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22章 第一张底牌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22章 第一张底牌

    作品:《官神

        就在孙习民离开鲁市的同时,何江海一颗心总算落到了实处。

        孙习民此去京城,要被大人物耳提面命,之后,孙习民应该就会态度转变,就会和邱仁礼渐行渐远,哪怕不重回和他联合的大框架之下,就算恢复到三足鼎立的状态,也比眼下的形势要强上许多。

        三方较量,最怕其中两方联手对付另一方。

        此时此刻,何江海还没有想到要妥协,要让步,因为在他看来,只要将孙习民和邱仁礼之间的合作斩断,他就可以继续居中坐实齐省最大势力的位置,让邱仁礼和孙习民都让他三分。

        齐省是齐人的齐省,怎能由外人指手画脚?

        何江海抱定的想法是,他有雄厚的齐省本土势力的支持,又有总理的力挺,就算和周鸿基合作,也必须以为他为首才行。

        周鸿基初来齐省,又没有地方从政经验,对地方事务不能说是一窍不通,至少也是半个新手,联合的话,怎能以他为首?简直就是拿政治前景开玩笑。

        不过随后周鸿基的所作所为,多少还是出乎何江海的意料,也让他微微震惊。

        只不过震惊过后,他也没放在心上,认为周鸿基只是虚张声势,目的还是要逼迫他让步。虽说总理和周鸿基的后台关系不错,但官场中人关系再好,也好不过利益。私交再深,该属于自己的权益,也不能拱手相让。

        剑柄,还是拿在自己手中才最安全。

        但形势,还是逐渐失控了,省委书记和省长的联手,威力十分惊人,一二把手达成一致的话,下面敢于直言不讳提出反对意见的人,几乎都闭嘴了。

        尽管有两大反击对策出台——孙习民进京,总理即将来访——只要孙习民立场一变,总理来访之后,适当在讲话上有所暗示和倾斜,几乎可以肯定的是,省委的风向,会立刻向他的一方倾斜,但何江海却蓦然发现了一个一直躲在暗处似乎被他遗忘的人——夏想。

        夏想怎么一直低调了,不是说他的手腕十分犀利,可以让人有苦难言,最近好象他失语了,当了闷葫芦,到底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何江海其实最提防的人一直都是夏想,但因为最近事情太多,鲁成良和陈秋栋两件大事,弄得他焦头烂额,应接不暇,再加上拉拢周鸿基不成,周鸿基反而倒向了夏想,等等,诸多事情纷至沓来,让他差点天天失眠……现在回头一想才惊醒,一系列的事情之中,夏想好象消失不见了。

        夏想当然不会消失,他躲在了背后!

        好一个狡猾的阴险小人,何江海对夏想藏于身后策划一切的伎俩嗤之以鼻。

        何江海更认为,等孙习民从京城回来之后,孙习民的态度一变,周鸿基也会随之改变,到时夏想还想利用周鸿基和他较量,还想借孙习民之手和他对抗的美梦就全部破灭了。

        其实说到底,一切的根源还源于李丁山想要插手盐业内幕,何江海冷冷一笑,就凭一个无根无底的常委副省长,还敢碰连邱仁礼都不敢碰的禁区,他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同样活得不耐烦的话,还有陈秋栋。

        何江海本来还想捞陈秋栋出来,但一转身就听说陈秋栋咬出了他——尽管市局不敢上报更不敢公开,但难保不在省委内部流传——就让他十分恼火,差点动了要弄死陈秋栋的心思。

        又一想,陈秋栋的妹妹实在是人间尤物,他可不想失去陈秋希。

        陈秋希是他所有情人之中,最得他心也最受他宠爱的一个,用三千宠爱于一身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主要是陈秋希不但人长得漂亮,某方面功夫也是一流,甚至堪称一绝。

        当然,枕头风也吹得厉害。

        还有一点,陈秋栋对他也有点儿用,所以何江海压下了火,让人传话给陈秋栋,让他别太熊包了,硬气点,什么都别说,还有活命的机会,否则死在里面,别怪别人。

        何江海相信陈秋栋的事情,最终对他的影响微乎其微,一个堂堂的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是轻易能倒台的?别说一个陈秋栋了,就是夏想也没有可能扳倒他。他身上是有事,但他的事情直通中央,除了天翻地覆,否则他的位置稳如磐石。

        到了副省的级别,政治斗争最大的负面影响就是影响到下一步的升迁,而一般不会免职。

        所以陈秋栋的问题,拖上一拖也无妨,孙习民一回来,总理一视察,一切问题都不再是问题了。

        不过戴继晨这个东西太气人了,一定得想办法整治他不行,一个小小的市公安局副局长,还敢跟他叫板,就算他的后台是夏想也不行!

        又一想,什么时候李童也和夏想走近了?怎么总感觉李童的立场,越来越倒向夏想的一方?

        李童还好,暂时看不出来对省委的局势有什么直接影响,毕竟在鲁市还有一个市委书记袁旭强可以压制他,眼下最让何江海不放心的是五岳的局势。

        因为五岳的问题才是所有问题的重中之重。

        不为别的,就为五岳是齐省最大的产盐区之一,就为总理此次前来齐省视察,第一站来鲁市,第二站就可能要去五岳。

        必须在总理视察之前,将五岳的事情抹平,将五岳的局势完全处在他的掌控之下。因为五岳一旦失控,不但让他在总理面前大大失分,而且还有可能让他也被逼到无路可退的地步。

        因为万元成和他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可以用莫逆之交来形容。

        所以何江海才力主让令传志前去五岳,要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虽然周鸿基也有意安排了唐郑杰同行,但他不以为然,因为唐郑杰虽然是公安厅常务副厅长,也一直和他作对,他却一点也不担心唐郑杰会坏了令传志的事儿。

        唐郑杰手腕不高,能力有限,并不被他放在眼里,在公安系统,唐郑杰比他资格老多了,但一直被他压得死死的,一点也抬不起头来,他就知道,唐郑杰玩不过令传志。

        何江海确实有识人之明,唐郑杰确实玩不过令传志,始终在联合调查组中,没有掌握主动权,但谁能想到的是,五岳还有一个温子璇!

        当何江海听到令传志完全被温子璇耍得团团转,在五岳一无所获,又被周鸿基紧急召回之时,他终于愤怒了,不是埋怨令传志的无能,而是怒斥夏想的无耻和温子璇的无赖。

        温子璇为什么要一心替夏想卖命?难道她老牛吃嫩草,被夏想在床上征服了?何江海不无恶意地想象温子璇和夏想之间的关系,在通过各个渠道了解到温子璇在五岳的所作所为时,他更是怒不可遏,大骂温子璇吃了河水管得宽,她不过是一个省委副秘书长,凭什么在调查组调查时,指手画脚?

        她有什么权力这么做?

        何江海怒了,准备向省委告上一状,好好敲打一下温子璇,省得让夏想真认为他软弱可欺!

        正准备起身要找邱仁礼说道说道时,常务副省长秦侃来了。

        说到秦侃,是齐省省委之中的一个异类,因为他十分特立独行,很不合群,似乎和谁都关系不太密切,但同时,和谁也不太疏远。

        来自陕省的秦侃,不属于任何一派,他的后台是谁,直到现在何江海也没有摸清,或许只是一个退下的前任中央领导,反正感觉秦侃能坐到常务副省长的位置,也算到头了。

        秦侃的到来,多少出乎何江海的意外,他本想心中有事又有气,就直接开口问道:“秦省长有急事?没急事的话,我先去一趟邱书记的办公室。”

        “我倒没有急事,不过……”秦侃的普通话带有秦腔,“邱书记不在办公室,何书记不必劳动了。”

        何江海看出了秦侃必定有事要说,就又问:“秦省长有话直说,邱书记不在,我去找夏书记要个说法。”邱仁礼不在,他还可以找夏想理论理论,毕竟温子璇在五岳呆着,名不正言不顺,让夏想管好对应的省委副秘书长,不能干扰纪委和省公安厅办案,他的理由很充分。

        “是温子璇的事情吧?我劝何书记不用去了,没用。”秦侃还是绕圈子,“夏书记只说一句话——温子璇同志正在休探亲假,她的所作所为都是个人所为,和省委没有半点关系……你还有什么话说?”

        “……”何江海被噎了一下,愣了一愣,“秦省长高明,还有什么指教,我洗耳恭听。”

        “指教谈不上,就是有一个消息免费奉送。”秦侃神秘地一笑,“你知道李丁山和来自燕省的达才集团到五岳,是考察什么市场去了?”

        “那还用说,达才集团开发房地产,当然是考察房地产市场了。”何江海有点不满了,秦侃太不爽快了,绕了半天,还不说正题。

        “不是单纯的房地产,是产业地产,就是要兴建一座大型的地质公园,公园内,建造几处大型社区,然后再带动周围的其他产业,以产业带动房地产,以房地产推动产业的发展,就是产业地产。”

        何江海还没听明白,很不快地说道:“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秦侃冷笑一声:“达才集团选中的地点,是五岳市的主要产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