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17章 后手之后,还有后手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17章 后手之后,还有后手

    作品:《官神

        何江海的内心,终于有了一丝不安。

        因为他知道陈秋栋干过什么坏事,干过多少坏事,要是都抖出来的话,不死也得脱层皮。

        问题是,夏想才来不久,怎么就查到了陈秋栋的底细?再说了,就算夏想知道一点陈秋栋的事情,但打狗也要看主人,难道他看不出来陈秋栋是他罩的人?

        直到此时,何江海还一心认定夏想在齐省,就算想站稳脚跟打开局面,也必须要和他妥协。更认为他是夏想绕不过去的高山,不管夏想想在齐省达到什么目的,攀登到什么样的高度,没有他的点头,夏想休想在齐省有任何作为。

        何江海底气十足,在分开人群回到省委的一刻,他还认定陈秋栋的事情一定能遮盖过去,否则他的脸面就丢尽了,而且会让整个半岛帮都小瞧了他。

        也不知是何江海过于自信,还是他确实太有实力了,不管是本土势力还是京城后台,都足以和夏想抗衡,反正他想也没想到另一个可能——夏想不是想绕过他,也不会和他妥协,而是想直接踩着他的肩膀上位!

        何江海一路生着闷气来到省委,一步迈进邱仁礼办公室的一刻,他和廖得益的表现一样,脸色一下灰白了……印象中,似乎从未发过火的邱仁礼坐在正中,一脸怒不可遏的表情,夏想则坐在下首,也是一脸严肃,而孙习民坐在邱仁礼的对面,一脸凝重和怒容。

        其余几人,廖得益垂头丧气,好象被秋风扫过的落叶一样,神采全无。夏力则站在一旁,和别人十分明显的情绪外露不同的是,他反倒平静如水,山高云深。

        桌子上凌乱地扔了一堆资料,有照片,有文字材料,还有光盘,桌子正中摆放了一台电脑,打开的屏幕上闪动的网页,黑体大字触目惊心——政治流氓强奸女中学生,嫖宿幼女,齐省省委组织部提拔道德败坏的党员干部……下面有无数跟帖。

        “我人肉了,省委组织部长叫廖得益,人称笑面虎。他提拔了陈秋栋,证明他也是政治流氓。”

        “你懂什么?人家关系铁。知道是哪一种铁不?肯定是一起嫖过娼了!”

        “敢情是。妈的,我每月交一两千的税,养了一群政治流氓,真是瞎了我的氪金狗眼。”

        “廖得益长得那叫一个丑,我呸,就他那形象,他找小姐,会不会让小姐做恶梦?”

        “我听说陈秋栋是何江海的小舅子?”

        “何江海老婆不姓陈呀……”

        “你傻呀,当官的小舅子多。”

        “我靠,政治黑幕!”

        ……下面的留言还有很多,有的不堪入目,有的甚至披露了许多深层次的内情,直看得何江海心中翻江倒海,老脸红得滴血,再看桌子上的照片,差点没有让他晕厥过去——陈秋栋赤身**蹲在地上,一旁一个女中学生模样的女孩,盖着被子,眼睛红肿……何止让人抓了现形,完全就是捉奸在床,甚至用案发现场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何江海本来提了一口恶气前来,准备好好告上市局戴继晨一状,然后再利用手中权力给戴继晨穿穿小鞋,不想一口恶气一下憋在了心中,还没有说出口,就被当头打了一记闷棍!

        何江海用力过猛,再加上落差太大,一下没能适应,摇晃一下,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邱仁礼第一次当着所有人的面,拍了桌子:“不象话!败类!”

        随后又语气十分严厉地批评廖得益:“得益同志,你怎么回事儿?提拔干部是一件非常严肃认真的事情,来不得半点马虎。作为组织部长,如果不能很好地了解到要提拔的干部的品行,是非常失职的行为!你两次提名陈秋栋,出于对你的工作的信任,包括我在内,所有同志都投下了赞成票,结果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你说说看,你让省委的脸面往哪儿放?”

        邱仁礼直接将一大顶省委的大帽子压在廖得益头上,廖得益哪里有资格有能力扛得住?他脸憋得通红,任何反驳和解释的话都说不出来……是呀,还有什么好说的,不用邱仁礼点明,他就知道,他在省委算是颜面扫地了。

        廖得益除了痛恨幕后指使之人之外,也痛恨何江海,因为正是何江海非要推举陈秋栋上位,才让他现在置于如此尴尬的境界!

        他又没收到陈秋栋什么好处,何苦来哉?

        “关于陈秋栋的问题,我已经做出了批示。”孙习民发言了,和以往批示需要经程序转手交到何江海手中不同的是,他直接将批示面对面交到了何江海手中。

        何江海就明白,邱仁礼是台前总指挥,夏想是幕后黑手,而夏力扮演了什么角色,他暂时不好下结论,但孙习民在此次事件之中,已经非常明显和邱仁礼保持了空前的一致,向他出手了。

        批示内容是:“请省公安厅派专人调研,可采取暗访,如属实,坚决打击,严惩犯罪分子!”

        “是,坚决按照孙省长的指示办理!”何江海不服软不行了,陈秋栋事件从正面打击廖得益,暗中打击他,一箭双雕,是一条毒计。

        看着一言不发的夏想,何江海在深受打击之中,怒火依然不可抑制地高涨了,都是夏想的阴谋诡计,陈秋栋肯定着了夏想的道儿。夏想一来齐省,齐省就风起云涌,夏想就是扫把星。

        夏想就是所有事件的罪魁祸首!

        “一定要严肃查处,绝不姑息!”邱仁礼怒气未消,又冲廖得益说道,“立刻撤销对陈秋栋的任命,组织部就此次事件,做出深刻反省,有必要的话,向省委做出书面检讨!”

        这个决定就很有力度了,廖得益脸色发白,想申辩一句,却被邱仁礼冷峻而阴冷的表情一吓,终究没再开口。

        何江海不肯认输,他傲慢归傲慢,政治智慧也是有的,一瞬间就联想到了已经提上日程的人事调整,自己一方,在人事调整中最有发言权的就是廖得益了,如果廖得益因为陈秋栋事件向省委真的做出书面检讨,一切就完了,在随后的人事调整之中,廖得益这个省委组织部长就成了聋子的耳朵——摆设了。

        至此,何江海已经完全弄清了整件事情从头到尾就是一个陷阱了,他以为夏想初来齐省,鲁市没人会暗中帮他,不想还是棋差一着,夏想比他想象中厉害了几分,也……阴险了几分。

        “邱书记,得益同志又不是万事通,他识人不明的过错也许有,但问题还是出在陈秋栋自己身上,陈秋栋不自爱,也不能连累了得益同志做检讨。”何江海还抱着大事化小的态度,“希望省委考虑到事情的特殊性,因为我怀疑陈秋栋同志的问题,也有被人陷害的可能。”

        “组织部长的职责就是审核和选择干部,就和法官判案一样,心中要始终有一杆公平之秤。”夏想终于说话了,表情很肃然,语气很坦然,“廖得益同志两次提名陈秋栋,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说法?提拔干部是一件非常严肃而神圣的工作,而且陈秋栋的问题,已经给省委带来了巨大的负面影响。省委现在很被动,民意如潮。”

        夏想说完,夏力也表态了:“我认为现阶段必须要拿出一个认真处理的态度了,否则,网上的民意就会把我们骂个半死。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尽快平息网上的负面舆论,引导舆论导向。同时,尽快将陈秋栋的案子结案,给网民一个交待。”

        网民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一群屁民罢了,何江海正要开口反驳几句,邱仁礼不再给他机会,直接拍板了:“就这么定了,习民亲自关注一下杜秋栋的案件,夏想负责组织部的问题,夏力联合宣传部,尽快消除网络上的负面影响。”

        ……一散会,何江海就急急来到廖得益的办公室,商议对策,廖得益笑面虎的形象早就不见了,一张苦瓜脸,对何江海诉苦:“何书记,你别一下会就急巴巴来我的办公室好不好?不是明摆着让夏想他们说三道四吗?”

        “怕什么,让他们背后说几句坏话,又不会掉一斤肉,随他们去。”何江海还是满不在乎的态度,“我是告诉你,要坚定立场,不要后退,总理一周后就会来鲁市……”

        “是真是假?”廖得益刚被打击得十分沮丧,总理如果能及时到来,确实是好事一件,“怎么一点风声也没有?”

        “要的就是突然视察的效果,就是让一些人琢磨一下背后的政治意义。”何江海十分笃定,“你听我说,挺过这一关的话,总理一来,事情就都会迎刃而解,不要怕邱仁礼和夏想联合挤兑你,到时总理会替你说话。”

        一周的时间,真的够用吗?等何江海急匆匆离开之后,廖得益越想越觉得这一次的关卡,恐怕真的很难过去了,何江海似乎有点过于乐观了……但随后发生的事情,确实突然又有了出人意料的转折。