        下班后,夏想接到了古玉的电话。

        古玉在五岳一切顺利,不管是李丁山还是沈立春,都对她礼让有加,不过她毕竟不是一板一眼的性格,在公开场合只露了一面之后,就自己跑出去玩了,玩到兴趣所致之时,还邀请了严小时也来和她同游泰山。

        夏想无奈,正是多事的时候,古玉又请来了严小时,岂非折腾?但折腾也只能由她折腾去,只要她开心就好。

        “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古玉的声音也跳跃而灵动,充满了朝气和活力,不过她所说的天大的好消息,对夏想来说,未必就真是好消息,“爷爷打来电话说,他过几天也要来鲁市一趟,说要和你见个面,好好谈一谈。”

        老古要来?夏想心中一跳,想想现在轻易不再出京的老古,老人家一把年纪了,何必再受劳顿之苦,他来齐省,可不是观光旅游来了?难道是……夏想明白了,有人请动了老古,恐怕是要打出最后的底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